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25:4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VR逆襲
  4. 第4章 做了件好事

第4章 做了件好事

更新于:2018-03-18 07:50:21 字數:4267

  陳哥再上線一看,早就不見了對方的影子,急忙就連發了十幾個屏幕抖動,對面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靠。我說老弟,你特么的怎么不早回來幾分鐘?”

  “哪里像陳哥你啊,出門都坐出租的,我可是走路回來的。”

  “今天工作找得怎么樣?”陳哥摸出一包軟中華,也扔給了吳維一支。

  “下周去上班,算是運氣好的了。”想到了一萬三的月薪,吳維還是掩飾不住心中的興奮。

  “在哪?工資怎么樣?”陳哥看似隨意地問了一句。

  “張江;一個月就三千來塊。”吳維當然不敢說一萬三的月薪,只說了個零頭。

  “這么說你很快就要搬走了?”陳哥這個房東對這樣的事情也不介意。

  “哪里有那么快?要搬也得下個月去。”吳維算了算腰包里的錢和下月初所能領到的1000塊錢的薪水,哪還有什么底氣?

  “下個月也好,我在浦東那里也租了幾套房,下個月也該收拾出來了,你要不要提前預定一套?”看樣子陳哥的二房東業務發展得很快。

  “陳哥,你的房子不便宜,我可租不起啊!”吳維想著先將陳哥這里的房子吊著,畢竟自己一萬三的月薪啊,說不定可以出去找一個好一點的房子。

  “靠,我的房子還叫貴?在上海,別說你三千塊的薪水,就把你的薪水全部拿來用于租房子,你要想租我這么一個單間,還得指望不要交稅、也不用吃飯。”陳哥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

  吳維愣了一下,他是早就聽說過上海的房子極貴,卻沒有想到居然貴到這個樣子,看樣子自己還是要花些時間,在網上搜索租房的時候把條件改成1000到2000吧!別像剛離家的時候,那時候就只敢搜個500以下的。

  “算了,下個月房租少你五十,網絡費不交了,怎么樣?不過我還是勸你早點搬到浦東去,到時候每天的地鐵擠死你。”陳哥也知道這些人都是短租的,勸他去浦東也是正常,但主動給他說少五十塊的房租還是很難得。

  “那就謝謝陳哥了,不過我下個月五號才能領工資,陳哥能不能寬限幾天給房租?”吳維當然知道陳哥這一陣子對網絡的依賴,現在再不提點要求就沒機會了。

  “好說。不過這里還得靠你幫忙,把這個破網絡弄好一點。早知道這個妹妹這么好釣,我就給我自己單獨裝一個寬帶了。”

  “陳哥,我勸你還是少下點***,那玩意病毒多,早晚是個禍害。”

  “靠,天天在這里聽現場直播,還不讓人看,讓人活不?”

  “靠,我以為陳哥你早都百毒不侵了,原來也是一個悶騷的。”

  陳哥吐了一口煙,正兒八經地說:“我說小吳,我看你還有點義氣,你那三千塊的工資就不要去掙了吧,還不如跟我去做二房東的好,平時你幫我在網上拉拉人,管管這幾處的網絡,其它就不要你去管了,一個月給你的也比你打工那點工資高。”

  “多謝陳哥看得起我,只是我可真的搞不來你那一套,還是老老實實貓著打工吧,試用期過了以后可能會好一點。”吳維想著自己的可是一萬三啊,而且說白了,要是今天我還是沒有找到工作,你會這么說嗎?去你的吧!

  “好吧,人各有志,反正你還要住一段時間,到時候再說吧!我下午有事出去一下,你幫我把電腦里的病毒徹底殺一下。”陳哥隨手將煙頭丟到了窗外,穿上衣服就走了。

  “媽的,亂扔煙頭。”吳維心中罵了一句,不過這陳哥的屋子里似乎真的沒有一顆煙頭,看樣子都被他扔到窗外去了。他在網吧的時候就特別討厭那些亂扔煙頭的,就網吧里的那環境,一不小心就會被點著了,所以這也算是他為數不多的好習慣吧!

