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24: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離末還惜
  4. 第一章 社團

第一章 社團

更新于:2018-03-17 09:36:14 字數:3838

字體: 字號:
  第一章社團

  惺忪出似乎迷離的睡眼條件反射般覓到手機軀體的光線偏執地妄想著

  短訊未接來電回復新的留言滿足地扭了下腰眼微酸

  李寞揉了揉睡眼,還有些迷離的后覺。環顧了下,宿舍別的三個,都已出去了。

  外面很吵的樣子,好像是不止一個音響在播放最近的排行榜,努力地想起,今天是學校一年一度社團招新的日子。很自然地去摸手機。

  時間,八點一刻。還有一條新的短信:“一定要來哦”柳依依。

  李寞對這個女孩子只有一小些印象了。還是大一入社團的時候,她跟他一級。如今,大二了。她好像當了副社吧。

  李寞是被她硬拉過來社團招新幫忙的。中國傳統文化社。

  李寞所在的學校是商科類學校,他自己在經濟系。所以,這個社團的人很少,男生更是只有五個。除去社長,據說一個病了,三個有課。便只剩李寞,所以。。。

  大學伊始,李寞自然是對社團之類充滿希冀的。不說覓得知音吧,也讓自己不至閑著。便選了一個自己興趣所在的傳統文化社入了。可除了例行的會費外,接下來他只看到了略有些猥瑣的社長在講座無厘頭的附庸風雅;一群女生穿著古代的衣服拍藝術照,便將所謂的社團活動看了個分明透徹,一年來的活動,也就去過那么兩次,人也沒有一個熟識的。

  這次招新,他本也打算說了個借口推脫的。但念及一年的活動都缺了心里有些愧,再加上這位張依依同學兩天短信的軟磨硬泡,也便應了下來。

  不過進這個社團的女生還不少,那待會應該有很多學妹。。。秋天是收割學妹的季節。這樣想著,李寞的的眼神就和著了窗外陽光明媚的一縷。但又想到去年見著的那些女生長相的歷史程度。。。李寞還是去洗漱了,沒再作他想。

  李寞看著鏡中清瘦的臉和略有些遮住額前的發猶豫了下,還是脫下了一貫的黑色外套,換了件有些素的牛仔外衣。

  下了宿舍樓到了生活區的廣場。一如去年的景象,各式各樣的社團。各種標榜華麗字眼的條幅;一日都不會眠的音響;眼里分明促狹又大方笑意的學長學姐,以及——一群去年跟自己一樣臉上寫著興奮地學弟學妹。

  李寞素來不喜熱鬧的。去年有些好奇和小期冀。現在。。。驀地覺得自己是去忽悠學妹的。不,是把她們扯入傳統文化社團的迷茫中徜徉。李寞這樣自我慰藉著

  “寞寞~”李寞走過動漫社的時候還是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賣萌聲。不太情愿的別過頭去,看到一個貌似火影忍者的COSER沖他招手。(好吧,他不太懂動漫。。。)

  “蘇陽。。。你這是什么造型。”

  “卡卡西,不錯吧。哇,寞寞你今天真帥。”蘇陽習慣地去撩頭發。

  “恩。。。”李寞胡亂應著。

  “HOHO~回去獎勵你哦,我這還有很多學妹要報名,走不開呀。”他真的走不開。

  動漫社,貌似每年都門庭若市。后現代的同學們好像都挺喜歡動漫的,可李寞不是特別感冒。只看過灌籃高手的他也沒回蘇陽什么,走開了去。但好像眼角的余光還是有意無意瞥到了一個COS初音的萌妹子的裙擺。

