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43:4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混沌嫁衣
  4. 第一節 出師考驗(上)

第一節 出師考驗(上)

更新于:2018-03-17 12:53:56 字數:4485

  自從盤古運用自己的無上的力量在混沌之中開天辟地以來,一直有一個很神秘且很少為人所知的傳說。魔界,仙人還有至強的人類,都在苦苦尋找著這個傳說。

  這是一個非常遙遠的世界,光怪陸離,在這有邪惡的魔界怪物,有奇怪的生物,還有飄逸的仙人。人們生活在這里,為了生存,抵御危險,人們有著自己的修煉功法,與魔界及仙人進行抗爭。人的力量是無限大的,他們利用自己的潛力,改變著這個世界。

  第一節出師考驗(上)

  一座座雄偉的大山環抱著一大片的樹林,這些樹很高而且枝葉繁茂,身在這片樹林之中,抬頭望去,你會看到漫天的樹枝。在這片樹林深處不時的會傳來野獸的咆哮,縈繞著這片樹林,令人毛骨悚然。

  “大師兄,我搜查過了,咱們附近還是沒有擁有元素的生物,只有一些力量強大的野獸,你說師傅讓咱們找什么目標啊?都在這樹林里轉了一整天了,天快黑了,肚子也餓了。”在一塊巨大的石頭后面匍匐著三個少年,十六七歲的樣子,但是從他們堅毅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不是普通的少年。說話的是一個身材在三人之中最魁梧的一個,黑色毛刺頭發,腦門上綁著牛皮,腦門中間有一個徽章,身材稍微有點胖的那種,他的堅實的臂肌充滿了爆發的力量,右手拿著一把漆黑的錘子,上身用牛皮做成的背心緊貼著上身,依稀可以看到胸肌腹肌的輪廓,一襲黃色的褲子,腳下穿著靴子。

  “荒土,你的土尋技是不是有毛病了,怎么一整天了,咱們什么也沒有發現啊?”說話的是三人之中的頭發最突出的,到肩頭的黃色的頭發緊緊的束在后面,頭上同樣戴著用牛皮制成的徽章,黑色的拳套,一襲灰色的長袍,腰間綁著一個灰色的皮帶隱隱間泛著黃色,英俊的臉上露出俏皮的表情,荒土憨厚的噘下嘴,什么也沒有說。

  “玉藍,荒土搜索的很準確,不要小看了他的土尋技,在所有的搜索的技能中,土尋技勘稱翹楚。二位師弟,我們先退出樹林找一處安全的地帶,準備休息。”

  說話的少年叫釋葉,是三人之中的大師兄,冷峻的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一襲白色的長袍,腰間綁著黑色的腰帶,腰帶的中央有一個碧色的翡翠,價值不菲。一把長劍背在后背,頭上戴著同樣的徽章,徽章是一個半圓環與一個類似閃電符號的組合,透露著遠古的質樸的氣息。

  “是。”玉藍和荒土二人同時點點頭,他們都非常聽從這位大師兄的命令。

  荒土首先轉頭一躍而起,玉藍緊跟在后面,釋葉左右環顧一下,身上環繞著一圈墨綠,瞬間跟上二人,只見剛剛三人待過的地方壓倒的一些草木,恢復成了向上的樣子,三人的痕跡被抹除的干干凈凈。

  在一座山崖峭壁上坐著三位老者,兩位身著白色的長袍,絕世出塵,正襟危坐。一位普通百姓老頭的樣子,斜斜地躺在那里,手里拿著個酒葫蘆不停的喝著酒。

  “子牙,莫舍,看來這三個小子成長起來了,就按照你我商議的進行吧,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了,我去找找美酒,唉…這酒真是好東西啊!”拿葫蘆的老者說完這句話,臉上露出一副老奸巨滑的樣子,瞬間蒸發了一樣,一道白光沖天而起。

  “對了,我那徒兒玉藍,你們要好好的給我修理修理啊。”人已去,但聲音還在。

  “呵呵,莫舍啊,你我三人屬寂狂放蕩不羈了,不過也屬他最自在啊!”子牙老者看著剛才白光消失的地方說著。

  “子牙,你我三人都已經撐過300個歲月了吧,他一直就這德行,莫要管他,咱們這三個徒兒,你的弟子釋葉已經得到你的真傳了,能夠很好的控制木元素,我那弟子荒土,我也很滿意,外表粗狂了些,內秀的很,他的土元素控制也很好。單單玉藍,他控制不了木水火土的任何一種主體元素,卻可以控制風,雷,電三種元素。在這個世界上人類只能控制自我感應到的唯一一種元素,控制多種元素的很稀少的啊,寂狂屬火元素,他是怎樣教的玉藍呢?”莫舍老者捋著胡須意味深長的說著。

