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33:1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封妖志
  4. 第五章 晉升外門

第五章 晉升外門

更新于:2018-03-18 11:05:30 字數:3223

  一夜的靜修,王鐵柱的心緒也終于平復了下來,現在想以后的事還太早,畢竟天珠決只是一部功法,而不是讓自己直接飛升的仙丹,自己還是需要一步步的修煉。

  由于本就已經是練氣三層的修為,所以經過一夜的靜修,王鐵柱已經將天珠決修煉到了練氣三層,將渾身靈力轉換成了天珠決的靈力,剛剛突破不久的修為也隨之穩固了下來。

  早晨的朝陽漸漸放射出燦爛的光輝,整個大地都復蘇了一般,雜役峰再次變得喧囂了起來,此起彼伏的砍伐聲也通過大幅度強化了的靈覺被王鐵柱感知,整個世界變得從未有過的清晰。

  推開門,悠閑的走過白玉鋪成的地板向著執事樓而去,周圍的經過的一些大漢仿佛也察覺到了什么,投射過來羨慕的目光,王鐵柱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飄飄然的走出自己居住了三個多月的庭院,輕輕的推開了執事樓的房門。

  “三個月突破到練氣三層,更難得的還是五行雜靈根,你到也是努力!!不錯不錯!!”中年執事仿佛已經知道了王鐵柱要來一般,早已等在了那里,端著一杯茶水悠閑的喝著,臉上倒是沒有了之前的那副僵硬,頭一次的露出了一絲笑容。

  “練氣期只是修仙之路的開始,之后的路將艱難百倍,望你以后勤加努力,新晉弟子擁有一次進入寶山的機會,到時你去五岳閣登記之時自會明了!!”中年執事輕輕的放下茶杯,衣袖一揮,一塊玉牌飛射而出,王鐵柱趕忙一把接住,定睛一看,盡然與當初那老道抓自己回來時捏碎的玉片一模一樣。

  “這是御風符,捏碎之后可御風而行,可自行帶你到達外門弟子所駐留的五岳峰,你直接去峰上的五岳閣登記即可!!”說完,中年執事背過身去,一幅送客之意。

  王鐵柱沉默了一會兒,真誠的躬身一拜,隨后轉身出門,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玉片。

  與當初來時一樣,一股勁風將他的身軀緩緩托起,但是自己卻是已經從當初的一屆凡人成為了練氣三層的修真者,一時之間,王鐵柱感慨不已。

  搬山宗,既然號稱搬山,修的也是搬山決,周圍自然也是山峰眾多,其中有主峰四座,分別是雜役峰、外門五岳峰,內門沖云峰、主峰填海峰,除此之外每當有一位弟子突破筑基期成為新晉長老,宗主都會親自施展大法力移來一座山峰作為長老修煉之地。

  外門弟子做在的五岳峰離雜役峰倒是不遠,之前被云霧所遮蓋看不到,但是御風符施展開來,周圍的云霧都被吹散,這座王鐵柱向往已久的山峰也就顯露出了身形,在茫茫云霧之中穿行了片刻,托起他的勁風就在一座山的半山腰處將他放了下來。

  眼前就是一座古色生香的閣樓,一塊如枯木般的牌匾懸掛其上,刀削斧劈般粗糙而又透著霸氣的雕刻著五岳閣三個大字。

  王鐵柱剛一走近,閣樓的大門就無聲無息的打開,里面卻是毫無人影,而寫也沒有什么擺設之物,顯得空洞無比,只有正對門口的一面巨大的銅鏡發射出點點光芒。

  “雜役峰弟子王鐵柱,修為練氣三層,晉升外門弟子,賜單獨洞府一座,儲物袋一個,寶山進入機會一次!!”王鐵柱正欲說話,一個清麗的女聲盡然自銅鏡之中傳了出來,隨著銅鏡的鏡面如水波般抖動,一個灰色的儲物袋被吐了出來,徑直飛到了王鐵柱的手上。

  儲物袋王鐵柱在雜役峰就見過中年執事裝云鐵松時使用過,此時自己也得到一個,頓時欣喜不已,直接探手向其中輸入一絲靈力,只見眼前一陣模糊,一片兩米多寬的空間就出現在了眼前,儲物袋里面非常空曠,除了一塊用于玉牌之外再無他物。

  “儲物袋內玉牌乃是用于控制洞府的出入禁制,另外一還有一次進入寶山的機會,是否現在立刻進入寶山之中!!”

  王鐵柱聽到這不知哪里傳來的女聲一再提到寶山,不由好奇心大起,本就膽子大的他直接開口朝著前方問道:“敢問前輩,這寶山到底是何處!!”

  “寶山乃我宗開派老祖所留,是一處放置著各種寶物的異空間,里面有許多天才地寶,但是卻都有著妖獸守護,能否有所收獲全憑你機緣!!”沉默了片刻,女聲才終于傳來。

  聽了女子的話,王鐵柱頓時心中一喜,天珠決雖然已經到達練氣三層,但是凝練天珠卻是要吸取五行天才地寶的精氣才能夠凝練,如今窮的叮當響的王鐵柱自然沒有這些,全不曾想如今盡然是瞌睡來了送枕頭。

  “那前輩,這寶山該如何進入?”

