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29:3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王族:天之璇
  4. 第三章 測試

第三章 測試

更新于:2018-03-15 21:06:33 字數:3982

  風軒站在那兒沒有說話,聽父王的意思似乎天機閣對風無痕有很大的重視,壓下心里多余的想法,對著風嘯天道:“白兒剛從遺落山脈回來,說是有事情要報告給您。”

  風嘯天點頭默許了,不一會兒,風無白就作揖走了進來,對于自己的爺爺風無白是懷著無比的崇敬之心的要不是自己爺爺苦心經營也不會有北境一百多年來的繁榮安定。

  “見過爺爺!”風無白恭敬道,雙膝跪了下去。

  “好了,什么客套恭敬的話也不必多說了,有什么要緊的事就趕緊說吧!”風嘯天說著閉上了雙眼,自己膝下的兒孫自己也沒有過多教育,個個似乎都沒有讓自己失望,無白還有明兒的兩個孩子都在二十歲的時候到了斗王,頗有自己當年的風范,不辱門風啊!

  “主要有兩件事情,一是遺落山脈的魔獸逐漸變得安靜起來,已經有兩年沒有發生獸潮了。二是孩兒從遺落山脈的一處古跡中發現了荒神遺境地址。”風無白一字一句向風嘯天報告道。

  “荒神遺境?”風嘯天睜開了雙眼,淡淡道:“荒神遺境一百多年以前我就聽說了,至今也沒有人找到,說明這地方不像想象之中簡單,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過了一會兒,風嘯天又接著沉吟道:“把荒神遺址的消息放出去,等到王府大會結束后,你就帶著府上的年輕人去荒域探索一番。年輕人是時候出去鍛煉了。”

  風月白朝著風嘯天重重點了點頭,剛想轉身離去,身后傳來風嘯天的聲音道:“把小痕兒也帶上。”風軒和風無白心神同時一凜,風軒沒有說話,只見得風無白朝著風嘯天跪了下來,道:“孩兒不知道爺爺的用意?三弟還不過四歲,一同前去若發生意外只怕孩兒照顧不周,還請爺爺三思。”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小痕兒的安全不用你費心,下去吧!”風嘯天淡淡道,這天上爍動的繁星,究竟是誰在下這一盤棋?

  風無白朝著風軒眨了眨眼,示意替自己說些話,風軒卻沒有理會,意思是風無白可以離開了,在這位北方的王者面前多余的廢話是絲毫不起作用的。

  風無白離開后,風嘯天又睜開了雙眼,沉吟道:“我這么做是不是對痕兒太不公平了?他今年才四歲。”風軒站在旁邊,道:“沒有您就沒有北境的現在,父王所做的一切都有父王的道理,我選擇相信父王。”

  風嘯天贊賞的點了點頭,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想要告訴在這個世界下棋的人,自己這顆棋子并不是那么聽話,心里卻有種莫名的直覺,或許說有種膽大的想法,這世界的下棋人會不會有一天會是自己的孫兒。

  ----------------------------------------------=

  “哎,三弟,聽說你一個月后要跟大哥去荒神遺境?”風無聲跟無痕走在前往家族試武場的路上,無痕的身后則是跟著干凈利落的阿蠻,一路上楓葉飄落,帶著清晨的水珠,早上下人起來還未來得及打掃。

  “恩,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母親聽了這事還跟父親大吵了一架。”風無痕說道,其實內心還是對著外面的世界有著向往,要不然也不會聽著風無白吹大牛,吹噓外面的世界。

  “無痕,你怕嗎?”風無聲走著停了下來,這些年跟著大哥風無白在外面闖蕩,更是見識了各種兇烈的殘殺,那年他還只有十二歲,那些被斗氣擊傷的尸體、被野獸撕破咬碎的尸體、被各種兵器肢解的尸體,對那年十二歲的自己來說,是一晚晚數不清的噩夢。

