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51:5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時空之城
  4. 第一章 殺戮

第一章 殺戮

更新于:2018-03-16 13:35:56 字數:2129

  傳承萬年的古森德帝國是大陸上最強大的人類帝國,處在人類地域的中央地帶,其他三個帝國的領土加起來勉強有古森德帝國的一半大。

  在古森德帝國的西部邊緣地帶有處人跡罕至山脈,紅石山脈。

  紅石山脈,風鈴村外。

  血染衣襟,斷臂殘身!

  東方華弓身單手拄劍而立,曾經偉岸的身軀早已疲憊不堪,他此時心中除了求死之外別無他想。添了添嘴角的血跡,他面露一絲凄苦,即而仰天長笑:“哈哈——哈!——想不到我東方華穿梭來此十余年,終究是有這一天!我只不過是想和心愛的人普普通通的過日子而已!為何要苦苦相逼?我恨!只恨不能手刃仇敵!”

  抬頭看了看空中漂浮的十三道身影,空中巨大的十二芒法陣映著璀璨的光明,方圓百里之內的夜空如同白晝。

  蒼穹之上滾滾金云翻騰不息,道道金光從云中射下,斷臂男子滿身血光艱難的抵御著神力的侵蝕。

  空中領頭的銀發老者面色冷漠,冰冷的聲音滾滾而來:“光明之主是至高無上的神,是人類的庇護者。你和她都是褻瀆神靈的罪人,褻瀆神靈者必須死,!以我之名,神罰之下,一切罪惡都將消散!”

  東方華目吐青光,仿佛要看穿神界那道虛無的神靈之影,譏笑道:“你們這群‘神的走狗’果然忠心。神靈?那算什么東西?要不是我已脫離時空之城,我必將把他打下神座。”

  “狂妄!”——“大膽!”——“該死!”十二道聲音嗡嗡起伏作響,四周的空氣不停的震動,氣浪呼嘯著涌來,山地間樹木搖擺,山石滾落……

  銀袍老者輕舉手中的權杖,周圍的十二道聲音悄然退散:“哼!別頂著時間之神和空間之神的帽子來嚇唬我,光明之主的指示早已洞察一切。你和他們沒有關系。今天就算是時間和空間之神親來也救不了你!”

  “哼!死又何妨,我早該死去的,你們想要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東方華單手將劍用力往地上一插,低低嗤笑幾聲。似乎是在笑自己,又像是在笑別人!片刻后他伸手掏出一顆拳頭大小的東西。

  此物星點密布,光暈流轉!仿佛在虛實之間不停轉換,無數星辰誕生毀滅的畫面如萬花筒般閃現!銀袍老者掃向此物,面露驚色:“快殺了他。”——十二道驚天劍光劃破天際!

  看到銀袍老者的表情東方華面露一絲快意:“就讓我在死前送你們一份禮物,嘗嘗來自時空之城的產物吧,呵呵——它有個名字‘星辰之核’。”

  讓人無發直視的白光熾烈而刺眼,一團巨型光芒轟然爆裂!耀眼的星光、黑色的風暴、甚至連空間都開始破碎!瞬間吞噬了整座山谷,波光蕩漾,風浪滔天。

  銀袍老者周身金光發放,全力抵抗著讓人恐懼的毀滅氣息在風暴之中搖擺不定——

  數刻之后,印著數十道血線的銀袍老者憤怒而恐懼的看著遠處破碎的山體和道道閃爍著虛無氣息的空間裂縫,久久不語——

  “神使大人?”濃眉大眼的雷諾看著失神的銀袍老者輕身道。

  轉頭看了一眼身旁斷臂的雷諾,銀袍老者將手中昏迷的哈克烈丟給在此駐守的一名神圣騎士,此人連忙出列雙手托住昏迷的哈克烈,而后恭敬的退下。

  “大人!其余人——”雷諾詢問到。

  “都死了!我已經感受不到他們的氣息。”銀袍老者臉色深沉的說到。

  “那個罪人呢?”

  “哼!魂飛破散——該死的混蛋,讓我們損失這么多人!那究竟是什么東西?他究竟來自于哪里?”銀袍老者面帶狠聲的回了一句又自語到。

  神圣騎士長躬身問到:“神使大人,那個村子里的人怎么處置?”

  “叫海克默動手,他們都是罪人,罪人都應該從這個世間抹去。還人類一片光明!”銀袍老者說著便飛空踏步而去……

  風鈴村外,幾百名身著各色布衣的人正被擁擠的圍困于此,不少人驚恐的看著遠方的轟鳴不斷的山谷!那山是斷開了嗎?許多人不敢置信的想著。

  人群中領頭的已過遲暮之年的老村長看著遠處的光景心生悲意,緩緩流下了眼淚。“哎!”悲涼而無奈的嘆息在人群中飄揚。

  周圍的出神的幾人似乎被這一聲嘆息驚醒了,看著老人的樣子他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驚恐失色,慌張不已。

  海克默看著老老少少被圍困的村民,緩緩拔出長劍。舉劍齊天,輕輕向下一劃,數百身著神圣戰甲的騎士臉色沉靜的從周圍踏馬向前——

  刀光卷,劍光現!

  這是一場毫無人性而酣暢淋漓的殺戮!

  四散奔跑的人們在血泊中倒下!

  孩子在哭泣,老人在木然;女人們在哭嚎,男人在卑微的反抗!

  而周圍奔騰的騎士冷漠而機械的出劍,沒有疑惑,沒有猶豫,沒有同情!他們心中只有信仰的神靈,而追隨神靈的腳步是永遠沒有錯的。

  除惡務盡!這次是神靈下達的指示,想必回去之后我也能分得一些神眷,說不定就能更進一步了!海克默輕拭著劍上不多的血跡,嘴角帶起一絲嗜血的微笑,有些興奮的想著。

  生命在消逝著,而鮮血誰會留戀?

  慘叫聲漸漸消亡……

  黑色的大地在薄薄的暗沉的霧氣之下,昏暗的天空幽幽森然。沒有星辰,沒有月光!只有‘呱呱’的冥鴉叫聲在莫名的遠處回蕩。

  一具殘敗的白色骷髏駐立不前,看這骨架的形狀似乎它是個女性的人類。空洞的白骨眼眶之內無瞳無眼,只有兩團橘黃色的靈魂之火亮色突然更增了一分。

  望著地上四散的碎骨,茫然的靈魂生出一個疑問,‘它’是要‘吃’了我嗎?

  我剛才是‘吃’了它嗎?

  我是誰?我不知道我是誰——這里是哪?是我該來到的地方?

  我在做什么?原來我在反抗,‘吃’的感覺似乎很舒服,讓我‘大’了些,‘清’了些!

  那我就‘吃’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