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8:4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無盡的歲月
  4. 第一章 多姆之戰

第一章 多姆之戰

更新于:2018-03-16 21:33:25 字數:6243

字體: 字號:
  西海岸,班比斯。

  斯特拉爾正慌張的向森林的方向逃去,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地獄領主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如此的落魄。他也搞不清楚為什么法師羅薩會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就掌握了費爾南多在世紀之戰中擊敗他們的強大魔法。

  數百年來,追殺我的人數不勝數。卻從來都沒有一個人能在我的手下活命,唯獨這位法師將自己打的落荒而逃。斯特拉爾一邊忍著傷痛一邊在心里詛咒著羅薩。

  在他快要逃入森林的時候,他發現了一戶人家。一位農夫正在收拾院子,一個不大點的小男孩正在不遠處玩耍。

  法師的腳步越來越近了,那就讓他來收拾下這里的殘局吧。一個邪惡的想法從斯特拉爾的腦中產生了,他踉踉蹌蹌的走到院子前然后跪倒了下去。這不是表演,他的傷的確影響到了他的行動,他需要治療。

  農夫見狀立刻跑了過去,他本以為是一位老者因為饑餓或是別的原因摔倒在了自家門前。

  “我能為您提供什么幫助么?”農夫關切的問道。

  “當然,我需要你的靈魂!”狡猾的惡魔領主立刻用巫術吸收了農夫的靈魂。

  “還需要你的軀體!”斯特拉爾念了咒語,農夫的尸體立刻活了過來并且開始發生變化。尸體開始劇烈的抽搐,然后是快速的成長。與其說是成長還不如說是膨脹。一瞬間,那可憐的農夫就變成了一具巨大的喪尸。他長著大嘴,惡心的液體從嘴角不斷地流出。雙手不斷在自己的面前揮舞著,伴隨著含糊不清的哀吼。

  “你的食物在那里!”斯特拉爾指了指小男孩的方向。那喪尸便一瘸一拐的向著自己曾經的孩子走去。

  小男孩被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完全的嚇呆了,平日慈祥的父親竟在瞬間變成了可怕的惡魔。他緊握著手中的小鏟子不斷的向后退,眼神中充滿了驚恐。

  “爸爸,爸爸。”孩子的呼喊完全沒有任何作用。那只惡魔已經完全喪失了心智,在他看來凡是帶肉的都是食物。

  喪尸一步步的逼近,孩子已經無路可退了。只能靠著墻傻傻的等待被吃掉的命運了。

  此時追擊的法師羅薩也到達了這里,雖然他看到了正在向著森林深處逃跑的斯特拉爾。但是院子里的情況更為緊急,羅薩來不及猶豫只能先去救那孩子!他立刻施展魔法,伸出的右手已經燃起火焰。法師用力向前一揮,一個巨大的火球朝著喪尸的方向飛去。

  轟隆的一聲爆炸之后,喪尸在距離男孩兩米遠的位置被火球擊中。全身立刻燃起了大火,那龐然大物在自己慘烈的嚎叫中轟然倒地。火焰慢慢的熄滅了,只留下了一片焦土。

  此時斯特拉爾早已在森林里消失的無影無蹤,羅薩長嘆了一口氣來到了那孩子的身邊。

  “已經沒事了,孩子。”羅薩說道。

  小男孩由于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仍然有些驚魂未定,似乎沒有聽到羅薩的話。

  在羅薩的安慰下,孩子慢慢的恢復了平靜。他告訴羅薩剛才的喪尸是他的父親,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斯特拉爾你這卑鄙無恥的地獄惡魔,早晚有一天我會將你消滅掉,羅薩心想。

  “很遺憾我來遲了一步,沒能讓你們免于這場災難。”羅薩撫摸著男孩的頭,“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么?我將把你培養成一位強大的法師。”

  孩子點了點頭。

  “我叫羅薩,你叫什么名字?”

  “提米。”

  二十年后。

  在東部的大陸,爆發了一場只能用莫名其妙來形容的戰爭。一向愛好和平的拉瑪民族卻突然他們從老家安菲利亞出發,穿越夜幕森林與南部的塔倫索王國展開了一場激戰。由于拉瑪民族自古以來就英勇善戰,他們的大軍一路南下攻城拔寨,在短短的三個月之內整個塔倫索王國就只剩下了都城多姆。

  而此時此刻,多姆的戰斗也已經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拉瑪人的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了,他們曾世代守衛象征著大地之脊的安菲利亞圣山。今天卻在大酋長諾頓的帶領下成為了破壞和平與安寧的侵略者。即使軍隊中的絕大部分人都十分反感戰爭,但酋長的話就是命令!只是令人感到擔心的是,他們的酋長只信賴一個人的話。軍隊中的巫師,斯特拉斯大人。

