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02:07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花千骨之時間逆流從頭開始
  4. 第一章: 時間逆流重上路,東方身份被識破

第一章: 時間逆流重上路,東方身份被識破

更新于:2018-03-17 20:36:34 字數:5118

字體: 字號:
花千骨之時間逆流從頭開始目錄
共64章
  當一個人做出決定,心也就慢慢平靜了,只需去做,然后等待結果。此時已經成為妖神的花千骨正是這種心態,此時她已經痛苦到了極點,只想讓自己痛快地死在白子畫的劍下。

  花千骨回憶自己的一生,大多數竟是快樂的回憶,即便她被毀容后渾身是傷的發配到蠻荒,她也是樂觀的活著,盡管她被白子畫關在海底十六年,她還是把它理解成是師父在保護她,就算是她因糖寶的死淪落成妖神,她還是抱著一線希望痛苦的活著,但最后的最后白子畫寧可剜肉削骨也不愿承認他愛她的事實時,她終于做出了死的決定,但她實在沒有勇氣自己動手。“好,既然你為了天下蒼生這樣絕情待我,那么就由你親手殺了我來成全你的大義好了,這樣也不枉我們曾經也是師徒一場。”

  ......

  一切事態都如花千骨預計的向前發展著,最后鮮血四濺,雨滴順著她臉頰滑落,軒轅劍沒柄而入。

  白子畫見花千骨就那樣奄奄一息快要死的樣子,白子畫再無生的欲望,逆轉真氣就要與花千骨一起去死。

  “白子畫,你還是不肯愛我么?”她始終不明白,為何在她心中神圣過一切的東西,他卻如此輕鄙?

  白子畫空洞無聲的看著她,不是不愛,是不肯愛。正是因為太重要,所以不能愛。

  花千骨用力伸出雙手推開他:“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資格和我一起死?”

  白子畫整個呆住了,他有什么資格跟她一起死?

  花千骨的聲音突然空靈而詭異,猶如尖銳的弦音在搔刮耳膜。

  “白子畫,我以神的名義詛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傷不滅!”

  時間瞬間停止,所有人都驚呆了。然后白子畫就看到所有的一切仿佛都逆流而行,無數漂浮的微光重新聚集回自己體內。左臂劇烈的開始疼痛起來,他甚至聽到皮肉生長的聲音。

  顫抖的拉開衣袖,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塊疤痕再次好好的印在自己手上。

  花千骨凄慘的笑,恥辱是么?我非要讓它永生永世留在你手臂上,日日夜夜錐心刻骨的痛著,內疚著。

  看著白子畫震驚的神情,花千骨終于不忍心看白子畫傷心難過,開口對白子畫說到:“師父,你不要難過,這不是結局,這只是開始,是我們的重新開始,只要你后悔剛才所做的一切。時間就會倒流回我出生的時刻,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會重新開始的。”然后慢慢閉上了眼睛。

  然后時間開始倒轉,所有人,所有景物如視頻倒帶般飛速后退,在所有人都沒察覺的情況下,退回到那個重新決定花千骨命運的時間點。由于此次時間倒轉威力巨大,甚至改變了與花千骨前世今生相關聯的某些事件的因果。

  原來花千骨并不想死,而是用自己的死為代價換來了時空的逆轉,并在即將死亡時穿越時空回到了過去,回到了三十多年前自己出生前夕,見到了滿臉欣喜等待孩子降生的父母-----爹娘,你們放心,我一定要改變自己的宿命,不會讓任何悲劇發生的,絕對不會。花千骨躲在暗處,斬釘截鐵的說到。

  于是花千骨用延緩出生的辦法改寫了過去自己的命運,不僅強化了自己的神之身,而且將凈化后的百年法力傳給了這個時期的自己;更是在自己魂魄轉世的瞬間加以阻止,這樣一來也就躲過了天煞孤星的命數。

  做完這一切之后,花千骨長長的舒了口氣。不一會房間里傳出嬰兒的陣陣啼哭之聲,花千骨偷偷來到窗外,想要看看孩子,順便跟自己告別。當看到孩子那機靈可愛的樣子,花千骨感動的流下了眼淚------希望你能平安快樂的長大,再不要經歷我所經歷的痛苦,再見了小骨。說完沖孩子微微一笑,嬰兒花千骨仿佛聽到了一般,微笑著回應。

  花千骨同樣微笑回應,然后身體化作光中碎片帶著對嬰兒自己滿滿的祝福消逝在空中,就這樣一切都由現在重新開始,而接下來的一切也將會和上次有著不一樣的發展與結局。

  ......

