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4:14:5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漫想精靈與童夢獸
  4. 四、綠箭(二)

四、綠箭(二)

更新于:2018-03-16 09:15:59 字數:2905

字體: 字號:
  蓋亞緊靠在小方桌的旁邊,“既然你們來了,就是我的朋友,”蓋亞說,“可是成為綠精靈的朋友,必須得到綠精靈對實力的認可,因為我們就是這樣一個對實力崇拜的原始精靈種族,如果你們的實力里沒有我們所崇拜的東西,那么我也無能為力,你們只能往回走,因為它就是綠精靈在這片大森林里生活的規則,”“可是,你們是原始精靈中最擅長箭術的精靈,”“不少書中是這樣說的,只是你們對書上的東西深信不疑,”蓋亞對吉蒂說,“這一點很容易抹殺你們的自信,”“其實,和綠精靈比賽箭術并不是與你們想象中的一樣,和真實的綠精靈比賽,我們綠精靈一生中至少會獵殺六種生物,其中三種生物是入門的標準,獵殺了,綠精靈才能成為真正的綠精靈,另外三種生物則是綠精靈一生引以為傲,處于巔峰時期獵殺的實力象征,然后懸掛在屋墻上最醒目的地方,如你們現在看到的一樣,你們要證明骨子里有我們崇拜的東西,并不意味著是與綠精靈比賽,只要你們能做到獵殺前三種最簡單的生物,就像所有綠精靈做到的那樣,”“那箭術?”“你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用弓和箭,至于三局兩勝,很簡單,每一只精靈只參加一局,沒有共通的協作,這才是對每一只精靈實力檢測的最好方法,”“還有什么其他問題?如果沒有,跟我去見我們綠精靈的族長,他會見證一切,”比利、吉蒂和幻跟在蓋亞身后,從一間木屋進入到另一間木屋,兩間木屋無論從大小、樣式上都和其他木屋沒有明顯的區別,只有進了屋子里比利他們才發現屋墻上懸掛的東西比他們在任何木屋里見到的都要多,其中正面的屋墻上只懸掛三種從生物上獵取的戰利品,和堆滿東西的其他三面屋墻遠遠不同,“那應該就是巔峰實力的象征了,”比利想,一個拄著木頭拐杖,有長長綠胡須的老人坐在木椅子上,離三只精靈很近,“你們是來驗證規則的?”比利點了點頭,“誰是第一個?”“是我,”比利說,“恩,好,給你們一天的時間準備,”他們出了族長的木屋,開始備戰,“能把你的箭弓和綠箭借給我們一晚上嗎?”“當然可以,”拿上借來的東西,三只精靈共同住在一間木房間,“為什么要借這些東西?”“書上對綠精靈的描述,有提及他們的箭術天賦是天生的,但他們之中佼佼者的箭弓和綠箭也是難得一見的寶貝,所以我們值得發上一晚的時間在心里刻畫,”“可是幻沒有魔法光點,”“所以前兩次獵殺,我們必須贏!”幻只能無奈地點點頭。

  等走出這個房門,比利開始了他冒險經歷里的第一次獵殺,沒有其他精靈知道其實比利此時的心情十分忐忑不安,“往前五百米的蒲羅樹上棲息一群蒲羅鳥,你只要能獵殺他們,并從他們身上取到像我手里一樣的一根羽毛,”蓋亞手里拿著藍色的羽毛,羽毛上包裹著一團平和的藍色火焰,沒有過多的波瀾、旺盛,也沒有讓比利感到絲毫的熾熱,比利背上竹箭筒,手拿上綠色箭弓,向著前方五百米的蒲羅樹飛去,穿過灰色的樹枝,停在高高的樹杈上,比利看到眼前有一棵與眾不同的老樹,老樹上一團祥和的藍火焰,在樹枝上、樹葉上靜靜地燃燒,一只只蒲羅鳥停在枝頭,枝頭上緩緩燃起的火焰讓他們沐浴其中,表現得很享受,身為獵人的比利藏在高處,試圖拉開弓,搭上箭,對準一只蒲羅鳥,比利卻顯得猶豫不決,他在想蒲羅樹上無辜的蒲羅鳥和自己射出的致命一箭,權衡之下,他會有他的憐憫,覺得不應該這么做,這也許就是比利和蓋亞對于蒲羅鳥有所區別的地方,她習慣弱肉強食的森林規則,而比利并不習慣,聰明的比利依舊停留在樹杈上,他緊緊地盯著蒲羅鳥的羽毛,雙手間閃爍起魔法光點,他打算變出一根能夠以假亂真的藍羽毛,此時不遠處從蒲羅樹上飛來一只藍色的鳥,它停留在比利的身前,用鳥喙興致高昂地在啄發光的小點,似乎對它們有所興趣,看著眼前的蒲羅鳥,比利倍感受寵若驚,他用魔法光點變出一顆發光的小石子,蒲羅鳥歡欣地將石子收入爪子里,“你能給我一根羽毛嗎?”蒲羅鳥似乎能聽懂,它用喙啄了啄石子,讓比利明白了它是想要更多,于是比利毫不吝嗇地給它晶瑩剔透的石子,還有會發出潔白亮光的花,蒲羅鳥很守諾言地啄下一根羽毛,放到灰樹枝上,叼起水晶花,爪著數十顆小石子飛走了,比利如愿以償地得到了蒲羅鳥的羽毛,雖然目標已經達成,但此時他更想知道這只蒲羅鳥要小石子和花是為了什么,比利扇動近乎透明的翅膀,用綠葉作為遮蔽物,向靠近發出光的位置移動,比利看到了蒲羅鳥燃火的巢,發光的小石子和花是用來裝飾它的鳥巢,不久之后,飛來了一只同樣美麗的蒲羅鳥,看著他們依偎一起,比利很慶幸當時沒有射出那一只放在箭弦上的綠箭。

