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30:5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喂不飽的勇者
  4. 第一章 魔王和勇者的初次見面

第一章 魔王和勇者的初次見面

更新于:2018-03-17 18:04:42 字數:3469

  “陛下,領地的視察到這里已經全部結束了,是否今天返程?”

  身著鎧甲的金發男子跪在地上,他所行禮的方向是一道懸崖,站在懸崖邊上眺望著茫茫樹海的年輕男子似乎是他的主人。

  年輕男子欣慰的笑了笑,金色的眼眸像一把鋒利的鐮刀,他轉過頭來,“瓦里安,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樣的美景了,是否能讓我再多待待?”

  “遵命,我的王。”

  名叫瓦里安的男子抬起自己頭顱,挺直脊柱,從地面上站了起來。

  只是他臉上的三級魔紋似乎宣告了他的身份——這是一位高等魔族。

  瓦里安就這樣站在年輕男子的身后陪伴他感受著懸崖邊沉靜的冷風,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仰慕的情緒,讓人一覽無遺。

  而在年輕男子面前所展現的是無盡的書海,大陸最東邊號稱“永無盡頭的樹海”的大森林,其內隱藏了數之不盡的寶藏和危險,是冒險者最想征服的圣地。

  “報!發現情況!”

  傳令官的到來打破了短暫的平靜,年輕男子皺著眉頭冷然轉身,斗篷隨著山風嘩嘩作響。

  “發現了什么?”

  瓦里安看著跪倒在自己身邊的傳令官神色嚴肅。

  傳令官抬起頭不太敢回答,有意無意的往年輕男子方向看了看。

  “你說吧。”

  聽到年輕男子開口,傳令官才如臨大赦的說道:“在隊伍側方的樹林里發現一個暈倒的女子...”

  “這樣的事情何須驚動陛下?”

  瓦里安一聽只是這樣的小事,卻驚擾了陛下欣賞美景的好心情,不免語氣不善了起來。

  傳令官并沒有被瓦里安的語氣嚇到,“回報瓦里安將軍,這名女子帶著兵器,我們不能觸摸這把兵器,所以特來通報。”

  “兵器?什么兵器你們不能觸摸?”

  瓦里安聽到這話也有些驚訝。

  就在這時,年輕男子似乎來了興趣,單手壓了壓,“帶我去看看吧,我對你們無法觸摸的武器有些興趣。”

  “陛下!”

  瓦里安似乎有些擔心,而年輕男子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讓瓦里安妥協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東西能對我造成威脅嗎?”

  霸氣的話語宣告著這個大陸主人的最強實力。

  來到樹林中,年輕男子見到了傳令官報告的女子,這是一個身著粗布麻裙的女子,一頭火紅色的長發蓋住了臉龐。

  待年輕男子仔細觀察之后發現,其實管她叫女子有些不太合適,因為從外貌來看,她似乎只有16、7歲的樣子,和她的穿著不相匹配的是她白皙的皮膚,似乎也不像是務農的農民,這讓人對她的身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年輕男子的目光掃過女孩之后,便把視線凝視在了女孩手邊的兵器上。

  他瞇起眼眸似乎有些啞然,這是一把劍柄上帶著天使羽翼的直劍,劍顎上有一只長著觸手的邪惡生物雕刻著,有著這樣外形的兵器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那把讓整個大陸尋覓了300年的邪物,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面對著渾身是迷的女子,年輕男子愈發的興趣大增,他邁開步子走向那把兵器。

  “陛下,請慢!”

  站在他身邊的瓦里安急忙喊停。

  年輕男子回頭看了看瓦里安,等著他的見解。

  “陛下,請讓我先行試試,看看有沒有什么危險。”

  年輕男子想了想點了下頭。

  瓦里安在之前的路上也仔細的詢問過傳令官,這把劍一接近就會散發強烈的白光,讓人無法靠近,好在士兵們沒有傷亡,但是陛下要親自觸摸的話,瓦里安也要當仁不讓的以身試法,才放得下這個心。

  瓦里安慢慢的靠近躺倒在地面上的直劍,當他的手指接觸到劍柄的瞬間,頓時白光大作。

  年輕男子雙眸閃過一道金光,金色的魔眼凝視著白色的光幕,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反觀瓦里安的狀況有些不妥,他金色的發絲顯得有些凌亂,面對著強大的白光,他顯得有些勉強。

  直劍被他緩緩的從地上拿了起來,但是似乎也快到了極限。

  “好了,瓦里安,把劍放下吧,再這樣下去,它要生氣了。”

  聽到年輕男子的話,瓦里安如臨大赦,松開手掌,劍掉落在散發著腐爛氣息的泥土之上。

  其實他剛才已經到了臨界點,額頭上的汗珠證明了他已經拿出了全力,但是這樣的劍卻是他從來沒見過的。

  隨著直劍落地,那漫天的白光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讓人無從得知它是否曾經出現過,抓不住一絲痕跡。

  年輕男子越過瓦里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面對著尤格索隆直劍,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尤格索隆...您...您是說?”

