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0:2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塵煙志
  4. 第二章 樓外青山,大夢初醒異世天

第二章 樓外青山,大夢初醒異世天

更新于:2018-03-16 20:40:43 字數:3149

字體: 字號:
  南荒,一片還未完全開墾的蠻荒山野,赤霞山脈。

  林間小道上,十四五個打獵歸來的壯年肩扛著三頭巨大的雜毛黑皮野豬,手里還提著不少野味。一路搖搖晃晃的往村子里趕,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

  沿著蜿蜒小道走去,入眼的是一棵被石屋環繞著的參天古樹,道路旁是掛滿青藤的胡檫樹,盤根錯節的樹根浸染在一條清澈見底的溪流里,魚蝦嬉戲,水草蕩漾。溪流上面橫渡著一座石板橋,岸邊老樹下是一塊爬滿青苔藤蔓的殘破石碑,鐫刻著“花柳村”的字樣。

  從村口的石橋走過,穿過林木光陰下的石階,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座簡陋而古樸的石屋,門扉半掩,老黃狗趴在陰涼處打呼,在屋檐下或多或少都擺放著一堆干柴,門口掛著熏制的干肉。

  村子西南部,一處破陋的石屋下一穿著補丁且洗的發白的麻衣的清瘦少年靜靜坐在著,靠在布滿刻痕的墻面之上。他面色看起來有點虛弱,微微瞇著雙眼正癡癡傻傻的觀望著石階上一片綠瑩瑩的青苔,雙目之中盡是茫然。

  “嘿,我就知道你在這,百生哥又在看什么呢?”突然身后一胖胖的少年跑了過來咋咋呼呼的叫嚷著。

  他叫韓庚,因為胖屬于不合群的那種,是村子唯一一個和麻衣少年關系還不錯的小伙伴,算得上是物以類聚了!

  麻衣少年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塵,用手指了指天上,似是癡傻又似深沉的開口道:“天快要打雷了!”

  他楞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天空,晴空萬里,艷陽高照。

  “哈哈,你又犯傻了!”小胖子撓撓頭,一幅傻笑的樣子看著他:“今天阿爹他們獵了一頭大山豬,我阿公叫你晚上去我家吃飯,他說有事和你說。快走,我們趁著天黑之前去后山拾點材火去!”

  麻衣少年點了點頭,跟著小胖子走了。

  還未出世他阿爹就在一次集體狩獵中虎口喪生,阿娘含辛茹苦撫養他成長,奈何積勞成疾在他四歲時也病逝了。

  至那以后,小子靠著吃百家飯長大,長輩給他取名韓百生,寓意讓他記住長大后不要忘記眾人的恩情,且讓他跟隨村里人一起生活,如今已十四歲有余。

  誰知他打小底子薄,得了怪病,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村里人對他的臉色一直都不是很好,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病情也也越來越頻繁,同齡人更是不愿意和他靠近,生怕染病。

  下午的余陽依舊炙熱,韓百生跟著小胖子用了一個下午在山林里轉悠撿到一堆掉落的松塔,還有些許干柴。必須趕在太陽下山之前搬弄回去,不然天黑后會有不少兇猛野獸出來覓食!

  前前后后折騰了老半天才拾柴而回,氣喘吁吁的韓百生拖著疲憊的身體坐在門口,瞇著眼睛,眺望著遠處的山峰,任由太陽的余暉撒在身上。

  夕陽落山不久,橘紅色的晚霞染紅了整片天空,蒼穹之上的云朵仿佛是被一把火焰燃燒著,從西方的雪峰山上飄蕩出一排排的晚霞在天際上閃爍著,滾動著,彌漫著,又紅又亮,下方的山脈也被這霞光浸染成了紅色的,殘陽似血,這景色十分的震撼人心,天地間滿是肅穆的神色。

  晚霞維持了有半柱香的時間便開始潰散,從深紅色的赤霞變成了緋紅,再慢慢地變淺直到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熙風拂過山崗,天邊一抹淡淡的的霞光也隨著夜色降臨慢慢的消散,融入四周的夜幕中。

  此地,是花柳村世代生養的地方,因為這一地貌時常出現赤霞的緣故,祖先們管這里叫赤霞山脈。山脈主峰是一座高聳入云的雪峰山,赤霞山脈連綿起伏著千百座高低不一的山峰,縱橫方圓三千余里。