  雖然多姆城墻堅實,城內糧草充足。不過它仍然難以抵擋城外那數十萬軍隊的進攻。諾頓酋長限邁克國王在一個小時之內出城投降并交出他想要的東西,否則就踏平這座繁華的城市。整個多姆城陷入了極度的恐慌,每個人都知道如果開戰那么結果將會是如何。

  在王宮內,邁克國王與他的將軍們也正在做著最后的作戰部署。即便強敵在外,但這群身著鎧甲的勇士絲毫沒有恐懼的意思。

  “我勇敢的將軍們,我們已別無選擇。沒有人來援助我們,只有我們自己。我曾對自己立下誓言,寧可戰死,決不投降。讓我們為了塔倫索最后的榮耀而戰!”國王目光堅毅,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在戰場上完結。“去城墻,準備迎戰!”

  “遵命,國王陛下!”所有人都已經做好了隨時隨地犧牲的準備。他們跟隨著邁克國王向王宮的出口走去,然而一個年輕的戰士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他身著鎧甲,佩戴著一把象征著王室權威的寶劍,面無表情,仿佛已經等候多時。

  邁克國王看到了他先是一愣,但隨后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走上前去,雙手搭在了那年輕戰士的肩膀上。

  “帕特里克,你要跟隨我一起上戰場么?”

  “是的,父親”那年輕的戰士正是塔倫索王國的王子,帕特里克。

  “你很勇敢,我的孩子,我為你感到驕傲。”國王笑著說,但是他的表情立刻就嚴肅了起來。“不過你必須聽從我的命令,我要你離開這里!現在!”

  “為什么?我不懼死亡!”王子有些不明白國王的話。

  “你是塔倫索王室唯一的血脈,我要你活下來。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有朝一日你可以帶著部隊重新回到我們的家園,重現塔倫索的輝煌!”國王的情緒有些激動,他一把將王子擁入懷中。“兒子,你要記住。即使你流亡在外,過著飽經風霜與失去尊嚴的日子的時候,絕不要自暴自棄。你都要時刻告訴自己,你是塔倫索的王子,你是塔倫索的希望。加文!”

  “在!”國王身后的人群中,一位年輕的侍衛聽到后立刻單膝跪地,接受國王的指示。

  “帶帕特里克走!”說完,國王就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出王宮。只留下了若有所思的佩特里克和一旁的侍衛加文。

  “走吧王子,諾頓并沒有包圍多姆城,我們可以從后門離開這里。”加文對帕特里克說。

  再見,父親!帕特里克此時已經明白,自己與王國的命運被系在了一起。你是塔倫索的希望,父親的話將永遠在他的耳邊回響。

  在他們離開多姆城的那一刻,攻城戰也開始了。帕特里克聽到了敵方的戰鼓聲,他停下了來回頭望著自己身后的多姆城,眼神中充滿了對家鄉的眷戀。他的戰馬聽到戰鼓聲也顯得躁動不安,蹄子不停的刨著地。戰馬想回到戰場,王子也想,想與國王和士兵們一同戰死在多姆。可是想到國王對他說過的話,想到了自己所背負的使命,他只能依依不舍的轉過頭。

  “我們去哪里,王子殿下?”加文問道。

  “夏亞!”說完帕特里克便騎著戰馬快速的向南方奔去,侍衛加文也緊隨其后。

  諾頓的大軍開始猛烈的攻打多姆城,數十架投石器紛紛裝上了巨大的石塊。士兵將石塊上灑滿火油,在點火的同時將其發射出去。巨大的石塊向著多姆的城墻飛進,堅實的城墻在敵方的攻擊下被很大程度的破壞,也有許多士兵由于閃躲不及而被砸死。隨后攻城士兵推著攻城車迅速的向城墻靠攏,緊跟其后的是專門針對城門的沖撞車。一場大戰就此拉開序幕,攻城器械的碰撞聲和士兵們的喊殺聲回蕩在整個戰場。

  由于雙方實力十分懸殊,戰斗開始后還不到一個小時城墻就被攻下。城門也隨之被沖撞車破開,拉瑪族的大軍涌入城中,雙方開始了激烈的巷戰。但是此時多姆已經回天無術,守城的士兵在巷戰中節節敗退。有的選擇了奪路而逃,有的干脆扔掉武器放棄了抵抗選擇投降。

  邁克國王在近衛士兵的保護下撤回了王宮,他抬頭望著王座上方的墻壁上雕刻著的一面象征塔倫索威嚴的盾牌。國王的眼中充滿了悲傷,也許是即將亡國的悲痛,也許是對帕特里克的擔憂。但是現在,他只能做一件事。