  花千骨的命格被妖神花千骨改變之后,命數是出奇的好,沒有了煞氣的伴隨本來事件好事,更何況有祥瑞之氣的代替,可是妖神花千骨太想改變自己的命運,給了自己太多的祝福,祥瑞之氣太盛。所謂物極必反,太多的祥瑞之氣是現在花千骨無法承受的,時間長了也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傷害的,果不其然一歲時,花千骨就得了一場怪病,找了許多大夫都無法看好,最后一位得道高人給花千骨帶上一條陰氣很重的暗靈珠項鏈,說是這樣可以中和一下強大的祥瑞之氣,并叮囑花父一定要在十二年后將花千骨送往茅山學道,只要學到法術就可以駕馭這強大的氣息了。

  經過這件事花千骨總算是躲過一劫,可花千骨的娘親卻因為操勞過度撒手離開了花千骨。終于平安過了幾年,眼看就到送花千骨去茅山的日子了,花千骨的父親還是沒能逃過死亡的宿命,也離開了花千骨。

  花千骨聽從父命,獨自一人向著茅山出發了。

  “奇怪,明明茅山就在眼前,可為什么總是在原地打轉,難道是鬼打墻。”從不怕鬼的花千骨此時不由得一陣冷顫。

  后來經花千骨超度的鬼魂指點去了瑤歌城異朽閣得到了天水滴,才終于到了茅山主峰,當然也是遇到了軒轅朗,得到了勾欄玉,只不過這次的勾欄玉里沒有幽若的魂魄。

  經過一晚的相處,花千骨和軒轅朗結拜成了兄弟,花千骨終于又有親人了。分別后,花千骨繼續向山頂進發,來到山頂大殿前,眼前的一切,花千骨感到震驚與恐懼,一聲尖叫響徹八方。

  沒錯,是滿山的死人,修羅場一般。

  拿著茅山清虛道長給的東西和交代的話,走在前往昆侖瑤池的路上,心想:“我怎么這么倒霉,好不容易才到這里,居然滿門被滅。”拿起那跟純白的宮羽放在眼前端詳------哎,師父沒拜成,居然直接當了掌門,真是滑稽。

  ......

  “你這個臭書生,為什么總跟著我。”花千骨沖身后那個書生喊到。那是兩日前花千骨遇到的偷窺狂。

  “不要老叫人家臭書生,很不禮貌的好不好。”那書生回話到。

  “那叫你什么??偷窺狂?”花千骨說到。

  “關于那件事,我很抱歉,我發誓,我會對你負責的。”

  “少來,這句話你都說過幾十遍了,再說小心我揍你。”說著就向那書生舉起來拳頭。

  “哈哈,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比以前開朗了不少。”書生笑到。

  “你在說什么,說的好像我們之前認識似的。”花千骨回到。

  “在下東方彧卿,敢問姑娘尊姓大名。”那書生追上前來,邊走邊和花千骨說到。

  “哦,東方公子,請你不要在跟著我了,不然你會倒大霉的,我們就此別過吧。”花千骨快步向前走了幾步。

  可是那書生還是一路跟隨,花千骨無法擺脫糾纏,只好由他一路跟隨。其實花千骨并不討厭他,反而對他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很快就和他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幾天下來,花千骨發現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自己是越來越佩服他了。“你好像什么都懂啊,真是厲害。”

  “呵呵,你還有什么不知道的,都可以問我。”

  “對了,這個。”花千骨突然想起來,摘下戴的掛墜,“這是異朽君給我的一個說是可以破符咒的東東,最近老是在發熱,有時候晚上還會發光,怎么回事啊?朗哥哥讓我不要戴了,說是不好的東西。我也不知道,你幫我看看……”

  “天水滴么?發熱了?”東方彧卿拿在手中一邊看一邊揚起嘴角,已經差不多了呢。

  “你看見里面那個紅紅的東西了么?”

  “看見了……”

  “這是用異朽閣秘術給你種下的靈蟲。”

  “啊?蟲?就是像放蠱那樣么?”

  “不是,這和蠱蟲不同,它的作用比較多,種類也分很多,異朽閣有時候會把它植入人體探聽消息,或者用來殺人。”

  “好恐怖……”花千骨嚇得退了兩步。自己居然帶在身上那么久。

  “沒關系,這個只是一般的靈蟲,用你的血種的,吸你的精氣成形,只會聽你的御使。有一些小小法力,但是也不是說有多厲害。你總是一個人,路上作個伴,當寵物養著玩也不錯的。有刀么?”

  “啊?干嗎?有匕首。”花千骨把腰間的金色小刀取了下來。

  東方彧卿笑笑,在花千骨手指上割了一刀。

  “疼……”

  東方彧卿把血滴在天水滴上,血很快都滲了進去。

  “這樣蟲子可以快點破繭而出。”

  花千骨目不轉睛的盯著看,這個真的可以孵出蟲子來么?

  不一會兒整個已經變得通紅的天水滴表面開始出現裂縫,跟小雞破殼似的,兩條比小拇指還細的渾身透明的小蟲子從里面費力的爬了出來,身上還連著一道道的血絲,顫巍巍的一邊掙扎一邊匍匐前進。

  “啊!出來了!天啦!為什么會有兩條”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兩條小蟲子,激動得手舞足蹈的。這是她的小蟲子耶!她有屬于自己的寵物咯!

