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58:4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諸葛修仙傳
  4. 第三章 新生

第三章 新生

更新于:2018-03-16 20:15:45 字數:3417

字體: 字號:
  第三章新生

  一顆比地球要大不知多少倍藍綠色大陸,有約一半是深藍的海洋,另一半分散著廣袤的森林、人類的城堡、高聳的山峰,這顆星球到處郁郁蔥蔥,空氣清新,時不時可見仙霧繚繞。

  如果從遠處看,中心是一個藍綠相間的圓球,外面云氣漂繞,而在該球外面竟然均勻盤繞著八個炙熱球體,每個球體都如太陽般大小,環繞著這片大陸,正在高速的轉動,仔細看會發現相對其他星星,這顆球體竟然和外面的太陽相反的方向轉動,遠遠的看去,球體呈現藍綠兩色交互旋轉,球體外部云霧繚繞,八個太陽形成炙熱的八角,高速轉動下竟然還隱約留下黃色軌跡的影子,如果讓諸葛亮看到的話一定會認出來,這不就是個大的八卦圖嗎。

  令人驚奇的是,八個太陽好似互不干擾,好像約定好一樣,轉動速度都一樣,每個太陽只能照耀覆蓋到該球體的十六分之一,而使得在此大陸上的人感受的時光也如地球上的時間一樣,有了白天和黑夜,如被神仙制定一般,不多也不少,只是不同的卻是該大陸上面沒有月亮。不過,一到了晚上,夜空上面的星星卻比在地球上看到的要更亮些,這樣的話,在晴夜里,即使在晚上也會有光線,偶爾也會有人影。

  在凡人國度中,不知道是誰流傳下來的,他們所處的大陸叫天乾大陸,沒有一個凡人知道他們所在大陸到底有多大,然而大多數人都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修真者,因為每三或五年都會有修真者到凡人國度來挑選有靈根的人。

  在大夏國的一個叫諸葛鎮的小鎮上,該鎮是一個距離文安縣城不遠的小鎮,因為國泰民安,在鎮內年紀最長者,也沒有經歷過戰亂。

  全鎮的因為祖先傳說是曾經由修仙世家諸葛世家分離出來的一個很偏遠的外系,其祖先也因為受到家族冷落,感覺修仙路渺茫而且又殘酷無比,心灰意冷下遠離他鄉,想在子孫后代中能夠找到有資質修仙者,沒有想到直到老死那刻也沒有找到資質出眾者,后代逐漸淡去了修仙的念頭。

  不過,在諸葛鎮中,仍然許多人做著修仙的夢想,這任族長諸葛長風甚至要求,只要修仙門派有來選拔弟子,全族作為一件最隆重的大事來準備,召集各家家主召開會議,將所有適齡兒童送去接受考核,考核關卡內只要是能進入考核第一關,全家人都會享受到豐厚的獎賞,在諸葛鎮的家族中,送出一個修真得道的人將是一個全族人的夢想,也算是完成先祖的遺愿。

  在該鎮的東邊有一座山叫“尋仙山”,顧名思義是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有人看到有人從山上飄下來了,是的,是飄下來,從此后便不斷有人去上山,但有的是上不去,也有一去便杳無音信,從此再也找不到此人了。

  可以肯定的是,此山中肯定有仙人,而且也確實后來證實了人們的想法,上面有個叫青陽派的門派門徒來到這里尋找有資質的孩子去修仙。

  此山也因此出名,鎮子里有什么愿望都做好祭祀,朝著山峰許愿。

  這日,在通往尋仙山的路上,一對中年夫婦正在說話,正是諸葛鎮族長諸葛潛的外系孫子諸葛淳帶著已經有三個月身孕的妻子玉英正準備去尋仙山許愿,諸葛淳時不時的問妻子:“玉英,累么?”“不累!”兩個人說話都很簡單。之后又繼續走路

  諸葛淳是繼承了父母老實的傳統,在家里靠著種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雖然現在村里好多人都到縣城里做些其他營生,自從30年前被測試沒有修仙資質之后,諸葛淳覺得生活簡單些安于現狀就行了,然后本來覺得自己結婚生子平平安安過一生,事與愿違,妻子連續生了三個孩子,結果呢,清一色的女孩,雖然幾個孩子都很懂事、很可愛,但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尤其在家族中,沒有男孩簡直抬不起頭,到處受人欺負的。

  妻子好像知道丈夫的心思,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自己總覺得虧欠丈夫什么似的,所以對丈夫千依百順,言聽計從。諸葛淳看了看柔弱的妻子,心里不是滋味,拉了拉妻子,說道:“這次咱們誠心許愿之后,再生一個不管是男孩女孩,以后都不會讓你再受罪了,我相信咱們也沒有做什么壞事,仙人一定會給我們個兒子的,就算不是兒子,我們也不再要了,女兒多也一樣。”

  妻子玉英再也忍不住流下淚,嗚咽著說道:“對不起啊,都怪我無能,都怪我無能。”諸葛淳說:“別說了,天氣變了,竟然要下雨了,我們找個地方許愿后就回去。”

