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26: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帝尊風華絕萬載
  4. 第三章 滾

第三章 滾

更新于:2018-03-18 08:58:28 字數:2406

字體: 字號:
  白光散盡一道人影出現。關弈見此大吃一驚,因為他看見那個人影竟是呈現半透明狀的。

  “你、你,你是誰?”關弈驚恐道。那人聞言笑道:“我是誰?哈哈,在百萬年前整個大陸都叫我寒王。至于我的真實名字大概是叫夜寒吧!”

  關弈聞言大驚。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的十年里,對這個大陸的歷史也有了一些了解。相傳寒王夜寒乃是上古大能幻滅的大弟子。

  在百萬年前夜寒與其師弟安王安兮并稱“寒極兮噬”,那時兩人天資都極佳,因此才會被當時的大陸第一高手幻神幻滅收為弟子。

  而當年在幻神幻滅證道成神失敗隕落后,兩人卻不知因何打了起來。那一場天地大戰值打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色。而最后卻又不知什么原因安兮重傷,而夜寒卻不知所蹤。有說是安兮把夜寒擊斃,也有說是夜寒將安兮打成重傷,而后就帶著幻神幻滅留下的武學傳承隱居了起來。

  不過傳說歸傳說,事實歸事實,究竟當時的情形如何,恐怕也只有身為當事人的兩人知道了吧。

  旁邊的夜寒見關弈不語,繼而道:“當年事,是非濁,安兮這個欺師滅祖的叛徒,乘著師傅隕落,無人能降服他,便為所欲為,整日地花天酒地,濫殺無辜。到最后,竟然連師傅的武學傳承,甚至是這把劍也想搶走。”

  說著,夜寒手中便浮現一道紫芒。光芒散盡,一把劍出現在了夜寒的手中。

  “只不過,讓安兮沒想到的是,師父早就知道他心懷不軌,所以師父在隕落之前就在這把劍里留下了一道探尋法陣。”夜寒繼而道。

  關弈不解道:“哦,探尋法陣。那是什么東西啊?”

  夜寒答道:“法陣,顧名思義就是修士用元力或精神力構成的陣法。探尋法陣則是法陣中的一種,主要作用就是用來尋找某種東西的。”

  關弈似懂非懂道:“哦,原來是這樣啊。”

  夜寒沒有理會關弈有沒有聽懂,而是繼續道:“而當年師父留在這把劍里的搜尋法陣則是為了尋找這把劍真正的主人。”

  關弈聽此驚訝道:“真正的主人,難道你師父不是這把劍真正的主人嗎?”

  “師父當年只是暫時得到了那把劍的認可,通過星月評定后才暫時成為了這把劍的擁有者。”夜寒答道.。

  “哦,星月評定,這又是什么啊?”關弈不解道。

  夜寒說道:“星月評定,大概就是這把劍用來衡量被選中者資質的這么一種儀式。”關弈問道:“大概?難道你也不知道嗎?”關弈小同學前世的時候就特別喜歡抓別人的口誤,現在到了這里,這習慣還是沒有消失。

  “咳,咳……

  。這個嘛,這小孩子家家的,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夜寒老臉一紅,馬上岔開了話題。

  關弈見夜寒不好意說繼而問道:“既然是這樣,那你和那把什么劍為什么會在我體內啊。還有,為什么十年前我會從地球來到這里啊?”

  夜寒沉默半晌后,悠然道:“因為你……,就是被這把劍選中的人!”

  “啥,我……我是被這把劍選中的人,你………你開玩笑呢吧。”關弈詫異道。

  夜寒不置可否地答道:“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那誰知道啊,萬一呢。”關弈似乎又回到了從前在地球的感覺。

  夜寒無語了,沒有回答他。而是道:“安兮他遲早會在邪月大陸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到那時以他的修為恐怕沒有人能阻止他。而你卻是能夠阻止他的人。”

  “啥,我能阻止他!好吧現在我可以確定你是在開玩笑了。”關弈道,“丫的就我這么一什么都凝不出來的廢柴,去當炮灰啊!”

  夜寒聽關弈這樣說,淡淡的笑道:“你真的認為自己就是一個廢柴嗎?你來到這里這十年來我可是以為吸收了你的力量才能這么快就醒過來。”

  關弈有些氣憤道:“靠,丫的我說我怎么什么都凝不出來啊,原來是讓你給吸了。你知不知道你害的我有多慘。”兩人正說間,空氣中的雷元素已是越來越狂暴了,似乎隨時都有傾泄下來的可能。

  夜寒沒有理會關弈的憤怒,而是緩緩道:“你愿不愿意接下這個擔子,去阻止安兮的陰謀,拯救整個大陸?”

  關弈說道:“這個么,拯救個大陸,這是不是離我有點兒遠啊。”“不!這件事對別人來說可能遙不可及。但是,你卻不一樣。現在,我,寒王夜寒,正式收你為關門弟子。先前對你說的我師父,在隕落前曾創一派,名曰“幻門”。而今日起你為我的閉門弟子,即為幻門唯一傳人。”夜寒正色道。

  此時,不只是天空,就連身旁的空氣中也充斥著象征狂暴的雷元素。

  關弈雖修煉荒廢十年,沒有絲毫元力與靈魂力,但此時也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便道:“這個,我說咱收徒可不可以等一下啊,貌似天上有些不對啊。”

  夜寒沒有絲毫懼色,(可能和他是一個魂體有一定關系)只是淡淡道:“關弈,現在你身為幻門唯一傳人,必須時刻謹記我幻門宗訓。那就是‘天若無道,必逆天也。’說白了就是,天,天算老幾啊!”

  話音剛落,天上的雷劫似乎也聽到了這句話。霎時間,一道水桶般粗的劫雷朝著夜寒劈去。

  關弈嚇得差點驚呼出聲,而夜寒那半透明狀的身軀浮在半空中對那轉瞬即至的劫雷卻好像沒看見一樣。

  直到那遙遠空中的劫雷距他不足百尺時,夜寒終于有了動作。只見夜寒抬起右手,虛空一指,輕喝一聲:“滾!”這個動作在關弈看來顯得十分蒼白,而且仿佛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所做一般。

  關弈不禁閉上了眼,“唉,沒想到來這里十年來一直沒有發覺在自己的身體里竟住著一個瘋子。看來今天這是死定了,想我關弈這兩世英名啊!唉!”在這關鍵時刻關弈心里想的居然是這些,如果讓夜寒知道他現在心里想到的是這個,恐怕會當場嘔血三升吧。

  而空中,以雷劫的速度卻是以至夜寒身前。當“滾!”這個字喝出后,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原本馬上就要轟到這個山頭上的劫雷竟是拐了個彎,回身又劈回去了。而空中的雷云也漸漸消散。

  旁邊的關弈已是驚呆了。前世就算自己上課沒有認真學習,但是身為一個“半合格”的中學生,一定的物理常識是有的。先不說電流在導體中是單向的,單是空中的雷云劈下的閃電的電壓就在一億至十億伏特之間,而閃電的電流則是能高達三十萬安培。(注:伏特與安培分別是物理上電壓與電流的單位。)

  所以根本不存在使它發生逆轉的可能。而此時原本不可能的事卻真真的發生在關弈面前,不由得他不信。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