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47: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選幽怨
  4. 第一章 天選

第一章 天選

更新于:2018-03-16 19:03:10 字數:3013

字體: 字號:
  方今之世,多以忠、愚、奸、傻為人之道;亦有癡、惡、貪、絕之人。

  尋常百姓多以神靈奇異之物為其供奉,每日燒香叩拜,以祈一生之運道,卻不知愚昧至極。

  何為天?何為神?又何為靈?大多只是人們自己心中所幻之物而已。

  但不乏一些真本事之人,傳:上,可通天道,下,可聞鬼魂地獄。

  民間傳聞:女咼補天之時耗盡一身法力十成有余,筋疲力盡之極,所幻一奇異之石,約摸一丈之高,其上皆為秘法文字,后被一江湖道人所得,于石旁參悟十年之許,終得一身驚天修為,其后,此石卻是不知了去向,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

  此道人名曰:巫。于是后傳巫之一族便是有了形成。

  亦有信天之人,對其多數人而言,天所謂何物?乃一方,萬方神靈也。因人一生便是有天的存在,因天有九色,紅橙黃綠青藍紫白黑,有四季,溫、炎、涼、寒。有狂風暴雨之大能。亦之,天乃神也。

  南昭大陸,廣瀚之極,其內有一峽谷,名曰:海陽谷。

  谷中皆為巫之一族人,其內不乏修為驚天之人,亦不乏資質平庸之輩。谷主萬秋,乃是修行千年愈載之人,可知前后百年之事,呼風喚雨。

  谷內霧氣繚繞,紫綠相扮,詭異至極,其霧內有花花草草無數,五顏六色。谷東有一河,名曰水云澗,其內之水神奇之極,尋常人喝了,都可增其百年壽命。更不用說那些常年修行巫術之人了。所以,在這里,活個幾百年,甚至活了個上千年的老怪都是正常的存在。

  巫之一族,每年都會向天祭祀一物,這一物皆為靈,亦是人,究竟是何,全憑巫族口中所謂之天決定。遂每年七月初三,亦有祭祀獻靈之事。

  巫族,只是其廣泛的統稱而已,其遍布南昭大陸,但分支巨多,誰算得是真正的巫族傳后,也沒有個具體的定論,在這里,只看實力。

  山谷祭臺上,密密麻麻的人影數之不盡,皆為巫族。

  此時此刻,谷主萬秋正在祭臺最高處上做法,以得知今日所須祭祀之物。

  “卡西怒被卡哇一......”一堆堆別扭到極點的字語卻是從其口中流利飛出。

  萬秋手舉烏魔怵,魔怵上泛著黑紫的光芒,看著詭異的很。片刻后,神情暗淡道:沁幽...

  萬秋眼往沁幽,看不出有所表情,只不過從其眼神一閃而過的悲傷還是被沁幽所發覺。

  沁幽想到了什么“莫非,今年的祭祀之物是我?”

  很快,從萬秋的嘴里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人群忽然間熙攘了起來,似是在議論....莫非今年的祭祀之物正是近萬年記載來最杰出的人:沁幽?...

  “大家安靜”萬秋鄭重而有力的說道。“今年的祭祀之物,是人。是我們海巫族近萬年來最為杰出之人。沁幽,這也算得是你的造化了,能去天的身邊服侍我們的主了。

  普天之下,皆為信天之人,年幼老少,亦是貧窮賤富,聲名顯赫之人,但凡是生靈,皆信天。

  臺下眾人皆是嘩然議論。“阿,咱們族內萬年內最杰出的天才,竟然被選為祭祀之物!?”

  “天為何物?巫為何族?只不過是得到了女萵所遺秘法之人,只不過是虛無飄渺的一片云罷了”沁幽淡莫道,看不出一絲的憂傷。

  在沁幽看來,巫沒有了不起的地方,世間玄異之事本就諸多,而難免人又不能全面的去了解,而天只不過是一片云罷了,或者連云都算不得,只因其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恨天么?他也不知道該恨誰。

  “住口,你膽敢褻瀆我們偉大的神靈!!”一長老怒色道。

  沁幽的悲傷終于是忍不住,如大洪襲來,其面色痛苦不堪“呵呵,何為祭,何為靈,既為神靈保佑,為何還是這般?天有不測風云,莫就是天用來欺騙人的一貫謊言嗎?7歲時,我母親被選為祭祀之物,我哭著,喊著母親回來,可是你們呢?。。。我10歲時,父親又被選為祭祀之物,我僅僅10歲,便是舉目無親。”說著,沁幽不禁的流下了眼淚,其臺下之人也有唯諾嘆息之聲。“若這就是天,天選,我不信也罷。既然天不正,我便要反天。”沁幽狂言道,一股霸氣自身下彌漫開來。