  比利帶回了第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比利將蒲羅鳥的羽毛交給綠精靈族長,族長仔細地端詳過后,說,“可以了!”這一刻,三只精靈是有短暫欣喜的,第二天,吉蒂出發,他的目標是一只石頭龜,他需要摘下石頭龜的龜殼,比利和幻一直等著,直到黃昏他們才看見那個黃昏底下有些落寞的身影,“仿制的綠箭射不穿石頭龜,”吉蒂遺憾地說,“石頭的龜殼太堅硬了,”“那算了吧!”吉蒂堅持說,“我想到了,想到了對付石頭龜的方法,我誘騙它縮進的頭,可是它的頭伸出來后還是看起來和石頭一樣,很堅硬,”吉蒂顯得很懊惱,蓋亞揭開了謎底,她說,“你應該想個辦法把石頭龜搬過來,背上的堅硬也許只是善于欺騙你的表象,通常我們是用利劍翹開石頭龜再去獵殺,”“這些是我們獵殺積攢的秘密,”到了第三天,比利和吉蒂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幻的身上,雖然他們并不知道希望來源于哪里,幻拿著仿制的箭弓和綠箭,除此之外他沒有別的依仗,就這樣幻飛向了遠方,他這一次的目標和比利與吉蒂都不相同,因為這一次他將找到一個幽深的山洞,然后征服山洞里十分具有攻擊性的野獸,綠精靈們都管它叫做獨眼穴居人,獨眼穴居人青面獠牙,長得粗壯,因生活在昏暗的洞穴內,所以唯一的獨眼是閉著的,只有在危險的時候才會睜開,使闖入洞穴的生物變得精神迷亂、癡傻呆苶,不說那只獨眼的能力,單單獨眼穴居人的蠻力和一手的石頭棒幻都會很難對付,無論怎樣,比利和吉蒂都在等待結果,第三天傍晚,幻出現了,他的箭筒里滿載的綠箭空了,箭弓也已經是折斷,近乎透明的翅膀上殘缺了一塊,帶著疲憊的身軀幻倒在比利身上,漸漸松開的手中,有一顆硬東西從手中滾落到地面上,蓋亞拾起,把硬東西遞到綠精靈族長面前,“這是獨眼穴居人嘔吐物凝結成的硬塊,應該不會錯,”綠精靈族長贊許地點了點頭,歷時三天,比利、吉蒂和幻完成了箭術比賽,蓋亞的那句話,“很簡單,三局兩勝,”他們的確做到了!接下來的幾天,他們受到了朋友應該受到的禮遇,用最好的草藥來治療躺在病床上的幻,比利和吉蒂陪伴在床頭,會很好奇問,“你是怎么做到的?”幻說,其實他很幸運,撿到了一個大便宜,當他進入洞穴時,獨眼穴居人已經受了有些嚴重的傷,雖然他沒有魔法光點,但他會制造魔法汁液,在汁液當中添加一味在這片森林里生長有毒的野花,用制成的新汁液涂抹在綠箭頭上,這樣才僥幸從獨眼穴居人的洞穴里拿出一顆硬東西,后來知道那原來是獨眼穴居人的嘔吐物,就像人類的排泄物一樣,現在想來,真應該好好洗手了!這幾天,幻的傷勢好了起來,除了殘缺的翅膀,但這只能靠他自己制作的魔法汁液一點一點讓翅膀成長,于是,比利、吉蒂和幻告別了蓋亞和其他綠精靈朋友,穿過綠精靈的領地,翻過在領地里這一篇奇妙的篇章。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