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46:29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瓦羅蘭筆記
  4. 第一章 永恒落幕

第一章 永恒落幕

更新于:2018-03-17 14:28:01 字數:2131

字體: 字號:
  又是一次綿延無數歲月的符文戰爭宣告了落幕。在這無盡歲月中彼此征戰焦灼的每一方卻都已平局草草收場,無論是象征美德的德瑪西亞,還是霸道卓越的諾克薩斯,又或者是平靜祥和的艾歐尼亞,所有參與了這次大戰的勢力都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整片大陸包括周遭的海域,都百廢待興,需要時間來舔舐戰爭的創傷。大戰結束之后,在這場曠世戰爭中的一些奇聞,卻成為了符文戰爭中普通人們茶余飯后最值得津津樂道的事情。從恕瑞瑪的遠古皇帝阿茲爾從天而降到守護者星界游神巴德現身救助受難的人們,從時間刺客艾克橫空出世獨身一人面對策士統領斯維因的群鴉大軍到飛升的遠古巫靈澤拉斯覺醒歸來,戰爭見證著無數的老輩人物的逝去,也見證了無數新生代力量的覺醒,瓦羅蘭大陸從來不是缺少英雄和傳說的地方,而我只是靜靜地以旁觀者的姿態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仿佛我置身于這片大陸之外,一切的喊殺和征伐似乎都與我無關。

  然而,似乎我平靜的日子終于迎來了盡頭,當我流浪到瓦洛蘭大陸的西北部的那個叫做暗影島的神秘地方之后,古老的厄爾提斯坦的偉大魔法師基蘭就那么突然地出現在我的面前,“瑞茲,也許你不該置身事外了。我從遙遠的時光中看到了未來的一角,也許下一次的符文戰爭就是這片大陸的終結,我的魔法告訴我,也許你將是這片大陸未來的關鍵,距離下一次符文戰爭的時間也許還很久,但是對你來說時間已經不多了。”話音未落,這位神秘的魔法師又一次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在我的面前消失,當然對于這樣一個從古老的符文戰爭中存活下來并且掌握時間魔法的老古董來說,也許這并不算什么。我現在更值得想的應該是怎么應對他跟我說的事情,而不是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思考他是如何消失的這件事情。

  我并不知道到底會出現什么樣的因素能夠使的似乎已經被我們習慣的符文戰爭演變成可怕的滅世戰爭,但我相信這股力量,并不會來自于瓦羅蘭大陸的內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那一次偶遇這片大陸的守護者傳說中的大神巴德時,他對我說的話“我感覺遙遠的星空的似乎存在著什么巨大的威脅,我感受到了在他面前我的力量的渺小,也許我該去找那個人談談。”雖然我并不知道他說的那個人是誰,也許是基蘭,也許是凱爾,又也許是澤拉斯,這對我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曾經說過,他感受到了來自于遙遠星空的威脅,這讓我想起了我的一位老朋友,他是唯一一個在面對虛空力量之后還能克制住這股力量的家伙,也許就是這股神秘的虛空力量,會在某個不知道具體時間的遙遠未來,對我們腳下的這片大陸產生前所未有的威脅。想到這里,我突然情不自禁的咧嘴笑了起來,也許我該去找那個叫做科加斯的大蟲子的家伙談談,只是我并不知道他那張只知道吃的大嘴巴具不具備說話的功能,想到他那令人恐懼的尊容,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也許我該去找我的老朋友談談,那位將虛空力量克制住的虛空行者——卡薩丁。

  其實我并不知道卡薩丁到底在什么地方,要想找到他必須是等他長時間的停留在某個地方才行,不然我根本追不上他,也許這個世界上除了那個叫做崔斯特的賭徒之外,再也沒人能夠追尋到他的蹤跡了吧。噢你跟我說潘森?也許在他從天而降之前,受到驚嚇的卡薩丁就會使用他的虛空力量遁走了吧,我想不管是誰看到一個屁股蓄勢待發準備從天而降的時候都不會無動于衷的,尤其是卡薩丁這樣的受到整個瓦羅蘭敬仰的偉大魔法師,如果被一個屁股砸死了,這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成為整個大陸的笑柄。也許他又在某個虛空縫隙抵擋來自虛空的不速之客,說實話我無比的欽佩我這位老伙計,他不僅將威脅到他的虛空力量轉化成了自己的力量,更是運用這股強大的力量的穿梭在無盡虛空中狙擊一批又一批試圖進入瓦羅蘭大陸的虛空生物,真是一個偉大的伙計啊,又在抵御虛空生物了啊,我用雙手感知這這片大陸上的魔法波動,這次的虛空縫隙應該是出現在恕瑞瑪。

  我從我的行囊之中掏出了一塊傳送石,沒辦法,等我走到恕瑞瑪,也許這個家伙又跑到德瑪西亞去了,如果要比速度,我跟他實在是差了好幾個等級,這是沒辦法的事,將魔法的力量注入了傳送石當中,看著傳送石上傳來的一陣陣光暈,心里不禁一陣肉痛,這東西可不便宜啊。心里想著恕瑞瑪深處的那一道虛空縫隙,眨眼之間我便跨越千山萬水來到了這個地方,然而我還沒好好打量一下這里,一團巨大的虛無法球就往我的臉上鋪了過來,我來不及詛咒這個冒失的行者,只能依靠自己強大的身法躲過了這一道虛無法球,“別打了,卡薩丁,我是瑞茲”眼看著因為一擊不中正準備補上一下的卡薩丁,我頓時急了,連忙出聲制止,笑話,我剛剛為了躲那一下已經趴在地上了,再來一下要我往哪里躲?“嗯?瑞茲?你不好好的在瓦羅蘭大路上流浪,跑這里來找我干什么?你知道我很忙的,也許并沒有多少時間和你敘舊。”卡薩丁看清是我之后,也是放下了手中舉起的虛無法刃,問道。

  “我并不是來找你敘舊的。我是有件事情想要問問你,關于你身上的虛空力量的”我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習慣性的拍了拍身上,盡管我知道虛空之中其實并沒有什么灰塵。

  “關于這個,我其實也并不是很了解,雖然我已經可以完美的掌控和運用它,但是我卻始終不明白這股力量到底從哪里來,為什么來。”卡薩丁看著我說道,頓了一頓又說道,“瑞茲,我們認識了這么久,怎么突然在這個時候問我這個?難道你已經找到了關于這個力量的眉目了嗎?”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