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19: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級領主系統
  4. 第01章 變故

第01章 變故

更新于:2018-03-18 14:54:47 字數:2695

  出了湘北大學不到一百米外,有一家薇妮咖啡館。

  咖啡館內,面對突然到來的女友母親,王浩緊張的說道:“阿姨,我和菲菲是真心相愛的,我也一定會好好對菲菲,我會給菲菲幸福的。”

  郭曉玲平淡的喝了一口咖啡,皺了皺眉頭,隨手放下了咖啡,這杯店里最貴的“藍山”咖啡,在她看來還是太次了。

  用紙巾擦了一下嘴角,郭曉玲看著對面的年輕人,搖頭笑道:“王浩你說的這些話,你覺得有意義嗎?”

  “你家的情況,我都派人打聽過了,你家是農村戶口,你是獨子,父母也都是下崗工人,你爸媽現在就靠擺攤賣早點為生,他們能夠供養你讀大學已經很不容易,你難道還指望你父母給你買車買房?那不現實。”

  “就你這樣的情況,你覺得你可以給我女兒什么幸福?”

  “你知道我女兒每個月的生活費是多少嗎?你知道我女兒每個月花在衣服鞋包上的錢是多少嗎?你知道她每年出國旅游的花費是多少嗎?你憑什么去養她?憑什么說要給她幸福?”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你是想說你會努力嗎?醒醒吧年輕人,你養不起我女兒,也配不上她,如果你真是為我女兒好,你真的愛我女兒,你真的不想我女兒吃苦,那你就應該聰明一點,離我女兒遠一點。”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問問自己,你大學畢業后需要多少年才能買房買車?你什么時候可以給我女兒一個奢華的婚禮,這些你可以給嗎?”

  “菲菲還小不懂事,可我這個做媽的不能不為她考慮,不能不為她以后的生活著想,我也不想我以后的女婿還要靠我出錢救濟。”

  郭曉玲緩了一口氣,敲了敲桌子,淡淡的說道:“實話說了吧,我今天是可以不來的,因為不管你們做了什么決定,我已經為菲菲做好安排了,菲菲現在應該已經在前往德國的飛機上,菲菲會從你的生活里消失掉。”

  “我會來這里和你談談,是菲菲求我的,我也是來給你上一節課,讓你提前明白這個社會的殘酷性。”

  “我話就說到這里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去找菲菲,也希望你不要讓我看不起你。”

  王浩緊緊抿著嘴唇,握緊的拳頭里,指甲已經深深的刺到了血肉里。

  手上疼,心里更疼。

  王浩站了起身,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阿姨你說的對,你說的話我也都記住了。但是,您也別忘了一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人這一輩子,總有運高運低的時候,沒準哪一天我就走運發財了。”

  郭曉玲笑了一下,笑容里帶著一絲不屑,良好的修養沒有讓她出言諷刺,只是淡淡的說道:“想發財,那可不容易,那你要好好努力了。”

  話說的很平淡,但是那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輕視與傲慢,深深的刺痛了王浩的心。

  王浩朝著郭曉玲一鞠躬,直起腰用一種低沉的聲音說道:“我會努力的,直到有一天,讓您為今天的決定而后悔。”

  “要讓我后悔?說的真好聽,我等著看。”郭曉玲笑了,笑容里透著一股蔑視。

  要讓她郭曉玲后悔,他以為他是誰?

  王浩不再多言,轉身走出咖啡廳,出門的時候,忍不住看了一眼門口的勞斯萊斯,這是郭曉玲來時乘坐的座駕,售價上千萬。

  僅是這輛車,就算王浩正常工作一輩子,也是買不起的。

  郭曉玲說話難聽,可是道理卻沒錯,沒錢怎么給女友幸福?王浩無法反駁。

  王浩和孫菲菲是大學同學,兩人相識四年,戀愛兩年。

  按照孫菲菲的要求,兩人對外界隱瞞了這段戀愛關系,只是沒有想到,就在即將畢業的時候,被孫母知道了他們談戀愛的消息。

  王浩走在回學校的路上,腦子里想的都是孫菲菲,越想越心疼,眼淚一顆顆的落下來,心疼到無以復加。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王浩還以為是孫菲菲打來的,連忙接通了電話。

