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49: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雪神四魔記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2:19:33 字數:2983

字體: 字號:
雪神四魔記目錄
共1章
  我,十歲以前溫飽如玉,父祥母愛,享盡人間富貴。十歲之后,顛肺流離,親喪友叛,嘗盡世人白眼。師傅說:“命由天定,生不如死。”

  ……

  天武大陸是一個武者的國度,強大的武者不僅能呼風喚雨,更能焚天煮海,在人間留下曠古爍今的傳奇。

  北域是大陸北極的一片陸地,終年積雪不化,又稱為雪域。

  相傳大陸以前只有一塊陸地,名曰中土,九百九十年前被四方獸神撕裂成了五塊大陸,而那一年也被稱為元年,寓意大陸開始了新的紀元。

  東大陸為蒼龍玄域,南大陸為白虎煉獄,西大陸為朱雀廢墟,北大陸以前也叫玄武神洲的,后來玄武被雪恨天封印滅殺,玄武神洲也被雪恨天奪了去,名字也被改成了雪域。

  十二月二十九日的年尾節是雪國人最隆重的節日,相傳雪域之主雪恨天就是在這一天滅殺玄武獸神的,而為了雪恨天的功績,雪國辦了一個年尾節,舉國上下沉溺于一片歡喜之中。

  都城京陵四處八方張燈結彩,大街上吆喝聲不斷,練武兒,耍雜兒,賣藝兒,葫蘆泥人皮影戲等等,不勝枚舉。

  盡管大街上熱鬧非凡,皇宮卻顯得冷清了些,不似往年,像發生了什么大事一般。

  侍衛在宮內行走交錯卻沒有一絲慌亂,侍衛表情嚴肅,絲毫沒有節日來臨的喧鬧跡象,與往年大相近庭。

  坤寧宮內。

  “陵兒,明日你過完生日便是十歲了,今日你父皇已正式立你為國之儲君,日后,父母不在身邊,不可像從前一般胡鬧了。”身旁的少婦囑咐的說道,像是生離死別一般。

  “母后,兒臣一定會牢記你和父皇的教誨,將來做一個勤政愛民的好皇帝,愛民如子,就像父皇和母后對兒臣一樣。”少年用略顯幼稚的聲音說道,但眼光卻不住向四周飄去,不知望向何處。少年身高五尺有余,頭戴紅冠,衣鮮華麗,臉色紅潤,名曰雪陵,是雪國皇帝與皇后秦韻所出,自小聰明伶俐,習文練武,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是雪國近千年以來的第一天才,卻生性好動,四處惹是生非,是京陵一霸,所幸天性淳厚善良,從不欺訕弱小。

  那少婦頭戴紫金鳳冠,身著大紅披風,雍容華貴,雖然三十有余,但皮膚光潔白皙,臉上亦無絲毫皺紋,肌膚如彈指可破一般,看似確是只有二十一二,嬌艷之中卻有一絲高高在上的威嚴,是雪國皇后,是雪國帝皇出游時帶回皇宮的,來歷神秘,仿佛只有面對這少年才會露出慈祥的一面。

  秦韻看了看雪陵,目光停留在少年胸前的龍形玉佩上,神色復雜的說道:“陵兒,下去吧!母后累了。”

  少年聞言大喜,說道:“母后請早些歇息,兒臣告退。”

  說完,躬身退出殿外,殊不知這是最后的離別了。

  望著雪陵離去,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沒有說話,拍了拍秦韻的肩膀坐了下來,將秦韻摟入懷中,一股極度不舍的情緒從秦韻和中年人身上向四周蔓延,他們的眼神似透過宮墻望向遠方,最后,眼神定格在一個青衣少女身上,中年人喃喃道。

  “拜托你了,孩子,好好照顧陵兒,你是我們雪家的好媳婦兒。”

  京陵東門的太平街上……

  “阿陵,快過來,這有泥人!”蹲在那捏泥人邊上的少女一臉興奮的對著雪陵喊道。雖是如此,眉間亦有化不開的愁悶痛苦一閃而逝,仿佛那一縷興奮是她刻意裝出來的一般,然而,那少年并沒有察覺有異樣。

  那少女豆蔻年華,天真浪漫,青色衣衫,皮膚白皙如雪,不飾鉛華。雖然,身體尚未發育,但已經初具美人胚兒,長大以后還不知道怎么禍國殃民呢!是當今雪國朝野手握兵權被皇帝親口御封為護國大元帥的武王的小女兒冰瑤,亦是雪陵的未來的太子妃。