  玉英聽著丈夫的話,抬頭看了看天空,果然見西邊開始烏云密布,真的好像要下雨,遂加快步伐,跟著丈夫快速走去。

  “就這個地方吧。”丈夫指著一個光鮮的一丈方左右的石臺,如果仔細看的話,是一個模糊的八棱形,西北兩面略為低些,東南方向平整,兩人就解開背包,在東南平整的平臺上面四方擺置了四個供品,分別是豬首、大棗、栗子、稻谷,玉英將香爐擺在了供品前面,插上三根香,然后讓丈夫用火石點燃。

  兩人拜了三拜,默默許愿,玉英心道:“丈夫雖然老實人,但對我挺好,家庭和睦美滿,除了我沒有能生個兒子外,什么都好,神仙保佑,一定要我生個兒子,就是讓我生下來死也值得。”

  夫婦二人拜就準備離開,此刻,異變突起,天空迅速陰暗下來,一聲霹靂閃電雷鳴,打破了黑暗,只見那閃電就如活了一般,朝著玉英兩人祭拜的地方襲來,兩個人當時就嚇傻了,玉英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暈死過去了。

  諸葛淳眼看著閃電朝著玉英頭上擊,當時就呆住了,“不!!”來尋仙山拜山許愿,結果竟然出這樣的事情,后悔啊,又驚又恨又悔,說這么多只是瞬間的事情,驚嚇之下竟然也昏了過去。

  而此刻,奇怪的一幕發生了,閃電并沒有劈下去,快到妻子玉英的身前后就撕開似的,分成兩股向兩側散去,誰也沒有發現,而中間的有一米粒大絮狀物慢慢滲透進到玉英體內,竟如胚胎一樣和胎卵融合在一起。慢慢又恢復原來胚胎模樣,只是在上面卻隱隱有一個五爪金龍,兩邊的閃電也散去了。

  過來越一頓飯功夫,諸葛淳悠悠醒來,立馬抱著妻子,一看妻子不僅沒事,而且臉色也比以前紅潤多了,喊了幾聲,妻子也悠悠醒來,兩人在生死離別下,緊緊擁抱在一起,諸葛淳立即對妻子說:“沒事了,咱們走吧。”玉英點了點頭緊跟著丈夫而去。

  尋仙山內,青陽派后山閉關三十年的太上長老玉機子突然有一種心悸的感覺,冥冥中感覺到一股異常強大不可阻擋的威壓從天上來,瞬間消失。玉機子大驚,“好可怕的力量啊!不是我們這樣的門派所能應付了的。”

  立即傳音掌門趙青全,“半個時辰內,全部金丹以上弟子、長老全部到議事廳。”

  趙青全一驚,已經閉關多年的師叔竟然發布命令,看來有大事發生了。立即回到:“是!”

  半個時辰,議事廳內,正中間放置了一個紫玉座上坐著一位面容看起來有五十多歲的中年人,眼神內斂,不魁梧卻讓人感覺到淡淡的威壓,正是已經活了二百八十歲的金丹期頂峰的太上長老玉機子。在左側卻放置了一個紫檀木的椅子,椅子上坐著不怒而威的有看起來比玉機子還老些,正是青陽門當今掌門人趙清全。下面放置了兩排椅子,每排四個座位,上面分別坐了四個人,都是青陽派核心人物,全部在金丹期上。

  玉機子看著人都到齊了,也不廢話,說道:“我之所以出關,想必你們大家也可能有人感覺到了,剛才感覺到有一股非常恐怖的威壓,可以說不是我們這樣的門派所能夠面對的,甚至比傳說中大乘期修士都要恐怖,我已經到金丹大圓滿,正閉關鞏固,看來平靜的生活太久了,以后可能要變天了,一個不慎,我們青陽派將毀于一旦。此次你們要有危機感,盡量提高修為,外面的情況不知道什么,但既然有這么強烈的危機,我們就應該避開,我決定青陽派宣布封山五年,凡是鞏基期以上全部在山門修煉。一是為了避開這個風頭,二是為了提高整派修為,在以后的也有自保之力。全派上下要加強修煉力度,丹藥、法器能多發放就多發放,也借此提高弟子們的修為,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就散了吧,具體事情還是要掌門師侄多考慮。”

  看著太上長老這樣堅定,不容質疑,肯定不是無的放矢,趙青全等人也確實感覺到危險的威壓了,只是沒有玉機子想的多,玉機子這樣一說,倒是讓眾人心里有了底,還是老掌門考慮的周全啊。

  “是!我們這就去辦。”

  “青陽派封山五年……”大夏國其他修真門派都接到了通知。

  于此同時,大夏國其他一些門派,紫川劍派、白羽門、丹鼎派等門派的一些不問世事的太上長老級別的人物都感覺到了威壓,紛紛作出了一些舉動。

  半年后的一天,諸葛淳一家都沉醉在喜悅之中,生了個男孩,看著兒子,沒有一處不喜歡的,兒子的手心處卻有一個龍狀暗紋,不細心看絕對看不出來,只是逃不過細心的母親,兒子的名字還是要請示族長,族長賜名諸葛忠武。而小名卻是由母親和父親商量著,諸葛淳笑著對妻子說:“他手心里看著像在臥著的龍,干脆就叫臥龍吧。”結果他們沒有叫開,卻在以后讓別人叫開了,在家叫的卻是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