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2:31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南北俠侶
  4. 客棧憶往事

客棧憶往事

更新于:2018-03-18 12:48:48 字數:1352

字體: 字號:
  于是,三人離開客棧,林嘯天走在前頭帶路,蘇氏父女就緊跟其后,也沒有理會洪人方。

  那洪人方在一邊愣了半天,一臉著急樣,似乎是等屠錦榮到來,眼見他們三人起身走了,尋思到:"看樣子這小子果真是林遙的兒子,也不知道姓屠的那家伙把這情況告訴西門悲鳴了沒,自己又忌于對方人多不敢擅于行動。"當下也靜靜地坐在原地。

  三人走出酒店時已是快傍晚時分,正值夕陽西下,余光照射下矮矮的房屋一排排的余影印在水里,一泓溪水,黑影與清水交叉映入眼簾。古橋上的人群,一重重,相比晌午時也不見少,吵吵嚷嚷,有孩童的呼叫聲,有伴侶的罵俏聲,正條街被這氣氛哄然著一篇熱鬧。

  路旁的商鋪里,老板喜笑顏開,忙的不亦樂乎,一邊介紹物品,一邊掏著碎銀子。一家挨一家的商品幾乎如此。

  蘇霏看后,問答:"怎么看似大家也沒有回家的打算。”林嘯天笑了聲說道:“今天是集會,晚上會有燈會,路上,湖上都有,那盞盞花燈一起點燃,甚是美麗,許多人都是來賞燈的。”蘇菲,哦了聲。

  當下,林嘯天領著蘇氏父女走過這條街,過了橋,右拐向一個偏僻的低矮房屋走去,同時說道:“這里便是家府了。”

  蘇掌門仔細看看了林家周圍,但見四周只有一條道路通往,門不算很大,但卻修飾的別有一番樣子,看樣子院子不大,而且周邊也是低矮不大的房屋一排排,

  看似沒有多大區別,若非自己家人也難以分辨是哪莊,蘇掌門暗自嘆道,看來林師弟這些年也是過著他自己那心中田園居室生活,不過問門派事物,不和江湖的事沾邊,想來他應該也是很慶幸吧。”

  隨即,林嘯天打開門,喊道:“父親,母親,你們看誰來了。”那林遙夫妻早早就回來了,發現林嘯天不再房屋也不再院子練武,也沒責備的心思,林嘯天的母親寧靈溪說道:“孩子大了也該去外面闖闖了,若是成天呆家也不是回事。”當下二人便忙活其他就沒在思量林嘯天。

  聽到兒子的話聲后,夫婦倆一臉迷茫,暗道:“二十多年了也沒幾個人知道他們住在這里,當下又是驚喜又是疑惑。驚喜的是二十多年沒見親人了,疑惑的是莫非是當年江湖中人尋找到這里,二人走出屋后一看,林遙先是一驚,表情中也是一絲喜悅一絲驚訝,隨口說道:“劍皓師兄。”寧靈溪也是一驚,暗道,莫非眼前這位就是丈夫時常提起的蘇劍皓師兄。

  當年林遙隱退時,還未曾結婚,所以蘇劍皓也不識的寧靈溪,但也猜到了大概,此時滿臉喜悅說道,師弟,可算是找到你們啦。”林遙也沒多想,隨口說到,蘇師兄,屋里坐吧,又吩咐寧靈溪去準備飯菜和酒,今晚要和蘇師兄好好續續。”

  寧靈溪看丈夫一臉喜悅,想到自己丈夫二十年來也沒有今天高興,心下喜悅之情也難以言表,便去準備飯菜了。

  不一會,飯菜都端了出來,蘇霏看了看飯菜,好多都是北方菜系,也不管他人,自己拿起筷子先吃了起來,又說道:“來到江南一路都是南方菜,吃不習慣,餓了有幾天了,師叔別見笑。”蘇劍皓責備了一聲,林遙笑到,“不打緊都是自家人,這北方菜系也是靈溪自己學的,她知道我是北方人便自己學著做來。”

  飯后,蘇霏吵鬧著說要去看燈會,寧靈溪便讓林嘯天陪他去了,自己和丈夫,還有蘇劍皓在屋里聊起此次蘇劍皓來尋他們是為何事。

  蘇劍皓把自己這些年如何發揚門派,如何處理與江湖之人的爭斗,又重點說了八月初八朝廷舉辦門派爭斗,誰若獲勝別的門派又將聽從與此門派,而且每年還會獲得大量的物質資源。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