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4:03:3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武神之巔峰
  4. 第一章 琉璃城

第一章 琉璃城

更新于:2018-03-16 07:15:02 字數:3062

字體: 字號:
武神之巔峰目錄
共2章
  燕國,琉璃城。

  晨曦初露,朝陽透過破敗的院墻灑落在一個堅毅的臉龐上,張元早早的起了床,正站在院子里進行呼吸吐納。

  張家是琉璃城一個大家族,與王家、李家共同掌握著琉璃城的大部分的商業貿易,而張家現任家主張炳文也與另兩家家主并稱琉璃三杰。

  張元的父親是張家前任家主,也是張炳文的弟弟,五年前,張元還只有5歲的時候,張炳文出外辦事,張家遭逢大劫,一群不知從何而來的暴徒擊殺了張元的雙親,好在當時一個忠心的老仆人徐伯帶著張元藏在大水缸里,并用自己的生命護住了張元周全,張元從此成為了孤兒。

  張炳文回家以后看到滿地瘡痍,恨欲狂,張家兩兄弟當年在琉璃城大名鼎鼎,是琉璃城有名的一門雙武王,張炳文憑借自己強勢的手段,保住了一部分的財產,如今張家雖然大不如從前,但依然掌握著琉璃城一部分經濟命脈,并且經過幾年的休養生息,隱隱有著繼續擴張實力的跡象,讓其他兩家十分擔憂。

  張元雖然是張家少爺,且是現任家主的親侄子,但張炳文四房妻妾,共三子一女,因此張元在家中卻是最不受關注的一個,最要緊的是,張元三歲習武,天賦極高,到其五歲時已經武者五重天的境界,然而,自從其父母雙亡,其武學天賦一去不復返,雖然用工很深,但經過五年時間,現在已經十歲的小張元也才不過提升了三個小境界,在武者八重天,要知道張炳文的女兒現在才六歲已經是武者六重天了,比之張元也只是差兩個境界。

  雖然張家大部分的人都不太待見這個張家少爺,但張元還是很勤奮練功,因為他心里一直記著自己父母死去的時候的遺憾的表情,徐伯被殺死的時候驚駭的神情。

  這時候破舊的院門被推開了,張家小公主張敏跑進院子里,一推開門就大喊“元哥,看我給你帶的城東頭的最好吃的桂花糕來了。”

  雖然張家大部分人都不待見張元,但是,小公主張敏和張家現任家主張炳文還是一直都很關心張元,張炳文數次遣人來讓張元搬到東院去和大家一起住,張元都拒絕了,還是一直住在后山中,雖然后山的條件不好,但多少還是比較清靜的,平常基本沒有人來,偶爾有一些老仆人來打掃庭院也被張元拒絕了,久而久之,也就沒人來了,倒是張敏經常來看望自己這個堂哥。

  張元跟張敏聊了一會天,張敏就走了,張元則繼續鍛煉己身,繞著一株粗碩的銅鑼樹,腳步靈動,不斷出擊,拳轟、掌拍、臂砸、腳踢、膝頂、身撞……其動作十分流暢舒張,攻擊如雨點,看起來竟不像是一個武者八重天的人能夠做到的,倒像是武師境界,尤其其身上隱隱散發的白色霧氣,更是讓人捉摸不透。

  眼看著到了正午,張元收功,走向飯堂,張家乃琉璃城大族,人數眾多,除卻家主及數位家中門房老者外,其余人均在飯堂吃飯,但像張元等張家嫡系或者重要客人的隨行等均在二樓吃飯,而張家其他下人或是張家往來的商販等盡皆在一樓大堂吃飯。

  張炳天正值壯年,膝下共有三子,老大張必文,武靈境界,僅僅比家主張炳天低一個境界,在琉璃城年青一代難逢敵手,加之性格沉穩,做事公道,在家中很有話語權,頗受張炳天重視。

  老二張必武,是個十足的武癡,與張必文一對孿生兄弟,很少出現,也不愿接手張家任何生意,據說其家族內比拼穩穩第一,張必文與其相比,也相差不少。

  而老三,張治,比張元大兩歲,據說當年其母生他的時候,張炳天患病求醫,張元的父親起的名字,希望張炳天能夠獲得救治。張治是個十足的紈绔子弟,在琉璃城終日與其他兩家子弟混跡在一起,手下有不少壞事,但其十二歲已經大武師一階的境界,在琉璃城也可謂十分難得,加之更是張家現任家主之子,即使有些小混賬,官府也不會過于追究。

  張元一向不愿意在正常飯點去飯堂吃飯,基本上都是等張家嫡系吃完飯了才去飯堂,然而這次剛過去就看見張治和另外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在一起吃飯,且周圍還有數人陪同。

  張元剛一進去,張治就陰測測的說到:“張元,你來干什么,沒看見我正在與孔韻葳小姐吃飯嗎?”