  。。。

  蘇陽是李寞的室友。白皙的可怕,還愛。。。賣萌。所以同學里叫蘇娘這個與他名字完全相左的外號就蔚然成風了。

  路過吉他社,李寞對著那些搖滾青年失神了片刻,剛欲離去,便看見了一個女生輕怯地望著他。

  她著著一條曳地的淺綠長裙,讓有些嬌小的身子顯得愈羸弱了些。發綰成了復古的髻,釵著木簪。五官說不上精致,但也有動人之處。眼里還有匿著的笑意。

  “李寞同學?”脆生生的聲音。

  “恩?”他在等她開口。

  “那就是了,真有些不敢叫你呢。”那笑意彌散開來,臉上也有了梨渦。

  “你是。。。”李寞也沒揣度她的語氣。

  “我是張依依呀。”

  “。。。”

  “。。。”

  本就對她印象不深,現在又換了古典的裝束,李寞真的沒認出來。

  “你。。。衣服不錯唉。”李寞也只想到了這句。

  “嘻嘻,謝謝啦。這可是在淘寶上我唯一中意又買的起的呦。

  “這是為招新增添噱頭嗎?”李寞的風格。。。

  “嗯?嗯,是。。。”張依依錯愕了下“來吧,干活來。”直奔主題。

  李寞隨著張依依走了一段便看見了一個古風插畫的牌子,用隸書寫著中國傳統文化社。然后是一張桌子,上面零落地置著些復古小飾意兒。然后,沒了。。。

  這些個東西,又在廣場的角落,本就冷清的傳統文化社更無人問津了。。。

  “我要做什么?”李寞看著張依依,想著此社團的排場跟人山人海的動漫社和街舞社什么的比起來真是。。。

  “吶。”張依依塞給李寞一沓傳單,“去找大一的孩子們,讓他們來這里報名呀。”一臉稚氣向李寞襲來。

  誰才是孩子。。。

  “就我們兩個?”李寞環顧了下。

  “恩,上午就我們兩個,下午換別的同學。你也知道我們社團人手不足嘛。對了,我給你也找個漢服什么的換上吧。”說著張依依去翻桌子抽屜里堆積的瑣物。

  “呃,不必了。。。”

  發了會傳單,依然沒有人報名。張依依的嘴巴便嘟了起來:“怎么這樣啊。。。吶,李寞同學,我去拉人,你在這醞釀一下,一會負責解說。說的天花亂墜,我就不信沒人進。”不等李寞答應便沖進了人群。接著李寞就聽到了有些凄絕的聲音——“傳統文化社招新啦——”。他略無奈的淺笑了下,再一抬頭,張依依還真拉了兩個小女生來。

  “吶,由這位學長給你們介紹下我們社團的情況和活動日常。”張依依沖李寞使了個不容他推脫的眼色。再看一眼那兩個女孩子眼里投來的迷惑和期待,李寞只得開口了。

  “額,學妹們好。那個,我們是。。。傳統文化社。隨著時代的潮汛和文化異形,傳統文化愈發地被冷落了。你們也感受到桌子上這塊玉飾的嘆息了吧。我們興此社,便是要傳統不失,文化不朽。這里有很多對傳統文化無比熱忱的學長學姐,你們看這位張依依學姐,氣質清雅,真如楊柳依依,便是在社團沉淀出的啊。。。”然后就看到了張依依左手掩映下禁不住揚起的嘴角。

  兩個小姑娘的眼睛已亮了起來。“那,你們都有什么活動啊?”一個女孩子略可愛的歪著頭。

  李寞繼續漫無邊際:“額,平時就是一些講座。關于詩詞曲賦啊、文房四寶、玉石古具、漆器瓷器、竹木牙雕、特殊時期遺物。。。額,周末還會去一些遠離城市喧囂的文化氛圍阜豐的地方,看一些展覽,文化節什么的。哦,主要平日里還有學姐學長們小溫馨的關懷。。。”

  另一個帶眼睛的小姑娘笑了起來:“聽起來不錯唉。”

  “是啊,你們也有聽過中國風的歌曲吧,學長也可以跟你們一起鑒賞音樂的。。。”李寞再祭招數。

  “我最喜歡許嵩了!”

