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37:3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暴走傳說
  4. 第一章 十年

第一章 十年

更新于:2018-03-18 14:39:13 字數:3205

  每個人的心目中都會有一個英雄。

  小時候看的電影或者電視劇里,總會有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身影。古裝劇中,有楚霸王項羽孤傲的身影、長坂坡趙云沖陣的英姿;武俠劇中,有張無忌光明頂戰天下群雄的氣魄,有獨孤求敗無敵于天下葬劍的寂寞;另外,美劇中的蜘蛛俠、鋼鐵俠、超人;神話劇中的有哪吒、楊戩、孫悟空;熱血日漫中的有鳴人、路飛、一護等等,他們都或多或少成為了一些人心目中的英雄。

  對于十七歲的許陽來說,他的心目中也有兩位英雄,而且十年來一直都未曾改變——就是他的老爸老媽。

  盡管這兩位許陽心目中的超級英雄,十年前為了一個聽起來極不靠譜的理由,很不厚道的拋下了當時年僅七歲的小許陽和年僅四歲的小妹妹許馨,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但許陽一直堅信,總有一天,他可以站在五層高的樓頂上迎接到兩位英雄的歸來——就像他們離開的時候那樣。

  許陽還依稀記得當初,是這樣一個情景——

  那時老媽抱著小許陽使勁哭著:“孩子,老媽要走了,老媽以后不能再陪你玩超級瑪麗了。”

  “老媽,你們要去哪里啊?”小許陽懵懂的問道。

  “為了防止地球被破壞,老爸老媽不得不做出如此痛苦的抉擇。”老媽的聲音盡管悲傷,其中卻包含著堅定的決意。

  “地球會被破壞嗎?老媽,要是地球被破壞了,我們該怎么辦呀?”小許陽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有老媽在,地球是不會被破壞的。”老媽安慰著小許陽,“我們一定會回來的……如果暫時回不來了,你一定要照顧好妹妹。記得教她玩超級瑪麗哦。”

  “我會的,我保證。”小許陽抽泣著,“我還會教她玩俄羅斯方塊和魂斗羅。”

  “好孩子。”老媽撫摸著小許陽的腦袋,“老媽給你留了錢和銀行卡,你自己要學會用,老媽給你們的錢一輩子也用不完。感覺孤單的話,就去上學吧,但記住一點——不許被人欺負了,更不許讓妹妹被人欺負了。”

  “嗯。”小許陽點了點頭。

  “孩子。”老媽又一次緊緊抱住許陽,眼中含著淚,“再說一次,老媽叫什么名字?”

  “神初曉。”

  “嗯,老爸叫什么名字?”

  “許易白。”

  “好孩子,記住了啊,不許忘!”神初曉不舍的松開了小許陽,最后一次對許陽露出微笑,然后毅然轉身而去。

  小許陽只感到一瞬間老媽就不見了,她走得如此之快,甚至來不及留下一個背影。

  再然后……十年就過去了。

  十年時間是過的如此之快,仿佛也是在一瞬之間,許陽成為了一名高中生,在一所名為“綠野”的中學就讀。許陽經歷著平凡的生活,成績不好不壞,擁有了同桌好友安藍,暗戀著班里的美少女林千幻,也招惹了混混少年龍子興……

  好吧,說到龍子興——如果問到許陽十年來最后悔做的一件事,就是不該招惹了混混少年龍子興。不過假若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他依然會選擇挺身而出幫助那個女孩——當然最好是在不招惹龍子興為前提下。

  然而此時即使后悔也沒有用了——如果許陽的命運沒有發生轉機的話,龍子興注定將要成為許陽一生的噩夢了。

  比如,就在今天早晨,許陽走在上學的路上,就聽到身后響起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喲,這不是小許陽嗎?真是好孩子啊,這么早就出來準備挨揍嗎?”

  這熟悉的聲音聽得許陽毛骨悚然,然而許陽嘴上是從來不服輸的,故意拉長了聲音道:“子興學弟啊,你的家里人難道沒有告訴你,與學長說話要用敬語嗎?不過看在你這么早就過來迎接學長的份上,就原諒你一次吧。”話雖這樣說,許陽已經暗暗加快了腳步,甚至小跑起來,盡量拉遠與龍子興的距離。無數次實踐的經驗證明,一旦被龍子興或者他手下的小混混抓到,許陽絕少不了要挨上一頓揍,許陽當然不愿意受這皮肉之苦。

  “呸,誰是你學弟。”龍子興罵道,“我又不是綠野的學生,你憑什么對我自稱學長?”