  王鐵柱咧嘴一笑,盡量顯得自己溫和一點,但是臉上的疤痕配上光頭,這笑容卻實在不敢恭維,完全是獰笑。

  “跨入這銅鏡之中即可傳送至寶山!!你可進入其中尋你的機緣!!”銅鏡一陣抖動,鏡面再次變得如水潭一般波紋四起,女子清麗的女聲卻是陷入徹底沉寂之中。

  王鐵柱也不在自討沒趣,直接一步朝著那比他還高大的銅鏡跨了進去,眼前畫面一轉,在次清晰之時,卻是已經來到一處山谷之中,讓王鐵柱也不由的暗自贊嘆不已,這銅鏡確實神妙無比。

  一陣微風徐徐吹來,山谷內色彩繽紛的花草被吹的搖曳不定,一陣奇異的香氣也隨著這股微風也蔓延開來,若是有儒雅之士經過自然免不得要作詩一曲,但是來的偏偏卻是王鐵柱。

  雖然口中聲稱自己是書生,但是本質上來說他也只是個莽漢粗人,對于這些美景王鐵柱僅僅是打了個噴嚏摸了摸鼻子就好不留情的將這些美艷的花朵踩在腳下活生生在花海之中開辟出一條通往谷外的路途。

  外門弟子只能在寶山秘境停留五天,五天后就會直接被強制傳送出去,所以自然是要抓緊時間,五天的時間看上去很多,但是寶山的寶物可不是隨便拿的,尋找的時間加上謀劃奪寶的時間五天完全不夠用,搞不好就是入寶山卻空手而回。

  出了山谷,一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什么妖獸,但是這也就意味著沒有遇到什么寶物,沒有搜尋之法王鐵柱也只得漫無目的的亂竄,出了山谷就是一片郁郁蔥蔥的林海,一路之上到處都是荊棘,加上崎嶇的山路弄得王鐵柱狼狽不已。

  “奶奶個兄的!!這狗屁寶山不是騙人的吧!!本大爺都走了這么久了,靈石都沒撿到一塊!!”嘴中嘟囔著,腳步卻是毫不停留。

  剛說著,一股血腥味傳來,王鐵柱頓時面色一肅,謹慎的循著空氣中的味道走了過去,一路來到一塊大石之前,血腥味就是從石塊附近傳來,王鐵柱向著四周掃視一圈,想象中的血跡卻并沒有出現,但是空氣之中非常濃郁的血腥味卻表明著血跡或者尸體就在這附近。

  “興許是我聞錯了吧!反正血腥味而已,也沒必要追去湊熱鬧了!!”想到這,王鐵柱也沒有了繼續追尋的心思,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大石上。

  浦一坐下,屁股下竟然傳來一股柔軟的觸感,嚇得王鐵柱心中一寒,直接原地蹦了起來。

  “何方妖孽!!快給本大爺現身!!”警惕的看著那塊柔軟的花崗巖,王鐵柱猛然發出一聲大喝。

  像妖獸妖怪這些東西,他還真沒見過,但是在安平縣時從別人口口相傳的故事中都在說著妖怪的詭異的恐怖,由不得他不小心,此時的王鐵柱簡直是一刻都不敢放松。

  在王鐵柱警惕的目光下,剛才坐的那塊花崗巖盡然長出了兩只眼睛,并且逐漸樹立了起來露出了本來對著對面的一雙猙獰巨口,這石頭怪物的嘴巴不停的在攪動這,定睛一看,里面盡然是一節人類的腿骨。

  對于這石頭怪吃人這一點,說實話王鐵柱沒什么太大的感觸,它就是一個街頭的小混混不是什么宅心仁厚的圣母,人既然能將獸當做食物,那獸將人當做食物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真正讓王鐵柱感覺驚悚的是這石頭怪的修為,盡然高達練氣四層。

  王鐵柱沒有像膽小的人那樣逃跑,他面對恐懼的方式就是將令自己恐懼的東西徹底碾碎,逃跑只會讓自己更加的恐懼,最終被恐懼所吞噬。

  “給我去死!!”秉承著先下手為強的心思,王鐵柱一拳朝著石頭怪轟擊了過去。

  拳頭及身,王鐵柱卻是一愣,下意識的收回自己的手往自己的拳頭上看了看,那看上去氣勢非凡的石頭怪盡然被他一拳轟的四分五裂化作滿地碎石。

  “力氣沒變大啊!!難道這練氣四層的石妖僅僅是個花架子?”王鐵柱疑惑的摸了摸自己光亮的腦袋,隨后伸手將石妖殘骸之中的一個小瓶子撿了起來,一看之下頓時瞪大了眼睛,這瓶子上盡然寫著“六品神木丹”

  六品丹藥,竟然是六品的療傷丹藥。

  在修仙界丹藥分為一到九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而六品的丹藥對于筑基期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丹藥,更何況這還是療傷類的丹藥,一顆就是等于多一條命啊,這種東西在搬山宗山腳的坊市之中絕對是價值百塊下品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