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34: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六道雙生緣
  4. 第三章 圈與亡...(上)

第三章 圈與亡...(上)

更新于:2018-03-16 08:10:18 字數:3556

字體: 字號:
六道雙生緣目錄
共1章
  六道元歷997年餓鬼道圣山

  “諸位長老,你們看,涵雙的情況該當如何?”坐在屋內首座的靈辰望了望分別在兩列端坐的六位長老,詢問道。

  “這...尊主確定嗎?”右端首座的一位長老出聲說道。

  “二長老,你難道還懷疑本尊會在這事上出差錯嗎?”靈辰皺了皺眉,不悅的回道。

  二長老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是我糊涂了。”

  “可是,大小姐真的是十八重的話,那對于我道來說未免也太快了點,這才過了多少年。”

  “是啊,最短的一次都相距半個甲子,這似乎也太快了點吧。”

  “那如果真是如此,我等要當如何?”

  “十余年前我圣山已是元氣大傷,如果再啟事端,這...”

  ......

  靈辰冷靜的坐在高處,靜靜的看著長老們爭吵沒有出聲,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至始至終都沒有參與討論一直閉目養神的左端首座大長老忽然睜眼出聲說道:“落雨城出事了。”

  世界清靜了,大家停止了無意義的討論呆呆的看向語出驚人的大長老。大長老頓了頓繼續說道“落雨城城主雨千宏靈牌碎了。”

  大長老的話如同止語的魔音一般,大家被震的半晌說不出話。

  山雨欲來風滿樓,亦或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大家發呆的片刻,議事廳中內忽然突兀的出現一道白色人影,單膝跪地,右手握拳觸地,左手握著一封加了火漆的信件,長老們看過后眼瞳再次縮了縮,原因無他,火漆的樣子卻是落雨城獨有的標志——血雨滴。

  “尊主,落雨城來信。”

  靈辰揮揮手對著白衣人說道“念吧。”

  “是。”白衣人也不多言,拆開信后念到“靈尊親啟。近日,落雨北碎痕之地突生異象,裂痕大開,異靈大肆溢出,其開啟原因尚不明,雖竭力遏制但如杯水車薪。另結合近日我城中多名資質上乘的后輩無故慘死之現象,竊以為這兩件事乃是弒靈團余孽所為,望尊主示下,落雨城主雨千宏百拜。”

  “弒靈團,弒靈團..”靈辰聽完后,默念著這三個字,臉色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雨千宏被殺與弒靈團估計也脫不了關系,”大長老盯著靈辰繼續說道“不過,這時機未免也太巧合了。”

  “是啊,看來弒靈團經過這十余年修養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結合小姐的重數...”

  深吸口氣的靈辰似乎做出了什么決定,站了起來環顧了下廳內的人沉聲說道“此事非同小可,本尊決定親自前往落雨城一探究竟,同時查明雨城主被害一事。至于弒靈團..”靈辰沉吟了片刻繼續說道“還望各位長老費心了查探,如有消息立刻傳信與我,同時本尊不在的圣山之時,圣山大小事務皆交由大長老決斷。”

  “大長老隨我來。”看著還在愣神的諸位長老靈辰擺了擺手,“其余的都散了吧。”

  “凡瀛,弒靈團之事你怎么看?”山澗之旁站立著的靈辰看著云煙霧繞的圣山景色嘆了嘆問道。

  靈辰身旁的大長老凡瀛凝重的道“弒靈團重現絕不會僅僅只在落雨城活動的,只怕這只是個開始。”

  “弒靈團一向行事詭秘,為何這次動靜這么大。”

  “是啊,以弒靈團的實力如果目標僅僅是裂痕話大可以成功后不留任何痕跡,為何又要多此一舉殺幾個無關的青年人來暴露自己呢?”凡瀛皺著眉頭繼續說道“而雨千宏被殺又是恰好在他發出了求救信后,這好像就是為了讓我們知道他們在落雨城一般。”

  “不管弒靈團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落雨城我都非去不可了,只是圣山這邊還要你多多費心了。”

  “這個自然。不過尊主,這弒靈團沉寂了十余年,又在暗處。雖說尊主靈力超群,但還是不得不防啊。”凡瀛有些擔心看著靈辰說道

  “這個我會在意的,不過一月以后,就是游兒的覺醒之時,我可能趕不回來了,屆時也要勞煩長老你主持了。”

  “好,”凡瀛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不過,大小姐之事...”

  “這個等我回來再從長計議,切不可以傳了出去,”靈辰打斷了大長老的話說道“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凡瀛苦笑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秋風習習,卷起了陣陣的黃葉,飄落的落葉如起舞的裙衣,飄散在林間,如夢如幻詩意十足。而與凡瀛交代完后事后的靈辰卻并無心欣賞,想起馬上還要面對他的寶貝女兒,不由的眉頭皺的又深了些。

  “爹爹?”靈辰順著聲音尋去卻發現,坐在屋前的列游正向他揮著手。

  “爹爹,可有什么心事嗎?可是與...涵雙姐有關?”看著不出一言的靈辰,列游有些疑惑的說道。

  “游兒,涵兒她...還在生我的氣吧”沉默了會的靈辰,看著向來和列游形影不離的靈涵雙不在他身旁,出言問道。

  “這個,涵雙姐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想必明天就好了吧。”聽著沒有正面回道他的列游,靈辰嘆了嘆說道“涵兒的脾氣我是知道的,但此事一兩句也說不清,不過涵兒有如此天賦我自然是極為開心的”靈辰似若有所指,看了看列游身后的木屋。繼續說道“游兒,落雨城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解決,可能是不能為你主持覺醒了,不過我已讓凡瀛為你主持。凡瀛靈力與我相差無幾,想必也沒有大的差池。”靈辰帶著歉意的看了看列游。