  “楓葉的飄落看似沒有規則,其實都是在風的控制下,我從來都不恐懼發生在眼前的事實,我恐懼的是對規則的無知,無知者才會在劫難逃。”說著,風無痕用手接住了飄落下來的楓葉,朝著風無聲微微一笑,把楓葉遞給了風無聲,接著朝前走去。

  風無聲站在原地看著風無痕走在前面的背影,那一刻,連同著手里的楓葉從未感覺無痕是離自己如此之遠,緊緊攥住手中的楓葉,朝著風無痕跑去。楓葉樹下慢慢顯現出一個人影,接過一片飄落的楓葉,喃喃自語道:“無知者在劫難逃!”

  風家的王府大會是風家一年一度的盛會,邀請的各方勢力也都是風家的姻親,在短短一百年內風家已在整個北境形成了錯綜復雜的關系。北境的四大域圍繞著風家,相互之間利益也就綁在了一起,即使有小的摩擦,一想到互相之間有著姻親關系,也就互相理解了。

  “哎,你說今年云玲兒小姐會不會已經突破到了大斗靈?”

  “什嘛?云玲兒今年不才十五歲嗎?”

  “這你都不知道,你也太過時了。不知道你們聽說沒?我們風家的無聲少爺已經到大斗靈了。”

  “風無聲?他不是今年要十六歲成人禮了嗎?”

  “不過要說還是他大哥風無白厲害,估計王府大會一過,都已經突破斗皇了,武魂形態還是冰原狼。”

  “風無白是厲害,可其他人也不算差啊!風無鳴,風之語這些人不也是到了斗王了,年紀還比風無白年輕一些,他們倆的武魂一個白靈鶴,一個鳳凰,也不見得比冰原狼差!”

  王府大會還沒有開始,底下就開始嘰嘰喳喳熱議起各家族里的天賦選手來,仿佛比他們自家宗門里的人還要清楚。

  “二哥,你看他們還在討論你哎!”風無痕朝著四處張望的風無聲戲謔道,風無聲卻好像沒有聽到風無痕的話語一般,在北境各大家族里找尋著什么?風無痕望著風無聲期盼的神情,很是不解,看著不遠處風無白在招呼著客人,拉著風無聲就朝著風無白走去。

  “馬上大會就要開始了,你們倆還在亂逛什么,還不快進場,無聲今天不是你的成人禮嗎?你是不是還要我來幫你一步步服侍你啊?”風無白對著風無聲訓斥道。

  “不要不要。”看著風無白皺眉發怒的樣子,風無聲嚇著就趕忙向內院沖去,看來是不能等著小玲兒一起進來了。

  “痕兒,你要是實在無聊就站在我旁邊跟著我一起招呼來往的客人。”風無白淡淡道,名字中雖然是無白,風無白卻是穿著一身白衣,邊上用青絲繡著花鳥走獸,臉龐更是英俊非凡,在陽光的映襯下輪廓更是顯得非凡。

  “這是哪兒來的瓷娃娃?好可愛啊!”一位身材婀娜多姿的貴婦伸手就把還沒反應過來的風無痕抱了起來,接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親了親風無痕白嫩的臉蛋。

  “月兒阿姨好。”風無白躬身道,云月兒,云家的長女,十年前便是斗皇不知現在是何種境界,云家長女處在這個位置已多年不動用武力在外界看來很正常,風無痕的母親水芷若在出嫁之前還有著斗王巔峰的實力,嫁人之后則很少動用武力,不過風無白仍對著這些人保持著應有的恭敬。

  “恩,小白也好,這小家伙叫什么?”云月兒興奮的朝著風無白道。

  “這是三弟風無痕。”風無聲應答道。

  “又是小若兒的孩子,咋這么可愛。”說著云月兒又朝身邊的中年人瞪了瞪眼,意思是說你看看人家都已經生了三個可愛的寶貝了,你看看咱倆還一個沒有凈給別人添笑話了。

  “阿姨,能不能把我給放下來,難過。”風無痕埋怨道,云月兒臉上的脂粉全擦在了自己的臉上,這種濃烈的味道不是很好聞。

  “哦呵呵,是云月兒阿姨唐突了,沒照顧我們小痕兒的感受。”說著云月兒從脖子上取下了一顆珠子,塞進了風無痕的手里,說道:“這是月兒阿姨給你的見面禮,無白和無聲你月兒阿姨可從來沒給過東西。”

  身旁的中年人搖了搖頭,慢慢和風無白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里讀懂了一絲絲理解,這個女人還真是有點讓人感到難過啊!