  就在他幫著陳哥給電腦殺毒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了QQ上有人上線的提醒,然后馬上就來了一個窗口抖動。

  “靠,怎么這個白菜還非要回來給豬拱啊!”吳維一看,原來就是剛才馬上就要和陳哥****的美女又回來了,轉眼又一想,不對啊,現在這里坐著的不是陳哥那頭豬,是自己啊!一想起那頭豬說白菜已經快脫了,吳維馬上就色迷了心竅,俗話說色膽包天,更何況這白菜還是網絡上的,看看也無妨,所以他接手就開聊。

  白菜當然不知道這邊已經換了人,馬上就要開視頻;吳維當然知道對方喜歡猛男,自己這樣的排骨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就連忙打字說自己這邊的攝像頭和麥克風都壞了,現在只能打字,但可以看對方,也可以聽,自己用打字回她。他對自己打字的手速還是極有信心。

  白菜似乎也信了,就絮絮叨叨給他說了起來;吳維雖然還是個處男,但在網上泡妹妹的經驗卻是十分豐富,順便又趕緊看了看以前陳哥和她的聊天記錄,大概也就猜出來白菜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了。

  從網上的信息來看,白菜應該是在深圳,26歲,卻嫁了一個62歲的有錢老頭,有些不如意的時候自然就來網上找安慰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給陳哥這樣的渣男給泡上了。

  雖然自己也是一個男渣,吳維卻見不得陳哥這樣的渣男,而且這個渣男比自己有錢有閑有肌肉,當然就更有女人緣了。

  看著屏幕上白菜漂亮的面容,緩緩脫掉的衣服,吳維的哈喇子直接就打濕了大腿。正在他心急火燎地打算又要來一場五個對一個時,就聽到房間鐵門“砰”的一聲被人鎖上了,顯然有人回來了,而且還是一對。吳維飛快地判斷出來,來人肯定不是陳哥,就自己的一個月經驗來看,陳哥從來不帶女人來這里。

  吳維嚇了一跳,一下子清醒了過來:自己畢竟是在陳哥的房間,萬一陳哥回來發現了自己怎么辦,房租不減了,也不給推遲交了,那不就苦逼了?但他又真心舍不得這么個漂亮的白菜被陳哥拱了,很快就想出來一個餿主意,但絕對是好主意。

  白菜還穿著三點,而吳維卻已經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上衣脫光了,然后就飛快地給白菜打字說:“攝像頭好啦!”就把自己一身崢嶸的排骨亮給了她。。。

  !@#&……%¥@……*((&&

  現在本來就是夏天,深圳那里應該更熱,雖然白菜房間里的空調一直開著,但卻沒有讓白菜一下子有了掉進冰窖的感覺,直到她看到了吳維那一身瘦骨嶙峋的排骨。

  然后吳維就知道這一下白菜肯定徹底把陳哥給拉黑了,而且永遠都不會回來了,以后再上不上網被別的豬給拱了就不是他的事了。吳維很猥瑣地笑了笑,將白菜的QQ號記了下來,又把自己和白菜的那些聊天記錄給刪了個精光,就繼續給電腦殺毒。

  老媽的電話也很合時宜地打了回來,吳維知道這房子里有別人,馬上就悄悄地說:“老媽,我找到工作啦!”

  “真的啊,你自己的身體怎么樣?吃飯怎么樣解決的啊?”

  “沒事,媽,啥都好著呢!天天像豬一樣地吃。”

  “在外面天熱,平時多喝點水。”

  “知道,媽,有水杯,整天像水牛一樣地喝水。”

  “@#¥%&*。。。。。。”

  十分鐘過去了,終于輪到吳維說話了。“媽,我一個月的薪水是一萬三哦!”

  “啊?這么多啊!我就知道我兒子能干,好好干!”

