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55:4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印傳說之神跡
  4. 第一章 楚煜

第一章 楚煜

更新于:2018-03-17 21:55:34 字數:4290

字體: 字號:
  我們的人生如此悲壯,只能像一個被判死刑的囚徒一樣一步一步的走向刑場,但是,我們還可以選擇在這個世上路一下一些只屬于我們的東西,沒有遺憾的死去。

  在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任何人是永恒的,縱使是神也一樣。任何一個強大的生命在歷史的長河中都會消亡任何一個卑微的生靈通過了死亡的考驗后都能變強,而后他們會留下只屬于他們的永恒的傳說。

  圣域北域深處的某處密林中,一少年正盤膝坐在塊光滑明亮的大石頭上,周圍有些細小的光源以一種極度散亂的排列方式覆蓋在他的周身,持續半晌過后他的身體就變得更加紅潤起來,皮膚表層也開始泛著若隱若現的淡淡白光只是隨后便很快消散了。兩旁的樹在微風的輕拂下落下了片片焜黃華葉,那些落葉在風中飛舞著,美得凄涼,最后又落入不遠處的溪流中被水沖走,脆落的生命,身不由己的生命。不一會兒他醒過來搖了搖頭嘆息道:村里其他的孩子的天賦也很普通,也一樣是十六歲卻最差的都達到了啟靈境六重天的境界,而我卻還才啟靈境二重天,或許自己真的是個廢材吧。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眼中露出的是無盡的惆悵與無奈,而此刻也已是余輝落落,他拾起腳邊的裝買了藥材的籃子喃喃自語,該回家了,不然又該挨父親罵了。

  落日的余暉灑在天山的古道上,兩旁是來往的行人以及普通人家的商鋪或攤子,巡邏地城主府士兵時不時收取些商販們的好處。少年背著竹簍低頭向自家走去。兩旁的行人看見他來都不由得掛著笑意,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像是在看著一頭正在表演猴戲的猴子。

  “這個就是那個外來者的兒子吧。”

  “呵呵十六歲了卻還才啟靈境二層太不正常了吧,是不是受到過什么詛咒”

  “他老子很強的,我曾有幸看過他出手,嘖嘖,那實力簡直**,只可惜生出了這么一個沒用的兒子。”

  “算了,不說了還是離他遠點好,當心他把霉運傳染給我們。”

  少年空洞渙散的眼神中沒有一絲神采,以至于看不清他眼瞳中的眼白,只有死一般的灰色,這一切的一切他早已習以為常,只是那般漠然的神色背后隱藏的那一絲不甘被何人無視了,被他人無視了嗎,被神無視了嗎,還是被命運無視了。

  少年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向前走去,蕭瑟的秋風中少年的背影顯得有些蒼涼,步伐邁得異常沉重,腳下像是綁著兩塊千斤巨石,但少年卻沒有一點停滯不前,即使這將會是一條不歸路我也將頭也不回的走下去。

  “這不是楚煜嗎,境界突破啟靈境3重天了嗎”。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走了過來,這個人他認識是鎮上的靈器商人劉業的兒子叫劉芒,實力是啟靈境劉重天。后面又走出來兩人隨聲附和道:“芒哥,就別打擊人家了,他啟靈境二重天都還沒穩定下來呢,哪來的沖擊第三重天之說。”隨后又是一陣刺耳哄笑,這樣的事經歷了多少次了他已說不清了。

  但是,終有一天我會讓他們都閉嘴的,會讓一切曾經凌駕于我之上的人都被我踩在腳下,楚煜在心里默念道

  他依舊沒有理會,繼續向前走著,劉芒卻在后面不依不饒的大喊:“要不我陪你練練,只有多鍛煉才能讓境界更快提升。”說完便帶著其他兩個圍了上來。

  “那我也來陪你練練吧,幫你提升提升境界”話音剛落,一個身著白衣,長發飄逸,身材如標桿般筆挺修長,鼻梁英挺,眉似刀削的少年怒視著他們,劉芒三人一見到他便拔腿就跑,那白衣少年臉上閃過一絲輕蔑之色:“哼!就憑你們幾個的實力,想跑?”他正要追上去,楚煜卻一把攔住了他。

