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04: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屌絲之異界縱橫
  4. 第三章 女客

第三章 女客

更新于:2018-03-16 10:29:18 字數:3095

  天漸漸亮了,一縷陽光劃破夜的寧靜照進了房間。房間床榻之上一名少年在酣睡,口水打了濕被子,嘴邊掛著一條長長的哈提。

  離少年大約一米遠的桌上,一棵大約有二十厘米長,七八厘米大的‘蘿卜’靜靜的躺在一堆衣服里,當陽光照射在它上面時,它再次閃起詭異的光。

  隨著它閃爍的光芒越來越強,房間里的溫度也越來越高。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參漸漸恢復平靜,只見剛剛白如蘿卜的人參長滿參須。

  “呼…”少年漸漸的滿臉掛滿汗水,甚至連吐氣聲都變得越來越重。

  房間外傳來蒼老的聲音:“少爺,族長請你去大廳!”“砰···砰···砰,少爺老爺請你去大廳!”

  少年雙眼咋然睜開,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少年臉龐猛然的憤怒了起來,向著空中亂打幾拳,聲音有些尖銳的罵道。“次奧,好不容易睡個好覺,居然又被惡夢打擾了,不過還別說,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

  “咚,咚”。

  “誰啊”。

  “少爺,您爺爺叫你去前廳,說貴客馬上就要到了。”

  “哦,就去。”

  何飛跳下床,套上褲子把衣服隨便往瘦小的肩膀上一放,便往房外走。走到一半,男孩覺得有什么擱著背,取出一看見是昨天挖爺爺的人參,不以為然,便扔向凌亂的被窩。

  走出房間,少年對著房外的一名青衫老人微笑道:“走吧,劉叔。”

  “少爺可別這么叫,如果少爺不嫌棄叫我一聲老劉即可。”青衫老人微笑道。

  “那老劉叔,我們這吧。”男者聞言看著衣衫不整的少年搖了搖頭,但也沒有多說。何飛跟著管家穿過開滿鮮花的后院,最后在肅穆的迎客大廳外停了下來。老者走到這里便停下腳步,站在門外。何飛見管家沒有進屋,還以為客人已經到了。便恭敬的敲了敲門,方才輕輕推門而入。

  何飛進屋,只見爺爺一人端著碗茶,擦擦眼角道。“人呢,怎么沒人?”

  “你啊,臉都不要了是吧,快洗洗,別給我丟人。”何明見何飛用手挖著眼角,不滿的指著桌上水盆道。

  何飛順著爺爺指的方向,便看到了桌上放著滿滿一木盆溫水。不由心中一暖,每次起床都會有溫水準備好。何飛很享受這樣的待遇,這讓他覺得有家的感覺。

  何明望著少年稚嫩的臉龐,微微點頭“今天進門時很給我面子,飛兒這樣的事要多做。”

  正在洗臉的男兒眼前突然一黑,一雙小巧白皙的小手突然遮住了視線。“猜猜我是誰?”輕脆得宛如風鈴般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被蒙上眼的何飛,哭笑不得的道:“不認識,怎么猜啊?”

  寬敞大廳只見一名粉衣美女秀發披肩,一對**被一條白色的絲巾恰到好處的包裹住,粉色的長裙呈現出一種獨特的迷人氣息。粉衣女子輕輕咳嗽一聲,道。“見了長輩怎不行禮。”

  “啊”,蒙著何飛的女童一聲嬌呼,轉過頭來剛好看見何明臉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頓時,一片紅云從修長白皙的勃襟順路的燃燒上了臉頰,纖腰一扭,閃到了粉衣女子背后,露出一只眼睛好奇的看著何明道。“爺爺好。”

  “嘶”,粉衣猛的吸了一口涼氣,銀牙輕咬“倩兒,你太沒禮貌了,墨玉姐姐平時怎么教你的。”

  少女嘟了嘟小嘴,輕聲道。“誰叫導師帶我亂跑,再說人家不認識人嗎!”

  何明看著小女孩,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道“我叫何明,你叫什么名字啊?”

  “嘿,我名字叫何小倩,何是何苦的何,小是小鬼的小,倩是小倩的倩,我今年十二歲了。”女孩蹦蹦跳跳來到何明膝前,道。“何爺爺,我可以給您捶腿嗎?”

