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8:0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進城找老婆
  4. 第二章誰丟的香蕉皮

第二章誰丟的香蕉皮

更新于:2018-03-16 08:14:00 字數:3081

字體: 字號:
  走出甜品店的陳浩看到熱鬧的街道也沒有心思去逛了,直接開著摩托車往家里趕,在路上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都不知道回到家怎么和老媽交代。準備到家門口的時候,陳浩停下車從后視鏡看看自己的眼睛,被風吹了那么久腫是有點消了,但還是一眼能看出來是被打了。

  陳浩不想讓媽媽知道他被打的事情,想到這里就把車頭一轉向河邊開去,想去河邊再吹吹風,

  來到河邊的陳浩把車一放就不管了,從地上撿起幾塊小石子拿在手里,一邊向河里扔石子一邊源著河邊走,嘴里還在說著:去你的娶老婆,去你的相親,去你的愚人節。老子不結婚了行不行,還想在發幾句牢騷的陳浩看到對面走來一只大黑狗,有頭小牛崽子那么大,全身都是黑的,一點雜毛都沒有,看起來很威猛,走過陳浩身邊的時候看都不看一眼陳浩,直接無視。

  陳浩本來心情就很郁悶了,女孩子看不上他,現在連狗都不看他,他怒了,馬上撿起腳下一棵較大的石頭,他當然不敢拿石頭扔那只大黑狗,而是把手上的石頭用最大的力氣扔向河中央,就在石頭脫手飛出去的瞬間河面突然冒出一個人頭來把陳浩嚇了一大跳,而陳浩用力扔出去的石頭剛好砸在了那個人的頭上,石頭砸中人頭的瞬間陳浩馬上用手把臉捂住,不敢看。

  “誒~喲”是誰拿東西扔我,王八蛋,陳浩聽到河里傳來那個人的咆哮聲,

  陳浩漫漫從手指縫看向河中央,只看到在河中浮著一個人,肩膀以上露出水面,左手捂著頭,右手正在擦臉上的水,嘴里一直在叫罵著,

  看到這里陳浩突然笑了了,

  原來今天不止我一個人倒霉,想到這里陳浩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之前的郁悶一掃而空,雖然這個人的倒霉是他造成的,看來給人制造麻煩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怪不得世上那么多喜歡干壞事的人。

  這時候河里的人終于把臉上的水擦干凈了,抬頭看到岸上的陳浩問到:

  小子,剛才是你扔我的。

  陳浩看到河里的人看向他,還沒有等問完撒腿就跑,

  河里的人見兇手要要跑馬上喊:你給我站住,

  傻子才站住呢,站住等你上來打啊,傻比。陳浩正在心里得意自己的決策英明和果斷的時候悲劇發生了,

  只聽到身后傳來水中那人的大喊聲:你因為你跑得掉嗎,“將軍”追上他。

  陳浩就聽到狗的叫聲,

  糟糕,那條大黑狗是他的,怎么辦,那只狗那么大,我肯定不是它的對手,心里面這樣想到,腳步沒有停下反而又加快了一些,

  早知道就不跑了,等他上岸的時候給他認個錯,道個歉,態度好一點他應該不會把我怎么樣的,現在好了,想后悔都不行了,陳浩現在恨死自己了,怎么就沒有想到那只狗呢,這里又沒有其他人那狗又不是我的那肯定就是河里那個人的了真苯,怪不得都沒有女孩看上,

  和身后那條黑狗的距離越來越近,陳浩心里充滿了焦慮,被這么大條狗追殺可不是鬧著玩的,搞不好會身殘或者喪命都有可能,想到這里,陳浩心理充滿了恐懼,這一次真的完蛋了,可憐我還是個處男啊,女朋友沒有交過一個,老婆也沒有娶,我不甘心啊。

  就在黑狗準備追上,陳浩心里絕望的時候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大幫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到那么多人陳浩心里又升起了希望,只要能跑到那群人那里,那么多人在,大黑狗應該不敢過去的,

  想到馬上做,立刻咬緊牙使出吃奶的力氣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沖,人體的潛能被開發了出來,還有二十米,十五米,十米,還有五米,兩米,眼看就要到了,可能是因為跑得太快陳浩發現自己根本停不下來,只能大喊:

  你們快點讓開。

  這時人群才看到沖過來的陳浩,紛紛發出驚呼聲向兩邊讓開,這時候不知道是誰的手上拿著一個吃了一半的香蕉被閃邊的人撞飛了出來掉在地上,陳浩又剛好一腳踩了上去。悲劇再次發生。