  “我們已經失敗了,你們去投降吧,塔倫索已不值得再有人為她犧牲了。”國王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寶劍。

  他舉起了手中的劍,慢慢的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所有的侍衛都放下了武器,他們單膝跪地將國王圍成一圈。

  國王的劍緩緩的從他的手中滑落,失去知覺的他也隨之倒地。一代王者,就此隕落。

  緊緊一天時間多姆城就宣告淪陷,塔倫索這個曾經一度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王國走到了終點。

  戰斗結束了,拉瑪族的士兵正在清理這場戰爭的痕跡。他們有條不紊的將陣亡的士兵們的尸體集中運到了城外的安葬地點,無論敵友。因為在拉瑪族戰士的眼中,戰場上逝去的英靈都值得尊敬。然后大量的士兵開始洗刷地上與墻上的鮮血,在天黑之前他們會讓多姆重新恢復到戰爭之前的樣子。只是這個國度換了一個新的主人。

  在多姆城的王宮內,諾頓正坐在國王的寶座上。塔倫索是拉瑪族南下以來征服的第一個王國,然而這位高貴的拉瑪族酋長卻并沒有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而是看上去略帶些失望。

  “恭喜你,我偉大的酋長。”一個低沉中帶著沙啞的聲音出現了。宮殿中出現了一個駝子,他帶著大的有些夸張的遮住了其整張臉的帽兜,黑色的長袍拖在地上。看上去是一位巫師,令人驚奇的是跟在他身后的那個東西。人們不知道那是什么,應該是個怪物吧。那東西的有著人一樣的身體,卻相當的不勻稱。頭和四肢顯得巨大,而身軀卻顯得瘦小,尖銳的耳朵與大大的嘴巴。嘴巴的一側長有一顆獠牙,還不時的發出咆哮,給人一種躁動而不安的感覺。

  “你的祝賀有些早了,斯特拉斯大人,我的衛兵搜遍了整個王宮,并沒有發現我們要找的東西。”諾頓一邊說一邊看著那怪物,表情看上去有些討厭。“你不應該把這家伙帶到宮殿來,他會玷污這里!”

  那怪物看似能聽懂諾頓的話,他一臉的猙獰,接著是幾聲示威一樣的咆哮。

  “啃牙,你給我安靜點!”巫師惡狠狠的瞪著那怪物。“抱歉,酋長。雖然我們要找的東西并不在這里,但是我能掌控它的去向,即使它被帶到了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我可以向您發誓,那一定是我們的!”他伸出了他的右手,然后緊緊的攥上。

  這時一位身材高大,十分魁梧的戰士走進了宮殿。他面容冷峻,左側的臉頰上有一道很明顯的傷疤。身上穿著锃光瓦亮的鎧甲,仔細看可以發現上面布滿了在戰斗中所積累的創痕。他的后背背著兩把形態各異的戰刃,腰間別著一把短刀。從他強悍的外表上可以判斷出,他一定具有高超的戰斗技巧。戰士看到巫師和他的怪物也在這里,冰冷的目光中帶著鄙夷與不屑。而那怪物看到武士也顯得有些狂躁。

  “酋長,我有話要對你說。”武士單膝跪地,左手放在胸前,這是拉瑪族人對他們酋長的禮節。

  巫師聽到這句話,很知趣的轉身就離開了,那怪物跟在他的身后時不時的回頭看著戰士并發出幾聲怪叫。

  “起來吧,馬爾杜卡。我知道你還是來勸告我停止戰爭的。”諾頓一邊擺弄著斯特拉斯送給他的掛飾,一邊對馬爾杜卡說。

  “今天我們又讓數萬人失去了生命。您不應該再相信那巫師的話了,酋長!他的身上充滿邪惡的力量,應該將他和那怪物一起放逐到荒蕪之地去!”這名戰士叫做馬爾杜卡,是拉瑪族軍隊中的統領,地位僅次于酋長。

  “斯特拉斯是天神的仆人!雖然我們的民族自古以來就對巫師有著很大的偏見,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們要相信他的能力,他可以幫助我們解除圣山的封印。”諾頓的注意力仍然在那件掛飾上,仿佛能從其中得到一些信息。

  “光之符文?那也許只是他胡亂編造出來的謊言。如果光之符文真的存在,那他們將第一個被凈化!”馬爾杜卡情緒有些激動,一提到斯特拉斯這個名字,他就會聯想到那些卑鄙丑陋的惡魔。

  “夠了!馬爾杜卡。”諾頓聽到后立刻大怒,他站了起來,手中緊握著那件掛飾。“等我拿到了光之符文,你將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即使你身上有拉瑪族偉大祖先的血統,你也沒有權利來挑戰酋長的權威!還有,告誡所有的士兵!我不想再聽到任何污蔑斯特拉斯的言語,否則軍法從事!”

