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45: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馭世風塵錄
  4. 第三章 再世為人尋本性(二)

第三章 再世為人尋本性(二)

更新于:2018-03-15 21:32:35 字數:3005

  第三章再世為人尋本性(二)

  “我想我對這個世界有了一定了解……”寒羽楓合上一本三寸厚的《風聞天下(玖)》,一米出頭的他從高椅上跳下。

  這個世界人類通用語是前個紀元訂下的,發音如漢語一般,就是字體是漢字的繁體,不過更為復雜。不過對于了解漢字的寒羽楓來說掌握并不艱難。

  五歲的他在父親寒冥的指導下進行這一些啟蒙鍛煉,以冰甘草,冰晶果等固本培元的月影門特有奇珍幫助寒羽楓潤養身體以及奇經八脈,加之寒冥同出一脈的力量幫助寒羽楓吸收。寒羽楓隨未正式習練風塵大陸的武學體系但早已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再者寒羽楓會用偶爾鍛煉前世七殺術。

  寒羽楓打開無極閣的大門一個下午的時間悄然流逝,門口守候的刀奴一見少爺出來連忙上前:“公子,門主命老奴公子一出來就帶公子前往‘丹楓軒’。”

  寒羽楓疑惑道“哦?所為何事?”

  “老奴不知。”

  “走吧”寒羽楓回身關上無極閣,刀奴憑空畫符“封”印在無極閣大門之上。

  霞云峰丹楓軒

  “楓兒天賦異稟,如今是時候習武了,想來他的天賦再加上之前奇珍的培育會讓他的功力一日千里。”寒冥擺弄起紫檀梨木桌上的茶具,煮著新茶。

  “叩叩叩。父親。”門外寒羽楓來到。

  “楓兒進來吧……”寒冥將兩盞茶擺好。

  “父親,有什么事來我的丹楓軒?”寒羽楓站在寒冥身邊問道。

  寒冥一指對面的凳子“先坐,喝喝我煮的茶。”

  寒羽楓隨即坐下,小酌一口評道“父親的手藝與爺爺已望其項背了。”

  “哈哈,這么久的時間可不是白白浪費的。”寒冥一聽欣然笑道,也喝了口茶。

  “父親究竟喚我來有什么事?”寒羽楓一看茶也喝了,便問。

  “明天開始你就可以正式修煉了。”寒冥也不賣關子,開門見山道。

  寒羽楓面上一驚,這是這一世少數的情緒大幅波動。“太好了!”

  “呵,我知道你必定與眾不同,從小你就不像其它孩子,太過于成熟,我也知道可能是天生命格的原因。至少你很讓人放心,你母親也可以好好養身體。我們月影門原本應該文武齊頭并進的,不過我覺得你能夠自己處理好。”寒冥注視著寒羽楓的雙眼“你能嗎?”

  “勉力而為。”寒羽楓的回答顯然讓寒冥很滿意“很好。好好準備準備。”

  “是。”寒羽楓點頭

  寒冥起身大步流星的離開。

  “習武!”寒羽楓喃喃原本平靜的雙眼終于爆發出光芒。這五年如同行尸走肉,活著無半點目標,被動的單方面的接受著這一世親人們給的關愛,但卻感覺太飄渺。

  他只是機械的給自己制定訓練計劃,讓自己有事可做,讓自己不至于手無縛雞之力,也許這變強的渴望已深入骨髓。與其說他杞人憂天,倒不如說是防患于未然。無能為力感覺會讓人扭曲,讓人迷失。陷入仇恨,恨命運,恨天恨自己,這種感覺,他受夠了……

  但是……在一段時間內他能比寒冥,寒盛強嗎?真若有什么到那時候,不過重演罷了。

  寒羽楓將自己的情緒盡力壓下,利用簡單的調息吐納法門,寒羽楓逐漸入睡。

  城外黑云壓城,方圓千里皆能感到心頭的壓抑。正所謂云從龍,云中隱約可見一條龍在其中翻騰。而偌大城池上卻不見半片云朵。云端與湛藍天空的交際之處,正下方,那個人,猩紅的雙眼以及及腰長發,破碎的長袍遮不住強壯的上身,他的周身彌漫滔天罪孽,血色殺氣濃至可見。而他的雙眼中透露的不是憤怒,不是仇恨——是悲傷。城門緩緩打開,一支鐵血之師將勢凝聚至巔峰,他們背水一戰,他們為了守護背后的城池,背后的家,不能退!

  “殺!!!!”

  “殺。”

  “呼~”寒羽楓猛然驚醒,他并未放在心上,前世同樣做過什么地球遭惡魔入侵的夢。

  寒羽楓隨意洗漱,換上了身嶄新白色殘月武道服,銀絲追月履。走出了房,天色還一片昏暗天邊還掛著月亮,他往望月峰的悟道臺走去。

  寒羽楓到了校場后發現父親早在此等候,正要上前問候。寒冥就先問道“睡不著?”