  “我也在思考這些,寂狂本就是個天才,除了水元素與他相克,他修煉不了,木土元素的控制寂狂也感應到了,估計也不在你我之下啊。”子牙老者回應著。

  “哈哈,子牙,你確實已經老了,沒了當年的霸氣了,土元素控制,我敢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寂狂,是個天才,但能把這世界上的四種元素控制兩種以上非常難,這四種元素本身就相生相克,更不要說三種了。”莫舍老者身上一股王霸氣息噴涌而出,厚重而凝實,誰敢與之爭鋒。

  “莫舍還是這么好勝,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你我還是先考驗這三個小家伙吧。”子牙老者說完這句話起身,一道白光,不見了蹤影。

  “呵呵,呵呵,有他們受的。”莫舍老者也一起起身消失了。

  在這個世界上,人們依靠自我的意識與大自然的溝通感應自然的力量,通過修煉獲得這份力量,將大自然中的各種元素變成自己的攻擊或防御的技能,一般人類只能獲得唯一的一種元素力量,因為不同的元素之間存在著相克的屬性,不會共存在一個人類的身上。木,水,火,土是這個世界的主體元素,風,云,雷,電則是次之元素。一般木,水,火,土四種主體元素的力量比次之元素要強,不過,如果將次之元素修煉到極致的話,那也是非常強大的。

  釋葉,玉藍,荒土三人退出樹林之后,在一條河邊休息,三人圍著篝火坐在一起,玉藍在烤著幾條魚,荒土在一旁不停的催著。

  “好沒好啊?怎么這么慢啊?”玉藍不耐煩了,“先給你一條吧,還沒熟啊,看你那餓相。”說著遞給荒土一條,荒土大快朵頤,“還挺好吃。”“沒有熟,還好吃啊。”“嗚…讓它在我肚子里悶熟吧…嗚…哈哈”玉藍瞥了一眼荒土,一副無奈的樣子。

  “玉藍,你怎么可以感應到三種元素的?”釋葉在一旁擦著自己的寶劍,好奇的問著玉藍。

  “對啊,二師兄,你真是個怪人啊…嗚。”荒土邊吃著魚邊說。

  玉藍看看二位師兄弟,眼中露出狡黠的目光,“呵呵,其實我能感應到四種元素,風、云、雷、電,只是云元素的力量,我還不會使用。”釋葉,荒土一副下巴要落地的樣子。玉藍沒注意到他倆繼續說道,“至于為什么我也不知道,最初修煉的時候,我也希望自己去感應主體元素,畢竟主體元素很強大,當我在與自然溝通的時候,我與主體元素沒有任何的聯系,當時我很失望,正準備放棄的時候,突然次之元素全部被我感應到了,我很納悶。”玉藍抬起頭看看釋葉和荒土的表情,大笑一聲,“我師傅當時就是你倆這個表情,神同步啊。”

  釋葉看著荒土說,“他就是個怪人。”荒土使勁的點點頭。

  一頓美味過后,三人聊著聊著已經半夜了,釋葉對二位師弟說,“咱們輪流警戒,你倆先休息,我先負責。”二人就地盤坐進入修煉的狀態。釋葉也靜靜坐下閉上雙眼,身上出現了淡淡的墨綠色,他利用自己的木元素與大自然的草木溝通來探查附近的情況。

  一夜無話,天漸漸亮了,三人一起走向了樹林,探向樹林的更深處,這次由于走的很深,遇到了一些野獸的攻擊,但都是諸如狂暴熊,金剛牛等一些沒有元素力量的生物,被三人合力殺之。天漸漸黑了,三人沒有后退,直接在樹林中休息,吃著昨天剩下的魚。三人仍然輪流警戒,半夜時,一道黑影在樹枝上不斷閃挪,靠近三人,三人同時睜開雙眼看著黑影的方向。釋葉沖著玉藍點點頭,玉藍抬起左手,一道半月形的藍色風刃直沖黑影而去,速度很快,只見風刃將大樹枝頭截斷,那道黑影沖著玉藍飛速撲來,玉藍瞳孔一縮,直直盯著黑影,就在黑影馬上近身的時候,玉藍迅速抬起右手,一個電球突兀的出現在了黑影攻擊的軌跡上,黑影詭異的改變了自己的方向,但是尾巴擦著電球而過,落在距三人不遠的地方,原來是一只疾馳貓,它舔著自己受傷的尾巴,雙眼緊緊盯著玉藍。