  “可以啊。”

  女孩聽何明這樣說,得意的對著粉衣女子道。“墨玉姐姐你看,爺爺多喜歡我,才不會怪人家沒禮貌呢。”

  “我爺爺不怪你,我怪,我認識你嗎,你蒙我眼睛,瞎了你賠啊。”何飛表情嚴肅道,可這個嚴肅的表情在大人看來明顯漏洞百出,因為那份嚴肅中是帶著笑意的。

  可女孩看不出來啊,女孩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男孩那么兇自己,瞬間臉便垮了下來,兩滴淚珠來回在眼眶中打轉。

  “你壞,人家蒙你,不是因為喜歡你嗎,大家都是小孩有什么關系嗎,你為什么兇人家。”說完,女孩眼中那兩滴淚水便流了下來。

  “嘿,我說你們倆個小崽子,還真當老頭我不存在啊?”何明見到小見兩孩子斗起嘴來,不滿的道。

  何飛聽爺爺這么說,也不再逗女孩。只見他找了一張椅子,一只腳踩在椅子上,另一只腳微微提起抖啊抖,擺出一副市井流氓的架勢。

  “明老爹,您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啊?”粉衣女子見孩子們安靜下來,對著何明笑問道。

  說到正事,何明收起笑容,對墨玉輕聲道,“再有一年這小子就十四歲了,我想送他去你們學院學習。”

  墨玉看著倩兒那紅通通的眼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說道。“這我恐怕做不了主,沒有通過考核,院方是不會承認孩子身份的,就算去了學院也學不到什么東西。”

  何明聞言微微皺眉,陷入沉思。

  小倩見何明皺起眉頭,還以為他不信導師說的話,于是安慰道。“爺爺,墨玉導師說的是真的,我去年就沒有達到學院最低年齡要求,雖然天賦夠了,但也沒收我入院。”

  “爺爺,我···我···我不想去學院。”何飛看著爺爺蒼老的身影,低聲道。

  “胡鬧,”何明怒道,看著衣衫不整的男孩,心中一痛,柔聲對何飛說道。“,爺爺昨日告訴你我時日不多,你以為開玩笑啊。我讓你進龍騎學院學習,那是為你好。你知道龍騎學院是什么地方嗎,那可是我們迦南國最好的學院,別人要不要你還是個問題呢。”說完何明還故意看來一樣粉衣少女。

  何飛可不管那么多大道理,轉過身指著身前粉衣少女,道。“我說了,我是個懦夫,我只喜歡這樣的美女。我寧愿庸庸碌碌,快活的活幾年,也不愿為了追逐成功,被生活踐踏。”

  “我要的是,如藍寶石的大眼睛,精致的小臉,櫻桃小嘴。它們不用一切都那么的完美,只要我喜歡,就夠了。人活在世上不就是為了有吃有喝嗎,為什么沒有那個本事,卻一定要追求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呢?”

  墨玉聞言先是一驚,身子一僵,然后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孩子,她完全想象不到,眼前的孩子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就算是學院里那些被稱做紈绔子弟的家伙,也沒有紈绔到這個地步吧。

  墨玉見少年還想說,“咳”,一聲咳嗽聲打斷了何飛的話。

  何飛的舉動似乎有些讓得少女略感詫異,雖然她并不是那種沒有見過世面的人,但也不喜歡這種消極理論。身為一名老師她再清楚不過,何飛說這番話的意思。不過這話從看似只有十三四歲的男孩嘴中說出,倒真讓她有點意外,當然,也僅此而已!

  “咳,實在抱歉,孫兒頑劣,讓您看笑話了。”何明看著墨玉咳嗽一聲,以為她生氣,淡淡的笑了笑,“自責”的拍了拍額頭,只是其眼中的渴望,卻并未有多少遮掩。

  少女淡淡笑道。“其實也沒什么啦,孩子嗎,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何明聞言一愣,目光移向角落中安靜的合肥,嘴巴蠕了蠕,帶著懇求的語氣道。“墨玉我希望您在考慮一下,就當報答當年我對你的救命之恩,你看行嗎?”

  望著何明滄桑的臉龐,墨玉便軟下心來。“何老爹這是說哪里話。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可以把他帶去學院學習,可要是他通不過考核,學院肯定也不會承認他的身份。如果您是希望他得到學院栽培,那我也無能為力,畢竟我只是學院一名普通老師。”

  “那太感謝您了,老頭子我一把年紀了,在這個世上也算無牽無掛。可就是這小子讓我不放心,您能答應替我照顧他,我便安心了。”何明見少女答應下來,對著少女微微點頭說道。

  何飛見爺爺如此求人只是為了自己安排一個去處,淚水便不自覺的爬上眼頭,為了不讓淚水流出來,何飛稍稍抬起頭,可是淚水還是涌滿眼眶,順著鼻梁流下。回憶像涌泉一樣從腦海中涌現。

  兩年前,何飛睜開眼睛便看見一個老頭子,用慈祥的目光看著自己,開始何飛還以為自己遇到變態爺爺。回憶中美好的一幕一幕不斷出現在腦海,其實在內心深處何飛早把這個與自己毫無關系的老頭子當做親身爺爺。可突然老頭子告訴自己,他不能再陪自己,這讓他怎么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