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42: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荒劫天帝傳
  4. 第一章 劫土

第一章 劫土

更新于:2018-03-16 20:24:50 字數:3891

  大地灰黃,天空昏暗。除了荒漠和戈壁,在極少數沒有破碎的土地上遍布著亂石堆砌的房屋。這里是浩劫西土,十萬年來除了荒涼、孤寂它一無所有。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山川河流,甚至在這里生存的人們沒有誰在乎過時間的流逝,仿佛只有生或者死,存在和毀滅。

  根本無法想象,這里曾流傳過“天帝”和“仙神”的傳說。

  劫土曾經歷過什么樣的劫難一直是一個謎,只有少數人知道過去這里是一片富饒的土地,一樣有車水馬龍、燈紅酒綠,也有著不少國家和文明。但是這之后發生了一場未知的浩劫,浩劫來臨時并無“天帝帝”和眾仙神以大法力扭轉乾坤、相救眾人,所有繁華富庶都變成了鏡花水月,完全毀于一旦。

  浩劫之后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活了下來,他們不再相信“仙”的傳說,只是艱難地依靠自身,繁衍至今。由于劫土上留下的只有滿目瘡痍,幸存下來的人們不得不為十分匱乏的生存資源而爭渡。

  搶奪、殺戮、甚至噬食同族的狀況時有發生。大部分實力較弱的生存者們根本無法獨立生存,于是就出現了一些為生存而組建的群體,人們稱之為“獵堡”。

  荒堡,就是其中之一。

  從記事以來,小野就生活在荒堡,荒堡是靠近浩劫西土極西之地的一片石堡。為了延續生存,強大的獵主們將無處棲身的人們收為奴隸聚集到一起,建立起一片棲居之地,從而應對艱難的生存環境以及嗜殺的野獸和人類。有些獵堡奴隸和獵主們相處融洽,有些獵堡甚至圈養,生食奴隸。

  據說荒堡在浩劫發生之后不久就已經存在了,但是由于地處偏僻,資源額外匱乏,荒堡反而是方圓千里內最弱小的獵堡。在荒堡,小野并不是一個強壯的奴隸,反而比正常的奴隸小孩還要瘦骨伶仃,所以他想通過參加獵獸團擺脫奴隸的身份幾乎是不可能的。好在他的爺爺是荒堡內有名的醫奴,所調制的藥草不論療傷還是治病,都有奇效。一身本領深得獵主們的賞識,所以小野有時能吃到獵主們賞發下來的野獸內臟,當然獸肉只有獵主們可以吃得到,不過小野對自己目前的生活已經十分滿意了。

  “小野,那些刺環草的根你切下來沒有?注意別用手啊。”

  “馬上就好了爺爺,你換來的斧頭和鐵夾真好用。”

  小野笑呵呵的咧著嘴,雙手嫻熟的切著刺環草,石桌上已經整齊的碼放了一排排的根莖。爺爺顯得額外高興,因為今天又是賞發野獸內臟的日子,而且還是小野的生日。爺爺需要準備好自己配制的療傷藥,就可以去荒堡的獵主石屋領取內臟,爺孫倆也能好好的享受一頓美味了。

  “小野,今天你就十二歲了啊,爺爺得給你準備些禮物。”

  “行了爺爺,這回別再給我換東西了啊,你的肉都省給我吃了,還要偷偷再換東西給我。你要是再這樣我可不答應。”

  “知道啦,知道啦,我這把老骨頭還能再折騰些年月呢。”

  一邊說著,爺爺一邊挎起獸皮包出門去了。小野望著爺爺漸漸走遠,這才回到石屋里。

  閑來無事之下,他拿出爺爺換來的小斧,左右揮舞了兩下,對著墻邊立著的一塊血狼木劈去,斧頭只入木三分,就震的他手腕生疼。

  這不禁讓他有些郁悶,皺起了眉頭自語道:

  ”哎,我什么時候才能成為獵主呢,等我當了獵主,一定讓爺爺天天吃上荒牛的肉,也免得黃虎,小胖他們幾個總笑話我。可是……哎”