  “嗯,許嵩的中國風很有淡雅的感覺呢。”李寞也笑了下。

  “我最喜歡《清明雨上》。”

  “很有意境的一首呢。”李寞的聲音里漾出些溫柔來,“那你們要不要報這個社團呢?”

  “要!”

  “那在這里寫上你們的姓名,聯系方式。李寞莫名的輕車熟路。

  待兩個女孩子嬉笑著離開,張依依已是兩手疏握,放在嘴邊,眨著眼睛,看著李寞:“你好棒唉。。。看不出這么能說。。。”

  “咳,我去找找同學們,看。。。”張依依的姿態略有殺傷力了些。。。而且,李寞也真的想去再走走。

  “不行。”張依依不等李寞說完,“你哪也不許去。”雙手合攏支在下巴上,擠出兩個淺的笑渦,語氣中已帶了一些哀求:“李寞SA,再多招些妹子吧,拜托你了,你這么利害。。。”

  聽著SA的稱謂后綴,李寞有些無奈。從蘇陽那里他了的,這是日語里的尊稱。再看一眼張依依的樣子,言行跟穿著完全不搭,就有些失笑,但又覺得,很可愛。

  “嗯。。。”李寞應了聲。

  “謝謝你啦。”張依依笑著福了福身子,又吐了吐舌頭。

  李寞已被打敗。

  張依依陸續帶小學妹們來,李寞只得“講解”。為了不讓措辭重復,便將什么不必崇洋媚外;大學的壓抑躁動;方文山詞的韻腳都扯了進來。單純的學妹們,大多還是,淪陷了。。。

  “給你。”張依依遞了瓶水過來,看著李寞。

  “謝謝。”李寞看著名單。。。

  張依依有些激動:“已經三十多個了呢,去年一共招了還不到五十人,這才不到一上午。”

  “恩,喜歡這個的,自然會來的。”李寞喝了口水應著。說了這么久,還真有些渴了。

  “李寞。”張依依已調整了語氣。

  “恩?”李寞抬頭看著她。

  “今天真的謝謝你。”一本正經的捏著衣袖。

  “應該的。”李寞應著,忽然笑了起來:“那你怎么獎勵我啊?”

  “請你吃飯,嘻嘻。”張依依眼睛瞇在了一起。

  “那給你個約我的機會。”李寞貌似說的毫不經意,右手已遞出了手機。

  “哈。”張依依快速的在手機上按了一串數字。

  李寞已笑了,張依依一直在笑,眉溢開一簇簇的好看。

  空氣里似乎有一種小曖昧開始彌漫。李寞也幾乎已忍不住去渲染一個氛圍。

  風輕輕拂起張依依額前的一縷青絲。

  “哇,不錯啊,一上午這么多。”一個有些沙啞的男聲兀自打破了兩人片刻的沉默。

  張依依略一偏過身子,走向聲音的來處:“社長大人,我們是不是很厲害。。。“

  李寞也遇上了剛才翻著名單的那個目光,點頭示意了下。他對這個人不感冒。

  何政也有些訝異,畢竟他去年帶著幾個副社也差不多只招了這么些人。迎來李寞淡淡的目光,何政頓了下,走過來拍拍李寞的肩膀:“恩,去吃個飯,休息下吧。”

  李寞只是左側嘴角抿了下:“好。”

  張依依眨了眨眼睛,還是剛才的表情。

  “那我先走了。”李寞看著張依依,似乎想從她眼里看出些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恩,你去休息吧,一上午肯定很累了呢,我們再聯系嘍,拜拜。。。”張依依微笑著,甩了甩衣袖。

  李寞有些失神,似乎在水云淡墨間有個素手捻著衣袂的女子的身形萌動了下。還是作罷了,他便走了。

  已晌午了,陽光穿過有些陸離的葉子在地上留下斑駁的痕跡。

  李寞很戀著午后的陽光的。

  因為,慵懶。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