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6:01:5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喪尸地圖
  4. 第四章 殺手陸之平(一)

第四章 殺手陸之平(一)

更新于:2018-03-17 11:58:51 字數:2147

  陸之平再次接到了任務。這次的目標應該就是所謂的黑社會了吧?陸之平看完目標的材料后反問自己。

  他理了理十幾頁的材料,開始理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那位大哥也姓陸,但希望和自己沒有什么血緣關系。這位陸大哥得罪了一個富商,兩個人因為一塊地皮爭的不可開交。有些過分的他還綁了富商的老婆孩子要挾過一次,不過幾天后又放了回來,因為富商松口說有的商量愿意讓賢。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墻,人要是急眼了是什么招都使的出來了。富商壓根就沒想什么報警,可能是想和什么人使什么招吧。就像有部電影說的臺詞一樣,有錢人急眼了,扔幾百萬出去天天找人追殺你,追的你無路可走,殺不了你也餓死你。不過這個富商沒那么拙劣,他也沒拿幾百萬出來找人追殺這位陸大哥,他只是找到了自己所在的殺手公司,付了180萬,放下句話就全身而退了。這件事情當時是掀起了一點小波瀾的,不過很快就平息下來了,也許是富商在當地手眼通天,也許是政府根本不想為這么個敗類再興師動眾的。

  這位陸大哥在當地的勢力不算小,資料上說他的手下近兩千號人,遍布在那個城市的每個角落。看到這,陸之平笑了笑。遍布城市每個角落的只有老鼠。

  陸大哥的手下壟斷著當地的蔬菜市場、飲用水市場、小商品市場等等等等產業,也就是說只要你用的著的想的到的,都有他的人。近來不知道又哪根筋搭錯了,干上房地產了,所以也和那個富商對上了。陸之平很喜歡研究資料里附帶的照片,相由心生這句古話還是有些根基可循的。陸大哥的樣子不是那種五大三粗一臉橫撕肉的彪悍型,戴著副眼鏡,三七小分頭,不知道的還以為高級知識分子呢。他的作息很是不規律,沒準去哪,也沒準回哪,小老婆就有三四個,他又不掛紅燈籠,陸之平也不知道他晚上去寵幸他哪位愛妃。

  看陸大哥的長相就知道這個人平日里肯定極為小心謹慎,就像常走夜路的人不管膽子大不大都會告訴自己別回頭看一樣的。陸之平不喜歡在人家家里動手,因為那會給家人帶來很大的心理障礙,尤其是孩子,家人是無辜的,沒必要因為讓他們落下一生的心理陰影。陸之平決定先到武漢去跟他兩天摸摸情況再說。

  武漢是著名的火爐之一,陸之平一下火車就能感受到熱浪瞬間包裹了全身。

  是的,陸之平是個殺手,那種那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殺手。但與許多電影中演繹的不同的是,他并不是單獨行動,而是加入了專門的殺手公司——當然不是自愿加入的,也沒有誰會自愿加入那種公司。

  在管理員安排好的酒店住下之后,陸之平就緊跟著開始策劃這次的行動。每一次任務的重中之重就在策劃上,你要用自己一顆腦袋去想無數種突發情況然后再按照每種情況的可能性開始組合,最后組合出多少組就要想出多少種對策。這讓陸之平很煩,但這這個細節最忌諱人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所以你得時刻提醒自己,想活命嗎還?想就靜下心來做。資料里特別提醒陸之平,這位陸大哥的身邊有一個退役的特種兵跟隨,但是沒有關于這個特種兵的資料。陸之平不知道這個人是公安特警退役還是特種部隊退役,這兩者的區別對他的影響很大。陸之平只知道,如果是武裝特警退役的話他要首先想好進攻方法,因為特警的封鎖偵查是看家飯,如果是特種部隊退役的話他就要首先想好防守措施,因為那些人在進攻上要遠比他迅速有力。

  首先,不在家里動手,就省略了怎么進保安措施很嚴密的小區的問題,其次,不在室內動手,他的手下太多,又有這么一個人,很難脫身,就省略了該偽造哪種身份進出他的場所的問題;最后,不會用刀,他的保鏢除了睡覺之外都跟在他左右,沒機會接近;那么好,結論就是室外,遠距離,用槍。分析到這,陸之平知道接下來該做的就是尋找一個有利的時間、一條他的必經之路、一個極其隱蔽的地點再加上一條能迅速脫身的路線。

  做計劃做到11點多,陸之平肚子有些餓,翻了翻酒店的餐牌,都是那些一看就沒了胃口的菜名。

  算了,還是出去吃點宵夜吧,看看當地有沒有什么小吃。

  武漢這座古城到了這個季節這個時間就顯的很是冷清,街上行人很少,偶爾三三兩兩也是很面色匆匆,四周的飯店酒家也已經打烊了,打了個車,司機師傅很善談,一邊給我講著趣事一邊就把我拉到了一個小餐廳門口,說這里的東西很有味道,好多人都愛吃。我下車進了餐廳,裝修很有風格,就像到了古埃及似的。我坐在了門口的斜對角那張桌子,這個角度能看到整個大廳的全貌。點了幾個特色,一邊抽煙一邊等著上菜,這時候進來6個人,巧了,不是冤家不聚頭,目標人物在這出現了。不過也不足為奇,城市不算大,這個時間營業的飯店也不多,這么出類拔萃的更是稀少,能碰上也不奇怪。6個人進了大廳后面的包間沒再出來。

  “看,老陸,這幾年他他媽可風光了。”

  “可不是嗎,誰叫人家路子野心又狠呢,上上下下都送到了,一路綠燈,有亮紅燈的也給生生按成綠燈了,要照這樣賣衛生紙都他媽能發財!”

  隔壁桌有人議論,我在聽著。

  “他手下那幫人跟不要命的瘋狗似的,稍不順心就往死了咬人,就算真咬死了,哎?最后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屁事沒有,什么他媽年月啊!”

  “行了行了,小點聲吧,再讓他聽見,你也該被咬死了。”

  陸之平在想這是不是個機會?他們人不多,現在的時間也不早了,距離又這么近,出來時帶了槍,撿日不如撞日,現在動手是不是最合適?但是心里又不知道梗在一個什么地方讓他很難受,忽然感覺到了,是他身邊的那個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