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1:3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級家政
  4. 【002】極品Lolita

【002】極品Lolita

更新于:2018-03-16 13:34:48 字數:2210

字體: 字號:
  對于劉媽,陸北并不陌生。陸北沒有什么畢業證書,但卻出乎眾人預料的掌握了好幾門外語。穆云汐在增設了外語家教服務之后,由于云汐家政公司名聲在外,不少人慕名前來誠聘,陸北很快就有了第一個任務,那就是每周末都要去替一名高一的女生補習英語,而這個劉媽,就是陸北負責補習的女孩家的家傭。

  原本對方是要讓陸北過去做全日制陪伴式家教,但這不符合OL們心中的利益最大化原則,因為陸北掌握的外語不只有一門,英語如此普及,請個家教的酬勞再多也有上限,倘若是遇見有錢人家的孩子需要學習其他不算很普及的語言,那酬勞可就不一樣。據說已經有人準備請陸北去負責子女的法語家教,只是在酬勞上還未和OL們達成共識。

  陸北寬慰地笑了笑,道:“那你知道寶兒不去上學的原因嗎?”

  “我一個下人,小姐不說,我也不敢問。陸先生,您也知道,小姐以前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一直都很懂事,這次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了,我覺得小姐和您還是挺投緣的,您現在是不是有時間,過來勸勸她?”

  陸北想了想,道:“那恐怕要下班之后,晚上行嗎?”

  和劉媽談好之后,陸北還安慰了對方幾句,這才掛了電話。

  除了周末去做家教的日子之外,平素陸北在公司里面都異常的清閑自由,排開致力于申報初級家政員資格證的學習時間,其他時間基本就是上網打打游戲,偶爾也起身去辦公室外面溜達兩圈,不過不能遠離OL們的視線范圍。

  上班時間隨意出辦公室溜達,這可是陸北的特權。

  其實一開始陸北都是中規中矩地上班,偶爾OL們請陸北加點水或者沖咖啡他都會照做,不過OL們一致認為陸北的表現太過老實木訥,可能不太適合她們的招聘初衷。經過商議,大家便一邊慫恿陸北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陸北應該桀驁不羈一點才行,一邊還找穆云汐說了陸北應該壞一點的理由。誰想在得到穆云汐的默許之后,陸北除了偶爾出門溜達之外,還是和之前一樣樂呵閑適,并未表現出多么的不羈,只是不再替OL們端茶倒水,這讓OL們耿耿于懷,卻又不好提出異議。

  后來就有OL私下里說,陸北可能不老實。

  心有所專,時間總是過得很快,轉眼已是云汐家政公司的下班時間。

  陸北在華豐大廈門口門口的站臺等了輛公交車,徑自朝是南市首屈一指的住宅小區名門世家趕去。名門世家的房價最起碼是兩萬塊錢一個平米起步,毋庸置疑,能夠住在名門世家里面的人,自是非富則貴,其實普通人家也不敢進云汐家政公司的大門。

  由于陸北來名門世家已經好幾次,在小區物業人員面前也算混了個臉兒熟,沒費什么周折便來到了佟寶兒的家門口,隨手按響門鈴,不多時劉媽就打開了門。

  “陸先生,給您添麻煩了。”劉媽一邊招呼,一邊側身把陸北讓進了屋內。劉媽差不多五十歲出頭,身上帶有鄉下人特有的質樸卑謙,從她的表情上來看,她對佟寶兒有的不僅僅是義務和責任,還有發自肺腑的關切和憐愛。據劉媽自述,寶兒的母親在懷寶兒的時候,她就來了佟家做月嫂,后來就被佟家聘為家傭,是親眼看著寶兒出生長大的,此次寶兒回老家南市讀高中,劉媽便隨了過來。

  “劉媽,叫我小陸就行,寶兒呢?”陸北微笑著打招呼。

  “在房間里面,要不您先去書房等著。”

  “劉媽,你讓陸大哥進來,我今天就在臥室。”二樓一間房間的門被拉開,從里面探出個小腦袋,喊了一句之后又把腦袋縮了回去,很快門又被拉開,小腦袋再次探了出來,“先講好,今天不是周末,不可以補習。”

  劉媽臉色變了變,但終究還是沒說什么。

  陸北到沒有覺得什么不好,樂呵呵地朝二樓走去。

  擰開臥室的門,看了寶兒的樣子之后,陸北自然理解劉媽為何會心有芥蒂。雖然寶兒才十五歲,臉上還帶著Lolita特有的青澀,但全身上下卻長的豐腴起伏,嬌軀曲線的輪廓分明、巍巍壯觀的酥胸,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童顏巨×。還有寶兒那粉嫩精致的五官、白皙細膩的肌膚、鑲有白領白邊的暗灰色連衣裙、白色的大排扣、白色的長筒襪,無一不在宣泄著極品Lolita特有的誘惑。

  “逃課的感覺如何?”

  佟寶兒沒想到陸北會這樣問,愣了愣,臉上些許的警惕之色消失殆盡,盤腿坐在床上,歪著腦袋想了想,有些迷惑道:“這種感覺好神奇呀!不用按照鈴聲上下課,也又不用擔心老師會抓住我上課的時候思想開小差;但也有不好的地方,不能踩著同學的影子走路去買冰激凌,不能聽到老師們講的課。”

  陸北面帶微笑,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責怪和不解。

  倒是佟寶兒自己,突然面帶愧色,低頭呢喃道:“我逃課了,是不是變成壞學生了?”

  “當然不是。”陸北的語氣不容質疑。

  “啊?”佟寶兒抬起頭,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陸北。

  陸北以一個比較得體的姿勢坐在椅子上面,輕笑道:“任何一件事情,我們都不能僅僅去看結果。就好像小明殺死了了小東,咋一看小明好像錯了,但如果小明是法警,而小東是死刑犯呢?這個例子可能片面了一些,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道理,縱然犯錯,犯錯的原因都比犯錯的結果要重要很多。”為了讓佟寶兒消化,陸北沉默了下,這才溫和地問道,“寶兒,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佟寶兒不笨,面色有些惶恐,道:“陸大哥是想知道我為什么不去學校?”

  “如果這是秘密,寶兒可以選擇不說。”

  寶兒眼圈一紅,頓時眼眶里就蓄滿了委屈的淚水,哽咽道:“不是的,昨天變態色狼……那個女生,是我們學校的。我早就告訴過爺爺要把壞人抓起來,他也早就答應我了,可是還沒有做到,沒有抓住色狼,又要我去上學,嗚嗚嗚嗚……沒有人抓的到嗚嗚嗚……阿拉丁……要是我有阿拉丁神燈,把他變到監獄去……嗚嗚……”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