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51:0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輪天境
  4. 第二章,選擇

第二章,選擇

更新于:2018-03-18 13:10:20 字數:2292

字體: 字號:
  士兵走出朝庭殿后來到了一片林子里。這片林子在別人眼里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樹林,但在戚子亮眼里卻是一個天然的練武之地。

  當士兵來到了這片林子的中心地帶時看見了一位少年,他裸露著上半身,他那強壯而又堅實的身體上流著汗水,手上還綁著繃帶,拳頭打在一棵樹上。別人會認為他是在用蠻力在打著那棵樹,其實并不是這樣,他首先運轉著體內的“氣”,然后將“氣”凝聚于拳上在即將接近樹干時再將“氣”爆發出來。這看似簡單的流程事實上很難又很危險,假如在這一過程中沒有把握好時間、氣力等因素很有可能就會造成本體重傷。

  士兵來到他跟前說道:“戚將軍,國王找你。”

  話音剛落,戚子亮便一拳打在了他前面的樹干上并也完成了一次“氣”的運輸,他這一拳下去之后樹就倒了。樹倒后戚子亮收回了拳頭,轉過身對著士兵說道:“你去跟國王說我馬上到。”聽了這句話的士兵回應了一個“是”便走了。戚子亮一頭藍發,但奇怪的是他的長相與阿爾萊斯一模一樣,這就值得去思索了。

  戚子亮收拾好他練武時用的東西走回了自己的房子。他住的地方并不大,設施也不是很多,房間里只有床、書架、一張桌子、五把椅子還有一個小衣柜,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了。

  戚子亮換上了一件單薄的外衣,白色的,之后便向朝庭殿走去了。按照皇宮的規矩不管是將軍還是士兵在皇宮內必須穿自己的鎧甲,以備不時之需,可戚子亮的穿著就非常的隨意,因為他從不遵守規矩,不過國王也這么由他。是因為他才能顯著還是因為他戰功累累,這都無人能知除了國王自己外。

  戚子亮來到了朝庭殿,向前走了幾步,然后便右腳勾起,左膝跪在地上,右手放在右膝上左手放在地上。本想說出“參見國王”四字,結果卻被國王給打斷了,弄得他自己都有點尷尬。

  國王說道:“戚子亮我問你個問題。”戚子亮站了起來,看了一下旁邊站著的蘇文夕公主,便知道國王找自己商議的事一定與公主有關。

  “您請說。”戚子亮開口說道。

  “我問你在這個世界上人最多,最富裕,最繁榮的地點是那里?”

  “帝龍幫。”

  “嗯。好。我再問你,這個地方是所以人都想去,但又因為能力不足而又退回來的學院是那個?”

  “帝龍學院。”

  國王點了點頭表示同以戚子亮的回答,戚子亮也明白,既然國王都說出了帝龍學院那么肯定是想讓公主去帝龍學院。之后國王又向戚子亮交待了關于這次出行的要注意的事情。當然,不用國王說戚子亮也知道,這樣只是為了加深印象。最后國王再與公主說了幾句便讓大家離開了。

  夜晚國王又將戚子亮叫了過來,當戚子亮走到他面前時他轉身面向著窗外對著戚子亮說:“看,天又黑了。”戚子亮不明白國王為何要這樣問,便隨口回答道:“是啊,天黑了,也該去睡覺了。”

  國王微微一笑轉了過來,對著戚子亮說道:“光明與黑暗你會怎么選?”

  “兩個我都會選。”

  “你不怕別人在背后罵你是墻頭草嗎?”

  “別人怎么說我不管,我只在乎自己過得舒不舒服。”

  “那萬一被你聽見了呢?”

  聽了這句話后戚子亮立馬放出了一股殺氣,這股殺氣很重,就連每天就要殺一個人的人都不會具有這種殺氣。在釋放這股殺氣的同時戚子亮說道:“很簡單,殺了他。”話音剛落,戚子亮便收回了這股殺氣。

  戚子亮回答完了國王摸著他那蒼白的胡子繼續問道:“如果你和一個人同時處于危險之中,必須要犧牲掉一個人才可以安全,你會怎么選?”

  “犧牲另一個人。”

  “為什么?”

  “萬一另一個人是壞人,我不是既救了我自己又為民除害了嗎。”

  “萬一是個好人呢?”

  “萬一是個好人,那他就會選擇自己犧牲我又何必去攔他呢!”

  “那萬一是你的親人呢?”

  “世上不可能有這么多個萬一。”

  聽了戚子亮的答案國王笑出了聲,戚子亮非常的疑惑“這老爺子為什么要我回答這些問題?又為何要笑?我又為何知道這些?”

  這些疑問留在戚子亮心中,有可能剛才的那股殺氣也是自己不經意間散發出的。

  “請問您問我這些問題有何用意?”戚子亮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國王說道:“另外你需要記住今晚我問你的這幾個問題,以后可能會用上。”

  完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才的問題還沒解決,又多了幾個問題。什么天機不可泄露?究竟會是什么天機?什么以后會用上?那要多久才會用上?這些問題會一直困擾著戚子亮,也許也許幾年后他才會知道答案,也許幾天后他便會知曉,這畢竟是個未知數。

  之后國王再與戚子亮閑聊了幾句便打發他走了。待戚子亮走后他又來到了窗前,望向了窗外那皎潔的圓月,說道:“你我都老了,這個世界是屬于這些年輕人的,我們能做的也就為他們點明道路了,之后便再無其他了。”

  國王口中的“你”不知是誰,但能確定的是這個“你”一定是國王的好友。而他說的“你”現在應該也在某處望著這皎潔的圓月。

  第二日一大早全皇宮的人便在為公主出行一事在忙碌,而戚子亮卻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哼著小曲,吃著點心非常之悠閑,因為他的任務之是保護公主和陪她學習,其他的不歸他管。

  忙活好了便有人來叫戚子亮,戚子亮整理了下便走出去了。

  國王送他們來到了皇宮門口,這時一個士兵上前來,對著國王說:“國王不知怎地今天的這只馬有點倔強。”

  聽了這句話國王只是將目光瞄向了戚子亮,戚子亮知道他的意思,對著士兵說:“你帶我去看看。”

  士兵將戚子亮帶到了那匹馬前,這匹馬全身潔白,身材也很矯健。此時它嘴里還嚼著草,它見戚子亮他們來了便將嘴里的草吐在了地上,吁叫了一聲。

  “好家伙。”戚子亮說道。

  當他爬上了這匹白馬的身上時,白馬便瘋狂的搖晃著相把戚子亮給弄下來,突然白馬停住了因為戚子亮在它的背上散發出了昨晚的殺氣,他說著:“小白子,對本將軍好點,否則本將軍今晚加餐吃馬肉。”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