  尤格索隆這個名字聽到瓦里安的耳朵里似乎讓他驚訝的無可附加,仿佛見鬼了一般,類似于瓦里安這樣的高等魔族中的翹楚,很少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年輕男子低下身子,抓起直劍,頓時漫天的白光閃起,但是這對他來說似乎沒有用處。

  瓦里安被白光逼退了幾步,當他擔心的看向自己的王的時候,卻看到年輕男子正站在白光的最中心把玩著這把傳說中的邪劍。

  “陛下,您...您沒事吧?”

  年輕男子似是絲毫感覺不到壓力一樣微笑的看著瓦里安,“無須擔心,這只是一個微小的挑戰而已。”

  然而長時間的霸主生涯讓年輕男子失去了警惕的心理,突然他心口一疼,在戰時每當他有這樣的感受時,一般預示著即將到來的危險。

  這些年的和平讓他喪失了一些危機感。

  “抓到你了。”

  在他心底深處一個縹緲無際的聲音傳了出來,這聲音仿佛是萬古寒冰,將他的靈魂的都凍僵。

  接著一道黑光從白光的最深處爆發開來,瞬間淹沒了周圍百里。

  “陛下!”

  瓦里安驚覺不對,大喊一聲,但是聲音卻被無邊的黑暗吸收殆盡,哪怕一絲一毫的都泄露不出去。

  ...

  “...恩...好香...誰在做吃的?”

  伊斯塔緩緩的從沉睡中醒來,鼻尖彌漫著濃濃的烤肉香味,讓一般人都食指大動,更別說她這個已經三天三夜都沒有吃到東西的人了。

  “你醒了?”

  突然身邊傳來了陌生人的聲音,頓時讓伊斯塔精神緊張了起來,她一伸手,直劍便已經入手,鋒利的銀色直劍橫于胸前,做好了戰斗準備。

  “喂喂喂,別隨便動武啊,這東西太危險了些。”

  伊斯塔聽到對方的話,感覺不到危險,其實說實話,雖然她還有些戰斗力,但是其實她已經餓得兩眼昏花,隨時可能再次暈過去。

  伊斯塔晃了晃還有些昏沉的腦袋,定睛看了看面前的男人,那是一個黑色頭發的年輕男子,穿著破破爛爛的冒險者長袍,不過隨后她的視線就被其他東西吸走了,那是一只被放在火堆上燒烤的莫塔吉...

  莫塔吉?

  那不是魔物嗎?這種東西能吃?

  “喂喂,你烤莫塔吉干嘛,那是魔物啊!”

  年輕男子看到伊斯塔似乎已經放棄了戒備,索性又坐回了火堆旁自己制作的簡易燒烤架,他轉動插著莫塔吉的木棍保證每一分肉質都獲得同樣的烘烤時間。

  “雖然是魔物,但是在沒有食物的時候,不正好用來填飽肚子嘛?難道你不想吃?”

  年輕男子看到伊斯塔半天沒有說話,停下手上的動作,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隨著男子的手上動作停止,已經被烘烤成金黃色的莫塔吉滴下油脂,油脂落于火堆之上發出一聲聲的“滋滋聲”,讓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但是...從來沒有人這么吃過啊。”

  伊斯塔跪坐在地上,直劍放于膝蓋之上,有些著急的找尋反駁對方的理由,但是卻無從下口,只好找了個笨拙的借口。

  “誰說從來沒人吃過?莫塔吉的肉質非常細膩,和人類所飼養的豬肉類似,脂肪和精肉的比例分配非常完美,燒烤之后能讓表皮香脆可口的同時能讓內部的肉質也獲得充分的烘烤,肉汁也能夠得到充分的保留,吃一口想兩口,只是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荒涼了,不然拿上艾桑德城里的香料加上些味道恐怕會更加好吃。”

  年輕男子說到最后還不由的搖了搖頭,而他長長的介紹讓伊斯塔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口水如同決堤一般流了下來,再加上她本來就已經餓得不行了,這個時候再聽到這樣讓人食欲大開的話語,如何能夠忍耐。

  她站起來,抱著劍,惦著腳,像一只小貓一樣躡手躡腳的走到年輕男子身邊,“那...那我們什么時候可以吃?”

  年輕男子沒有理她,繼續手上的動作。

  莫塔吉被烘烤的香味隨著轉動不斷彌漫,坐在火堆邊上的伊斯塔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她覺得自己這一刻一定生活在天堂之中。

  “好了。”

  過了良久年輕男子停下手上的動作。

  “好了?那我們快點開始吃吧?”

  伊斯塔似乎已經等不及了,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烤的金黃的莫塔吉。

  年輕男子皺了皺眉頭,視線在對方的和對方懷里的劍之間徘徊了一下之后,似乎想通了什么,眉頭舒展開來,他笑著說道:“你既然想吃,那為什么不先介紹一下自己?”

  “啊?我?我是伊斯塔!勇者伊斯塔!所以現在可以開始吃了嗎?”

  勇者?有意思,年輕男子再次看了看伊斯塔手中的劍說道:“伊斯塔你好,我的名字是修·夏布拉·霍迪思。”

  我是魔王,你是勇者,這個故事還真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呢,我開始期待后續了呢。

  想到這里,修用隨身的小刀切了一塊烤的金黃的肉遞給伊斯塔。

  伊斯塔接過肉,也不管手臟,直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