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12:5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紫莫庸
  4. 第三章 酒吧風波

第三章 酒吧風波

更新于:2018-03-18 18:45:26 字數:2396

字體: 字號:
  一下車,劉詣便看到了一個碩大的招牌!——旋風酒吧,一個大大的旋風代表著是這里的標志!整個墻壁渲染成深藍色,門前兩個藍色的琉璃燈把整個酒吧的康廊大道幻化成整個藍色,這樣的作用遠遠比門前站兩個惜玉憐香的美女好得多。

  “怎么樣!吃不吃驚!驚不驚訝!靚不靚!這個地方是我爸一位好友開的,一般人很難進去,除非有這里特定的貴賓卡。”鄧亞群一看劉詣一臉吃驚的樣貌,急忙哈哈大笑的簡紹道。

  “著實吃驚到了”劉詣舔了舔嘴唇收回目光“貴賓卡你一定有,不知道可不可以帶人!?”劉詣問道。

  “當然!每個貴賓卡可以帶上十個人,我這次就帶了你,也招呼上了兩個哥們!”鄧亞群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一張黑色卡片,上邊畫著一個小小的旋風,卡的左邊上鑲嵌著三枚紫色水晶珠。煞是好看。

  “群哥!”這是從遠處一輛出租車上下來兩位少年,兩個人個子都很高,一下車便看見了鄧亞群,急忙喊上一聲,又快步的沖向了鄧亞群。“群哥來的好早啊”左邊那個略顯消瘦的青年向鄧亞群打了聲招呼,因為他們從來沒看過鄧亞群來這么早,更沒有這么準時過。“群哥,這位是?”那右邊的青年一看到鄧亞群旁邊還有一個白白凈凈并且比自己還要低上一頭的男孩問道。

  “那個,詣,左邊這位叫周白朗,右面那位叫王奇,這倆都是跟我打過狠架的兄弟,不過嘛,打架打不過我,所以才認我做大哥哈哈”鄧亞群一邊說一邊用手指著周白朗和王奇向劉詣介紹。“老周,王奇,跟你們兩隆重介紹我的好哥們,劉詣!”鄧亞群轉向周王兩人跟他們說了一下劉詣的情況。

  “你們好。”劉詣簡單的向他們打了聲招呼。

  “群哥,這就是你跟我們說過的你那小兄弟,也太娘了點吧。就這小身板,五個也扳不倒我呀!呵呵”周白朗有點吊兒郎當的說道,看向劉詣的目光略有些不屑。

  “老周,我警告你,我這兄弟可經不住打架,不過,誰敢跟他過意不去,就是也不把我放在眼里!”鄧亞群笑著跟周白朗說道,笑似乎像冷笑。鄧亞群學習不好是一回事,但并不代表他笨。

  劉詣似乎看出來了場合氣氛有些不一樣立即上來說道“那個亞群,你這幾位好朋友遠道而來不能在這站著吧,進去再說吧,今天白天那么熱連街邊的小狗都會伸出舌頭亂叫的!哈哈”劉詣開了個玩笑。

  鄧亞群一拍腦門說道“是啊,走走,”那二人也沒感覺到不妥就說“是啊,進去喝點,解解渴!”

  一行四人,急忙進了酒吧,誰也沒注意剛才劉詣說的話中狗說的是誰!劉詣就是這樣,敢對我不敬,我就罵你個狗血噴頭,但是就不讓你發現。跟劉詣在一起的人,腦子必須機靈,否則就算什么時候罵了你,你也會毫不知覺。

  一進酒吧一股清涼之氣撲面而來,沒有劉詣想象中全是酒味。劉詣環顧四周,整個酒吧現在還沒多少人,整個空間竟全是藍色,光線設計的剛剛好,沒有一絲重疊的痕跡,給人感覺就像是沉浸在完全就是一個藍色的海洋,異常優美。劉詣眼中開始沒那么拘謹了,這些東西給劉詣的印象就是親和。

