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52:0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玉璽奇緣
  4. 第二章 帝王斗氣訣

第二章 帝王斗氣訣

更新于:2018-03-18 08:37:03 字數:2240

字體: 字號:
  少爺,老爺叫你過去一趟。丫鬟小蝶叫道。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待會就過去。蕭銘那略帶疲憊的聲音響起。

  當蕭銘接受了這一世的記憶后便開始開始嘗試修煉斗氣。

  出乎意料的是修煉的結果并不與記憶中的相同,記憶中蕭銘修煉斗氣時,斗氣并不能在經脈中通行,蕭戰也尋訪了許多名醫,但是換來的結果都是,天生身體缺陷,無法修煉。

  尋常人的經脈通過修煉斗氣要訣便會逐漸開闊起來,天賦就顯現在這里了,一些天賦極好的人便是經脈比普通人更加開闊,比之更有韌性。這樣一次便能運行更多的斗氣,修煉自然是一日千里。

  蕭家弟子修煉的斗氣秘訣是玄階低級的‘天雷訣’雷是屬性中最為狂暴的,當然這對于身體的要求也是比較高的,經脈不夠強大便會傷到自己。

  ‘天雷訣’分為九大修煉層次。

  族中年輕一代蕭潛修煉的層次最高,已經達到了三層巔峰。

  蕭銘因為身體缺陷,修煉斗氣訣時并無進展。

  ‘天雷訣’也是蕭家弟子修煉斗氣的首要選擇。

  當蕭銘根據記憶運行‘天雷訣’時異象突變。身體胸口處浮現一枚玉璽。

  當蕭銘看到玉璽后,便大吃一驚,這不是任務中所獲得的Z國傳承了數千年的傳國玉璽嗎?也是因為這件物品導致了自己的死亡。!

  蕭銘神思朦朧中,似乎覺得自己的腦海中突然出現萬丈光芒,光芒似遠似近,不可捉摸。卻又在逐漸接近當中,越來越近,越來越亮,越來越清晰。最終化為一枚光芒四射的玉璽,玉璽之上雕刻著一個‘帝’字,字體蒼穹有力,看上去充滿力量,就像是要劃破天際,無任何事物能夠阻擋。

  正當蕭銘凝視玉璽之上的‘帝’字時,字體突然間擴大十倍。給蕭銘精神帶來巨大的壓迫,漸漸的在他腦海里旋轉,每一圈的旋轉,都掃射出一個個玄妙卻極其深奧的文字。

  每一次的旋轉都給蕭銘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就好似大腦神經給擠壓在了一起。正虧得蕭銘也是個死過一次的人了,靈魂比之前世更為強大。

  蕭銘痛苦的喘著氣,死死的咬緊牙,嘴唇已經給咬的露出了血跡,兩眼間頓時變得血紅,但他還是堅持住了。

  來到這個世界后才感覺到自身力量的渺小,若是連這點痛苦都無法承受,那何談踏足大陸巔峰,甚至掌控天地,不在讓任何東西束縛自己了。

  隨著玉璽旋轉速度越來越快,那極其玄妙的文字突然間被蕭銘所理解,就像與生俱來就懂得的。一句句朦朦朧朧的口訣出現在蕭銘的意識當中。

  ‘帝王斗氣訣’那古老的文字,在蕭銘的腦海中確是從來沒的有出現過,但是卻能感受到其中的意志。一股王者般的意志,如同世間的帝王,主宰著天下人的生命。王者一怒,血流成河。

  而腦海中清晰的浮現一部修煉法訣,與之相對應的還有人體經脈運行圖,及對應的小人那一個個奇怪的動作,或許剛剛看上去會十分之別扭,但是時間一長卻是沉迷于其中,動作上似乎是對應這天地法則。

  腦海中突然顯現出一名白衣長袍男子,背著一把沒帶劍鞘的長劍,此劍看上去有并非死物,卻是充滿了靈性,讓人看上去挪不開了眼睛。

  男子雙手放在背后,兩眼向著遠方看去,那目光是如此的深邃,就像是世間在也沒有了事情能夠給他困擾了。

  還沒等蕭銘反應過來,男子右手抽出長劍,一瞬間長劍已經高居過頭,向前輕輕一揮,前面的空間好似破裂了。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這種感覺甚是玄妙。

  或許是為了印證此劍訣的威力,前方的一座高達一千丈的大山頃刻間四分五裂。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寒風吹來、蕭銘心里想道:冬天吹起的風,倒是刺骨啊。一下子倒是回過神來了,這時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了,渾身黏糊糊得,感覺怪不好受。

  顧不上身上的難受,蕭銘第一時間盤膝而坐,細細感受身上的變化,神識沉入身體,經脈還是十分堵塞。

  就在蕭銘失望的時候,突然發現胸口處漂浮著一枚光芒四射的玉璽。與剛才心神所看到的并不區別,盡管是第二次見到,震撼依然存在,甚至更為強烈,從眼睛看上就是充滿了無限威能,使人不禁感慨是如何偉大的東西才能創造出這本不該出現在世間的東西啊。!

  蕭銘心神嘗試著進去其中,想要窺其奧秘,經過一段時間的嘗試,蕭銘終于忍不住要破口大罵了,這根本是調戲我啊,住都住到我身體里面了,還不給我弄清楚你到底是什么玩意,這不是欺負人嘛。

  原來蕭銘心神每次靠近玉璽十丈以內的地方便會被一股柔軟的力量給驅趕。

  蕭銘索性不去想了,來到這個世界就發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時間把頭腦給弄糊涂了,也是得好好整理一下思緒了。

  冬天的夜晚總是分外寒冷,蕭銘卻并沒有太大的感覺,這也是多年來練體的成果。

  毫無形象以大字形般躺在草坪上,嘴巴還叼著一根彎曲的小草。

  蕭銘抬頭望著天空,天空繁星閃耀,并不像地球夜晚時的漆黑。相同的是頭頂都懸掛著圓圓的月亮。

  誰說少年不知愁滋味呢,只是未到傷心處。看著那同樣懸掛在空中的月亮,就想起了在那待自己如同親兒子的師傅,不知此時的他是否同樣凝視天空。但是這天空卻又不是同樣的天空。

  想起心神看到的那震撼的一幕,那驚天的一劍,那是天地間都無法束縛的力量啊!

  蕭銘想到要是我擁有如此的力量,就能夠破開天地之間的囚牢,能夠回到那生我養我的世界啊。雖然那天空不再蔚藍,星空不在燦爛。

  光想沒有這道理蕭銘自然是知道,頓時來了精神不像剛才那般頹廢。

  若是蕭銘剛才沒有想過來,那,他這一生就算是有天大的造化也難有所作為了,一人若沒有了往前的意志,那不服輸,不認輸的精神,那他也是不完整的。

  或許蕭銘此刻并沒有意識到今晚經歷的事情對他人生有多大的幫助,他在這里找到了可以奮斗終生的事情,只有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永遠有著探索精神,才能到達那巔峰吧?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