  “王浩,我是趙文杰,我和你說過了,你是斗不贏我的,菲菲是屬于我的,我告訴你,你們倆的事情是我通知菲菲媽媽的,你沒機會了,以后就由我照顧菲菲了。”

  王浩這才知道,兩人的事情是被趙文杰打的小報告,這一刻憤怒的情緒充斥滿了王浩的胸口,王浩憤怒的嘶吼道:“草你媽,你這個混蛋,我一定要弄死你。”

  一把將電話掛斷,紅了眼的王浩朝著學校里沖去,要找趙文杰報復去。

  趙文杰也是大四學生,還是富二代,一直都在追求孫菲菲,也一直都被孫菲菲拒絕,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趙文杰知道了兩人戀愛的消息。

  趙文杰用了一些手段,想要拆散兩人,只是都沒有成功,一不做二不休,就把這個小報告打到了孫母的耳朵里。

  拆散這對戀情的趙文杰可沒有偷著樂的打算,而是直接把電話打了過來,在王浩的面前好好的裝逼一次。

  聽到電話里王浩憤怒的嘶吼聲,就算被罵了,趙文杰也感覺很爽,掛了電話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正在滿學校找趙文杰的王浩,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是母親打來的,王浩紅著眼睛接通了電話。

  電話一通就傳來母親沙啞的哭泣聲:“兒子啊,你爸爸被人打了,我們家的房子也被人拆了,你快回來看看吧?”

  王浩渾身的寒毛都豎立了起來,吃驚的問道:“媽?房子怎么會被人拆掉?我爸有沒有事情?”

  “嗚嗚嗚,你爸還在重癥病房里,現在還昏迷不醒。”

  “媽,你等著我,我馬上回來。”王浩掛了電話,哪里還顧得上報復,回到宿舍里收拾了一下行李,帶著一個背包就離開了學校。

  湘北市距離老家三江市不過五百多公里,乘坐高鐵只需要兩個小時就到了。

  下午三點,王浩就到了三江市,再轉坐巴士,一個小時后到了雙龍鎮。

  在雙龍鎮第一人民醫院,王浩看見了鼻青臉腫的媽媽肖萍。

  一看見媽媽的樣子,王浩就心疼的眼睛都紅了,眼淚也跟著落下來。

  “媽媽,他們也打你了?”王浩沒想到連母親也被對方打了。

  肖萍搖頭說道:“媽媽不要緊,快去看看你爸吧。”

  王浩點點頭,被肖萍拉著手,去了重癥病房,但是只能隔著玻璃看著病床上的父親王國慶。

  王國慶傷的比較重,全身多處受傷,腦袋上也綁著厚厚的白紗布。

  看著父親受傷的凄慘模樣,王浩又是心疼又是憤怒,緊了緊抓住母親的手,咬牙切齒的說道:“媽,和我說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肖萍摸了一把眼淚,說道:“好,我們到旁邊說去。”

  兩人到了旁邊的座位上坐好,肖萍哽咽著把這段時間家里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說白了就一句話,有一家公司要買地辦廠,但是價錢出的又太低,按照他們給出的補償方案,他們家至少要虧三十萬。

  連土地帶房子,原本價值八十萬,但是現在對方只肯出三十萬。

  有些家庭比較怕事,已經把房子賣掉了,但是大部分家庭不肯吃虧,這件事就僵持住了。

  房子不肯賣,各種壞事也都跟著來了,斷電,斷水,半夜有人砸玻璃,潑糞水,丟野狗的尸體,等等。

  對方沒招了,只好來硬的,就在今天凌晨,夫妻倆在睡夢中被人從房子里拖出來,隨后遭到了毆打,肖萍被打暈了過去,王國慶體格健壯,和對方打了起來,但是也因為這樣,所以肖萍只是輕傷,王國慶卻是重傷。

  至于兩人的房子,也已經被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