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1:2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神化之旅
  4. 一 序章

一 序章

更新于:2018-03-16 21:31:56 字數:5071

字體: 字號:
神化之旅目錄
共1章
  盤龍一族在所有已知的星域都是一個永恒、強大、恐怖的存在,他們強橫的力量,巨大的食量,偉大的身軀,都讓人驚眩若絕,盤龍族因他們強橫的力量開辟出了大大小小無數的食場,繁衍出了一個個無數燦爛的文明,卻也消滅鯨吞了無數的低端巨型生命體,在各個不同的高端智慧生命體的文明歷史中,或多或少,或詳細或隱晦的都有這種記錄,所以盤龍一族又成了創造和毀滅的代名詞,多數在盤龍族鯨食之后的食場上繁衍出來的高端智慧生命體都對盤龍族有著銘心刻骨的記憶,于是對他們頂禮膜拜都有之,對他們避而遠之都有之,對他們仇恨鄙視者同樣有之。盤龍族聽之任之,依然我行我素,無論是什么種族,只要你是高端智慧生命體,那么盤龍族便不再把你列入菜譜和食糧。所以隨著時間的消逝,歷史的演變,文明的進步,盤龍族漸漸的淡出了各高端智慧生命體的視線,最終成了一個傳說,一個神話。

  客觀而真實存在的盤龍族,卻在自己的原則約束下,生存空間越來越小,生活越來越艱難,覓食越來越困難,不得已,只好盤繞在新開辟的食場上象冬眠一樣,等待著食物的成熟,就在混混噩噩,半饑半飽,似睡非睡中渡過一年又一年。

  盤古率領著他的盤龍族,在一片不知名的星域中慢慢地繞飛著,無聲無息,象是一群飄蕩的幽靈,在充足的食物沒有出現前,保存體力是極為明智的選擇,風馳電掣、騰云駕霧,那是一種浪費,也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慢慢的,不經意間,在盤古的眼前出現了一顆孤寂的巨星,直覺告訴他,這是一個冰藏的世界,“就是它了!”盤古用手指了指眼前的這顆孤寂的、在黑暗中若陷若現的巨星說道。即象是給他的族民下命令又象是給自己下決心。

  分散的盤龍族民似慢實快的向盤古聚攏,盤古的短短四個字,給所有人帶來了憧景和希望,他們都期待著有一頓豐盛的大餐,雖然那也許是幾百上千年之后的事。龍水,龍金,龍火。龍木,龍土,龍天王,龍海王,龍冥王,龍地九大長老齊聚在盤古身側,凝視著前方那載沉載浮似動非動的巨星。

