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3:03:1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最強保鏢之荒原豹王
  4. 第一章 往事如風

第一章 往事如風

更新于:2018-03-17 19:00:02 字數:2162

  漫天的大雪紛紛揚揚的飄蕩,刺骨的寒風打著漩兒,如同一只精靈,唱著一首動聽的歌曲,但卻讓人聽后毛骨悚然。

  這就是東北的冬天,大雪紛飛,銀裝素裹,一種別樣殘酷的美。

  一個落后貧窮的村落背靠大山,村子里有十幾戶人家,春種秋收,收入很低。

  村民們最喜歡冬天,因為大雪紛飛的冬季里村民可以上山下套子,套兔子和野雞,不但可以解解饞還能拿到集市賣上百八十的。

  而在村子后有一片樹林,里面有一戶人家,只有兩人,姓莫,不是本村人,是去年才搬來的,來了之后就在樹林里蓋起了三間土坯房。

  平日這二人很少出門,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里,村民雖奇怪,但卻無人說什么,因村里的人都很老實純樸。

  此時在土坯房前,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站在院子內一個兩人高的木樁上,雙眼凝望著一個方向出神。

  “少爺,吃飯了。”此時劉福從房內走出,看著站在木樁上的莫風眼中流露出擔憂,猶豫很久才開口。

  “哦”

  莫風回過頭,朝著劉福一笑,單腳一點木樁飄然而下,落地之時了無聲息,仿佛一身沒有重量一般。

  莫風皮膚略黑,但卻十分精神,眉清目秀,算得上半個帥哥。

  而略黑的膚色更使得他較同齡人多出了幾分成熟穩重的味道。

  莫風走到劉福跟前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顯得他很是單純。

  “福伯,都什么年代了還少爺少爺的,以后不許這么叫,你就叫我風兒或者莫風。”莫風說完直接進到了屋內,剩下劉福站門口,眼中露出迷茫。

  “唉,一晃五年了,我們劉家一家八口都是你救的,叫你一聲少爺怎的?這擱在舊時候你可不就是主子嗎。”劉福一邊嘮叨一邊轉身也進了屋子。

  “五年了,好快啊,來到這里也已經快一年了。”莫風臉上露出迷茫,雙手拄著下巴,嘴里念叨著。

  劉福一聽頓時腳步一停,揮手就給了自己一個響亮的耳光。

  “啪”

  莫風聽到聲音回頭,看見劉福還想在右面臉上在來一巴掌,頓時身子一晃就出現在了劉福身旁,探手一把抓住了其手臂。

  “少爺,都怪我多嘴,讓你想起了往事。”劉福說到此處兩行濁淚流出,一臉的悔意。

  莫風見劉福這樣,一笑將其拉倒飯桌前坐下,道:“福伯,往事如風,吹過就散了,我不會活在過去,你不必如此。”

  劉福聽罷一愣,干枯盡是皺紋的臉上露出笑容,激動得道:“真的,少爺你想開了?!”

  莫風站起身,轉身透過窗戶看著外面大雪紛飛,喃喃自語道:“過去就過去了,不用想起,而是從未忘記,不是不愿提起,而是一直珍藏心底。”

  頓了頓,莫風轉身,眼中一抹憂傷一閃而逝,隨即道:“福伯,我想出去走走。”

  劉福一聽滿臉的震驚,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愣了半晌之后整個人顯得異常的高興。

  莫風一笑,繼續望著窗外的大雪,漸漸的眼中露出回憶之色。

  ……

  “豹王,殺了我,殺了我,快,我好難過!”

  “不!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你是我的好兄弟!”

  “殺了我!記住不要回去,不要你在為他們賣命,保護好自己,答應我!”

  土狼雙手是血,死死的抓住莫風的手,眼中盡是哀求。

  莫風雙眼流出血淚,看著半個身子都已經炸沒了的土狼眼中流露出不舍,還有愧疚。

  “來世我們還是兄弟,豹王,殺了我!你也不想看我在痛苦中死去,給我個干脆的!”

  “啊!我會照顧好你的家人,我的好兄弟!”莫風說完緊閉雙眼,顫抖的伸出右手,朝著土狼脖子抓去。

  莫風是個孤兒,三歲那年被人從姑姑家抱走,被帶到了國外,從此便改變了他的一生。

  帶走莫風的是一個國際殺手集團,莫風在這里受到了殘酷的訓練,五歲開始習武,十歲后便開始執行任務,暗殺過官員、富商、黑幫成員。

  而十五歲時已經盛名赫赫,在國際殺手組織里已經排進了前百。

  而土狼與莫風一樣,從小就被帶到了國外,他們是在訓練營認識的,土狼大莫風兩歲,在訓練營內很照顧莫風,甚至有多次若不是土狼拼死保護,莫風早就死了。

  后來土狼去印度執行任務,在一個寺廟中找到了一本《七門異術》并帶了回來,當做禮物送給了莫風。

  而沒想到莫風竟然陰差陽錯的悟了進去,不但能夠讀懂,而且還能將里面記載的異術施展出來,也就是這本書,改變了莫風的命運。

  從那以后莫風崛起,十七歲那年就已經在國際殺手排名中獨占鰲頭,成為了當之無愧的殺手之王,由于他速度快,隱蔽性強,下手狠辣,所以被殺手界稱為荒原豹王。

  而也就是在十七歲這年,莫風和土狼以及集團內十幾名殺手一同前往阿富汗執行任務,目標是一名恐怖組織的頭領,結果也就是這次任務,土狼逼著他殺了自己。

  莫風殺過很多人,從來沒有顫抖過,每次都是一擊斃命,但此時面對土狼,他的手顫抖的十分厲害。

  “殺了我!”土狼一聲大喝傳來,使得莫風身體跟著一顫。

  “啊!”

  一聲悲痛欲絕的嘶吼,莫風掐斷了土狼的脖子,而土狼臨死前臉上卻帶著一絲笑意,那是一種解脫,也是安慰。

  土狼知道莫風的能耐,一個人退走及其容易,但是若他不死莫風不會走,一旦敵人圍過來莫風也不會反抗,土狼不得不讓他提前中斷自己的性命,而土狼的想法莫風何嘗不知。

  那一天,這次任務完成了,不但恐怖組織的頭領死了,而且當時基地的數百名組織成員也都全部被殺,而后莫風失蹤,連同他一起失蹤的還有劉福。

  ……

  “土狼”

  莫風喃喃自語,臉上有淚劃過,流到嘴邊,滲進嘴里,咸咸的,還有一點苦澀。

  “我的好兄弟,我不會在做殺手,我是一縷風,應隨遇而安,飄蕩在這世間,隨行,隨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