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3:57:3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大贊美詩
  4. 7號小隊

7號小隊

更新于:2018-03-16 12:26:39 字數:3154

字體: 字號:
大贊美詩目錄
共2章
  一團陰影在顫抖著,呼吸著。它變換著形狀,周圍是破碎的寒冰,鮮血和碎肢,突然間一道凝結一般的黑色光柱把破碎的場景徹底包圍,要死了!李斯特從夢中驚醒,凌亂的黑色頭發搭在蒼白的面頰上,與汗水交織在一起,瞳孔放大,眼里全是驚恐,于是本能的開始回憶。

  像是未曾書寫的白紙,一點痕跡也沒有,不,連那一張白紙也沒有。他躺在床上,房間里只有一張床與實木地板和5米外的落地窗,依稀是黃昏,霧靄蒙蒙中有點點光影,巨大的建筑群閃耀著文明的光輝,雨絲在落地窗上透露著天空的悲傷。

  我在哪?他想著,站在落地窗前,低頭看見褐色的衣裳。

  “你醒了?”

  李斯特立馬轉身,臉上滿是戒備和迷茫,眼前是一位身著灰色職業套裙的西方美女。

  “你是睡?我在哪里?為什么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你是我們在澳大利亞發現的年輕后裔,根據避世戒律下復議條款,你被遣送至紐約。”

  紐約?他低頭沉思著,卻依舊想不起來什么。

  “現在請跟隨我蘇菲-瑪索前去登記信息。”

  噠噠噠的聲音回響在鏡子般的地面上,這是一座巨大的莊園,而李斯特也跟隨著蘇菲走向遠處,走廊里十分明亮,但李斯特卻覺得像是走向了未知的黑暗。他不知道未來的路是什么,忘記了起點也就失去了終點。

  一系列登記完成后,李斯特成為了一個無家長的新后裔,為了尋找他失去的,暫時的妥協可以接受也必須接受。等待他的將是如何的光景?

  人生可以有好多種,現實卻只有一種。他現在成為一名最低等的戰斗人員,隸屬密黨梵卓第三軍第二旗三大隊七號小隊。一個小隊10人,一大隊10小隊,一旗10大隊,一軍7大隊。每個氏族可以擁有3軍,處于領導地位的密黨首領梵卓族擁有四軍,無論什么始祖必須派遣一定量的精銳組成禁衛軍用以保護血族十三氏族議會。議會下設內務部,處理血族積年累世的財富,與人類世界的聯系等等,內務部最黑暗的部門是監察司,負責監視各氏族處決叛逆執行重大任務等。有趣的是十三議員不能是氏族首領。在當年血族一次清洗中,十三議員被圍堵在議事廳,議員強力推行的禁衛軍制度最終得到貫徹,但到底是遵從議會還是家族長官,很多血族還在遲疑。

  李斯特現在開始接受訓練了。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血族,他必須習得多門外語槍械駕駛等等,甚至還有開辦交誼舞的課程。

  “為什么?”

  “我們是血族,高貴的血族”。蘇菲如是說。

  雖然還是有些迷茫,李斯特知道自己只能繼續走下去,憑借血族的勢力一步一步的找回失去的。在一系列的培訓結束后,李斯特就正式加入了7號小隊,在一個漆黑的深夜迎來得一個任務。來得十分突兀,但他沒有拒絕的權力。

  “任務,清除瘋狂的里德爾。這是一個該死的雜碎,陷入狂暴之中,13分鐘前在哈林街區虐殺多名人類,人類政府給與我們一夜的時間,日出之時他們會接管,我希望你們操碎他的屁股”。滿臉絡腮胡子的查理咆哮著。作為隊長的查理更讓人覺得是狼人而不是吸血鬼。

  小隊之中基本上使用槍械,在這些小蝙蝠足夠強大之前是不需要也不能夠使用冷兵器的。他們沉默的穿上緊身服,挑選各式消音武器,裝填銀質子彈。萊特作為7號小隊中的狙擊手,裝填的銀子彈上篆刻3道血族法陣,加速加重消音。這是由內務部特別派發的特種子彈,專門狙殺同類。

  在黑夜的遮掩下,同類間狩獵開始。

  哈林街區已經被人類警察所控制,高級的督查與查理溝通后放任這輛黑色裝甲吉普進入了包圍圈。哈林街區的街道滿是涂鴉,骯臟而破亂。當踩到第一個安全套后,莉拉憤怒了。

  “該死的人類,愚蠢的下半身!”

