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33: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踏星尋途
  4. 第二章聚會

第二章聚會

更新于:2018-03-16 20:56:15 字數:3471

  一聲清脆的下課鈴聲的響起,全天的課程結束了,大家先不要走;班主任的聲音在次響起,正要離開座位的同學們,又座回了座位上,今天咱們班的張笑天同學有幾句話要和大家說一下,話音剛落、教室的門就打開了,一個身穿白色運動裝、天藍色牛仔庫,身高在一米八零左右的少年走了進來,如果說韓露在全校美女里面,能夠排上前三的話,那這個少年的俊朗,在全校的男生里面;也必然是前三之列,不分上下,畢竟人的審美觀是不同的,他的長相既帶有一種女人的柔美,又不失男子漢的剛強、走進來的這個人,正是幾天沒來上課的張笑天同學,他對臺上的班主任微微的點了點頭道、王老師謝謝您;然后便抬步走上了講臺,面向全班的同學說道,大家好,幾天不見大家想我了嗎?

  笑天;這幾天你跑哪玩去了,咱們的球隊這幾天缺了你,可是輸慘了,大家火都等著你回來報仇呢。

  笑天;你跑哪去了,咱們的那個樂隊都快散了。

  笑天:你這幾天沒出現,咱們班的一些女同學那可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一陣哄笑聲·····

  笑天;你這么鄭重其事的出現,又擺出了這個架勢,你不是想和我們說道別的吧?

  笑天微笑著看向大家。還真讓你給猜對了,我這次回來,就是要和大家來道別的,原因嘛,很簡單,我從小就有一個愿望,就是想要當兵,來保衛我們的祖國,所以我打算放棄現在的學業,去完成我自己兒時的愿望。再過幾天我可能就不在這個城市了,地球這么大,人這么多,咱們大家能夠相識在一起就是緣分,所以今天晚上;東來順飯店‘我擺了幾桌飯菜、大家在一起聚聚,你們都能去不能去啊?

  能去;全班齊聲高呼。

  王老師、您要是方便的話,也和大家在一起熱鬧熱鬧。

  王老師笑道;我要是去了’只怕你們就熱鬧不起來了,還是你們去吧,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對了笑天;你們晚上可別玩的太晚了,別讓家里的大人但心。

  知道了王老師、您要是不去的話,那就等我復員回來,到時候我在單獨請您。

  你呀;你這孩子,讓我說你什么好、嗨····王老師一生嘆息;好了‘同學們下課吧。

  東來順;距離學校不算遠、出了校門口過了馬路向西在走一千多米就到了,這家飯店其實并不大,一個二層的小樓,之所以選擇在這里吃飯;一是這里離學校比校近、有好多同學都是住校的’步行就能夠回學校,二是這里的菜做的很好吃,一到周末來吃飯的人總是爆滿。今天;飯店的二層,全讓笑天給包下了,六桌的酒菜可是花笑天不少的銀子,酒水是以啤酒和飲料為主,女同學三桌,男同學三桌,正好六桌,其實笑天的人緣在學校里還是很不錯的,要是聚餐的消息早些時候傳出去的話,估計來的人還要多上一半。

  同學們都到齊落座之后,一個男生站起身大聲的說道;好了;人都到齊了,現在我正式宣布,歡送我們張笑天同學遠征圓夢宴會正式開始。

  他叫記東;是我們班的大桑門、平時開個班會,主持個活動什么的都少不了他。

  現在;我代表我們班所有的男生,熱烈的歡送張笑天同學,同時也祝賀你和你的夢想,終于要成真了。

  記東;我怎么聽你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啊!好像是巴不得我馬上就走似得,笑天笑著說道。

  嘿嘿,笑天;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咱們班的那些男生,盼你走,盼的眼睛都藍了。你是不知到啊,有你在,那邊三桌的老娘們,連看都不看我們這群男生一眼啊,都盯著你看啊!哈哈哈哈哈····男生們同時都笑了起來。

  記東;你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的東西、你說誰是老娘們呢?信不信老娘給你點顏色看看啊?洪珊珊站起身怒視記東說道。

  哈哈;洪大班長、小弟口無遮攔,說錯話了,小弟知錯了,我以后改口還不行嗎,您老的九陰白骨抓,小弟早已領教過了,小弟甘拜下風,甘拜下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

  記···東;微顫的聲音從洪姍姍的口中傳出,緊跟著,一個還有半瓶飲料的飲料瓶,搜的一下,飛向了記東的頭部。

  哎呦,我靠,想不到你還是小李飛刀的傳人,我真是有眼無珠。

  又是一陣哄笑。

  記東;你還說,洪珊珊的手里已經抓起了一個啤酒瓶,做出蓄勢待發的樣子。

  記東也有些害怕了,洪大班長發婆的威力,他還是知道的,他趕緊給自己找臺階下,洪大班長,我不說了,我錯了,我罰酒;我罰酒行了吧!這人啊!憑良心說話,就是愛得罪人,韓大美女;你說是不是啊?說著話,一杯啤酒已經下了肚。

  韓露道;行了、我說記東,你就不能少說兩句、你看你把姍姍氣的,都成什么樣子了,韓露也站了起來、她看向笑天;笑天‘你什么時候走啊?