  孔韻葳是琉璃城外孔家的大小姐,孔家雖不是琉璃城三大家族,但是在城外也是少有能敵的大勢力,這次隨孔家家主做客張家,原本是要跟孔家家主一起與張炳天等張家高層一起吃飯的,但是少女年幼自然受不了大人們的高談闊論,便隨張治一起到飯堂吃飯,孔韻葳雖然與張元同歲,但小小年紀卻已看出是個美人胚子,張治自然愿意跟她多接觸,

  張元抬頭看看張治,并不理他,坐在一邊準備吃飯。

  然而張治的卻不愿意了,張治是要在小美女面前賣弄一下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況且張元在家族中并不受待見,張治自然敢跟他耍橫,所以即使他動手也無妨。

  張治給隨從甩了一個眼色,隨從自然都懂,走到張元面前,抬手就要掀翻張元的飯菜,在他看來自己武師五重天的境界,面前這個僅僅武者八重天的過氣小少爺肯定是擋不住的,當然他不會傷害張元,畢竟張元也是張家少爺。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張元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的手還沒到達張元面前的時候被抓住,甚至自己根本沒有看清他出手,然后就被掀翻在地下。

  張治頓時瞪大了眼睛:“張元,你竟然敢對我的手下動手,我看你是在后山待久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張元大聲喝道:“一個小小奴仆也敢對我下手,看我今天不打斷他的手。”

  張治此時怒不可揭,雖然震驚于張元以武者八重天的境界輕易躲過了自己手下的行動,但他覺得這只是自己手下大意,而自己大武師一階的境界萬萬不是張元能夠跨越的,因此張治決定給張元小小的教訓挽回自己的顏面。

  張治站起身來,走到張元面前,抬起自己的拳頭猛砸向張元的肩頭,上面隱隱白氣朦朧,與張元練功時所表現的情景頗為相似,但張元當時的情況更甚,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所有人都準備看著張元肩頭斷裂的時候,張元一記側身躲過張治的拳頭,同時右拳已經落在張治的腹部,只聽張治大叫一聲被拋飛,同時蜷縮著身體倒在地下,張元站起身來,走到那個躺在地下奴仆身邊,一腳踩斷了他的左臂,徑直走了,走在樓梯口的時候回頭對著張治說:“不要再來挑釁我。”

  此時張治可謂悲恨交加,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在孔家小姐面前賣弄自己,沒想到竟然被一招打的躺在地上站不起來,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已經大武師一階竟然打不過一個小小的武者,況且自己還調用了真氣。

  張元可不管那么多,既然被打擾了興致,他也不愿在繼續在飯堂吃飯了,隨即便回了自己的后山。對于這次沖突,張元其實沒有太在意,家族中的摩擦時有發生,基本上如果上報則是由內務堂處理,而內務堂卻是由張必文一手執掌,張必文在族內公正公平是出了名的,自然不會因為這個而偏袒張治,況且張元此次沖突并不理虧,自然無懼。

  然而,轉念一想,張元又覺得,這個世上,除了張炳天和張敏,已經沒有人好好對自己了,當年徐伯雖然救下自己,但是也是身上重傷,雖然極力想要跟自己說些什么,但無奈,生命流逝,救治不活死去了。自己打了張治,心中愧對張炳天,且張炳天十分關心自己的武學境界,自己能打傷張治,顯然這件事會被張炳天知道,按照張炳天對自己的武道進度的關注程度肯定要問自己,雖然張元很奇怪為何張炳天這么關心自己的武學進度,但還是要想一個能夠說得過的理由去解釋一番,多方思考之下,張元決定晚上主動去找張炳天說明情況,希望能夠獲得諒解,畢竟父母雙亡以后,張元也算寄人籬下。

  想通這些,張元隨即繼續練功。

  很快,夜晚降臨,張炳天一般白天很忙,晚上可能會有空,張元則獨自一人出了后山來到南院,南院是家主的院落,不同于東苑、西苑和北苑,南苑僅僅只是家主及其夫人居所,常人一般不得靠近,但張元身為張家少爺,自然可以進入且無需通傳,當然張元基本也從未來過。

  很快張元就來到院落中,但卻隱隱聽到:“當年,你們張家一事,我孔家可沒少出力,如今……”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武神之巔峰目錄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