  鄧亞群看著此時的三人,眼中露出笑意想當初他初到這里的時候也是這種差異的表情。正準備嘲笑劉詣時,發現劉詣眼光沒那么迷離了,動作也變得沒那么拘束了,鄧亞群嚇了一跳,他當初剛來的時候足足沉浸了好長時間,哇哇的贊嘆了好長時間。可劉詣除了剛進門那段時間,到現在一分鐘都沒有就變得自然多了。反觀周白朗和王奇此時比鄧亞群的表情還要夸張。畢竟鄧亞群從小家庭富裕,雖說不常到酒吧玩但是高檔次的也經歷不少。像周白朗和王奇他們都是中等家庭,也就經常出入一些不正規的小酒吧,像這種如此規模的酒吧還是第一次來。

  這時,一名服務員劉詣這邊走了過來。“你好,請出示您的貴賓卡。”像這里的服務員也是經過高檔訓練的,并沒有看這幾位年齡小就露出任何輕視。

  鄧亞群把卡片遞給服務員,服務員仔細看了一下就說“尊敬的幾位客人請跟我來,鄧亞群沒有說話,周白朗和王奇還在沉迷這里的環境。劉詣一邊走著一邊說了聲謝謝。因此,服務員露出一絲微笑。劉詣認為人人都是平等的,不論你在哪個行業,干什么事。所以以后劉詣在面對他的敵人時依然是那么毫不留情.

  “幾位現在可要酒水?”服務員問道。

  劉詣和剛從沉浸就把環境中的周王兩人同時看向鄧亞群。鄧亞群此時不急不緩的說道“威士忌吧!”

  “好的,請問你要什么品種的威士忌,我們這里有芝華士,百齡壇,黑牌,杰克丹尼,皇家禮炮。”服務員依舊是那么好的服務態度。鄧亞群看了看劉詣嘴角不禁露出陰險的笑容。“來兩瓶皇家禮炮!”“好的,請稍后。”服務員說完便去取酒了。此時劉詣將鄧亞群自以為隱藏很好的陰險笑容盡收眼底,不過他也沒有說話,劉詣想看看鄧亞群到底想干些什么。

  很快服務員將酒拿了上來一邊打開一邊說道“皇家禮炮!果香四溢,濃郁奢華。成熟李子濃郁的香氣與雪利酒的甘甜完美融合。細膩黑巧克力的濃烈香氣點綴以肉桂的溫和辛辣。濃烈的酸橙甘甜予以味覺強烈沖擊,交織著堅果和橡木的馥郁芬芳,微微的煙熏感帶來卓爾不群的口感。余味綿長,帶有頂級陳年威士忌特有的悠長回味。請慢品嘗。”

  鄧亞群聽完簡紹便一一給聽傻的那三位倒上。“不!不!別給我倒,我不會喝酒!”劉詣一看鄧亞群要給自己倒酒,連忙擺手。

  “為什么不喝,這里沒有果汁,所以我猜點了一個跟果汁差不多的酒你沒聽剛才簡紹么,這酒很像果汁。”鄧亞群一瞪眼。把劉詣接下來的話堵了回去,其實劉詣也想喝,畢竟他今年16歲了,多少有點叛逆。

  液體入杯,劉詣拿起杯子,小抿了一口。甘甜帶有李子的味道沖入口腔,緊接著一股干辣散發出來,劉詣剛想吐掉,干辣味道沒有了,一股舒服像是剛蒸桑拿的感覺出來了,可憐的小劉詣并不知道桑拿什么感覺只是覺得舒服,劉詣此時也像個小孩子一樣吧唧吧唧了嘴,小臉通紅通紅的。

  有些事情陷進去便不可自拔,盡管劉詣還只是小口抿著喝,漸漸地便有了一股飄飄欲仙的感覺。周白朗王奇此時也是不知所云,喝上一口便著迷了,鄧亞群端著杯子邊喝邊向四處看去,酒吧這種地方不是從來不缺少辣妹美女,及時鄧亞群此時才17歲。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