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51:10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最后一個陰陽先生
  4. 第四章 羅雅茜

第四章 羅雅茜

更新于:2018-03-16 11:14:07 字數:3570

字體: 字號:
  現在已經是深夜,我背著郭子凡也不敢走正門,帶著他走到我們學校一道最矮的墻,平時我們四個悄悄出來上網,玩晚了,都是從這里翻進去的。

  不過帶著郭胖子這家伙翻墻還真挺麻煩的,我使勁的把郭胖子推了進去,然后才爬進去。

  背著郭胖子回到宿舍樓,打開我們寢室的門。

  此時秦江和沈凱倆家伙正坐在床上抽煙呢。

  “你倆干啥呢?這么晚了還不睡?”我走進去把郭子凡丟到床上。

  “你,你沒事?”沈凱驚訝的看著我。

  “切,你們兩個慫逼,這郭子凡就是在那個墳后面摔倒,暈過去了,瞧你倆嚇的。”我嘲笑道。

  “我們撞鬼了啊。”沈凱站起來激動的說。

  “撞個屁。”我說。

  如果我把事實說出來,那多沒面子啊,讓一個道士救了,可遠沒有我一個人膽子大,愣是從墳地把郭子凡背回來風光。

  “我們都在那墓碑上看到郭子凡的照片的啊。”沈凱說。

  “應該是看錯了。”我說:“行了,趕緊睡吧。”

  秦江看著我問:“阿秀,真沒事?”

  “沒事。”我擺擺手。

  “我草,秀哥,你膽真肥,那情況還敢回去找郭子凡,換我得被嚇死。”沈凱佩服的說。

  “那可不,我和你們能比么?我大名叫張秀,小名叫張大膽難道我沒告訴過你們?”

  被沈凱這樣夸著,我心里也得瑟起來。

  今天晚上的經歷實在是太離奇了,我在床上睡了很久,也遲遲不能入睡,到了后半夜,才迷糊的睡了過去。

  “喂,阿秀,趕緊起床。”我睡得正香呢,耳邊就傳來了秦江的聲音。

  我睜開眼,秦江正焦急的在穿衣服。

  “干啥啊你。”我打了個哈欠問:“大清早的,不讓人睡覺了你。”

  “今天是老班的課,沈凱和郭胖倆人早就跑去了,我叫你都是仁至義盡。”秦江說完就跑出了宿舍。

  這慫逼,我倒頭準備繼續睡,突然一激靈就坐起來了,啥?老班的課。

  我們大學管理比較嚴格,但我屬于比較皮一些的,經常逃課,但我們老班不一樣。

  我們班主任是個窮兇極惡的老頭,一旦讓他發現被逃課,基本上都要被記處分。

  我連忙從床上跳起來,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出宿舍,往教室跑去。

  剛到教室門口,我就暈了,老班已經開始在里面上課了。

  沈凱,秦江倆人看到教室門口的我,一臉幸災樂禍的模樣。

  而郭子凡臉色依然很蒼白,坐在自己位置上打瞌睡呢。

  我想了想,趁著班主任轉過身,正在黑板上寫寫畫畫的時候。

  我背對著教室,然后慢慢往里面退,身體做出要逃出教室的模樣。

  我退了幾步,班主任就呵斥:“站住,我的課也想逃?滾回座位上去。”

  “是。”我轉過身,裝作一副逃課失敗的模樣。

  然后走到秦江和沈凱旁邊坐下。

  沈凱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草,有你的啊,這方法也行?”

  “也不看看哥是誰。”我嘚瑟了一下,問:“郭胖子咋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好像是生病了吧。”秦江開口道。

  “生病就請假唄,還來上課。”我嘟嚷了一句。

  逃課是不能逃課,但睡覺老班則不管。

  我們班也沒幾個認真學習的,全都倒在自己位置上開始睡覺起來。

  我也是順應革命的大潮,倒頭就開始睡起來。

  睡到中午的時候,我聽到周圍鬧哄哄的,才知道原來下課了。

  “走,吃飯去。”我看了下旁邊,秦江竟然不見了。

  “秦江人呢?”我沖沈凱問。

  沈凱小聲的說:“剛下課就跑出去了。”

  沈凱剛說完,秦江就出現在了教室門口,他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裝,手里還捧著一束玫瑰花。

  糟糕!

  我心里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孫子。”沈凱忍不住罵道。

  羅雅茜今天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連衣裙,很漂亮。

  她和三個女同學一起往教室外面走,羅雅茜站在她這些女同學面前,有種艷麗超群的感覺。

  我們宿舍的人雖然全部喜歡羅雅茜,但我們都沒和羅雅茜說過幾句話,她對所有人都是冷冰冰的。

  秦江見羅雅茜往教室門口走去的時候,拿著玫瑰花上前說了幾句話,沒想到羅雅茜根本不搭理他,直接就走了。

  “哈哈!”我和沈凱一看秦江出糗,頓時高興起來,我走到秦江旁邊,嘲諷道:“小江啊,你這讓我怎么說你,這是看臉的年代,你這模樣羅雅茜能看上你才怪。”

  秦江看起來心情很差勁,瞪了我一眼:“你能好到哪里去?”

