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52:1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我的師傅是逍遙
  4. 第二章 拜師逍遙

第二章 拜師逍遙

更新于:2018-03-18 10:50:29 字數:2482

  sx省的晚上比較清爽,沒有那種粘糊糊的感覺,不知名的蟲子在窯洞外叫著,能聽出來它們在為自己簡短的一生留下些什么。不過張行可懶得理它們。他正準備干一件大事!

  “沙沙沙沙。。。。。。”張行朝祖祠跑去。

  “我一定是瘋了,算了,為了報復他。。。。哪怕只有萬分之的幾率我也要干!”張行一邊跑一邊想著。

  張行以前和社會上的朋友打過交道,身上也有了一些坯氣,雖然平常有些怕事,但要真出事,他絕對是第一個拿刀上的。所以,自從王子凌和紀曉顏作了那樣的事之后,張行便把他倆記上了。

  “此仇不報,非!君!子!”

  “不好,前面有人。”在前方不遠處,正有幾個遛彎的老人,張行一看,順勢就是一滾,趴在草堆上。

  “呸。”吐掉嘴里的雜草。“幸好這里狗不多,不然我吃的就不是草了。。。”張行改用爬的,一點一點地前進。

  --------------回到上午的分割線----------------

  “小輩,你是何人。”那老人淡淡的說到,好像沒有一絲感情。面如枯樹,發如白絲,眼神里帶著疑惑,問道。

  “我叫張行,至于靈氣。。。。。靈氣是啥?”張行已經驚呆了,但話還是要回的,誰讓他外號叫“紅領巾”呢。(好吧我開玩笑的。)

  “晚上來這里一趟,我會告訴你的。”那個道號為逍遙的老人好像用盡了所有力氣一樣,慢慢化為透明狀。桌子也安靜下來,但張行卻看見了一點。桌上香爐里的香,已經點完了。。。。。

  祠堂里的人們也都慢慢站起來了,雖然滿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起碼找到了茶余飯后的話題不是。儀式繼續進行著,大爺爺拿著族譜開始宣讀著。張行也很配合,不過他滿腦子都在想著那個老人說的話。

  “我是來呢?還是來呢?還是。。。。。來呢?”

  晚上,祠堂里。。。

  晚上的祠堂里一點燈光都沒有,只有外面的燈光和月光射進來,使房內的事物都披上了一絲靈異,看著桌子上詭異的靈牌,膽小的人早就嚇跑了吧。

  “我來了,你在哪?”張行邁過門檻說到。祠堂里靜悄悄的,好像連鬼都沒有。但就是這樣詭異的場景,使張行也害怕了。“難道是我進門的方式不對?”

  說著,就要往外走,他的腿已經快抖斷了。

  “你要去那?”突然,一個淡淡的聲音從張行身后傳來。那聲音好像從九幽之下傳來。張行瞬間汗毛倒立,想叫不敢叫,想跑,但是腿已經不聽使喚了。

  “你在哪抖什么?身上有虱子嗎?小輩,快過來。”那聲音又一次傳來。突然,張行不是很怕了,為什么,因為他叫自己小輩,證明自己是他的后人,他不會傷害自己,或許。。。還可以讓自己報仇。

  想到報仇,張行眼睛變得平靜下來,身體也不抖了,只有兩個拳頭握得緊緊的。張行慢慢轉過來,果然,就是上午的那個老人,白發白衣,衣服上還寫著看不懂的文字,還有那深邃的眼睛,看久了或許會陷進去。

  張行突然想給自己一巴掌。“我tm不是基佬阿。。。。。”不過他可不敢說出來。

  “前輩。”張行淡淡的說到。

  “嗯。見到老夫你竟然不怕,很好,有我當年在關中的風范!”逍遙抬眼看了張行一眼,微微一笑,慢條斯理的說到。殊不知,張行的后背已經濕透了。“你說,你叫張行?”

  “是。”張行說到,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嗯,名字還行,你身上的靈氣頗重,是最近出了什么事吧?”雖然是疑問句,但逍遙子說的很堅定。

  “回前輩,我。。。。我的女朋友跟我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了。”想了想,張行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可以說,他現在根本對付不了王子凌,硬碰硬,只是以卵擊石,所以他決定賭一把。

  王子凌家里也算小有錢財,在d市算是上層人士,他父親王通力通建材董事長,手下有三四個廠子,而且和四狼幫關系很好,四狼幫是d市里三大幫之一,占據d市東城一塊,西城則有義字幫和鱷魚幫站著,兩幫摩擦不斷,但少有沖突。

  而張行的父母卻只是普通的職工,無錢無勢,根本斗不過王子凌一家,所以張行只能另辟捷徑,這次遇到了逍遙子,說什么也不能無視。

  “原來如此,小事。”逍遙子說道。

  “小你妹阿,你老婆跑了你試試!老光棍!”張行心里惡狠狠的想著。

  “你說不知道靈氣是啥對吧,我便給你講講。”逍遙子無視了張行那一頭的黑線,不緊不慢的說到,好像什么都不會影響他一樣。“每個人身上都有氣,世間萬物都有,人叫靈氣,鬼叫陰氣,樹木叫木氣,動物叫獸氣,當這個氣的載體出現波動時,氣便會增加或減少,當引導身體里的氣時,便可用氣滋潤身體,也可稱為,練武。氣也會變化,不同的武功會練出不同的氣,不過,也有例外,比如,鬼的情緒出現波動時,怨氣未消,陰氣便會轉化為煞氣。動物因為誤食仙草或特殊的方法產生神志時,獸氣也會轉化為妖氣。明白了嗎?”

  “明白了。。。”雖然逍遙子自顧自的說著,但張行這代90后可是上知修仙,下知系統的小說愛好者,關于氣的了解,大體也明白,這一聽講解,張行也就懂了。

  “世界上真有鬼?或妖?”張行已經說不出話了,雖然他很想問出這句話,但他也只是想想,因為他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要問。

  “前輩,您叫我晚上過來,究竟何事。”掙扎了半天,張行終于還是問了。

  “呵呵。。。”好像知道他要問似的,逍遙子回道。“我在這祠堂里呆了好久,兩百年前,這個村子外的黃河支流中,有一條蛟,只不過它準備不齊,被田雷劈死,我也就是吸收著在空氣中彌漫的淡淡的龍氣才蘇醒,我花了兩百年重聚靈魂,白天只有供香我才能出去,不然也會被陽光殺死。”

  “。。。。”看著逍遙子又在自顧自的講,張行頭上又多了幾條黑線。

  仿佛知道張行不耐煩了,逍遙子也將本意說了出來:“其實,我在這幾年內,悄悄地注視著這里的人們,我想把我身上道家人宗本事傳下去。但是,這里并沒有我要找的人,直到你的出現。”

  媽啊,好大的餡餅啊。。。。我就是張行,我在這,砸死我吧!

  逍遙子看張行兩眼放光,癡呆的表情,也是饅頭黑線。“所以,你愿意拜我為師嗎?”逍遙子嘴角抽搐。(我裝了這么久,這小子一下給我破功了。。。)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張行已經快笑成菊花了。

  “嗯,你叫張行,道號嘛。。。靈修,如何?”

  “多謝師傅賜名!”

  ps:前面幾章為鋪墊,強者,要一步一步來嘛。謝謝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