  小野是個早產兒,滿月之前就患上了一身的疾病,甚至還差點夭折。能夠長大成人已經十分不容易,所以身上早就落下了病根。到了十二歲,已經到尋常孩子開始發育的年齡,可他依然瘦弱不堪,連氣力都比正常人孱弱許多。也難怪他嘆息連連。

  即便如此,他的心里依舊存著那么一些期盼:

  “爺爺說我先天不足,可我不想一輩子只能切切草藥。真正的男子漢,應當是如獵主們那般,縱橫于荒莽。不行,我還是得偷偷跟隨獵獸團去長長見識,一次不行就兩次,萬一能夠學兩手真功夫,說不定一下子就可以變強。”

  孩子的心性就是如此,總是對危險刺激的事物充滿了好奇。這也不是他第一次想要背著爺爺出去偷看狩獵了,每次不是被獵獸團發現遣送回來,就是他腳力不足,跟著跟著跟丟了。

  為了這事兒,爺爺可沒少責罰過他。偏偏小野這孩子天生就有一種特別的執拗,一旦決定去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堅持到底,即使有著重重阻撓,他也從不輕言放棄。

  這不,說著便見他從床下翻出一副獸皮面具,提起小斧頭,又悄悄向著堡外潛去。他早就聽說,今天是狩獵的日子。

  荒堡外,一大隊人馬整裝待發。其中三人身穿獸皮硬甲,腰間別著森亮的長刀和弓箭,身旁簇擁著大隊人馬。座下雄武的蜥獸和身邊馴養的荒犬無不顯示著他們身為獵主的高貴身份,每個獵主都帶領三百個訓練有素的奴隸,組成一個獵獸團。獵獸團里的奴隸通常地位相對較高,靠獵殺野獸的數量是有機會擺脫奴隸身份成為獵主的,當然前提是每次狩獵都能存活下來。而這次一下出動了三個獵獸團,顯然是有相當有價值的野獸出現,甚至有可能是劫獸。

  “報,黃義大人,荒堡東方的亂石崗發現一頭蜥龍,好像是剛剛遷徙到附近的。亂石崗方圓一里的小型蜥獸我們已經清理完畢,等候大人的指示。”

  “好,很好。果然之前的探查沒有錯。蜥龍的血可是生機極強的大補之物,有了它我便可以提升到鍛體六階境界,也好跟木狼堡那些個人渣們較一較高下。方蠻、方霍,整備人馬,出發!”

  在劫土之中,野獸也是有著等級之分,像蠻牛,蠻豬這些較為普遍的野獸,常常成為人們的食物,甚至有些可以馴養,而類似蜥獸這種殘忍嗜血甚至有些擁有特殊能力的野獸,都被稱之為劫獸,劫獸的肉同樣可以食用,而且往往是大補之物。劫獸也有著等階之分,所有的劫獸或有機緣、或因血脈,是可以向著高階進化的。

  附近的荒野之中,蜥獸這種一階劫獸是非常普遍的,而此次出現的蜥龍,已經是戰斗力堪稱恐怖的四階劫獸,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十分罕見。

  獵獸團帶著這近千人馬開始浩浩蕩蕩的向亂石崗進發,一路塵土飛揚。小野早就悄悄跟在獵手團之后一里左右,由于荒堡周圍亂石林立,這次他倒沒有被人發現。只是這亂石崗距離荒堡足有三十余里,對于小野來說,這段路程實在是有些長,才跟了不久,他就渾身虛汗直冒。不過這次他下了狠心,一定要真正見識一次狩獵,所以硬是咬牙堅持著。

  待隊伍行了整整一個時辰,那位叫黃義的獵主示意隊伍停止前進,前方已經可以看到一處亂世堆砌的小山坡,顯然亂石崗已經到了。小野這是第一次跟上隊伍,不過此時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他大口喘息著躲在附近地一處石堆之中,心里還是偷偷激動著。這時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亂石崗內的情況:黃土遮蓋的地面之上堆放著一塊塊巨石,巨石之間毫無規律,彼此交疊,雜亂之下組成了這片石崗。石崗的正中有一個黑黝黝的洞穴,像是剛剛開辟出來的,足足有五丈高。周圍的土地有不少利爪刨挖過的痕跡,就這爪印來看,洞穴里居住的必定是一頭成年蜥龍。