  笑天道、順利的話一個星期左右,具體的時間還要等體檢完了,在聆聽通知。

  看來你對自己的信心倒是挺大的、先斬后奏的性格還是沒有變,做人總要給自己留一條后路的,你倒好;想起什么,就是什么,先把學給退了。

  怎么;你舍不得我走?當著全班同學的面,這話多少有些挑逗的意思。

  韓露低下頭,沉默片刻道、不是我舍不得你,是咱們全班的同學,都舍不得你走,你音、體、美、個方面都很出色,學習成績也不錯、我們大家真的不希望失去你這樣一個優秀的同窗,說著話;她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一個信封遞給了笑天,這里面有三千快錢、是咱們全班同學給你湊的,知道錢多了你也不會要,這些錢是大家的一片心意、你可不要拒絕啊,一個信封遞到了笑天的面前。

  笑天看著面前的信封,他有些猶豫這個····好、我收下了、笑天有些感動,他沒有拒絕同學們的這份心意,笑天端起一杯啤酒說道;我感謝大家的一片心意,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就算我現在不走,將來有一天,咱們大家也都會各奔東西的,這杯酒我敬大家。

  隨著酒過三巡,有幾個愛折騰鬧的同學,還讓服務員搬來了一套卡拉OK機,雖然音質不怎么樣、但好在大家的性質都很高昂,你爭我搶的開始高歌。

  這時候、王順慌亂的從外面洗手間跑進來,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對笑天說道、笑····笑天、笑天;你猜誰來了、

  我猜你個大頭鬼啊、正說著話,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從門口走了進來,此時;音箱里正傳出王杰唱的一首’心痛;也不知道是那個同學點的、憂傷的歌聲緩緩的傳了出來~~什么是愛、什么又是無奈、無言的相對我似乎以明白······隨著中年人的出現,全場也變的鴉雀無聲,笑天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男人也望著他、也許是歌聲的緣故、也許是因為兩個人血脈的牽引、也許是·······男人上前幾步,一把抱住了笑天,沒有反抗、也沒有理由反抗、很緊、真的抱的很緊,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笑天還有些不知所錯,片刻之后,男人松開了雙手、笑天望著眼前這個樣貌和自己有五六分相似的中年人、叫道、合叔叔您怎么來了。

  我不是你的合叔叔、男人的眼圈已經有些紅了、我是你的爸爸。

  全場的同學都驚訝的望向中年男子;在場的人誰都知道笑天的身世是個孤兒、不曾想今天卻冒出個爸爸來,有些同學的嘴巴張得老大、其中韓露的神色更加的駭然,別人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合治國合叔叔的身份,她卻太知道了,合治國***局的局長,也是她爸爸的頂頭上司。

  笑天也有些激動、只不過,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他的頭比較大,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這時;合治國的情緒已經穩定了一些、他轉過頭對著全場的同學說道,同學們;我今天來就是要告送大家一件事情,我合治國就是張笑天的親生父親,是他的親人。

  笑天;我想和你單獨說會話,合治國轉向笑天說道;

  出去說吧、

  兩個人在全場驚駭的目光下走出了東來順飯店,我們到車里說吧合治國說道。

  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停在了飯店的們口,二人上了汽車,司機很知趣的下車到門口吸煙去了。

  氣車里兩個人大概沉默了一分鐘的時間、合治國首先打破了沉默;笑天、我知道這些年以來,你一定很恨我們,恨我們當初拋下你自己一個人不管、我解釋不了當初為什么會那樣做,但我現在只想盡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擬補你過去失去的一切,我知道有些東西是永遠都擬補不了的,但我希望你能夠給我這個擬補的機會。

  合叔叔我想您搞錯了一件事,我不恨你們、從來沒有愛過、又和曾來的恨啊、我現在自己過得挺好,我今天能見到您,心里真的很高興,我現在想知道一些我母親的事情、您能告送我嗎?沒有人不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笑天也不例外。

  你母親她···你母親她不在了;又是沉默;我這里有一張你母親的照片,一張有些發舊的老照片,出現在笑天的眼前,照片上,一個二十多歲,非常漂亮的女人映入了笑天的眼簾,憑感覺;笑天就知道,這就是自己的母親,笑天的心,像是被刀扎了一下,一震絞痛;雙眼有些發紅,他低下頭,強忍著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你母親她是一個好女人,她善良、美麗、什么事情都總是為別人著想;是我對不起她,是我害了她,一行老淚從這個外表堅強的男人,眼里留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