  “爹爹,忙你的就行,孩兒這不用你擔心的。”列游邊擺手邊說著。

  靈辰看著一臉羞澀和略帶稚嫩的列游,忽的想起了當年和師弟剛剛開始修行時,那時的師弟和現在列游如出一轍,一樣的歉讓,一樣的善解人意,奈何時過境遷,命運弄人,誰也不成想到會是如此。最后站起身的靈辰拍著列游的肩說著“在我房間里有一本我圣山的修行秘典,你告知涵兒讓她依此修行,等你覺醒后也同她一起,等落雨城事一了,我再教于你們其他靈氣法門。”

  “恩,孩兒知道了,祝爹爹馬到功成。”列游將靈辰所說一一記下,嬉笑道。

  “哈哈,這個自然,走了。”靈辰最后的看了眼充滿朝氣的列游,心中的陰郁減輕不少,笑了笑身影消失在了列游的視線里。

  半響,列游無奈的對著木屋里的靈涵雙說道“爹說的你都聽到了?還不出來。”

  靈涵雙翹著嘴巴從屋里走出。原來,靈涵雙一直都躲在屋里聽著列游與靈辰的對話“哼,臭爹爹,說話總是說一半,真是氣死我了。”

  “額....不過剛剛爹爹說道秘典涵雙姐不會沒有興趣吧。”

  “哦,對了。快快,去看看是個什么修行秘典,我要立刻修習!”說完靈涵雙急沖沖的跑進內室,邊跑邊想。“哼哼,游兒一個月后才能開始練,這一個月我一定要好好練習,然后...”想到未來列游被她抓住大喊饒命時的表情,靈涵雙心里對著秘典又多了幾分迫切,渾然沒有看見被她賭氣扔在地上的一些物件。結果一腳踩上去....

  “啊.......嗚嗚....”

  門外的列游聽到靈涵雙的慘叫頭痛的扶了扶額,跟了進去...

  “已知世界上一切物質皆有靈性,靈性較多者,取之名【生靈】,凡生靈皆能行為。而人類,并非造物者之垂青,或曰,非世間之固有,實乃【逆天】之存在。因此,為得天地之道,必先拘生靈之靈,于是尋得契天地之【大道】。生靈之中,靈性較長者,取之名【紋獸】,殺之,以心拘御其靈性可得之靈力。以助人類順從天道...這寫的怎么這么繞口。游兒你來看看。”靈涵雙看著靈辰留下的秘典一個頭兩個大,無奈的求助于列游,不過她心里的小九九卻是沒變,“就算你看了,現在也練不了,哼哼。”

  “說白了,就是要取其他生靈的靈氣來增強自己。”接過書后的列游,看過后說道

  “那不是,只要多殺些符獸就可以...”靈涵雙雙眼放光,一臉期待的開始幻想著自己編織的美夢。

  “當然不是了,”列游沒好氣的打斷了靈涵雙的幻想,道“是有限制的,符獸必須是與自己相同靈力或高于自己才能吸收。”

  “哦.....”

  “不過,這種辦法也只能幫你快一點積蓄靈力,偌,書上說‘然天道無蹤,雖可相殺取靈,但突破重極之桎浩,唯靠己身,殺取無意。’,也就是說,這只能積蓄靈力使你到達本重的靈力極限,但不能幫你突破。”

  聽罷后的靈涵雙失望的搖了搖頭道“看來還是得靠自己.....”

  “就算是有這等好事,那也不會輪到你我的,再說依涵雙姐的天賦,還怕以后不能成為高高手?”看著垂頭喪氣的靈涵雙列游笑著邊翻秘典邊說,

  “那是,本姑娘可是天才,”靈涵雙重重的拍了拍列游繼續說道“以后你只要跟著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哼哼”

  “是,是。只怕到時候就是你吃香的,我喝辣的了。”列游翻了翻白眼一百個不相信靈涵雙說的。

  額被列游戳穿心思的靈涵雙臉一紅狡辯道,“哪有,”

  “算了,不說這些了,這秘典后面還記載著一些我圣山的一些靈氣使用的招數,我來幫你看看依你現在的靈氣,可以習,一..二..三,可以修習三種。”

  “哦?是哪三種哪三種。”靈涵雙急吼吼的搶過列游手中的秘典引的列游一陣無奈,只好說道

  “算了,涵雙姐你自己看吧。小弟我就不打擾了....”

  “恩恩。”靈涵雙隨意的擺擺手,毫不在意,繼續看著秘典中記載的靈術。

  靈辰走后的幾天里,靈涵雙一直呆在屋里專研著秘典上的術法,出奇的哪都沒去,而列游也在少了靈涵雙的騷擾下樂得清閑,除了必做的鍛煉和功課外同樣一直呆在屋子里看著靈辰留下來的書,而在這難得的平靜之中,卻被后林中發生的怪異現象打破了......

字體: 字號:
六道雙生緣目錄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