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12:15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高中之那些年
  4. 第一章 起始

第一章 起始

更新于:2018-03-17 13:03:12 字數:2750

字體: 字號:
  我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男孩,唯一不平凡的也許就是我的姓名了—復姓東方,單名玄(東方不敗的東方,不用懷疑=,=。。。)一直以來總以為自己的人生會一直的平凡下去,直到生命的終結。在幻想中,也有過自己拯救地球,護衛人類的偉大舉動,最多卻只是平時在網絡上抨擊、批判某些人的不道德行為罷了。

  這樣的生活直到某一天被完全打破了,信或不信,自己的人生軌跡都發生了方天復地的變化。。。

  和平常一樣的晚自習結束,東方玄卻被幾個死黨叫住留了下講鬼故事。

  聽他們說每個人每講完一個故事就滅掉一盞燈,那么,到最后統計的時候就會多出來一個報數的人。不用解釋,多出來的自然就是鬼了。本來東方玄是一直很排斥這種游戲的,通常也都是不玩的,因為膽子比較小,從來不玩這種“也許”就真的發生的事情是自己一貫的認知!但是看死黨們都玩了好幾天一點事情都沒有就不自覺得有點心癢,心里想著“反正他們都玩了幾天都沒事,加我一個應該也不會有事吧”的心理加入了他們——一切的不平凡也就在命運的巨輪下悄然的改變了,變的不再平凡!

  “女人在同學們的慫恿下進入了WC,關上們后,女人又聽到了那恐怖的聲音‘要穿外套嗎?紅外套好嗎?’女人不由自主的回答道‘好的’,她這樣的回答之后,‘啊!!!’在外面的人聽到了一聲充滿驚恐的尖叫聲,同學們一下子就慌了,連忙的沖進WC,就發現女人渾身鮮血的躺在地上,看樣子就好像穿上了一件鮮紅的外套!”

  “啊,”毫無感情的叫聲“一點都不恐怖,你們五個人講的都是寫什么故事啊,不會都是在‘故事會’上看的吧?就玄講的好點,最起碼玄會制造氣氛!”他是可可,一個一米七八的大男人,卻有著一個非常秀氣名字的“漢子”(聽說這名字是他媽在懷胎的時候非常喜歡喝咖啡,所以。。。)

  “我就不相信你可以講的比我們好!”“就是,就是!我們今天可以看了一上午的故事會,想了一下午的感情誒!”

  “我相信你可以講的比我們好,真的!”一個個聽了可可的結論都不愿意了,七嘴八舌的對可可展開了“攻擊”。

  “好了,好了!都安靜!氣氛都被你們破壞光了,接下來我們就認真的聽可可為大家帶來的精彩的鬼故事吧!”這是我們小團體的“智者”(其實是平時鬼點子多點。。。)豐年。

  可可聽了豐年的話一陣的郁悶,他知道這是豐年在打擊自己。接下來自己要是講的不好肯定逃不過被眾人“圍攻”的命運,雖說講的好也不一定就可以逃過去。“o(︶︿︶)o唉,沒事發表什么評論嗎?!無妄之災啊!啊!啊!啊!”可可無奈的想到,“好!既然豐年都這么說了,我就把壓箱底的事情說出來,本來不想說的,怕把你們嚇到轉學,但你們這么逼我也就不要怪我了,哈哈哈哈!~~~”

  “屁話,要講快講,再遲巡邏的老師和學生會就過來了!”“就是!!”這兩個人前面說話的是鐵木,后面的是高手(是的這是他們的名字)