  劍眉朗目,隆鼻薄唇,黑發輕揚,清秀中透著堅毅,全身溢彩流光,給人一種迷離之感的龍地在盤古身旁看了一會那巨星后,對盤古說道:“首領,此星球大是大矣,恐怕仍難盡合我等之意,一則,我族人一擁而上,不免重量過于集中,影響此空間的平衡,其二嘛,也可能眾口難調啊。”話音一落,盤古尚未開口,面貌和龍地有幾分相似,只是赤發眉紅、全身似乎有跳動的火焰的龍火已大聲附和,連聲說:“對,對,龍地長老說得有理,我可不愿和水老大一起吃那煮得死死的,發發的東西!”在藍霧中若隱若現面目難辨的龍水正要回辨,盤古已轟然作聲:“爾等勿憂,我自有分寸!”說罷,全身金光乍現,本已十分巨大的偉岸身軀陡漲一倍有余,懸掛在腰際的開天辟地斧手柄上的春夏秋冬四顆自然之石,似乎是受到了金光的感召,瞬間也發出了綠、紅、黃、白四道強光象流水一般浸漫開天辟地全身,齊齊向斧刃涌進,剎那間,斧刃發出了白金般的亮焰,似真似幻的吞吐著巨大的能量,強大的氣勢,讓一眾長老同時飛退到千米之外。盤古抽出開天辟地斧,“開”!暴喝聲中,將斧直直的辟向遠方巨星,開天辟地斧擊碎虛空,帶著耀眼的白光,一溜殘影,用肉眼無法分辨的速度,直擊巨星。轟然巨響聲中,巨星四分五裂,迸發出了令人無法逼視的亮光。原本平衡的空間被一斧之力擊破,四分五裂的巨星向外急速的釋放毀滅一切的能量,整個空間頓時陷入驚濤駭浪中,強悍如盤龍族,現在也成了汪洋中的一葉小舟,在空間能量的抽填,回補,涌放中搖擺飄蕩,只有盤古,屹立如舊,在漫天的高熱高亮的星光照耀下,繞身的金光宛若成了實體,任憑風吹砂打石擊,我自巋然不動,良久,能量風暴漸漸平息,整個空間又漸趨動態平衡,而此時,原來那個黑暗的世界不見了,盤古不見了,顯現在盤龍族面前的一片明朗的天地。九顆行星在繞著一顆耀目的星球在旋轉。一切都顯得那樣的寧靜和詳和,盤龍族看得有些不明所以。“盤古呢?首領呢?怎么不見了?首領這是什么意思?”疑問在盤龍族眾人心中升起,盤古的聲音就在此時在眾人耳旁響起,“長老們,我在這顆火球上,我需要休息一下,你們眼前現在有了九個星球,你們各取所需,帶領本支族人,按自己的嗜好去經營你們的食場吧。豐收的季節別忘了叫醒我。”之后,就寂然無聲了。當其它長老還在靜侯下文時,龍地已沖向了一顆不大不小,離盤古不遠也不近的蘭色星球。他的本支族人見狀也呼嘯跟去,其它的長老這才醒悟,怪叫著沖向心中看好的食場。

  龍地越飛近那顆蘭色的星球,心中就越覺不爽,因為那顆星球四周還有不少的碎石在圍繞它流轉,阻撓著他的飛行,也讓龍地看不真切。龍地一怒之下,袍袖一展,五彩流光發去,編織出一幅巨大的彩網,盡收那些碎石,捏巴捏巴之后,順手一丟,放到了一旁,此時有個姣嫩的聲音叫到:“爸爸,我要這個星球!”龍地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寶貝女兒龍月。龍地愛撫的拍著龍月的頭,說道:“好,給你,早知你要,爸爸就搓圓點,捏平點咯!”龍月卻并不嫌棄,蹦跳著飛向了她的星球——月球。龍地率領他的本支族人也同時進駐了他們的食場——地球。龍地之所以會選擇地球,是因為他看到了春夏秋冬自然之石在那開天辟地的一斧中,濺射到了這顆蘭色的星球上,他必須找到到它們,因為他們不能沒有盤古,而盤古也不能沒有開天辟地斧。

  二:生日禮物

  地球在傳說中的“神棄”之后,冬季來臨,滿目瘡夷被厚厚的亙古不化的冰層覆蓋,漫長的歲月過去了,不知從什么時候起烈日開始無休止的去灸烤大地,地球表面局部冰雪抵不住烈日的溫情,慢慢的開始消融,地球終于有了第一種聲音——流水聲,然而,這些融化的雪水被很快的蒸發,地面溫度越來越高,氣候越來越干燥,燃燒的激情被點燃,大面積全球性的大火迸發啦,地球成了一顆熊熊燃燒的火球,亙古不化的冰雪也已無法阻擋烈焰的腳步,步步退卻,逐漸消融,巨量冰水奔騰不息,沖出高山,漫過平地,在滅火的同時,也形成了溪、河、湖、江、海,水成了地球的主宰,肆虐的洪水統治了地球,而地球也在失控中開始失去原有的平衡,運行失態的地球被迫轉了個向,這才終于穩定了自己的身形。而地球表面卻因此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地殼移動,大陸板塊的架構也發生了錯位,高山也許成了海洋,海峽也許就成了世界的屋脊,在地殼大陸板塊重新排列組合完成后,地球開始表現出了溫柔的一面,肆虐的洪水開始消退,海水開始變碧。灰蒙蒙的天空開始變藍,在太陽的照射下,重新生成了五個大陸——東方的神洲大陸,西方的西方大陸,以及夾在東西方之間,被海洋環繞的大洋之洲,和神洲大陸西邊比鄰的炙烤之地,再有就是仍然白雪皚皚的極地冰凍苔原,生命的跡象開始出現。