  這個年僅17歲的少年,這個百年來最杰出的天才,僅用7年便是從初始之境到了玄無上境。沁幽乃是古籍典上近萬年最為杰出之人,當年滿10歲之后,便是會舉行傳承洗滌,接受數輩人來傳下的改造。可改造人的體質,靈魂,靈識。尋常人,15歲會到達第一個境界:初元之境,而后是初元上境,在是玄無之境,玄無上境,達到了初元之境也算得是入了巫族之門,即使是最簡單的初元之境也是需要很苛刻的條件的,族人有一萬人,卻只有300人的巫師,至于其他的,也只是搖旗吶喊的而已。可想成巫之難。許是沁幽年幼雙親便是無情離去給了其莫大的動力,又許是別的什么原因。

  沁幽眼神暗淡了下來,轉身拜首道:“各位,感謝十七年大家對我的“照顧”,這里是我的家,亦是我的恨。我今日起,便是要脫離巫之一族,這破天選者,我寧可不當!”

  沁幽心神悲涼,在父親被天選為祭物的時候,父親曾親口對其說道,也許,當你到達了那個層次,也許,當你超過了那個層次,我們還會有見面的那一天。其它的便是沒有多說了,沁幽滿懷希望的要努力,雖然不知道那個層次究竟是什么層次,但沁幽最起碼可以努力的,而現在...這努力的機會,這與父母團聚的機會,又要被這可恨的天選無情的剝奪,怎能不悲涼?怎能不恨?

  只聞的臺下嘩嘩之聲連成一片,眾人皆是吃了一驚。竟敢逆天?只有萬秋此時莫無表情,看不出是喜還是悲。

  萬秋手握烏魔怵,其上淡黑泛紫之氣朝著沁幽飛去。:“天選者,豈是你可以不做的?”

  沁幽聽到此話,心頓時冷了下來,如同寒冬冰窖一般。

  “若我要走,可有人攔的住我?”沁幽冰冷的說道。一長老怒道,“放肆!”卻是萬秋擺了擺手,“你若在執迷不悟,莫怪我動手了!”沁幽聽到此話心中更寒:“動手?那便來吧!”

  說完,萬秋手拿魔怵向天一指:“魂禁!”烏魔怵上的紫光更泛,卻是見一絲絲的黑氣凝聚成了一只巨大手掌,沖著沁幽呼嘯而過,與此同時,卻見沁幽雙手打出一個個的法術防護,剎那件形成一件半丈大小的紫色衣服“紫衣!給我防!”沁幽身前形成了一件紫色的衣服,有些透明,確實泛著紫氣。法術的等級也是按照天顏分為:紅橙黃綠青藍紫白黑,紅時為初,黑時為末,同樣,黑時也是最厲害的時候,這完全看個人的修行。法寶也是帶著顏色,同樣看其顏色,雖說這萬秋的魔怵只是紅色,但,現在法寶之難求,每一件都是要看其所用的材料,而現在的材料所難找,所以說,對于海巫的這么個中等勢力.能得到一件,卻是已經了不起了,更何況這魔怵的特性可以加強魂術。(魂類法術)只見黑氣凝實的巨大手掌抓向沁幽表面形成的紫色防護衣,:“哩哩呲”只見沁幽所形成的紫衣片刻布滿裂紋。顯然是抵擋不住。

  “看來還是不行阿。”沁幽無奈的苦笑,“還是用決招吧!”紫衣還在沁幽的面前地方擋著,而他卻是念起了一段咒語,剎那間,狂風呼嘯而至,待狂風離去之時,卻是已經不見了沁幽的身影,留下的只有一片嘩然的眾人。

  “他,他怎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有?那是玄境?....”眾人心中皆是震驚無比,只因沁幽所用之秘法乃是當今大陸始境的一逃命之術,據說,練至第一層,便是能以呼風喚雨來掩其逃離,看沁幽的摸樣,卻是入門而已,傳:練至九層,便是可以瞬移。實在乃是保命以及身法的最佳秘法了。而沁幽所在的族,海巫,卻是沒有玄境法術的,其實他們連見都沒有進過什么是始境的法術,倒是見識短了。歲然沁幽所在的巫族算是中等勢力,卻是只能讓超級頂尖勢力來享用的,卻是不知讓沁幽從何得知。

  南昭大陸,烏青山,一少年踉踉蹌蹌的走著,其手捂胸口,似是受了很重的傷一樣。

  口中的血跡順著衣服流著,一個個的腳印上帶著些許的艷紅。

  ‘撲撲呲’便是倒了下去。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