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3:57:0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妹妹鄭若冰
  4. 第一章 無辜躺進醫院

第一章 無辜躺進醫院

更新于:2018-03-16 13:20:34 字數:3217

  我是鄭楚恒,初三的一個星期五,我像往常一樣學完習就去吃晚飯,跟著我那逗比死黨:劉友成。

  正在我們走向飯堂的時候,我后面跟著一群人,我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憑我感覺應該不是一件好事。

  “前面的人站住!”后面那個最高大的學生喊道,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我們學校里混混里的頭,趙凡庸跟我都是初三,他是13屆4班的,我是13屆11班的,我們隔的很遠,平時連見面都少。

  “鄭楚恒大哥,你惹事情了啊?”劉友成小聲說道。

  我因為某些原因遲上了一年學,我比這個學校里的人年紀都稍微大一點,但是我為人很好的,受到了挺多人的夸獎,我也從來不會去欺負人什么的,也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是我的性格,幾乎不會和別人鬧矛盾。這次混混頭找上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意圖。

  “給我打!”趙凡庸絲毫沒有給我半點反應的機會,兩個手下抓住了我的手,則趙凡庸一腳踢在了我的腹部,之后就是他手下的各種拳打腳踢,我雖然學過武術什么的,但是這種情況下我只能用巧力緩掉一部分力。

  劉友成他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打,他不敢去叫老師,因為一旦被發現有這些意圖的話也會被打。他們這群混混個個染頭發抽煙什么的,被除過分停過學,拉到警察局過,趙凡庸還被在這個學校開除過,不知道這么的搞關系又回來了,他就是全校的噩夢,就連老師也怕他。

  “哥?”這時兩個美麗的女生往我這邊走來,一個是我妹妹鄭若冰,另一個是她的閨蜜尚欣欣,她們習慣散步了,因為學習內容很簡單,她們比我空閑時間多的多。

  若冰感到很無助,她帶著哭腔的說:“別打了啊!”

  趙凡庸先是驚訝了一下,然后喊道:“我們走!”

  劉友成和若冰把我扶起來,慢慢的走向校醫室,則尚欣欣也一同跟著我們后頭。

  “別哭,傻孩子,疼的是我!”我看著若冰一直在流淚,我安慰道。

  “對不起,這事是我惹的。”若冰則哭的更厲害了。

  旁邊的尚欣欣解釋了一些事情給我聽:“中午,那家伙來到飯堂直接送貴重的東西示愛,若冰沒接受,他的口里就好像說了一句什么我非打死你不可之類的話,哎,他除了不故意傷害漂亮女生以外他什么都敢干。”

  “這么大件事沒人告訴我?”我則有點氣憤了。

  “對不起,對不起……”若冰一直在跟我道歉。

  到了校醫室,校醫也是大吃一驚“你這孩子,在我們老師職工心中是那最優秀的孩子之一,善良、樂于助人……(省略各種好處),你居然和別人打架了?”

  “不是這樣的!”若冰帶著哭腔回答“你知道趙凡庸的吧,校醫,他喜歡我,我和鄭楚恒是兄妹啦,可是趙凡庸不知道我們的關系,看我們走那么近他不爽二話不說就打了他。”

  “劉友成?你去吃飯吧,別把你餓死了順便幫我打飯吧,我吃什么你懂的。”我看著劉友成那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干脆讓他暫時先離開我一下好了。

  “嗯。”他答應了。

  “你干呆著也沒意思,你也回去學習吧,讓我來陪哥哥好了。”這時妹妹對閨蜜說。

  “喂,鄭同學,輪到你了,快進來!”校醫喊道。

  我身上大塊大塊的腫塊,看得都讓人恐懼。

  “打個電話給家里人,你晚上回家去大醫院看看吧,我這種技術只能給你涂涂藥什么的了。”校醫也是無能為力了。

  “晚上我陪你去醫院好了,別告訴爸媽了。”若冰輕聲對我說。

  “不,有些事情必須讓他們知道啊!”我的態度很強硬。

  “難道你說你和別人打架?”

  “直接把事情說出來有什么?又不是你的錯。”

  “說的也是,好吧!”

  然后我隨手拿起了校醫室里的電話撥通了爸爸的電話,我把事情說了給爸爸聽。

  “爸爸立刻出發,你在校門等著!”

  “若冰,你留下來晚自習吧,發生什么事情晚上回家好告訴我了!”

  “嗚,我想陪你去嘛!”