  “嗯,我知道的。”

  “有錢也不要亂花,多存著,要為以后著想。”

  “知道,媽,我明天就去弄個卡,都給存起來。”

  “@#¥%&*。。。。。。”

  又有十分鐘過去了,老媽那里這才又叮嚀了一番,掛斷了電話。

  晚上時間,吳維還是聽著現場直播就開始了自己的五打一,不過這一次奇怪的是,他幻想著波斯貓的時候,那一個就總是堅強不屈,總也打不倒,居然堅持到了直播結束。“奇怪。這特么的是怎么了?”吳維甩了甩發困的右手,又開始幻想阿凡達,KO!還是秒殺。。。

  “媽的,真是見鬼。”還沒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吳維就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吳維就滿懷信心地開始上網找房子,一番查找之后,果然就發現像陳哥所說的那樣,就在這地段,一個12平米的小房子就至少要3000塊一個月;但想起來這么多錢拿去租房子,自己的這一萬三似乎還能承受,但就是心中不爽,更何況上下班還擠得要死。算了,還是聽陳哥的,打算搬到浦東去吧。

  一會兒還得要去體檢,吳維就只能餓著肚子出了門。好在讓他開心的就是:這公司牛了真好,合作的體檢中心到處都有連鎖店,特好找,拿著身份證去,體檢費也都不用自己交,就是那半管子血讓吳維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媽的,以后打飛機的時候就只能想著波斯貓了。”吳維腳步虛浮地走出了體檢中心,他也真的知道這么下去,檣櫓肯定是會灰飛煙滅的。

  一周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吳維這幾天果然就一直幻想著波斯貓,雖然難受,但總是好過灰飛煙滅,熬過了隔壁那對狗男女的時間就好。幾天過去了,他的氣色居然比前段時間好了一點,而且他的體檢也合格了,沒有艾滋病肝炎肺結核什么的。

  終于熬到了周四,吳維一大早就收拾得整整齊齊,穿著那天面試時的長袖襯衣,奮不顧身地擠退了幾名初中生和女同胞,跟在一名壯漢的身后殺上了公交車,又在人潮人海中被人送進了地鐵1號線,閉著眼睛糊里糊涂地就上了二號線,從張江高科站那奇葩的窄窄樓梯上不知道怎么就走上了地面,這才將自己的襯衣拉拉展,然后就跟著一大群高素質的挨踢男女們,使用中國式的過馬路方法橫穿了馬路,路過了鐺鐺車站,又跋涉了好一陣子,這才走進了那個科技園區。

  這夏日的太陽一大早就很毒,吳維走到他第一次來的公司大門時已經是一身臭汗,再仔細一看,就忍不住罵了起來:“靠,這個鳥公司,玩我哪!怎么說沒就沒了?還忽悠老子去抽我半管子血。”原來,吳維的面前這里現在是大門緊閉,連個鬼都沒有。

  “特么的,我的一萬三啊!”吳維還是有些不甘心,決定在周圍看看,就從小路退回來走到大路上,又朝前又走了幾步,這才是大喜過望:公司的大門原來是在這里。

  透過嶄新的玻璃門,吳維已經看到了里面坐著的阿凡達。原來大門是在大路上開著啊!這和自己以前工作過的小網吧還是有那么小小一點點區別的,怪不得上個禮拜那個小門里是亂亂糟糟的,應該是剛剛裝修好。

  阿凡達一見到吳維還是過來了,似乎也放下心來,就給他開了門,放了他進來。

  吳維一進來,看到這里的超級豪華裝修,心中還是忍不住想道:“靠,看樣子阿凡達說的都是真的啊,是有點全球一哥的風范。”然后就走到了阿凡達的面前,說:“早,美女。”

  “早,威廉。今天Daniel不在,你簽完合同后就去找Nicole吧!由她安排你的工作。這個是你的員工證。”阿凡達直接就開始了工作,把上司們交待的事情都很快轉達給了吳維,順便也給了他一個牌牌。

  “納尼?她是我老板?”吳維一想到波斯貓的形象,忍不住眼珠子就要掉了出來。

  “是啊,她就是你老板啊!”

  “暈菜!”吳維是一頭的黑線,心中想到這下子可完蛋了,還沒有進公司面試,就色迷迷地對著頂頭上司說了謊,還被人家當面揭穿;面試完了,握手的時候還差點F**k了老板,這以后工作怎么做?怪不得晚上一想到波斯貓,即使是聽著現場直播,自己的五個都打不過那一個,原來是早有預兆的啊!這蛋鳥又有什么預兆?他要是F**k回來,就他那大塊頭,吳維忍不住就有菊花一緊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