  人的生命是短暫的,因為人生在世最多不過區區百年,但人的生命又不是永恒的,因為子子孫孫無窮盡矣,就是這血脈相承,經過不知多少年的繁衍,進化,發展,五個大陸都孕育出了璀璨的形不同而神似的現代文明,其中尤以屹立在神洲大陸南端的神華帝國最引人注目,傲立東方,雄視世界。

  神華帝國之所以能成為強國中的強國,在血戰前行的歷史中,揭示了此中的奧秘,那就是雄厚的經濟和強大的軍隊。說到神華帝國富國強兵,無論是國人還是有心的外國人,都會提到一個企業,一個人。企業是神華帝國的神龍集團,人是神龍集團董事局主席龍云。在龍云的領導下,神龍集團象一只八爪魚,觸角伸到了世界的最遠處和最深層,收取信息,吸收養分,出口創匯,生產創稅,為國家為集團創造了滾滾財富,其下屬地面金屬公司,乃是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兵裝廠,它的出品在各領域都有劃時代的意義,有這樣的公司存在的神華帝國,其部隊戰斗力想不強都難。所以神華帝國有一支讓絕大多數國家羨慕并暗生畏懼的號稱不死的漢軍,就是這支不死漢軍構起了帝國的鋼鐵長城,提出了一個似乎十分久遠的模糊不清的戰斗口號——凡犯我神華帝國天威者,睚眥必報,雖遠必殊

  龍云的專車從外形看和城市中南來北往的中高檔車沒有什么兩樣,但細究下卻是大有區別,其一,沒有品牌,也就是說龍云的座車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其二,它和普通中高檔車相比似乎稍微寬了些,高了些,長了些。在經過行人身邊時,從地面傳來的震動似乎大了些,引擎沉悶的轟鳴似乎太刺耳了些。龍云坐在車上感覺就象在行云流水中行進,同時車內針掉可聞,全無半點聲響,這便是龍云自稱為“龍騎”的愛車。

  從地處神華帝國東南部的星城到神華帝國南部的獅城,行程不過一千來公里,星城是神龍集團近幾年來地產開發的重點城市,而獅城卻是集團總部所在,也有龍云愛的港灣。想著美艷的嬌妻和虎頭虎腦的五歲愛子,龍云堅毅嚴肅的俊臉上少有出現了幾絲笑容,眼中更是親情流露,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是一年了,小鷹四歲時開始奮戰星城樓市,明天已是小鷹五歲的生日,電話中妻子的無語凝噎,違心的支持,溫馨的問候,都讓龍云看到了一個柔弱委屈的身影,兒子無知卻又真情的“我要爸爸,爸爸你什么時候回啊!”的稚語,每每讓龍云恨不得放下手頭的一切,回到家中,相妻教子,可下一刻,他很可能又到了京城,再下一刻很可能到了國外,就算是在總部,那也是咫尺天涯,會議一完,又馬不停蹄的到了下一站,這也是龍云除了能力外,最讓董事局信服之處——敬業,龍云看著窗外,漸沉的夕陽。此時正是倦鳥歸巢,雞鴨回籠的時候,龍云也是歸心似箭,情不自禁的打開前坐對講按鈕:“榮伯,能不能再快點?”榮伯深厚的聲音傳了過來:“主席,已經很快啦,董事局交代,安全第一,現在又有……,哦,不說了,我再快點吧!”榮伯煞住了話頭,專心開車,此時車速已達200公里每小時。龍云知道榮伯的話外音,商場如戰場,甚至更酷于戰場,因為有時你根本就不知對手是誰,這也是董事局交代榮伯不得讓主席乘專機返家的原因。否則,龍云也許早就到家和妻兒共進晚餐了,但是近段跡象表明,似乎有不利于龍云的人在行動,不知是什么人所指派,也不明目的,但行動肯定是不友善的。但龍云的心中現在很篤定,因為他有龍騎,還有……