  “不能耽誤你自己的學習啊!對了,劉友成打的飯幫我拿一下,我在車上餓了吃。”

  “哼,壞蛋。”

  其實我很虛弱的,只是想若冰好好留在學校學習不擔心我我才堅持著讓她覺得沒那么嚴重,不過她看到那一幕始終會有些陰影吧,雖然我并不太害怕趙凡庸,但是他們人一多,那我就完蛋了,而且那家伙蠻不講理的,不過他的弱點就是看到漂亮女生會變的特別“溫柔”,這家伙的心我猜不透啊,見到漂亮女生就會害羞。特別是我的妹妹,不少人已經認定了我妹妹是校花呢。

  “喂,你的飯,討厭的哥哥。”等了一會兒,她把飯拿來了。

  “謝謝你,爸爸在那呢,晚上見。”我指了指爸爸的車,向著爸爸的車走去“晚上一個人回家小心哦,雖然你學過武術什么的。”

  “哼!”

  我來到醫院,醫院那永遠不變的怪味令人反感。

  “跟我來,你要全身脫光,不然不知道你傷的程度啊!”醫生說。

  “啊。。。”醫生應該見多了,而且是個男醫生,不過我還是有的尷尬的啊。

  醫生看著說:“住院么?傷的很嚴重啊,打架了?”醫生看起來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了。

  “學校里的混混認錯人了。”我苦笑道“住院啊?好吧好吧,聽醫生的話,你去告訴我爸爸吧。”

  啊,那群家伙真該開除了,都不是讀書的,天天來學校為了混到一起。

  我爸爸還是有點錢的,他讓我住一個人的那種病房,租了個折疊床。

  九點多了,若冰放學了,媽媽直接開車把她接來了醫院。媽媽把刷牙用具什么的都帶來了。

  “我要留下來陪哥哥!”若冰當然想陪我的。

  “這里是醫院啊!”爸爸并不想若冰留下來。

  “他傷成這樣也有我的原因嘛!”

  “乖,回家。”

  “明天星期六了,就讓她留下來吧。”我看著若冰有點不開心了,所以我幫她說句話。

  “既然這樣的話,照顧好你的哥哥啊!”媽媽給了個眼神給爸爸,像是在說相信他們吧的意思。

  “好吧,你的手機,有事別瞞著我啊!”爸爸也沒辦法了,只能讓妹妹留下來照顧我了。

  不久,爸爸媽媽都回家了,這個房間只剩下我和若冰了,我們打開電視,無聊的看著。

  看了很久,外面有人敲門,若冰去打開門。

  “護士姐姐,什么事兒?”若冰說的話很討人喜歡,而且聲音很好聽。

  “嗯,你是他的妹妹么?其實你留下來并不好,你要幫他涂藥呢。”

  “唔......”若冰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臉微微紅了點。

  護士把藥放在桌子那說:“涂完睡覺,現在不早了,病人要休息了。”

  “扶我去洗澡嘛,洗完涂藥啦!”我也學著撒嬌。

  “自己洗,我只把你扶到廁所。”妹妹害羞了。

  “你想多了。”

  “哼,不懷好意的家伙,廁所有凳子,自己坐著洗!”

  “幫我準備衣服!”

  “好!”

  自從有了性別意識之后,我們基本上都沒在一個房間睡過覺了呢,雖然從來沒有這么痛過。

  “洗完了,快扶我出去擦藥,然后喂我吃藥哈!”

  “擦藥……”若冰真的很害怕這個的樣子。

  “哎呀,我非要讓你擦某個位置?幫我涂背上的和腿上的腫塊就好了嘛,然后你去洗澡,剩下的自己來,我可是武藝高強的人!”

  若冰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小小聲說:“想多了。”

  “啊啊啊,噢,嗚……”這是我被擦藥的慘叫聲。

  “哈哈,哥哥好搞笑啊~”

  “真的疼,還不是你太漂亮惹的禍。”

  “不漂亮你都不理我啦~”

  “唔……”

  “涂完了,我去洗澡,你趕緊涂完剩下的睡覺去,哼,都11點多12點了。”

  “不不不,你洗完澡我要聽你講故事。”我用著那真誠的眼睛看著她。

  “我洗完澡了,想聽故事?”

  “我想聽!”

  “你多大了,真是的。你想我給你講什么呢?”

  “語文課本的故事!”哈哈,我在趁機檢查她的背誦情況。

  “我沒帶書。”

  “背呀!”

  “12點啦,快睡覺嘛!我熄燈了。”若冰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嗯,熄燈聽故事。”

  “好吧好吧,跟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

  ……

  “咕咕咕……”

  “壞蛋哥哥,聽的睡著了,哼!”

  “好聽嗚,咕……”

  ——————————————————————————————————

  還是改變不了的濃濃的作文氣息(捂臉)

  學校學寫作文寫傻我了,寫流水賬似的,嗚......

  不存稿,寫完就發,這是我的個人習慣。(然而我覺得這個習慣并不好)

  作者16年9月要升高一啦,那時候斷更是很可能的事。

  ?書評區求批評、求指導,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