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55: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鼎分天下
  4. 第一章 萌芽

第一章 萌芽

更新于:2018-03-18 08:13:22 字數:3305

字體: 字號:
鼎分天下目錄
共2章
  旭日東升,夕陽西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周而復始。每天都似乎一樣的一成不變,可又好像每天都有點不一樣。

  “快呀,抓住那野娃,快點一起上,抓住那小雜種,”一個長得體格健壯的小孩大聲的叫喊著,身上穿著綢緞制好的衣服,周圍還有四五個與其年齡相仿的小孩,那群小孩對其看似馬首是瞻,顯然他是這群人的首領,一個富家公子哥。那群小跟班也在附聲叫喊著要抓住那個“小雜種”。“那小雜種還跑得真快呀,一眨眼就不見了,”富家子說道。一個頭上只留著三條辮子的小孩出聲道:“少爺,那個小雜種肯定又跑去墳場了,在他娘墳前哭鼻子,還想嚇唬我們,讓我們不敢去。”其他的小孩子也附聲應和道。“走,一起去把那小雜種給揪去來,本柳大公子還怕那不成,傳出去豈不落了我們的名聲,”富家子說道。原來這個富家公子名叫柳志俞,是當地第一大戶柳家的大少爺,這個小鎮上的土皇帝便是其父。隨即他的小跟班又都附和著,一群小毛孩便往墳場趕去。

  所謂的墳場,坐落在這小鎮的郊區,那寸草不生的小山上,山頂面積很大,地勢也很平坦,成片的小土包堆立著,那墓碑大部分是一般的死板雕成的,在那稍高的的地方有一座大墳,堪稱豪華呀,那便是柳家的祖墳,柳家的先人都埋葬于此,為首的墓碑上書寫著“先祖柳下惠之墓”。按理說這寸草不生的貧瘠之地,風水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可為什么鎮上的故人皆下葬于此,連當地名望柳家也在此建墳。原來當地有個傳說,說是一位仙人路過這個小鎮,發現這座小山有古怪,結果施展神通竟然挖出了一塊玉如意,事后對當地鄉民說此處雖一毛不拔,卻是一塊寶地啊,逝去者若葬于此處可保子孫后代福澤。當地鄉民知道他是神仙后,便聽信于他,代代相傳,而今墳墓成群便是那原因了。

  這亂墳堆的一個外圍角落里,傳來了嗚咽聲,在這時不時吹來的陰風中,好是嚇人,循著聲音,只見一道消瘦的身影跪在土包前,湊前近看,只見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小孩,約莫八九歲,鼻青臉腫好生可憐,墓碑竟然是用木板刻成的,風雨的銷蝕下字跡也變得不太能夠辨認了,仔細辨認只見“慈母賈殷氏之墓”。陰風消停了,那孩子開口了:“娘,你為什么這么狠心啊,這么早就棄我而去,我連您長什么樣都不知道,我連我爹是誰都不知道,他在哪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跟我一樣姓賈。我每天都被柳志俞他們欺負,說我是沒人要的野娃,罵我小雜種,娘不是小雜種對吧,我有人要的,奶奶很疼我的,每天他們都給我一頓拳腳,每天都是遍體鱗傷、鼻青臉腫。奶奶說娘長得很好看,跟仙女似的,可是一生下我就去世了。還聽奶奶說等我長大了,爹就會來找我,這是真的嗎,我現在都長那么大了,可爹還不來找我啊,我會幫奶奶做飯、砍柴、挑水還會做很多是呢,是不是他真的不要我了,如果爹娘都在該多好啊,就沒人敢欺負我了……”

  遠處傳來了孩子的吵鬧聲,“哈哈,那小雜種不會是在哭鼻子吧,走吧,一起去收拾他,嘿嘿……”“對啊,好好收拾他”……其他人附和著。突然,那墳前哭泣的賈姓孩童聽到了他們的吵鬧聲,干凈利落的搽干凈眼淚和鼻涕,從另一邊繞道飛奔下山。可惜還是被一個眼尖的小孩看到了,柳志俞他們有改道去截他了,可憐賈姓孩童還是給截住了。“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嗎,你個小雜種,沒人要的野娃,”柳志俞朗聲道。“我不是也哇,更不是雜種,我是賈明,你們才是雜種呢,”賈姓孩童不甘示弱的回應,原來他叫賈明。“還賈明,看你是自己給自己取的名字吧,隨便給個名字,是假名假姓的假名吧,你個小雜種還敢跟我們頂嘴,活的不耐煩了吧,”柳志俞戲謔道。“就是嘛,小雜種,沒人要的野娃”“雜種”……小跟班也嘰嘰喳喳了。“有種跟我單挑啊,別以為人多我就怕了你們,”賈明原本鼻青臉腫的小臉更青了。“還單挑,我們一起上,再給他點顏色看看,”柳志俞一發話,那群小跟班連同他自己又對賈明一頓拳腳。這群孩童一個個的比賈明強壯,那柳志俞就更加了,力氣也大。柳志俞平時還讓家里的護院教了些拳腳,都是些花拳繡腿,本身他自己也不勤奮,盡管靠柳家的財力向小的修真門派買了一部分很基礎的修煉功法,柳志俞也被逼著打小就開始修習,普通的小孩來個十來個也能被他打趴下,但是自從有一次跟賈明單挑的時候吃虧后就改成了群毆賈明了,可也只能跟普通沒有修煉的小孩一樣只能把賈明打得鼻青臉腫而已,那柳志俞雖然頑劣卻也有點頭腦,知道要變強,于是修煉也勤奮了許多,護院的花拳繡腿也學得勤快了,不過依然對賈明群毆。“啊,本少爺打累了,今天就饒了你了,下次再來收拾你,我們走,”柳志俞停下手兇狠的說道,一群人就這樣仿佛修理了一條流浪狗似的,若無其事的松著膀子離開了。