  “主席,路邊有人攔車求助,好象是車壞了。”榮伯的聲音通過對講機傳了過來,龍云問道:“把視頻傳過來!”“是”榮伯話音一落,龍云眼前便徐徐展開了一幅一米長0.6米寬的視頻屏,此時屏顯求助的路人在十公理外,龍云仔細盯視著屏幕上的一男一女,毫不放松對他們臉部表情的變化,在接近目標的最后五秒時,龍云對榮伯下達了不要理的命令。榮伯心領神會,向右微打車輪,龍騎掠過一男一女呼嘯而過,高速流轉的氣流,讓一男一女的衣物飄飛而起,但男女的臉色卻沒有絲容驚害。“果然有問題!”榮伯心中恨恨地說道。“榮伯,專心開車,聽我命令行事!”龍云和聲對榮伯說道。榮伯答應了一聲“是”,龍騎高速向前飛馳。此時已是暮色四合,只間或有車燈的光柱劃破黑夜長空。平時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似乎只有龍騎在馳騁,車外不知何時飄蕩起了乳白的濃霧。

  “榮伯,減速,準備停車!”榮伯同樣的通過可見即可得駕駛頭盔看到二十公理外的路中央一輛大型貨車橫臥著。龍騎除了能飛,否則肯定是過不去了,榮伯讓龍騎慢慢地在離貨車約百米處停了下來,通過視屏,貨車對面人影晃動,似乎有不少人在搬運車上的貨物,但詭異的是,沒有半點聲響,“榮伯,全裝甲狀態!”榮伯打開坐椅右手邊的一個長方形盒蓋,按下了里面一個橙色按鈕,在裝甲覆蓋車身的同時,榮伯前方的駕駛臺也發生了變化,出現了許多原本沒有的按鍵,時間在靜默中嘀嘀流走,一分鐘好象有一年那么漫長。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倒臥貨車的底盤里突然吐出幾十條桔紅色火舌,目標當然是百米外的龍騎,剎時,坐在車內的榮伯好象聽到了傾盆大雨潑打在芭蕉上的聲音。“主席,我們是否要還擊?”榮伯請示完畢后幾秒鐘,還不見龍云回答,情急之下,不禁有違常規的窺視了一下后座,一看之下,不禁大驚失色,主席不見了,龍云不在后座。

  龍云在發出全裝甲指示后,就已經下了龍騎,躲在了龍騎后面的濃霧中,當射擊開始時,也是榮伯向他請示是否還擊的時候。他已騰而起,在子彈火舌的掩映下,宛如一條金龍閃爍著金色的亮光,在彈幕的空隙間,騰云駕霧地撲向貨車,傾盆大雨般的掃射,來得快,去得也快,在龍云電光石火的撲向貨車后,不到兩呼吸間,槍聲頓息,龍云滿臉奧腦的走了出來。上了龍騎后,龍云對榮伯說道:“全是沒有半點淺索之人,并且寧死不降,滅了他們,我們走!”榮伯微微有些動容,不是因為龍云的指示,而是龍云的話,是什么人要置龍云于死地?并且如此悍不畏死,想歸想,手里可沒閑著,一按鍵,一枚小型固態濃縮燃燒彈發了出去,貨車開始暴燃,幾分鐘后,在夜風中吹散散盡,在在面上僅余一塊焦黑的烙印,龍云看著自己的手,喃喃說:“善水和風真氣真是不可思議,看來是時候啟封小鷹的生日禮物了。”

字體: 字號:
神化之旅目錄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