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24:3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神九
  4. 第二章 移花接木(一)

第二章 移花接木(一)

更新于:2018-03-15 19:08:16 字數:2509

  第二章移花接木(一)

  2001年九月一日,娘娘宮鎮中學開學了。

  雖然辰靜的年紀比自己的弟弟大了兩歲,但是由于上小學時退過一級,所以她也只比辰杉高了一年級。

  初二四班,緊鄰窗戶,后排第二個座位,辰靜望著窗外熙熙攘攘的過往學員,出神的盯著一朵粉紅色的月季花骨朵。

  初中不比小學,所用的花銷略大一些,不過相對于辰靜來說,這筆花銷卻是能省則省。

  辰靜的書桌,椅子是表哥劉彬用過的,正好留給了她。

  課本乃是用的表姐的,表姐范思琴上完初二變輟了學,正好空下了一套初二的教科書,留給了辰靜使用。

  盡管這樣,學雜費仍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足足能有兩百元上下。

  弟弟辰杉原本也想找人借書桌,借課本,可是教科書的推新速度實在太快,一年能夠給你換一套,這點無不在體現教育部門的“辛勞”

  書桌,課本加之教科書,一套下來,辰杉就花費了四百九,盡管任婉柔的文化程度不高,卻也是一股腦拿出了五百元,支持兒子。用她的話講“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

  說完這一句她又問辰靜“靜兒,這初中的書本咋就這么多呢?都學得了嗎?”

  “娘。這初一的主要課程也就是四樣,代數,語文,英語,歷史,其余的一些書本也就是當做一些課外讀物,類似于地理,其實對照一張世界地圖,明白地形分布,地殼走勢,也就能明白了。”

  任婉柔聽不明白,卻也是嘀咕道“那咋還發這些書呢?足有十好幾本呢?看著就像一本本小畫書,這有關部門該不是想要變相掙咱窮人的錢吧!”

  辰靜笑靨如花道“娘,哪能呢?雖然我也不知道為啥,但是他們這么做,自然也是有理由的,不然國家養著那么多教育局副局長干嘛呢?”

  想到這段輕松詼諧的對話,辰靜便覺得好笑。

  她苦笑著搖了搖頭,錢啊!罪惡的源泉,多少人為它憂愁,為它感傷呢?

  她是一個開朗的女孩,此刻卻由于那腐朽的金錢,讓她在16歲的年紀便懂得了過日子的艱辛。

  “小靜?你怎么對著窗戶發呆呢?”

  付媛媛是一個很漂亮的大眼睛女孩,她也是辰靜的同桌。

  “哦?沒""""沒什么。”辰靜性格上偏向于那種大姐頭,自主能力極強,這令她在班里的人緣極好,不論是班里的文靜女孩,或是那些一眼看去就像是小太妹的女孩,與她關系處的都倍好!

  正直早自習有幾名男生兩名女生,也湊了過來。

  “咱靜兒八成是早戀了吧!”

  一名染著黃頭發的女孩一邊大笑,一邊指著班里最帥的男生,帖耳道“八成就是他吧!”

  辰靜嬌羞道“去!劉梅你八成是偶像劇看多了吧!”

  幾人有說有笑,一名男生突然轉變話題,將聲音壓倒了極低“聽說這一屆初一,分了高低班。這可是在歷屆初一不曾有過的事情。”

  這名男生,高個子,高鼻梁,劍眉星目,很帥氣。

  他名為任帥,父母,都是中學的老師。身為“體制內”的家庭,這條消息可信度極高。

  鎮中學歷屆到了初三才會分高低班,這一屆卻是及早的就分了,這不能不引起學員的懷疑。

  “你們也別納悶,我聽說這一屆初一學生,有好多學習成績優秀的學員呢?學校領導為了提高升學率,便決定從初一開始抓起,這便分起了高低班,你們可要為我保密啊!這消息知道的人雖然很多,卻都不敢說出來!”

  想一想,若是把這消息講出來,那托關系找人送禮的人,還不海了去了,到那時還辦什么高低班啊!直接改成柴頭班就是了!

  劉梅像是想起了什么,說道“靜兒的弟弟,升初中的成績就考了181分呢?而且數學還是全鎮唯一的滿分。排名絕對在前十。”

  眾人驚訝的望向辰靜。

  “我的個姥姥"""滿分啊!這份殊榮若是我該有多棒啊!”

  劉梅笑罵道“任帥,你跟誰叫姥姥呢?我才沒有你這么大的外孫呢?”

  “滾!!!”任帥帥氣的臉黑成了一條線。

  """"

  此時此刻,分完班的辰杉,正在與自己的同班同學,初一六班的二十多名男生圍在學校墻邊拔草。

  這是學校歷屆為新生們安排的大掃除任務。

  辰杉與幾名男生蹲在墻角,拔著草。唯一熟識的就是同村的連凱。連姓也是陳村的獨門獨戶,別說是陳村,就是整個娘娘宮鎮,連姓也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

  張濤是一名瘦弱的男生,他開玩笑道“還好,我們六班被分在了西北角,可慘了西南角的十二班了!”

  眾人悶聲一樂,西南角那是學校廁所的所在區域,真真是臭不可聞,蒼蠅成群啊!

  連凱也是有說有笑道“咱們蹲在這里拔草,知道的人以為咱們在大掃除,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再挖社會主義墻角呢?”

  眾人聞聽,紛紛大笑。只有一人面色發緊。

  辰杉與連凱的關系本就熟絡,此刻又是同班同學,不禁提醒道“老連平時看你話很少,今個怎么話這么多,這樣的話可不許再說了,玩笑歸玩笑,但也要有個限度,千萬別往這方面扯。是要被禁言禁足的!”

  中午放學回家,學校門口,經元勛正等著辰杉。

  “我分在了十班,杉子你是幾班。咱們班金悟道還有兩名女生被分在了一班,另外三名則是十六班。”

  “我分在了六班”

  初一正好十六個班,這幾人平時的學習成績與辰杉相差無多,卻是一頭一尾被分在一班與十六班。

  “一頭一尾?怎么學習好的都分了這兩個班呢?”經元勛不解的撓了撓頭,又望向辰杉,“也不對啊!這不還有一個你呢嗎?你可是全鎮唯一的一個滿分哦!”

  晚上回到家,辰靜將高低班的事情講了出來,又得知了辰杉被分在了六班。才不解的說道“杉子的成績早就夠的上高班的分數線了。不對啊!按照初三歷屆分的高低班,不是一二班,就是一頭一尾兩個班級,娘,您是不是上國嬌叔家問一問,看是不是學校把分數給弄錯了。”

  薛國嬌,陳村人,也是鎮中學的一名老師,接管著學校一些瑣事,隱隱有榮升為教務處副主任的可能。

  吃完晚飯,任婉柔來不及收拾桌子,焦急的走了,直到十點多才回來。

  與薛國嬌的交談,任婉柔了解到,鎮中學的確在初一分了高低班,一班和十六班,至于為何辰杉沒有被分在高班,薛國嬌給出的解釋,可能學校把分數搞錯了。

  “明天正好是十月一,我去給你姥爺燒紙,回來后就到鎮中學去問一問。”

  任婉柔斬釘截鐵,略有些焦躁,兒子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未來,她是個臉面人,兒子是全鎮唯一的一個滿分,181分更是再全鎮里排進前十。這在整個陳村早已傳遍,都夸贊辰錦家的兒子有出息。

  可是如今這個有出息的孩子,卻被分在了低班,這讓一些人如何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