  “來啦!瑤瑤姐。”答話的不正是剛才坤寧宮出來就私自跑出宮的雪陵皇子。

  “阿陵,你以后能不能喊我的時候不要加個“姐”啊,我以后會嫁給你做媳婦兒,你以后總不能喚自己媳婦兒叫姐姐吧?”少女不悅的說道。

  “可瑤瑤姐你不是還沒嫁給我做媳婦兒么?”少年不解的問道。

  “你,你……”少女一急竟連話都說出來,只是抖了抖腳,跑出了喧鬧的人群,雖是生氣,但臉上卻無絲毫氣急的模樣,反而一副擔心的神色,仿佛她是故做生氣,引雪陵來追她似的。

  “瑤瑤姐,你的泥人不要了?”雪陵在后面喊道。

  “你自己吃吧,哼!”說完頭也不回的跑了,少女似乎早就想好了路線一般,對著東門方向直奔而去。

  少年眼里閃過一絲狡黠,然后,哈哈大笑了的追了上去,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了,但這一次確是不同以往了。

  黃昏時分,一對少年少女一前一后走進了一處偏僻的地方,不正是不知跑了多久的雪陵和冰瑤么,他們走進了一處老巷子里,巷子兩邊破舊不堪,路上坑坑洼洼,偶爾傳出怒罵聲,抽泣聲。這是一條死胡同,走到了終點的冰瑤步伐慢慢停住了,轉過身對著后面的的雪陵走去,對著后面的雪陵說道。

  “以后你要再喊我瑤瑤姐,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瑤瑤,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雪陵說道。說完走向冰瑤,摸了摸少女的額頭,少女雖然比雪陵大一歲,但由于雪陵自幼習武的緣故,隱隱比少女高過一頭。

  “天怎么黑得這么早?如果今天永遠不要過去那該多好。”冰瑤聲細如蠅的感嘆道,接著又仿佛做錯了事的孩童對長輩認錯一般,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問道:“阿陵,如果以后我父親做錯了什么你一定不能殺他的頭,好不好?”

  “瑤瑤,你放心吧!你以后嫁給我了,你父親就是我父親,我怎么會會殺他呢?”雪陵答道。

  被雪陵碰過的臉蛋已經紅潤的仿佛能滴出血一般,慢慢的摟住了雪陵,輕輕依偎在了一起。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巷子外圍邊藥鋪里躥出來的一個小家伙打破了這來自不易的寧靜,后面隱隱傳出叫罵聲,小家伙更賣力的向巷子里躥去,瞥了瞥邊上的這對少男少女,頭也不回的進了胡同。

  “站住!再跑抓住打死你個賊娘養的雜種!”經過雪陵身邊的壯漢對著前方罵道。鄙夷看了一眼依偎在一起的這對少男少女,繼續向前追去。

  雪陵仿佛意識到了什么,一臉擔憂的看著跑進死胡同里的小家伙,慢慢放開懷里的可人兒,向巷子里跑去,冰瑤似意識到了什么,剛想攔住雪陵,但在她分神的瞬間雪陵已經追了進去。

  “你跑啊!**養的雜種,看我朱二爺不扒了你的皮。”說罷。壯漢擰起衣袖便要抓那小家伙,小家伙戴著一頂黑乎乎的破帽,在之前奔跑之際已經歪斜,遮到了額頭以下,眼睛露出一條細縫,,穿著破舊的棉襖,瘦弱的身體微微顫抖的緊緊貼在墻角,雙手拿著一貼藥緊緊護在胸前。在小家伙驚慌失措之際壯漢突然伸手拍向小家伙的頭頸,小家伙閃躲不及只得低頭閃躲,被拍掉了頭上的破帽兒,露出一頭黑發,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彷徨無助盡顯無疑。

  “住手!”

  背后傳來雪陵的暴喝聲,讓壯漢停止了進一步的行動,轉過頭望向背后,見是一個白衣抉抉的少年,頓覺顏面無光,眼色漸漸猙獰兇狠,伸右手抓向小家伙的脖頸,往上一提按在了墻上,小家伙被突然襲來的一只手掐的呼吸困難,臉色漲紅,雙腳雙手亂踢亂掙起來,手中的藥貼也掉在了地上,壯漢抬手便對小家伙扇了一巴掌,對著雪陵說道。

  “賊娘養的小雜種給老子滾!不然老子弄死你。”說罷,壯漢又偏過頭對掐在手上的小家伙,兇狠的說道。

  “呦嘿!原來是一個賊娘養的小**,等老子把你抓回去玩夠了,把你賣到最廉價的窯子里去,讓你嘗嘗千人騎,萬人跨的滋味,讓你知道偷本大爺東西的下場。”

  在壯漢的哈哈大笑中小家伙仿佛認命了一般停止了掙扎,眼角流下一行行眼淚,無聲抽泣了起來,望向前方衣抉翩翩的少年露出絕望之色。看到小家伙的眼神中那一抹無法磨滅的悲傷,那眼神讓雪陵心疼,很疼,很疼。雪陵的眼神望向壯漢,逐漸猩紅了起來,面目可惡,仿佛壯漢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字體: 字號:
雪神四魔記目錄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