  “好!那我講了啊?!你們有聽過這所學校的歷史嗎?”可可一臉神秘的樣子,但在手電的照耀下有點發光的眼神卻清楚的傳出“你們快問我啊!”的意思,不過大家都不鳥他就是了,可可看沒人理自己也就只能無趣的繼續講下去了“現在我要講的就是學校的歷史了,我們回寢室的路上都會路過的那個在山邊的‘危房’你們知道吧?”“危房?是那個一直要拆遷,卻一直麻煩不斷的舊教學樓吧?”豐年問道,豐年是我們團體里消息最靈通的,許多消息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對他來講也許早就過時了。“是的”可可接下豐年的話“剛開學的時候我在學校的貼吧上看到過一則很早之前的帖子,看過帖子后我私下里也找過學校旁邊資歷比較老的老人調查過,結合帖子和老人的故事我知道了一些很少人知道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啊?我看快熄燈了,先回去吧!?”我的膽子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我的預感很準卻沒多少人知道。我的膽子小就是因為我的預感準,也許有人會說“預感準多好啊,可以避免很多事,你好膽小個屁啊?!”但是我的預感卻不是人們理解的那樣,我的預感可以說是預言了而且只對倒霉的事情。不!那不是倒霉的事情!因為我的預感只有在有人死的時候才會對我發起提示,而我的五感會接收到那些提示,在腦海中浮現畫面——各種各樣的死人,和死法!

  這次,在可可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的預感又模糊的出現了,所以我才會著急的打斷可可的故事。果然,可可停下下,畫面就不在增加,雖然還是模模糊糊的。

  “才8:40,9:30宿舍才熄燈,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木道說道,木道是一個奇怪的人從開學就喜歡在我的身邊,大家都是男的,害的我很是不習慣了一段時間。木道平時很沉默的也從來不反駁我的提議,但這次。。。

  “玄,你就別急了,沒事的,我們和老伯說好了,就算遲點回去也會給我們開門的!”“是啊,繼續聽吧!”看來大家都被引起了聽下去的欲望了,我想不聽的先回去的,但路上要經過那個‘危房’一個人我根本就不敢過啊!~~還好,雖然隱隱的有不好的預感可是腦海里的畫面已經沒有了,我也可以憋口氣繼續聽下去了,無奈的命運啊,早知道就和同學們一起回去了!后悔啊!~~

  “好,繼續了啊?!不要在打斷額,不然我就不講了——這個事情就是,那個,‘危房’以前,死過很多人!”可可的聲音在后面突然的提高,嚇了大家一跳,不夠沒能大家開口‘教育’他,就自顧自的又開始講了“聽說‘危房’下面的那塊地以前亂葬崗,后來來了一個和尚,在旁邊建了一個小廟,再后來就有了現在的學校了,你們看,宿舍靠墻一邊的那個就是以前的小廟了,先在都變大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快繼續!”“好,好!~~~十幾年前學校的發展一下子很好起來,就有很多的學生住校,但宿舍一下子沒那么,多有老師建議把‘危房’拆了建新的宿舍,然后在施工的某一天施工到一半的‘危房’中間部分掉了下來,當時工人大部分都在中間,悲劇就發生了,工程也中止了。”“后來呢?”“后來?后來就是過了幾年,人們慢慢的忘記了這件事情,在去年,也就是我們入學的前一年學校想把‘危房’拆除建一個體育場,又是在施工的時候,一輛滿是金剛水泥的卡車突然失控闖進了學校的操場,當時有好幾個班級在上體育課,悲劇再次的發生,聽說撞死了十幾個學生呢!”“嘶~~~”齊齊吸了一口冷氣!“還有,從畢業的學長的口里我還聽說了有學姐在晚自習結束后獨自一個人路過‘危房’附近時。。。”講到這里,可可停了下來,看了一眼緊張的我們“看到‘危房’里有“人”!”

  “嘶!~~~”這次大家吸氣的聲音更響了,聲音在教室里久久回蕩。

  可可在這時關掉了剩下的唯一的一個手電低聲說“1~”,

  “2”豐年迅速的反映過來并接了上去,“3”木道也低聲說出,“4”高手,“5”鐵木,“咕隆~”我咽了咽口水,看大家都說完了在看著我,只好無奈的報出“6!”。

  我報完之后送了一口氣,剛放下提著的心就聽見悠悠的傳來一聲“7~~~”

  (未完,待續。。。)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