  只見那獵主黃義也不含糊,早就在亂石崗之前布置起來:

  “方蠻,帶人馬在北邊埋伏,戰斗時用弓箭掩護。方霍,你的人去南邊埋伏,將火弩對準蜥龍巢穴。正面由我來負責。”

  這時小野早暗暗佩服起來:

  “這黃虎的老爸不愧是荒堡的一大高手,看來放倒這頭蜥龍應該不在話下。”

  正想著,黃義那邊已經安排妥當,開始命令道:“所有人收聲,就近潛藏,放蠻豬誘餌。”

  一位獵奴拿出長刀,猛刺早已準備好的蠻豬,這蠻豬便發瘋一般哼哼唧唧地向著洞穴沖去。在距離洞穴近十丈左右距離時,蠻豬腳步變緩,而且逐漸安靜了下來,轉而變得煩躁不安。就在這蠻豬準備伺機逃走時,幽暗的洞穴之中突然傳來一聲似鳴似吼的尖利嚎叫。

  “吼,嗚~!”

  “轟,轟,轟。“

  腳下的土地開始不停的震顫,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緊緊攥住手中的武器,這明顯是個大家伙。

  ”哼,唔,唔,嗚……“

  隨著蠻豬的慘叫聲傳來,所有人在一瞬間看到一個碩大無比的頭顱從洞穴中猛地探出,死死的咬住了那個頭不小的蠻豬。單單從探出洞穴的部分來看,這頭蜥龍至少有四丈高,十五丈長。

  ”就是這個時機!方蠻,放箭!對準它的雙眼。方霍,放火弩,射蜥龍口舌。其他人,跟我沖,用鐵索困住它的四肢。“

  在弓箭和火弩的掩護下,黃義帶領的三百人正面向著蜥龍沖去。蜥龍顯然因為有人闖入自己領地十分地惱火,以和龐大的身軀完全不匹配的速度硬生生從洞穴中擠了出來,只是剛一沖出就被迎面而來的弓箭雨射了個正著。蜥龍的皮雖然異常的堅韌,但是獵手團的奴隸們也都是千挑萬選的鍛體一階武者,蜥龍的上半身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就刺滿了秘密麻麻的箭矢。隨之而來的是同樣密集的火駑,烈火燃燒下,蜥龍的表皮滋滋作響。這蜥龍甚至還沒來得及發出痛苦的咆哮,就被兩只巨大猙獰的前爪上纏繞的無盡鐵索絆了個正著。

  “嗷嗚!”

  “小心,所有人趴下!”

  隨著一聲憤怒而痛苦的嘶鳴,一條鱗片彌布的巨尾向著黃義這一方橫掃而過,不少躲避不及的奴隸們被掃出百來丈遠,當場吐血身亡。一陣塵土飛揚,蜥龍抖了抖脖子,雖然沒有熄滅所有的火駑箭矢,可它借著這一掃之力清除了不少障礙,緩緩地站了起來。

  “弓箭手,火駑手,快,攢射蜥龍雙眼,不能讓他緩過勁兒來。”

  只見箭矢如蝗蟲一般飛掠而來,也不待蜥龍有所反應,立馬又是一波箭雨。三輪箭雨過后,蜥龍的雙眼已經血肉模糊,開始瘋狂的奔跑嘶吼。這時,黃義憑借著段體五階的強悍力量,找準了間隙猛地躍起,將套索緊緊縛住這龐大野獸的脖頸騎跨了上去。任這野獸瘋狂地掙扎,黃義仍舊穩穩的趴伏在了它的后背之上。鍛體五階,掌指之力早已重逾五百斤,更何況套索在脖頸之間一拉一扯,這野獸呼吸也困難了起來。周圍的弓箭手趁這時機都拿出準備好的套索,層層套向蜥龍的四肢和尾巴,只怕還不到兩個呼吸的功夫,整個亂石崗就已經平靜了下來,只聽得地上被五花大綁的野獸粗重的呼吸。眼看戰斗已經結束,獵手們也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剩下的只有將這蜥龍剝皮拆骨,帶回荒堡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