  “阿姨,這是不是天香珠?”風無痕問道。

  “小痕兒還真是識貨,這就是傳說中能救人一命的天香珠,你看,你月兒阿姨對你好不好。”云月兒笑道,天香珠可是個寶貝,自己每天有十幾個強者保護,可是用不著這個東西,難得看一個小子順眼倒不如送了。

  “那好,痕兒就收下了。”風無痕倒也不矯情,說著就收進了自己的玄戒之中,微微一露的斗氣卻是驚了身邊的三人。

  三人好半響都沒有說話,尤其是風無白眼珠子幾乎都快瞪出來了,等一下,剛剛痕兒在斗氣外放收納玄戒?

  身邊的風無白還在思考之中,美婦旁邊的中年人突然站在了風無痕的身前,直言道:“老夫納蘭德,你愿跟老夫學斗氣嗎?”

  風無痕還沒有反應過來,接著就被風無白拉了過去,還沒開口,風無白就問道:“你怎么會用斗氣外放打開玄戒?”

  “斗氣外放?很難嗎?”風無痕皺了皺眉,自己看王府里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會嗎?自己會很奇怪?

  “不是很難的問題,是斗氣外放至少需要大斗靈的實力。”風無白看著風無痕迷糊的樣子,自己也問不出什么,每年的王府大會也都會有測試,四歲還會有個額外的武魂測驗,真不知道痕兒會是什么樣的武魂。

  風無白接著朝外面的云月兒和納蘭德道:“倆位也快進來吧!”

  看著風無白把風無痕拉了過去也就知道,他們風家自己也不知道風無痕的實力,畢竟才有四歲,誰也不會關心四歲孩子的斗氣,說句實話,四歲大斗靈,這個大陸上還有誰?

  想了想,云月兒也就跟著納蘭德走了進去,看著納蘭德疾步飛馳的樣子,不由得笑罵道:“當年追我因為不見得你這么積極。”

  ------------------------------------------------------------

  王府大會的中央是個巨大的練武場,練武場中央有兩塊巨石碑,泛青光的是測試斗氣的,另一個石碑有一面是光滑如鏡的,將自己的斗氣輸進去會顯示自己的武魂形態。

  王府大多數人都已落座,云家、荒北漠家、流云域劉家、九龍韓家、千山藺家等圍繞著練武場排列開來,各自桌上美食不斷,來回的仆從、侍女穿梭不斷。

  每年的王府大會都是從斗氣測試開始,接著挑戰比試,表現出彩的往往會獲得獎賞,不是斗氣修煉的法決就是神兵利器,總之獎勵頗豐。

  “漠山十四歲斗師三星”

  “劉鐵十七歲斗師七星”

  。。。。。。。。。。。

  “風無聲十六歲斗靈一星”

  “無聲這孩子沒白白在外面鍛煉!”風嘯天說道,眾人也紛紛都頭稱是,十六歲斗靈估計二十歲應該能進斗王了。

  “云玲兒十五歲斗靈五星”

  眾人一陣愕然,風嘯天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對著旁邊的云家家主云空道:“恭喜云家啊!”云空立馬站起身來,恭敬道:“哪里哪里,小女只是一時之快,論勁頭風家不輸給任何人。”風嘯天微微一笑,云空看著風嘯天神情不變,便慢慢安心坐了下去。

  “風無痕四歲斗氣。。斗氣。。斗靈八星”

  “武魂形態神圣五爪暗金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