  山脈深處,珍貴林木拔地而起,山脈里不僅物產豐富,礦產資源充足,年份上佳的靈植草木也是隨處可見,奇珍異獸更是多不勝數,蟲豸虎豹也時常出沒山林。

  夜色彌漫的山林里,隨時都可以聽到野獸的叫吼,在老林深處更是充滿了各種神秘的色彩。每年各個村子都會組織進山狩獵,請族老進行開壇祭山儀式。

  韓百生他們居住的這個地方叫虎門嶺,屬于赤霞山脈外圍。

  四周綠水青山環繞,不少低矮的茅草石屋鑲嵌在肥沃的盆地里,除了花柳村外,周邊山頭還聚集著不少村莊,他們世代以耕種狩獵為生,赤霞山脈便是養活了無數生靈的祖地。

  黑夜染黑了蒼穹,家家戶戶都很早吃飯入睡,只有少數人家是點燃了燈火。

  燭火映照著韓百生的臉龐,他面前坐著一位一臉皺紋的老者,吧唧吧唧的抽著一桿旱煙,一旁擦拭著長矛的魁梧高大的男子是小胖子的阿爹,狩獵隊的隊長。

  過了許久,老人放下煙桿,語重心長的對韓百生說著:“百生,還有兩年就是你十六歲冠禮。你是阿公看著長大的,你是村子里同齡人中表現的最與眾不同的一個,你父親是我們村子里的驕傲,可惜就是血脈太單薄了。

  你現在的病情是越來越嚴重了,過幾天我送你到后堂,到哪里你就跟隨韓伯去學習藥理,幫忙打打雜,看看能不能找到治好你病的辦法。

  至于你想要把你母親的牌位放進宗祠與你父親合葬在一起就得拿出你的本事來。你父親曾經救過我,我也曾向族老會提過這件事,但是族老會的老頑固就是不允許。或許等你哪一天足夠強了,可以用自己的能力讓這些老頑固無話可說,希望你能夠明白。”

  韓百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雙手緊握,盡管心中忿忿不平,但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情況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該交代的都交代好了,他告辭了長輩也就回到自己的住處。

  夜里,韓百生沒有入睡而是透過破漏的墻縫,目光凝視著天生閃爍的星光。感受著體內的能量在亂竄,此刻他渾身燥熱無比,血夜加速流動,心跳變快,腦海中閃過無數的想法,內心深處更是掀起驚濤駭浪。

  “發作時間越來越頻繁了,竟變成了半個月一次!不知道這一會又會出現什么樣的怪夢……”

  盤坐在床上的韓百生喘著粗氣,痛苦致使他的臉部抽搐著,瘦弱的身體上一條條經脈如同老樹根一般暴露凸起。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滴落,渾身冒出騰騰熱氣如蒸鍋蓋饅頭,汗水打濕了衣物,無以言表的痛苦刺激著他的神經,蜷縮成一團。

  ……

  一座荒蕪的院子里,一個黑衣男子跪在長滿雜草的墳頭前,恭恭敬敬的撒了一杯黃酒,回憶著前塵往事。

  “徒兒,你記住修仙路上是兇險無比,充滿孤獨與坎坷的,選擇了這條路就是一條極其漫長的不歸路……”

  ……

  夕陽西下,烽煙四起,殘兵戰旗遍地,僅存的少數人馬雙目布滿血絲,戰意滾滾,追隨著前頭高騎大馬遍體鱗傷的戰甲將領。

  “今天我們用生命捍衛的國土只為守護住我們遠方的家,為了守護而戰,誓死不悔!”

  ……

  氣勢磅礴的青石路上,巨大的山門屹立不倒,一眼望不到邊的石階直通山頂,吸引無數弟子從四面八方趕來拜師學藝!

  “從此邁入修仙界,天地渺渺任我行,擊落九天終不悔!”

  ……

  冰天雪地中,一對情侶逗留在梅花樹下,男子指尖流轉一曲夢梅,琴音繚繞,女子身著素白霓裳絨羽衣,曼舞雪地上。

  “江黎,我為你插上這枝雪梅……”女子一臉羞紅,任由男子為她戴上!

  ……

  青山深處,山石炸裂,法力的波動響徹云霄,數十位身著道袍的修士手持兵刃法器,瘋狂追逐著一個重傷的黑衣男子。

  “傲虎老賊,今日的恥辱我記住了,總有一天我會踏破你的山門……”

  一段段殘缺不全的記憶如同山洪決堤一般在韓百生腦海中涌現,沖擊著他那孱弱的軀體!

  這個夜晚過得極其漫長,好似一條走不完的路,后面的野風一直在催促著他前行。而韓百生渾身上下由熾熱轉變成了一股股陰寒襲來!痛苦已經刺激的他有些麻木,韓百生不斷顫抖,一直硬捱著,直到身上最后一縷寒風散盡。蜷縮在床角的韓百生輕輕松了口氣,抱著殘破的被褥身體再次向床角擠了擠。

  天空之上星辰散落,將大個山村都是徹底照亮了起來。一點點燭火光斑從漆黑的夜晚之中冒出,仿佛不甘心天空之中閃爍著的星辰與自己爭寵一般可愛的跳著。

  時間在凝固的夜晚依舊不會停歇,天空之中再次泛起了魚肚白。窩在墻角一整夜的韓百生艱難挪動了一下身體。雙手撐著地面,艱難的將顫巍巍的身體支撐了起來。透過門窗望著朝霞彌漫的東方,身體微微朝前傾了傾,眼前一片漆黑。

  隨著韓百生摔下,地面之上響起一聲沉悶的響聲。眼前的黑暗持續了不知道多久,韓百生眼前的世界才總算再次亮起了點點光斑。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