  “兩條,怎么會這樣。”東方彧卿不解的搖頭。

  只見兩只小蟲躺在石頭上喘氣,不一會兩只小蟲睜開了眼睛,好奇的打量著對方,簡直一模一樣,就連動作都出奇的一樣。兩只小蟲同時伸出小手,想要撫摸對方,就在兩只小手接觸的瞬間綠光大震,兩只小蟲被光芒籠罩其中,待光芒消失時,兩只蟲竟然融為一體,變成一只體型較大的蟲兒。

  “哈,我知道了,是你血的緣故。”

  “怎么講。”花千骨疑到。

  “千骨,你知道嗎,靈蟲本來是沒有魂魄的,因為你血液的緣故,這只靈蟲才會有了魂魄,之前的兩只分別是三魂和七魄,二者合一成為全新的個體。不得說你的運氣真是太好了。”東方彧卿說到。

  這其實是妖神花千骨對她的第一個祝福------就是賦予糖寶魂魄。這樣一來糖寶就不會輕易消失了,或許這樣,之后的慘劇就不會發生了,妖神花千骨是這樣想的。

  “爹爹,娘親......”小蟲突然開口叫到。

  “啊,真是太棒了,沒想到它還會說話。”花千骨興奮的說到。

  “它是妖精,當然會說話。”

  “可是為什么要叫我娘親,它又不是我生的。”花千骨不好意思的說到。

  “是你把它孵出來的啊,再說它本就是你的血肉嘛。”

  ??看著花千骨那超囧超無奈的表情,東方彧卿笑得臉都快抽筋了。“好了,你就別郁悶了,快給這可愛的小蟲取個名字吧。”

  “名字嗎,我從沒取過,叫什么好呢,看你那么小,那么可愛,就叫你糖寶好嗎?”

  “糖寶,我叫糖寶,爹爹,娘親。”糖寶呵呵的笑著同意。

  “我是你娘親,他不是你爹爹!”花千骨指正道。

  “爹爹,爹爹!”糖寶看著東方彧卿笑。

  “我怎么不是它爹爹啦,等我辦完要事,到時候自然會去找你,娶你為妻。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花千骨一臉無奈,怎么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啊!

  “由于它擁有魂魄,所以法力比一般靈蟲要強,再加上你血液的神奇力量,你再為它一次血,幾天后它就可以修成人形了,這樣你們在路上也會相互有個照應。”東方彧卿說到。

  “真的,不知它會變成什么樣。”

  “這個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哦。”

  花千骨和糖寶嬉鬧了一宿,第二天,東方彧卿在集市上買了兩匹快馬,也不知道在馬兒耳邊咕噥了些什么,剛剛還很野很暴躁的馬兒頓時就變得很溫順了。

  花千骨學得很快,開心的騎著馬兒繞圈圈。這下速度會快很多,而且可以少受顛簸之苦了。

  “糖寶,要幫爹爹照顧好娘親哦!”

  “恩,知道!”糖寶坐在花千骨耳朵里,手里還拽了花千骨的一縷發絲蕩秋千,淚光閃閃的跟東方彧卿告別。

  東方彧卿伸出手去撫摸著花千骨的頭,那樣溫柔的神情那樣清雅的笑容,讓花千骨都看呆了。

  “保重,好好拜師學藝,到時候了,我自然會去找你,娶你過門。”說著把已經修復好了的天水滴掛在花千骨的脖子上。

  雖然很無語的聽他嘮叨過很多遍了,可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么花千骨卻有點臉紅。沒有答應也不再反駁的趕著馬兒風也似的跑遠了。

  東方彧卿看著花千骨遠去的背影,心中感慨萬千,“不知這次會怎樣,不知這次你的命運會不會改變,但愿這次放你離開不會讓我后悔。

  正思索間,只見花千骨調轉馬頭向回駛來,不一會就回到當地。東方彧卿正要問她為何回來,只聽花千骨神秘兮兮的說到:“謝謝你幫我這么多,不知我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東方異朽君。”

  東方彧卿半天無語,然后笑著說到:“好吧,你是怎么發現的。”

  “果然是這樣,我只是懷疑,所以想詐你一詐,沒想到竟是真的。”花千骨高興的說到,也不知是高興自己的智慧還是什么。

  “不需要什么代價,這是我之前對你的承諾。”東方彧卿滿是歉意的說到。

  “之前,又是之前,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花千骨不解的問。

  “千骨,你知道嗎?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并不是單一的,而是由無數個平行空間組成的,所有空間都已相似而略帶偏差的事件組成,時間進程也有早有晚,而我是唯一一個可以在這無數空間自由穿梭的人,我在另一空間害你慘死,并且影響了這個空間,所有我要在這里履行我的承諾。”東方彧卿這樣說到。

  其實事實并不是這樣,以上所說只是東方彧卿自己的理論,并沒有經過證實。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怕影響花千骨內心的平靜。東方彧卿一直都記得之前的事,他并沒有因妖神花千骨以死換來的時間倒轉而影響記憶。

  “那這么說這件事就和我沒什么關系了,你不用對我履行什么承諾。”花千骨說到。

  “不說這個了,你既然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要不要我叫屬下護送你去昆侖山。”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的,后會有期。”花千骨說完就再次上路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花千骨之時間逆流從頭開始目錄
共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