  陳浩感覺自己的腳踩到了什么東西滑了一下,人就飛了起來向右邊的河里掉下去,撲通一聲,濺起大量水花。

  岸上的人紛紛發出驚呼聲,有人問到,這男孩是誰啊,跟夢嬌什么關系啊,那么緊張夢嬌,是夢嬌男朋友嗎,

  傍邊有人說道:我知道他是誰,他就是陳浩,陳相親,這時候又有人說到,陳相親和猛嬌不認識啊,他是白馬村的。

  陳浩漫漫浮出水面,還搞不明白怎么回事情,就聽到岸上的有人喊:陳相親,人在你后面,在你后面,

  在我后面,陳浩聽得莫名其妙的,回過頭看到在他不遠處有一個女孩子在拼命的掙扎,還吃了好幾口水,隨時都有可能沉下去,到現在陳浩才搞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原來是有人落水了,看到自己沖過來跳進水里,還以為我是跑過來救人的,陳浩心里好想說我不是來救人的,我只是被狗追過來的,我是來求幫助的,陳浩還在想這些的時候,岸上又傳來了驚呼聲:夢嬌要沉下去了,

  陳浩轉過頭看了過去,那女孩真的在漫漫往下沉,來不及多想,陳浩馬上向女孩方向游過去,先救人要緊,陳浩心里想到。

  陳浩游到女孩的位置的時候,女孩已經沉下去一米多深了,陳浩馬上潛到水下打算把人抱上來。

  誰知道陳浩剛碰到女孩子,女孩子可能是出于對求生的本能,手捉住陳浩衣服拼命的拉,腳亂踢,想要捉住能救命的東西,陳浩被女孩猛的往下扯,一直往下沉,他用力擺動手腳,根本上不來,如果在這樣下去兩個人都會沒命。陳浩急得團團轉,怎么辦?怎么辦?早知道就不過來救她了,自己一個人游到對面岸上得了,現在倒好,把自己的小命也塔進去了,

  最后陳浩一發狠,媽的,老子現在還沒有娶老婆呢就要死了連女人都沒有得碰過,就算是死也要把自己的初吻獻出去先。想到這里,陳浩就一把就把女孩拉到自己懷里,嘴就印到女孩的嘴上,女孩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對面的男孩吻向自己的嘴,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的女孩用力的咬住了陳浩的嘴唇,直到對方的嘴出血了才放開,嘴唇分開后陳浩疼得直列嘴,女孩看了陳浩一眼可能是覺得兩人都準備要死了,有個人陪著也不孤單,反而放開了矜持又把嘴唇印上來和陳浩吻了起來,兩人就這樣吻在了一起,最后女孩漫漫安靜了下來,陳浩把自己嘴里半口氣渡過女孩的嘴里,女孩得到一點新鮮空氣徹底安靜下來,陳浩才有機會拉她浮上水面。

  重新浮出水面的兩人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劫后重生的喜悅圍繞在兩個死里逃生的人兒的心頭,女孩認真的看著陳浩說:活著真好,

  陳浩身有同感就大聲的喊了一句:活著真好。他剛剛喊完岸上就傳來了幾聲狗叫聲,嚇得他馬上下意識的要沉入水中,剛才被他石頭扔中的人也出現在了人群中,看到陳浩的動作笑了起來,開口說到,算了,看到你那么有正義感,我就不在追究你了,把人救上來吧,

  聽了這話陳浩才把女孩送到岸上,眾人把女孩拉了上去,披上了外套,陳浩他自己卻不敢上去,那個人說不追究他了,可是他還有一條狗啊,剛才就是把那只狗漏算了才有那么多事情出的,假如上去他的狗還咬我怎么辦,還是謹慎一些好,

  對這那人喊到,我一會上去你的狗還要咬我怎么辦,那個人聽了臉都綠了說:能怎么辦,你自己咬回它就得了,說完就帶著狗轉身離開了,他怕自己不走,陳浩不敢上來,其他人聽了哄堂大笑了起,等黑夠和他的主人走了后陳浩才敢上岸,上到岸來的陳浩想到了自己落水的事情,就大聲的問了出來:剛才是誰丟的香蕉皮,眾人聽了有大笑了起來,這時候跟落水女孩一起的朋友指著河中間對夢嬌說,啊嬌你的包包還在河里呢,

  眾人看向河里,還真有一個跨包浮在河中央,這時候夢嬌求助的眼神投了過來,一個美女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陳浩當然受不了,只好說:

  你在這里等一下,我游過去把包拿回來,反正我的衣服也是濕的,說完沒有等夢嬌有所表示就撲通一聲穿進水里。很快陳浩就拿到了女孩的包正想往岸上游,突然間,河中間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漩渦,一下字就把陳浩吸了進去,岸上的人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在被吸進去的一瞬感間,陳浩腦字里想起這樣的一個問題:今天到底是愚人節還是“玩人節”啊,不待這樣玩的。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