  許**本懶得打嘴仗,當務之急是遠離龍子興——于是許陽開始狂奔。

  “站住,有種別跑!”龍子興和他的小混混們大叫著追上來。

  許陽跑了一段距離,感覺到背上的書包嚴重影響了他的行動——而輕裝上陣的龍子興等人已經越追越近。

  許陽邊跑邊把書包卸下,“去你的。”許陽用力將包往身后一甩,稍稍阻礙了一下龍子興。

  許陽加快了速度,龍子興也加快了速度。許陽為了不破壞城市的秩序,盡量選擇往人少的地方跑,然而在穿過一條無人的巷子后,許陽臉色忽然一變——眼前竟是一條死胡同。

  “哈哈,跑不了了吧。”追來的龍子興也看到許陽前面已經被堵死了,得意的大笑起來。

  許陽不說話,反而繼續加快了速度。

  “即使是死胡同,但是前方的那道墻高度比起我的身高也高不了多少,如果沖刺一下——一定可以翻過去。”許陽心里這么想著。

  然而龍子興幾人似乎也發現了許陽目的,加快速度追趕上來。雖然許陽也拼命的沖刺了,然而在抵達高墻之時卻有點后繼乏力,導致在蹬上高墻時慢了那么一點。其實也就差了零點幾秒,沒有一下子翻過去。于是龍子興幾個抓著許陽的兩只腳將他拽了下來。

  “你不是喜歡跑么?你跑啊!”龍子興與他的手下狂笑著、怒罵著,拳頭如雨點般落到許陽身上,“不如我打斷你的腿,讓你這輩子都不用再跑了!”

  “龍子興啊,如果哪一天你落到我手上,我一定會把你給我的痛苦,統統都還給你,也要讓你嘗嘗拳頭打在身上是什么滋味。”這是龍子興的拳頭向許陽揮來時,許陽心中一瞬間的想法。

  然而許陽也知道,這在現實中是不可能實現的,無論如何,許陽也想不出讓龍子興落到自己手上的辦法。

  帶著一身傷,許陽疲憊的來到學校。看看時間,似乎已經遲了,腦海中想象著蕭老師向自己發火的場景,許陽的腿甚至不想邁進校門。

  然而又想想好哥們安藍或許還在等著自己,還有林千幻……許陽沉默著走進了教室。

  教室里因為許陽的到來一瞬間變得安靜了,顯然此時已經上了一會兒課。而中途到來的許陽,明顯是遲到了——還帶著一身明顯是剛剛經歷過打斗的傷痕。

  許陽一進來就后悔了,他看到同學們看著自己的眼神——許陽努力回避著自己的視線,然后艱難的看向蕭老師。

  “我來了。”許陽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

  蕭老師聞言頓了一下,然后繼續講她的課,似乎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門口的許陽。但熟悉蕭老師的人都知道,如果蕭老師沒有說“進來吧”這樣的話,就決不是答應遲到者可以進來的意思。

  許陽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直到同學們的目光看得他受不了,許陽才小心翼翼的問道:“蕭老師,我可以進來了嗎?”

  這回蕭老師終于瞟了他一眼,淡淡的“哦”了一聲。

  許陽暗暗松了一口氣,趕快走進教室到安藍旁邊準備坐下。

  “我允許你坐了嗎,許陽?”蕭老師冰冷的聲音傳來,許陽的動作頓了一下。

  “蕭二媽又腦抽了。”安藍在底下對許陽掩著嘴用口型說。

  許陽苦笑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氣,仿佛作出了什么決定。他面向蕭老師,眼神變得不同,一字一頓的說:“那么蕭老師,我現在需要坐下,請問能得到您的允許嗎?”

  “你……你這是什么態度?”蕭老師一下子急眼了,氣急敗壞道,“許陽,你今天為什么遲到?還有,你身上這一身傷,你得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可是,我記得你以前說過吧,你說遲到就是遲到,不需要我們解釋,也沒什么好解釋的嗎?”誰都聽得出許陽冰冷的語氣。

  “沒錯,我是這么說的……可是你沒發現你的態度很惡劣嗎?”蕭老師說著表現出很沉痛的樣子,“不僅是遲到,你還涉嫌打架斗毆——我說的沒錯吧?”

  許陽輕笑一聲:“沒錯,你說是就是吧。”

  “打了架居然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如果不想上課,你就滾出這個教室,我這里不歡迎你。”

  “行,那我就不解釋了,確實,也沒什么好解釋的。”許陽輕嘆一聲,將那只還沒來得及打開的書包重新背在肩上,向教室門口走去。

  “許陽,你今天敢踏出這里一步,我就讓學校給你記一個處分,我說過你一定會挨處分,你還要回來寫檢討,至少兩千字,你信不信?”蕭老師大聲怒斥。

  “處分?那是什么東西?我不知道啊。檢討?檢討我也不會寫啊。實在生氣的話你就開除我好了。不好意思,今天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不見。”許陽平靜的說完這句話,然后直接走出了教室,不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