  “莉拉,保持無線電靜默,萊特尋找制高點,李斯特隨我,其他人各自搜索。”查理低沉的命令道。

  “哼”。莉拉端平槍口,踹翻民居的門,走了進去,看到各色成人海報,臉色更爛了。

  作為一個還不會使用血力的菜鳥,李斯特自然受到了查理的幫助。兩人在黑暗的街區穿行,哈德林街區已經被斷電,也只有7號小隊的無線電頻率可以暢通無阻,隔離結界只允許通過指定的平率。

  “無目標”。這是莉拉的拉丁腔。

  “無目標”。這是哈姆。

  一連串的無目標讓查理有些憤怒。

  “全體集合,萊特使用血術,這小雜碎還挺能跑的”。

  萊特用血力編制了一個不大的法陣,上面供奉著一個抽象的眼球。隨著他手指虛點,一團血色光球追蹤而去。贖買之眼,以血力尋找相似血力的目標,萊特攜帶了叛徒的一片指甲。

  “全隊跟上,格殺勿論。”說完卻發現了目標,就那樣站在黑暗中。

  路燈下這個叛徒,褐色亂發上還有血跡,他病態的嚎叫著撕碎了受傷的黑色嬰兒。拔出一把匕首,狂奔而來,他顫抖著,十分興奮!

  大大小小的槍械噴涌出火舌,卻及不上叛徒的步伐迅速。身為血族他可以踩著墻壁,電線桿自動售賣機等等變線前進,更別提較腳底有如無的紅色血力了。輾轉挪移之間,到了查理面前,亢奮的用匕首刺了過來。查理拿槍零距離射擊,卻被匕首彈飛了子彈,叛徒用左手五指并攏刺入查理的肚子,查理松脫槍柄手一抖,手掌擋住了致命的穿刺。

  “啊哈哈,你們的槍械太慢了!”叛徒眼里是單薄的血色。

  查理倒地,叛徒一腳踹飛了莉拉,萊特失蹤了。

  “哦哦,跑了一個啊,同類的血我還沒試過呢!”舔了舔唇,尖牙上還有肉碎。

  其余7號小隊的人在幾分鐘內全部被放翻,無線電被叛徒的血力所干擾。李斯特被踩在腳下,生生地咳著,他身下的地面已經破碎滿是裂紋,他完全沒反應過來。

  “黃皮狗,我曾是一名KKK,所以我最喜歡你們這些雜碎了!親愛的。”說罷,腳上燃氣血腥味的烈焰,李斯特在烈焰中顫抖著,叛徒似乎喜歡這種快感,瞳孔收縮,興奮的嚎叫著,哭泣著。

  “澎!”叛徒背后的墻塌了,叛徒的左臂連同肩膀消失了,萊特命中。叛徒踉蹌著倒了下去。李斯特陷入脫離狀態,血族在受傷過重的情況下,肉體失去活性。莉拉爬起來,拔出戰術刀,朝著咽喉刺了下去。

  “真疼啊。”叛徒爬了起來,指甲伸長放到莉拉的頜下,倘若刺入大腦,血族也會當場身亡。

  “你再開一槍,這位美麗的小朋友就會死去。”他舔弄著莉拉的頸間,左肩的傷口已經不流血了,銀質子彈造成的腐蝕居然無法腐化他的肉體。莉拉陷入脫離,只能看著這一幕發生。

  “走過來,快點,該死的狙擊手。”

  萊特無奈的走過來,莉拉是他的妹妹,僅剩的家人之一。叛徒當胸一拳,萊特也陷入脫離之中,肋骨擊破肉體而出。萊特臉上沒有一絲后悔。

  “嗯,接下來是這黃皮猴子。”火焰還在李斯特身上燃燒,李斯特除了痛苦什么也感覺不到,連掙扎也沒有辦法,脫離狀態之中,他失去了肉體的控制權,盡管是血族,也無法超脫肉體的限制,盡管肉體強橫無比。地上有凹陷與裂紋,這短短5分鐘的戰斗卻像動用火箭筒的巷戰一般,盡管隔離結界的存在外界無感知,但是死亡的氣息讓外界的人類覺得氣溫急劇下降。

  “長官,1個小時了,是否反映上級?”

  “再過十分鐘,看特種部隊能不能回來。”督查眼角抽搐,按捺下想要逃跑的念頭。只有他這樣高級別的督查有權利知道血族的存在。自然也清楚血族的強悍之處。他抬頭看著天,心想終究還是下雨了。打濕的衣服像夜那樣黑。

  李斯特挨了兩腳了,第三腳就會死亡。

  他感到劇烈的痛苦,眼前又是蠕動的影子,冰原碎肢。大概是回光返照吧,一道黑色的光柱再次籠罩所有他意識中的場景。

  叛徒的第三腳終究沒有踢出,李斯特像提線木偶一樣立起來,胸口的塌陷像一個巨大的黑色笑容,他抓住了叛徒,莉拉被甩出。他親昵地抱住叛徒,黑色的火焰燃燒起來了,叛徒一瞬間就陷入了脫離狀態,他無法嚎叫,那種一寸一寸燃燒靈魂的痛苦,那種永遠無法獲得拯救的漫長讓他回到身體又轉瞬間脫離,嚎叫也是突然停止卻又開始,李斯特倒下了。叛徒脫離了懷抱,癱倒在地上,嚎叫著死去了。

  大雨中,十個人影默默地到來,他們戴著兜帽。

  “該死的,1號實驗體的內部全部灰燼化,樣本無法獲得”憤怒的聲音震碎了剩余的玻璃,袍子一閃,消失了。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大贊美詩目錄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