  “一群狗而已不必理會,有朝一日我會靠自己的力量讓他們叫不出聲來的”。那人回過頭來笑了笑:“我明天會去天塵宗新人選拔賽,你去不”。楚煜滿臉詫異,林家與天辰宗雖同為北域邊塞五大勢力之一,但實力卻比天辰宗要強得多,甚至堪稱北域邊塞五大勢力之首,而你堂堂林家少主林峰卻要跑去天辰宗當一普通弟子,你腦袋被驢踢了吧?林峰一臉嚴肅的望著楚煜:“我去那有些事處理記著幫我保密,你明天到底去不去。楚煜的眼神頓時又黯淡下來嘴角帶著一絲自嘲的笑意:“到時我去看你的精彩表演就行了,選拔賽還是算了吧。”那人一個瞬息之間便遠在數丈開外了,向楚煜揮了揮手:“那隨你,我先走了,明天見”。

  楚煜轉過頭繼續向家的方向走去,夕陽下照射的像是一條無限延伸沒有盡頭的路,也許以后這個方向他將用一生去眺望。

  天山鎮最偏僻的一座有些破舊的房子前,一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閉目沉思。楚煜走了過去身體有些顫抖,眼中充滿了敬畏,小聲地道:“爹,我把藥材采回來了。”說完他便繼續向屋子里走去,就在此時中年男子卻開口道:“回來了啊,又躲山里吸取靈氣強練體魄了吧,跟你說了多少次,你不適合當一個御靈者,你再怎么努力不會有結果,還不如做些有意義的事,免得將來一事無成。”楚煜沒有理會直接向屋里走去,只是眼中多了一絲晶瑩。

  任何人否定我都沒關系,為何連你也否定我。

  只是楚煜沒有看見,在他走后中年男子緊握拳頭用極度低沉的聲音吼道,都是那鬼東西害的.

  楚煜靜靜躺在床上,他仰望著天空,皎潔的月色照在他臉上,露出了一張青澀稚嫩且滿布悵意的臉頰,為何他人可以,我卻不可以,這就是天意嗎?

  不,在這世上能夠掌控著自己命運的唯有自己,縱使是神是天都沒有資格否定自己,楚煜起身向外面走去,眼中是從所未有的堅毅:“爹,明天我去參加天山門的新人選拔”。父親面無表情的說,鎮上的任何一人都比你強,你去了也只會丟人現眼。楚煜滿臉堅定,就算如此,我還是要去,任何事不去嘗試都不有結果。父親臉上頓時有了一絲不悅,你命中注定不適合修煉。

  楚煜緊握雙拳漲紅臉大喊道:“所謂的命運,不過就是一群不愿努力的人用來紅哄騙自己的謊言,命運永遠都不是用來禁錮自己的理由,而是用來讓自己打破的。”說完他就頭也不回的向房里走去既然已決定,便不再退縮。

  父親這次沒有阻攔他只是望著楚煜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無奈和惆悵,嘆息道:“先祖啊憑什么你們無法做到的事,卻要我的兒子來償還。”

  天還沒亮楚煜就不動聲色地離開了家,他抬頭看了看天空,一輪新月高高掛在空中,皎潔的月色覆蓋在周圍的樹木上,像是打了一層霜。等他到小鎮廣場的時候他卻發現廣場已經聚集了一些人了,看來有不少人比他還在意這次選拔!也許是因為太困了他直接睡著了,等再醒來時廣場已被圍了個水泄不通,林峰向他打招呼示意讓他過去,楚煜每次還沒踏出幾步就被擠了回來,林峰大吼了一句:“給老子讓開。”眾人一看是林峰都只能悻悻而退,卻也有不少人議論紛紛。

  ‘‘居然是林峰,堂堂林家少主還去天辰宗’’

  ‘‘天辰宗在北域邊塞排第五,他家排第一,他卻還去天辰宗。’’

  ‘’不知道,興許腦袋被門夾了,吃錯藥了。’’

  隨后廣場高臺上走出一老者,他先是打量了一番眾人隨后大聲喝道:“安靜,再有喧嘩者直接驅逐出場。”被老者這么一喝全場頓時安靜下來,接著那老者便提高聲調宣布道,

  ‘‘第兩百零一屆天辰宗新人選拔賽開始,本次選拔不看你現在自身實力多高,只看天賦,大家只需將手放至啟靈碑上等待光柱亮起就行。第一個,張二狗開始。’’那人剛將手放置于啟靈碑上,原本普通得像一塊毫無特點的石頭般的啟靈碑立馬發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張二狗,天賦等級地級,淘汰’’。

