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59:18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綜漫之落葉飄零
  4. 第二章 斬 赤紅之瞳

第二章 斬 赤紅之瞳

更新于:2018-03-17 19:17:05 字數:2038

  帝都,nightroad。

  晚飯后赤瞳默默的走到基地外抱著她心愛的武器,那是一把可怕的妖刀一擊必殺——村雨,上面有著可怕的咒毒,哪怕只是被它劃破了皮膚等待著你的也就只有死亡了。赤瞳看著天上的星星,以往的時候她會和她的妹妹——黑瞳一起看著天上的星星,背靠著背放松一下訓練的疲勞,但現在“就只剩我一個人了呢。”“別這么說嘛,小赤瞳。”一個金發有著可以令克蕾兒,露易絲等貧乳聯盟的帶著一分不屑,兩分嫉妒,七分羨慕的大喊“真是何等下作的乳量。”“蕾歐奈,你不是要去守夜嗎?怎么會在這的,難道……”赤瞳瞇著那如同紅寶石一般的眼睛看著心虛的蕾歐奈像是恍然大悟一樣道“你在偷懶,我要去告訴boss去

  。”“怎么會,想我蕾歐奈這么敬業的人怎么會偷懶,我只是…只是看到小赤瞳你很悲傷的樣子來看看罷了,沒錯,就是這樣。”“是嗎?”“對了,小赤瞳你剛剛怎么了?“沒什么。””太好了,轉移話題成功了,還好赤瞳呆呆的比較好糊弄,蕾歐奈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要是真被boss知道了她鐵定沒有什么好果子吃,赤瞳搖了搖頭道“沒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罷了”看著赤瞳的不開心,蕾歐奈識趣的沒有再問下去,而是坐在草地上陪著赤瞳一起看星星“吶,赤瞳,你知道嗎,也許世界上真的有神也說不定哦!在我小的時候聽人說過,如果你將自己的愿望寫在紙上然后折成一個五角星在上面寫上名字的話只要是正當的,卡密大人說不定會幫你實現的哦”“是嗎?”赤瞳從草地上站起向住房那邊走去“明天我會告訴boss你偷懶的。”“不你不能這樣對我,赤瞳”蕾歐奈發出一聲悲鳴,赤瞳毫不在意的打開房門,拿出一張紙,咬了咬筆頭皺著清秀的眉毛,:我希望能夠拯救這個腐朽的帝國。還有黑瞳,赤瞳在心中默念著,認認真真的把紙折成五角星然后點著火一把火燒了等了一會兒,什么也沒有發生,赤瞳沮喪的撅起了嘴“果然,卡密什么的都是騙人的,明天一定要告訴boss蕾歐奈偷懶的事。”突然房頂出現了一個黑洞

  ,一個人從洞中掉了出來,手中還拿著一張紙,赤瞳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寫下的字樣,在赤瞳驚訝的時候,耍了一招如來神掌之從天而降的葉飄零搖了搖因為自己打開方式不正確而發昏的頭腦,然后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還沒有完全。合攏的黑洞比了一根中指“使徒,我去你妹的”就在葉飄零向著使徒發泄著自己被坑的怒火時,一個聽上去就很悅耳的聲音想起,“請問你就是卡密大人的使者嗎?”“卡密大人,這我不知道,但如果你是說幫你實現愿望的人的話,那應該就是我了。”“哦,你好,我叫赤瞳。”赤瞳伸出一只手,但另一只手卻背在身后悄無聲息的將剛剛放下的妖刀村雨拿起,赤瞳雖然呆但這并不意味著她傻',相反,赤瞳是一個很聰明的人,雖然葉飄零的出場方式有點神奇,但這個世界也是有著神秘的存在也就是獨立于常識之外的非常識——帝具,這便是它們的稱呼,每一把帝具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能力,就如同赤瞳的一擊必殺,蕾歐奈的獸化,這些都是不能用常理來度量的,而我們的主角葉飄零此時卻傻了,“哎呀媽呀,是赤瞳誒,我見到真人的赤瞳了他”看到那熟悉的姬式發型和那鮮艷的紅瞳,正當葉飄零想要撲過去的時候,他的動作僵住了,冷汗刷刷的往下掉,“等等,這里是斬赤紅之瞳的話……”想起里面的妹子雖然一個個都很可愛但是就我這個戰五渣打的贏誰啊啊啊啊啊啊!使徒,你又坑我,葉飄零欲哭無淚的想對著天空在比一個中指的時候,一股冰冷的寒意貼在他的脖子上。他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股冰冷中所蘊藏著的鋒利與淡淡的殺意,“你到底是誰,快說。”葉飄零吞了吞口水,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能給眼前這個可愛的少女一個解釋并且獲得他的信任的話村雨是不會介意在多殺一個人的,葉飄零躊躇了一下,“你就是赤瞳吧,神聽到你的請求,所以便派了我下來。”

  刀鋒并沒有離開,葉飄零一咬牙道“你從屬于夜襲,是一個殺手,你們的boss叫娜潔希坦,身份是帝國前將軍,還有一個叫布蘭徳,還有一個叫拉伯克,還有三個是女的,一個叫希爾,一個叫瑪茵最后一個叫蕾歐奈。”“夠了”赤瞳盯著他看了一會,收回了村雨,“你太弱了,對基地沒有什么威脅赤瞳打開房門,不過你要是敢做些什么的話就葬送你。”看著赤瞳漸漸遠去的背影,擦了擦汗,突然看到赤瞳又中途折反回來,他的心又提了起來,“出去,這是我的房間。”“……,哦”

  躺在樹下的葉飄零緊了緊身上的衣物,現在還是有點冷的,這時一道光屏在他面前打開“嘿,宿主,初次穿越,感覺如何?”葉飄零黑著臉看著光屏“你把我送到這來是想我死嗎?”“但這的確是需要福音的世界不是嗎?福音并不只是傳給一個人,你每拯救一個人,便視為傳播了福音,根據難易程度會給你不同的恩澤值,你可以用它來兌換你想要的一切。”“呵呵。”葉飄零自嘲的笑了笑,“我現在連自己能不能在這個漩渦里生存下來都是個疑問還拿什么來拯救葉別人。”“叮,有禮包一份是否現在打開。”葉飄零驚訝的看著使,使徒也適時的給出了解釋“這是神的饋贈,福音傳道者是很難選的。”“……”葉飄零打開了禮包,驚喜降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