  “做夢了,睡不著。”寒羽楓解釋了下原因,他在改變,該怎么形容?

  是變得有溫度了。

  “那么別等了,趁這破曉前我帶你入門《月影心法》,我現在就傳給你。”寒冥雙指并成劍指,一指寒羽楓眉心。

  轉瞬之間,寒羽楓對月影心法的內容便爛熟于心,但要做到收發自如,真正的如臂指使,卻需要自己按部就班的修煉。

  世間無捷徑可言。

  “楓兒現在我引導你運行周天。”寒冥雙手按住寒羽楓雙手的筋脈,純凈的天元力導入寒羽楓的身體。天元力開始在寒羽楓的體內逐漸流淌。正當運轉越發順暢時一股力量攙和了進來,異變突生,寒羽楓體內的天元力驟然停止,如遇屏障,無法再進半分。

  “這?!”寒冥一鼓作氣加大了天元力的輸入,力量猛的碰撞上了無形的屏障,預料中的沖破沒有出現,屏障似是僅顫動了一下。寒羽楓也因為這股碰撞而吐出一口鮮血。

  這讓欲圖加大力量繼續的寒冥不敢下一步動作,只是用天元力探查,想更了解情況,在做決定。

  半晌,寒羽楓不由出聲問道:“父親,究竟怎么回事?”

  寒冥不語,沉思。

  半晌斂眉沉聲道“許是長久藥物潤養,不止助你的身體越發精粹,還讓你那股天生的詭異力量進一步壯大。嗯……或許可以借極陰之日的血月之力來讓你邁這臨門一腳。”

  “極陰之日?”

  “三年后的月圓之日,將會出現血月孤星的奇景,你爺爺原本從老友天機子處得到消息,這次血月孤星將于與你有著莫大關系,沒想到竟是這般的關系。”寒冥松開寒羽楓的雙手愛惜的摸了摸寒羽楓的頭。

  寒羽楓能夠真切的感覺到寒冥對他的關愛,與擔憂。但寒羽楓知道,這股力量在前世就存在,師傅尋到他,傳他的七殺術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這力量,但前世他不過剛入門七殺術。他能預感到,這一世七殺術關乎的他的修煉一途。

  晌午,寒羽楓的母親牧秋來到丹楓軒,急切的她直接推門而入,看到正在斟茶看書的寒羽楓并未完全放下心來,上前摟住寒羽楓的雙肩,仔細查看寒羽楓。使得寒羽楓手中的茶水灑出些許在桌上。

  寒羽楓苦笑不得說道“母親,楓兒沒事,你看。”寒羽楓放下手中的《世間異象》站了起來,隨意展示了兩招筑基武技《玲瓏腿》繼而說道“看吧,毫無損傷。”

  牧秋面上的擔憂雖然收斂,卻依然囑咐寒羽楓“快快坐下,好好休息,若是那什么極陰之日的法子有什么損傷,就干脆別修武,同娘修文好了,到時文法成圣不見的比習武差。”

  “好了,母親楓兒有分寸的。”寒羽楓坐了下來,拉住牧秋的手安慰著。

  “好吧,我知道你年少老成,心中有數。不過……”牧秋還未說完卻被寒羽楓連忙打斷。

  “母親,您怎么出來了,您的身體?”雖有轉移話題之意,但關切卻不做假。

  “如今是晌午出來走幾步不礙事,況且我是來看自己兒子的,怎么也比自己重要啊。”牧秋只是淡淡的隨意解釋,卻讓寒羽楓鼻頭一酸。

  前世的痛苦,今生所受的疼愛,他不是毫無感情。他逐漸接受了靈魂轉世的事實。他做不到既來之,則安之。但是這拳拳的舔犢之情足以感化任何鐵石心腸。他終于明了,他不再是蕭,而是月影門一脈單傳的寒羽楓!

  這溫潤如細雨的關懷,在不知不覺中,潛移默化地融化了他心中的堅冰。

  前世不是束縛自己的累贅,而是今生得以更加珍視身邊一切,珍視生命與夢想的助力。

  “母親……”寒羽楓一瞬間念頭通達,淚如雨下,涕泗橫流,撲過去擁住牧秋。

  牧秋不知寒羽楓為何如此,只是一手撫摸寒羽楓的后背,一邊輕聲安慰。而這一刻寒盛,寒冥都進入了屋子,看到吃驚連忙詢問。

  寒羽楓卻哭的更大聲了,他如何也控制不自己的感情,這是前世與之前五年情緒的壓抑的爆發。他需要的是盡情宣泄,心頭的郁氣才能消散。

  在這時,他才真正獲得新生。才終于成為寒羽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