  一陣清風吹過,趴在地上的賈明清醒了不少,隨即起身拍干凈身上的泥土,身上的淤青又多了不少,還好是皮肉傷不礙事。賈明感覺到了自己并沒什么事,回想起六歲那年。那年出去外面拾柴火,回來的路上碰上了柳志俞他們一幫人,他們為難賈明,其中最小的一個都能單挑賈明,因為家里窮,賈明營養也的確跟不上,體格瘦弱。自那天起,柳志俞他們隔三岔五的找賈明的麻煩,而那時候柳志俞已經開始修煉了外購的修真功法。剛滿七歲不久的一天,柳志俞他們又跟他對上了,為了試驗一下自己修煉的效果和所學的花拳繡腿,柳志俞跟賈明單挑了,那次賈明被打的很慘,最后是奶奶找到了他,背回去已經奄奄一息了,還好靠他自己強烈的生存欲望才活了過來。之后的一天,他無意間在柜子里發現了一些書本,當時的他目不識丁,不過里面的一本像小人書的書籍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書里邊畫著打斗的場景,他幻想著能練得一身好本事,以后就不會受人欺負了,還要學會讀書識字,他從此便埋下了進取的萌芽。奶奶告訴他這是他娘留下的,他娘生前便囑咐奶奶要保管好這些書籍,等賈明長大后再交給賈明,可惜奶奶不識字,賈明便無從知曉這都是些什么書。

  他照著那部小人書上的圖畫,做完家務之類的就跑到后山上去照著練,當然這是沒什么作用的。練了十天半個月,竟然沒什效果,賈明怒了,“這小人書我前前后后看了一百遍不至,都完全記住了,也能比劃出來,怎么一點效果都沒有呢,真想燒了。”但他一想這是娘親留下的,要好生保管,便又頹喪的將著小人書藏回了柜子里。

  陽光普照的一天,賈明再一次被柳志俞一干人等揍了個鼻青臉腫,鼻孔中還噴著鮮血。回到家中,拿出那小人書攤開在手心,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眼角閃著淚花。那一刻,鼻孔灑下一滴鮮血,“啪嗒”一聲,滴落紙間,頓時那小人書閃現著柔光,賈明傻了,娘親留下的書竟然被自己給弄臟了,可下一刻,這小人書便化作一道流光沖進腦海,賈明更傻了,這回欲哭無淚啊,仿佛天都要塌了似的。

  賈明神情恍惚,就在這個時候,耳邊響起了仙樂般的女子之聲,“孩子,是你嗎,看來你已經從奶奶那里拿到了我留下書籍。”“誰在跟我說話,咦,這聲音好好聽啊,”賈明驚奇的自言自語道。像是知道賈明的心思似的,那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孩子,我是你娘,也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甚至覺得見鬼了。”“不可能,你騙我,我娘早就不在了,你不是我娘,”賈明變得語無倫次的自語道。“孩子,娘是已經不在了,這是我在書里留下的一道意識,自封印今不足八年,而你今年也不過才七歲吧,也怪不得娘心狠剛生下你就棄你而去,只能怪這天地對我們太薄情,”那聲音有些顫抖了,還有些恨意,轉而有點欣慰的道:“還好老天不是太狠,讓我為你爹留下的香火,生下了你,不要怪你爹離開我們娘倆,他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賈明心里聽得不是滋味了,原來這是娘的聲音,盡管她已經不在了,難道我娘是仙女嗎,逝去了還能說話,不過她說這只是她的一道意識,還有我對我爹的確有點恨意,可娘卻說不要怪他,還口口聲聲說他是個人物,這些對于這孤陋寡聞的賈明來說都是顛覆性的。“孩子,也許一時之間很多事你都不能接受,但是慢慢地你會知道很多事,盡管娘不在了,但娘的留下的意識會一直陪伴著你,知道你長大成人,”賈明的娘仿佛又在他耳邊說道:“也許你會很奇怪,娘為什么會留下這些書,而這本小人書到底又是什么。”賈明一時之間變得有點能夠接受這些了,心中自語道:“對啊,這小人書到底是什么啊,”他期待娘親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并為他解答這個疑惑。

  小人書是怎么回事,這些書籍又有什么意義呢,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鼎分天下目錄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