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35:2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群雄錄
  4. 第二章 主持

第二章 主持

更新于:2018-03-16 19:36:33 字數:2538

字體: 字號:
  佛堂里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不過天生對此并不陌生,這些事情每年都發生很多次,而每次主持都不在意,主持不在乎他是否吃肉,天生只不過在廟里長大,把自己也當成了和尚。一個愛吃肉的和尚。

  主持說過話便繼續雕刻著他的石像,手一刀刀慢慢的刻著,石像也勾勒出大概的樣子,是一個手持折扇的文人,類似的石雕主持已做了不少,每一個都十分細膩,一塊頑石在主持手中變得有了靈性,天生不懂得好不好,只覺得很好看。

  “師傅你這次又在刻什么,是你認識的的朋友嗎?”天生故意打破沉默,很不理解主持常年不下山。腦海中怎么有這么多人物。

  “他?我不記得了。”主持的手不易覺察的頓了一下,有若無其事的繼續開始。

  “那您干嘛天天都要做,不無聊嗎?”天生好奇的問,要讓他一年到頭呆在這里,只怕自己要瘋了。

  “常做做,只是害怕忘記。”主持輕嘆一聲說道。

  “不記得,又怕忘記了,什么意思?”小沙彌很不解。

  “你以后會明白的,好了,天色晚了,快去休息吧。”主持似乎不想提這個話題,搖搖頭示意天生快去。天生只好懷著一肚子疑問回到里屋,脫了衣服就睡下了。

  “朋友……是嗎/“天生走后,老主持對著佛像自言自語的問道,眼神說不出的悲傷寂寞,良久,才閉上雙眼,蒲團前一座石像已完成,文人手中折扇輕搖,說不出的瀟灑自信,意氣奮發。

  滿月當空,山中的蒼狼對月長嘯,銀月透過窗戶照到天生的臉上,隨著時間的流逝,月光走遍了全身,他的身體也慢慢發著紫色的星光,光芒越來越亮,近乎實質,睡夢中的天生卻并不知道,依然安睡,星光已照耀整個房間,天生的身上開始出現一道道黑色的符文,如蝌蚪般密布全身,星光像長鯨吸水般被符文吸收,符文越來越大,并開始在身體上流動,星光頓時一暗,可不久便光華大放,符文漸漸不敵,流動速度越來越快,卻隱隱像要奔潰。

  佛堂里主持還在那里打坐,突然面色一沉,身型一閃,便出現在天生床前,常拿刻刀的右手成虎爪往星光抓去,如布匹般便被撕破,但轉瞬便又要匯集起來,主持見此臉色又是一變,乘著星光還為成實質,便一手提起天生閃到佛像前,另一手抓起佛像底座,重達千斤由巨石構成的大佛,在這個看似年邁的老人面前輕若鴻毛般被舉起,佛像下是一深不見底的洞,主持毫不遲疑跳了下去,大佛也重重落下,將深洞封死。

  主持瞬息便已到底,落下時悄無聲息,沒有月光,天生身上的光芒沒有那么快凝聚了,主持見此面色緩了一緩,但腳步卻一點也不停,急如閃電的向下奔去,密道十分長,直通地心,直到一片巖漿化成的湖泊,主持才停下腳步,巖漿湖不時泛起巨大的氣泡,擴散開炙熱的氣浪,但湖岸上矗立里著九座黑色的石碑,之間由無數符文連接,將這一片湖圍起來,氣浪一絲也不外漏,石碑高達九丈每座石碑都刻著一頭奇獸,有的只有一足三眼,有的五官具無只剩一口,但每頭巨獸都散發著壓抑的氣息,好似隨時都會沖出來。