  ‘‘下一個劉三,開始’’

  ‘‘劉三,天賦等級地級,淘汰’’

  ‘‘下一個劉青云,天賦等級天級,入選’’

  經過這么一番篩選,在場的大多數人都被淘汰了,最后只有十個人入選,那老者搖了搖頭嘆氣道:“這些年來我們不斷降低標準,入選的弟子卻越來越差,數量也大大減少,真不知道以后該真么辦。”正當他自言自語時林峰卻走了過來他略帶笑意得打量著眾人:“讓我來試試可好。”老者頓時一驚:“林大少,我們天辰宗與林家關系一向不錯,我們舉辦選新人選拔賽對你林家應該沒什么影響吧。’’林峰頭也不回就直接跳上了高臺,望著眾人淡淡的說了句:“我真想加入天辰宗學你們的身法靈技,好像也沒有規定我林家少主不能加入你天辰宗吧!”那老者估計也是被氣昏了頭,卻又不敢駁了林家的面子,直接吼道,隨便你。

  林峰站在高臺上將手往啟靈碑上一放,整個大地大地都開始搖晃起開,隨后一道紫色的光柱直沖入云霄。

  臺下的人議論紛紛:‘‘白綠紅黑金紫,地天皇尊圣帝”

  ‘‘居然是帝級,林家要大興啊。”

  老者的臉上盡顯擔憂之色,望向林峰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他才不信林峰是想加入天辰宗,他先是對身后的門人低聲道:“日后防著一下這小子,省得他耍花樣。”隨后又故意提高聲聲調;‘‘還有什么人想試試’’。林峰站在臺上向楚煜喊道道:‘’你也來試試吧’’。楚煜笑著道:“算了,我天賦肯定不咋高,還是算了吧。”這時人群中有不少人笑著說:“看看,還是我們楚煜有自知之明。”那個老者不認識楚煜,他在心里盤算著,這小子即然跟林峰關系這么好,想來也不會是什么無能之輩,而且他既然來參加選拔賽,應該還不屬于任何勢力,我只要先讓他加入了天辰宗,林坤那家伙到時也不好再跟我爭,就算是林家的奸細只要給他足夠好處,想要讓他背叛也不是不可能。

  ‘‘少年你上來試試,只要你上來,這塊石頭便能幫你開啟只屬于你的命運之門’’

  只是什么時候會關上,也將不是任何人所能決定的了

  聽到老者這么說楚煜頓時有一種沖上去的沖動,林峰望著楚煜的目光,不由的一怔——從所未有的堅定,臺下依舊是無盡的謾罵與嘲諷,但楚煜依舊還是大步走向高臺。

  就算注定只能被淘汰,我也要無愧于心。

  楚煜將手往啟靈碑上一放,立刻便爆發了一陣比剛剛還大的動靜,臺下的人們頓時露出驚慌之色,望向楚煜的眼神漸漸變得忌憚起來,隨后便升起了一道綠色光柱但很快又變成紅色,接著又變成黑色,金色直到紫色便停了下來。

  ‘‘帝級天賦,又是一個帝級天賦’’

  ‘‘帝級好像就是最高級了吧,一下兩個帝級天賦會不會不太正常’’

  ‘‘這楚煜不會是作弊吧,至今為止他也才啟靈境二重天的實力啊。’’

  但是沒過多久啟靈碑又發生了變化,光柱又無情的變成了白色,隨后而來的是更加肆意嘲笑和更加惡毒的謾罵,就連那些被淘汰了的人也在放肆的狂笑,全然忘了他們自己也只是地級天賦。楚煜嘆嘆了氣,悵然的望了望天空,依舊是烏云密布,本該光芒萬丈的太陽還是沒有釋放出只屬于它的光彩。林峰安慰他,別介意,我相信你將來一定能成為名動千古的強者。楚煜笑了笑,我從來都沒想過放棄,我不認為天賦就能代表一切,我只相信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老者滿臉失望,過了一會才開口道:“今夜子時我們將開啟由北域邊塞五大勢力輪流守護的天山密藏,到時整個天靈境以下的強者都可前來參加,至于能否有收獲就要各憑本事了。”

  林峰拍了拍楚煜的肩膀,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目光:“現在太陽都還沒落山,離子時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先回去準備下。”隨后兩道身影便消失在夕陽中。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