  “遵命,酋長。”馬爾杜卡嘆了口氣,他明白自己經無法說服諾頓了,曾經偉大的酋長如今已經近乎瘋狂。雖然他聲明他所做的一起都是為了解除安菲利亞圣山的封印,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將他們的民族引領到了懸崖的邊緣。

  同時馬爾杜卡也注意到了那件掛飾,但他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默默的轉身離開了。空蕩蕩的宮殿內只有坐在王座上的諾頓酋長對著手中的那件掛飾陷入了沉思。

  馬爾杜卡回到了自己的營帳,那里有一個年輕的戰士正擦拭著一把戰刀,他是馬爾杜卡的兒子尼昂。尼昂看到父親回來便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略帶好奇的問:“您看上去有些不快,父親。”

  “都是那可憎的巫師!”馬爾杜卡很生氣,他緊握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酋長現在只相信那個巫師,雖然我們希望能阻止戰爭,但是眼下我們還左右不了局勢。”尼昂也很無奈。

  “我們現在要時刻的保持警惕,現在酋長的每一個決定都有可能葬送我們民族的未來。我們必須密切監視那巫師的行動,不能再讓他繼續錯誤的引導我們的酋長!”馬爾杜卡性格堅毅,在任何困難時期他都不會輕言放棄。

  “斯特拉斯幾乎每天都在自己的帳篷里,是在感知光之符文的動向。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那怪物,據守衛講,那個怪物每天的食量很驚人,而且從來都只吃活的東西!”尼昂一直在負責監視斯特拉斯,而說起那每個人見到都有些畏懼的怪物他卻絲毫沒有顯得畏懼。

  “斯特拉斯早就提防著我們對他采取行動,我想那怪物也許就是專門負責他的安全的!另外父親,我們的士兵在安葬塔倫索王國陣亡士兵的時候,沒有發現他們的王子帕特里克。當時參與進攻王宮的士兵也回憶說,在戰斗的時候也沒有看到帕特里克的身影。連邁克國王都親自上了戰場,難道王子會在危難的時候茍且偷生么?”尼昂問道。

  馬爾杜克聽到這個消息也顯得有些不解,在這種情況下,帕特里克竟然會神秘的失蹤。難道他與斯特拉斯所說的光之符文有這某種關系?或者這只是一個巧合,帕特里克也許沒有受過多少軍事教育,在危難之際沒能戰勝自己的恐懼而做了逃兵?

  “也許吧。”馬爾杜卡回答。此時他更關心的是他們民族的安危,至于帕特里克,能在這場戰爭中活下來是他的幸運吧。

  尼昂同時也想到了目前他們自己的處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戰爭也許還會繼續,自己和父親會不會也許某個人也會在某一個戰場上犧牲。身份拉瑪族的勇士,尼昂從不為畏懼死亡。但是真正令他感到害怕的是看到自己親人的離開,在戰爭中每個人都是如此的脆弱。想到這,尼昂望向自己的父親。

  “我們還是多留意那巫師吧。”在馬爾杜卡看來,眼下最重要的是對付斯特拉斯。

  在斯特拉斯的營帳里,那只怪獸正在哇啦哇的對巫師怪叫著,好像在說著什么。

  “**的就知道吃!”巫師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不過你別著急,有朝一日我會讓你嘗嘗拉瑪族偉大戰士的滋味。”

  那怪物聽到后顯得很興奮,在地上來來回回的跳著。

  “他媽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東西。”巫師嘟囔著。

  雖然今天他們順利的占領了多姆,徹底的征服了塔倫索王國。表面上是一場偉大的勝利,但是實際上對于巫師來說卻是徹底的失敗。因為有一件他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王子帕特里克居然沒有出現在戰場上。而是偏偏他媽的逃亡去了夏亞,想到這里巫師狠狠的咬了咬牙!

  本來巫師可以輕而易舉的對付落單的帕特里克,不巧的是王子身在夏亞。

  夏亞,塔倫索東南方的一個王國,被譽為魔法之都。那里地處一片廣闊的平原,是世紀之戰中帶領人類聯軍戰勝惡魔軍團的大法師費爾南多的故鄉。他為了防止夏亞遭受到惡魔的侵襲,在夏亞的主城內筑造了一個既是標志性的建筑也是防御性的建筑——魔法議會高塔。高塔是夏亞城內最高的建筑物,費爾南多在塔尖注入了極其強大的魔法力量。可以確保任何來自地獄的惡魔都無法接近夏亞王國。

  雖然巫師很郁悶,但是他很快就想好了計劃。

  “你給我老實的待在這里,我去見酋長!”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