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54:26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陰陽師的鎮魂歌
  4. Chapter 3

Chapter 3

更新于:2018-03-17 08:57:32 字數:2339

字體: 字號:
  “我吃飽啦,嘿嘿。”李緘言把碗筷放進了廚房的水池后折了回來,笑瞇瞇的看著爺爺。

  “干嘛那么開心啊?”

  “爺爺你忘記啦?今晚你畫畫要帶著我去。”李緘言滿臉的得意。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活啊?”爺爺聽李緘言這么說也笑瞇瞇的。

  “因為做陰陽不能吃晚飯,每次爺爺有活的時候晚上都是不吃飯的,今天晚上爺爺就沒吃飯啊。”

  爺爺笑出了聲。

  “閨女,你晚上吃了什么啊?”

  “哇,爺爺,你使壞啊!”

  “乖孫女啊,今晚爺爺不帶你去,你今晚吃了晚飯,下次晚上不吃飯的時候再說吧。”

  “那爺爺你答應我哦。”李緘言雖然都快二十歲了,但是還是像小時候那樣撒嬌的語氣對爺爺說話,他知道爺爺吃著套。

  “唉,行吧,爺爺答應你的事情什么時候沒做到過啊。”

  “雖然爺爺答應了,但是還是覺得好想去,今晚不能去好遺憾啊。”

  “傻丫頭,這有什么好遺憾的,今晚絕對不可以帶你去……嗯,過會兒我去下店里,你是在家看書呢,還是和我一起啊?”

  “和爺爺一起吧。”李緘言雖然說的輕松,但是總感覺爺爺有什么瞞著自己的。

  洗完了碗李緘言和爺爺一起去了店里,晚上基本上沒有什么人來,爺爺喜歡在里屋看看書,爺爺的書房在家里有一個在店里有一個,李緘言知道在家里的書多以文字為主,在店里的書多以圖解為主,要問李緘言怎么知道,原因是她全都看過了,她從小就愛往爺爺的書房跑,什么書都看過,也特別的喜歡,只是沒有和爺爺說,怕爺爺生氣,其實爺爺也知道她沒事兒喜歡看這些書,心想著看就看吧,畢竟是自己的孫女,對陰陽術有天生的興趣也是正常的,所以也沒有太阻撓。

  到了十點左右爺爺準備出門了,古代的陰陽師的服裝很有講究,但是現代的陰陽師一般情況下都是穿著平時的衣服,但是要求是顏色必須為純黑色或者純白色,其他顏色的衣服能不能穿還要看具體情況,所以一般陰陽師為了方便都只有黑白二色的衣服,爺爺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白色襯衫,黑色的西服褲子,皮鞋總是非常干凈的,爺爺一直是個對穿著很講究的人,頭發整整齊齊,衣服一點褶皺都沒有,皮鞋也總是干干凈凈。

  他將手上的表摘了下來,表是金屬的,做陰陽的時候不能隨便帶,不然造成的后果會很嚴重,他每次都會記得把表摘下來讓李緘言關店之后帶回去。

  爺爺出門后李緘言收拾收拾東西也回去了,她一進門就放下東西準備洗澡,一來是因為爺爺回來也要洗澡,時間錯開比較好,二來是因為她喜歡洗完澡的周五晚上躺在床上上網逛淘寶,她專心的找睡衣,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

  春天的晚上還是有點涼的,李緘言一心想洗快點兒,之前還開了電視的聲音,大晚上的一個人洗澡一點聲音都沒有確實沒什么安全感,而且從小就不喜歡一個人在家太安靜,總感覺會耳鳴。

  一切進行的倒是很順利,可是洗完澡吹頭發的時候感覺脖子火辣辣的疼。

  李緘言預感到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立刻提醒自己冷靜下來,然后慢慢撩開自己吹的半干的長發,情況比自己預想的要好,沒有一只手卡在上面,只是有一個五指印而已,她總是把情況往最壞了想,然后就不會覺得處境很糟糕了。

  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她趕快換衣服跑了出去,攔了一輛的士直奔爺爺去做陰陽的人家,地址她知道,因為那個小區是她高中同學家的小區,特別的熟悉,一下就記住了。

  下了車直奔那戶人家,還好這是比較老的小區,沒有下面的一道公用的防盜門,這戶人家也就在二樓,沒費多大功夫就到了,按了門鈴之后,門開的特別快,里面一層門是開了,但是外面一層門沒有開,開門的是一對中年夫妻,夫妻兩個人都顯得很警惕。

  “這個,小姑娘你找誰?我們家這有事不方便開門呢……”男的開口說話了。

  “我知道你們家有事!我是李植書的孫女,我爺爺讓我來的!”李緘言深知進入他們家不容易,所以才撒了謊,爺爺肯定告訴過他們不要放任何人進去,尤其是里屋,是最不能被打擾的,如果不說謊肯定是進不去的。

  男主人看看女主人,女主人小聲說:“是大師的孫女,快開門啊,愣著干嘛。”

  門開后李緘言一眼就看到那扇關著的門,她知道爺爺就在里面,顧不得歇一口氣就直奔那扇門,門可以被擰開,還算走運,門沒有被爺爺從里面反鎖。她不知道推開門會是什么場景,她以前從來就沒有到過這種事情的現場,更沒有打斷過爺爺,盡管如此她也不得不推開門。

  “啪”的一聲門被打開了,她最快速度摸到墻邊的開關準備開燈,她已經把所有的可能想了一遍,哪怕再糟糕她也可以承受,可是燈開開后……居然什么人都沒有!

  開什么玩笑,爺爺再怎么樣不會從房間消失的啊,李緘言覺得不可思議。

  “姑娘,你走錯房間了,開我們家這個門干什么啊?”女主人一臉的奇怪看著李緘言,弄得李緘言十分的尷尬,這才覺得自己就不該因為心里急做事就這么慌慌張張的,原來爺爺根本就不在這個房間里啊,那爺爺在哪里呢?靠近里面的一個房間傳來了重物被打翻的聲音,隨即是有人摔倒的聲音加上痛苦的低哼,這聲音分明是爺爺的。

  “你們不要過來,聽到什么都別過來,危險!”李緘言對那對中年夫妻說完就跑到了聲源處,原來這個里面還有一個房間,她將門打開,一眼就看到了爺爺,桌子上擺著點燃的蠟燭,照亮了整個房間,但是光線不是很亮,不過可以看清房間里的東西,爺爺就靠在墻角,顯然是摔倒在那里的,脖子并沒有被什么東西抓住,但是他那樣子分明就是脖子被抓住了,李緘言看到這里都要心疼死了,別說是快八十歲的爺爺這樣重的摔在地上了,就算是李緘言這個年紀的人這樣摔在地上也會受不了的啊,爺爺就算身體再好也經不起這么一下的,想到這里李緘言心里就特別不好受。本來還沒注意,一轉身就看到了墻上的影子了,清清楚楚的顯示有一只手卡在爺爺的脖子上,不,不是手,是爪子,這個爪子的主人從影子上看是個長著觸須的怪物,房間里明明只有爺爺和自己,但是影子卻多了一個怪物,燭光照著的影子晃晃悠悠。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