  主持到此放下天生,深吸了一口氣,盤膝坐下,口中默念,片刻之后,湖面開始沸騰,好像有一頭洪荒巨獸將要出世,九座石碑上的巨獸隱隱發出咆哮聲,整座地下密室好像要塌陷般,主持好似沒有發覺,繼續念咒,但臉色有些發白,終于一聲巨響,湖中緩緩躍出了一頭大鳥,翅如流焰,頭似人臉,鷹嘴虎目,隨著大鳥飛出,巖漿也平息下來,大鳥瞪視著主持,厲嘯一聲撲下來。巖漿隨著這聲從中飛出數百只火鳥,伴隨著大鳥飛來,整個空間充滿鳥嘶聲,主持見此大喝一聲,有些佝僂的身體,發出一聲聲爆響,身體光華流轉,一下變成一個修長的青年人,一手指向大鳥,一手快速打出九道光環打向石碑,石碑中奇獸悲鳴一聲,射出了一條條黑色鎖鏈鎖向大鳥,大鳥對鎖鏈頗為忌憚,快速躲閃又噴出一道真火,真火燒到鎖鏈上,鎖鏈黑色光芒一閃,石碑巨獸又凄厲一聲,鎖鏈反而更快的卷動起來,大鳥見此不免急躁起來,碩大的身軀因為躲閃不斷砸在山壁上,落下一塊塊巨石,巨石還沒落下便被黑色色鎖鏈一卷頓時被化為寒冰,鎖鏈再一卷巨石碎開被氣浪蒸發,主持眉心開裂,現出一個琉璃法眼,全身呈現出七彩琉璃色,狀若佛陀,但眉宇間卻是一片英氣,火鳥還沒飛到身前便火光一閃,紛紛掉落在地,對著主持鳴叫,如百鳥朝風,又如童子敬佛。

  大鳥越加狂怒,對鎖鏈不再閃避,張大雙翅蕩開九條鎖鏈,怒鳴一聲,巖漿湖面騰出三條大龍,俱是真火所化,咆哮著向石碑沖去,所帶委實竟讓巖漿湖面為此干涸,主持見此眼中精光一閃,琉璃法眼中射出七彩琉璃光柱掃射大龍,大龍不得轉向光柱,兩方都為剛強霸氣之力,竟一時僵持不下,只看誰能堅持最后,主持面色不變,手中法決一變,被大鳥蕩開的鎖鏈轉向真火大龍,大龍不查被一一擒拿,大龍身上出現一層薄冰,七色琉璃柱一變,化為萬把利劍插入龍身,隨后破裂開來,大龍哀鳴一聲,真火散開,重回大鳥身上,大鳥眼中閃過忌憚,飛向湖面欲逃離此地,主持這時口中噴出一道青氣,當中竟伴有大儒道喝,化成一副圣人訓示圖壓向大鳥,氣勢使大鳥身形一頓,被鎖鏈飛快的纏住,道圖也順勢砸中大鳥,大鳥赤色羽毛紛紛掉路,大鳥哀鳴拼命掙扎,可除了石碑微微搖晃,也無濟于事。

  主持見此原地化作一道金光,再現身時已出現在大鳥頭上,右手如利刀插入大鳥頭顱中,猛地一捏,只見大鳥光芒大放,一時空間一靜,光華猛然爆碎,九座石碑竟都碎裂,待光華散盡了,湖面只剩下一座三足方鼎憑空屹立。

  主持回到原地一手抓起天生,扔進鼎中,一面憑空拿出一根根藥草,有九葉靈芝,人形何首烏,七色鳳尾草等等不可多得的珍寶,如讓他人看見必供為傳家之寶,這時卻如草芥般絲毫也不心疼的扔進去,待藥物扔完好,主持手掐法決,三足方鼎緩緩旋轉起來,主持雙手快速掐指,一時如千手觀音,一個個符文憑空閃出,山腹內空氣為之一沉,又被打入鼎中,符文伴隨著藥物的藥性將天生全身密布,終將星光壓制下去,符文漸漸牢固下來,不再流動,星光也漸漸地消失,主持終于舒樂口氣,法決卻不停下來,直到日出東方,主持才把天生從鼎中撈出,也不理方鼎,便向外走出,三足方鼎不一會有光華大放,化作原先的大鳥,只是羽毛暗淡許多,定定的看了主持一眼,也不發一言的潛入湖中。

  主持出了密道將天生放回床上,愣愣的看了一會,隨后苦笑一聲走了出去,待回到佛堂,又坐到蒲團上,拿出一塊新的石頭從新開始雕刻起來。

  床上的天生一臉的安詳,依然在睡覺。一切好像什么也沒發生。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