  “哎喲,哥哥我還真和你不一樣。”我笑道:“如果帥能當飯吃,我就是滿漢全席,你最多也就是個街頭小面的層次,還是五塊錢的那種。”

  秦江氣憤的把花遞給我:“有種你上啊。”

  “看好了。”我自信的接過花,用手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就跑出去,秦江和沈凱倆人也好奇的跟著我。

  其實哥們我心里也沒底,只是開始嘲諷秦江玩一下,現在秦江免費給我花讓我上,借花獻佛這種事情,不是挺美的么。

  羅雅茜已經走到了教學樓的樓下,我連忙追上去喊道:“喂,羅雅茜同學。”

  “你是?”羅雅茜回過頭,淡淡的看著我問。

  “我,咳咳,我們倆同班快一年了,我叫張秀,這是我送你的花。”我把手中的花遞了過去。

  真尷尬,同學快一年了,竟然還不認識我。

  羅雅茜冷哼了一下,很直接的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另外我有男朋友了。”

  我回頭看了一下后面觀望的秦江和沈凱,而且周圍圍觀的人也多了起來,我臉皮厚,也禁不起這么多人笑話,我尷尬的笑了一下,說:“你別誤會,我不是要追你,俗話說,鮮花配美人,這束花我思來想去,還是送給你最合適。”

  羅雅茜聽了我的話,笑了下:“還挺會說話的。”

  說完,她就接過我手中的話,轉身就走。

  “看到沒,看到沒。”我走回去,沖沈凱和秦江倆人嘚瑟的說:“所以說,你們倆還是長相問題,長得帥的人送花,人家哪有不收的道理?”

  “等等,你看。”沈凱指著我后面。

  我回頭一看,一輛奧迪A8停在了教學樓下,羅雅茜打開車門坐了上去,開車的是一個二十一二歲,長得很俊朗的年輕人。

  羅雅茜上車的時候,還順手把我給她的那束花給丟在了地上,隨后車子揚長而去。

  “草,那娘們也太不給面子了。”秦江一看就火大了。

  “省省吧你們三個,羅雅茜可釣了個有錢的少爺,你們三個沒戲的。”我們旁邊一個八卦女羨慕的看著那輛車的背影說。

  秦江罵道:“有錢了不起啊?”

  “切,反正比你們三個**絲了不起。”這個女的白了我們三個一眼,轉身就離開。

  秦江罵道:“你說誰**絲呢,給我回來。”

  我和沈凱死死的拉住秦江。

  秦江這家伙脾氣挺沖,有時候一言不發就會揍人,如果我和沈凱不拉著,估計秦江能上去揍那八卦娘們一頓。

  “行了你,人家說你**絲就這么生氣?”我笑著說:“我就不生氣,誰**絲誰生氣。”

  我心里其實也挺憋屈,被羅雅茜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最關鍵的是,我畢竟喜歡了她這么久,不過我這個人最要面子,即便是被她這樣說,我也一點沒有表現出來。

  “郭胖子呢?叫上他一起不。”沈凱問。

  “算了,他身體不舒服,等會可能要去醫院一趟,我們自己去喝點。”

  說完我們三人就往學校外走去,剛走到學校門口,忽然,一個穿著西裝的人叫沖我喊:“張秀。”

  “哪個孫子叫你爺爺呢。”我說著就看了過去,我現在心里正不爽呢,一看來人。

  燕北尋。

  “哎喲,這才一晚上不見,就當上爺字輩了?”燕北尋笑呵呵的走過來,摟著我的肩膀說:“找你有事,跟我走一趟。”

  “干啥的啊。”秦江瞪了燕北尋一眼。

  “沒事,這是我朋友,你倆先去喝酒,等會我來找你們。”

  說完燕北尋就摟著我的肩膀,帶著我到了學校附近的一條巷子。

  “燕道長,你找我啥事啊?”我開口問。

  “找你幫個忙。”

  “沒空。”我立馬說。

  上次幫他,直接把老子綁起來弄在涼亭上引鬼,這次還找我幫忙,我能幫嗎?

  “這次事情比較麻煩。”燕北尋笑道:“有一個富豪找到我,他父親死了,要下葬,讓我給他辦喪事。”

  “你辦喪事也找我幫忙?”我奇怪的問。

  “不是,這不是人家叫我道長讓我幫忙嘛,我估摸著,身邊有個徒弟跟著有面子一些,更顯得我厲害一點,讓你幫忙裝我徒弟,怎么樣?”燕北尋說:“就明天晚上,事成之后,我給你一千塊。”

  “一千?不許耍詐。”我一聽到一千塊,眼睛就發光了起來,一千對于我現在讀大學,向家里要錢的學生,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燕北尋從錢包里面掏出一千塊:“諾,你先拿著,明天演得好,還有提成,你明天五點鐘就在學校門口等我。”

  說完,燕北尋高興的離開。

  我看燕北尋離開,總感覺不太對勁,這么輕松就賺一千塊?

  但錢都收了,總不能還給他。

  我給沈凱和秦江打了個電話,問到他倆地址之后,就跑到那里,然后請他們喝了一頓酒,也就花了兩百塊。

  我們喝醉了,就回到宿舍睡覺,這一天,我直接睡到了下午兩點才起床。

  今天的課都沒啥重要的,除了郭胖子,沈凱和秦江都在床上躺著呢,我起來后,還給郭胖子打了個電話,他身體不舒服,到醫院去了。

  很快就到了五點,我整理好衣服,給秦江和沈凱打了個招呼,就到了學校門口。

  我一眼就看到燕北尋的車,打開車門,坐上去后,燕北尋就丟了一件青色道袍過來:“換上。”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