  “荒土,是疾馳貓,很狡猾,速度很快。”釋葉向荒土解釋到。荒土認真的恩了一聲。“玉藍,看此貓個頭,怕有百年修為了,小心。”釋葉又向玉藍道。

  疾馳貓說是一只貓,但是它的個頭能和豹子差不多,眼前這只身形如牛,可以看出它的修為有百年之久。

  “畜牲,念你百年不易,速速退去,不然莫怪我出手不留情。”玉藍怒視疾馳貓說道。

  疾馳貓沖著玉藍喵吼一聲,直接撲向玉藍,雙爪犀利,玉藍鎮定自若,在貓快要接觸到他的一瞬間,飛速抬起右腿,直踢疾馳貓的頭部,咣,疾馳貓被踢暈在地,搖了搖腦袋又撲了過去,玉藍重心下蹲,準備重拳斃其命,但就在要接觸的一瞬間疾馳貓突然改變了方向,沖著荒土而去,荒土一直盯著疾馳貓,好像早料到它會有這么一招,右手掄起漆黑的錘子直接砸中了貓身,疾馳貓像炮彈一樣被打飛出去,砸斷了幾棵大樹,倒地不起了。

  “荒土,對付這種癟三角色,沒有必要使出你的元素力量的。”玉藍對荒土說道。

  “敢挑戰我,看我好欺負,我就得給它點顏色看看。”荒土不屑的瞅著疾馳貓的尸體說道。

  “荒土,保存你的力量,咱們的考驗,才剛剛開始,荒土,我感覺有危險,你看一下。”釋葉吩咐荒土。

  “有一群狼在靠近,他們很會隱藏自己的氣息,大約四十只。”荒土感應了一下后說道。

  幾個呼吸之后,樹林之中出現了綠色的光點,將三人圍成了一圈。

  “嗜血狼,他們的攻擊不死不休,群體生物,但是有狼王指揮,荒土,尋找狼王,殺之。玉藍,你我對付這些癟三角色吧,不可大意。”釋葉微笑著向玉藍說道。

  “大師兄,不要取笑我了,我沒有問題,荒土,你行不行?”玉藍沖著釋葉嘴角一揚,然后轉頭對荒土說。

  “二位師兄小心,我沒問題。”荒土答道。

  說話間,狼群已經圍了上來,荒土,突然消失了,土遁術。

  兩只狼瘋狂的撲向釋葉,釋葉長劍早握在手里,使出落葉劍法,一劍刺中一只狼的脖子下,之后迅速抽劍,刺向另一只狼的口中,抽劍迅速轉身,看向狼群,這一系列動作只在轉瞬之間,兩只狼已經斃命。狼群只是試探性的攻擊,沒有想到這幾個少年如此了得。群狼看到這般景象,直接進入了嗜血的狀態,他們的速度和攻擊力會提升二倍。“玉藍,嗜血狼開啟了嗜血狀態,他們所有屬性都提升了兩倍。”釋葉說道,玉藍點點頭。

  “木之羈絆”,“風行天下”,兩人同時使出兩大群攻招式,配合默契度相當之高,狼群被樹藤纏繞住了腿,風刃無處不在,攻擊著狼群的肉體,狼群怒吼著,使出渾身的力氣掙脫樹藤的纏繞,七八只嗜血狼的實力不夠,在兩人合力攻擊下斃命,其余的狼受傷程度不一,但個個已經是血肉模糊,掙脫羈絆的幾只嗜血狼瘋狂的撲向二人,釋葉長劍不停的揮舞著,墨綠的劍芒猶如一張網分布四面八方,“玉藍,助我。”釋葉大吼一聲。玉藍控制風元素,與釋葉的劍芒融合,只見藍色的風元素將墨綠的劍芒鋪天蓋地的撒向狼群,又有三四只嗜血狼斃命。

  荒土,沖出狼群的包圍圈之后,將自己的土尋技范圍感應到最大,搜索一圈,盡然沒有發現狼王的蹤跡,荒土非常納悶,“怎么會這樣?對了,他們會隱藏,在仔細搜一下。”荒土重新感應著土尋技,“呵呵,隱藏自己的氣息,很狡猾啊,可惜,你沒有把心跳也隱藏了。讓我幫你一下吧,讓你的心臟永遠靜止。”荒土自信的一笑,向狼王所在的山坡飛奔而去。

  狼王注視著它的狼群,看到狼群被兩個少年殺戮著,目光越來越兇殘,正當它準備沖下山坡加入圍攻的時候,它感覺到左耳邊的風聲,身子猛地向右翻滾,躲開了荒土的襲擊。

  荒土腳一落地,騰,腳尖一發力,“不愧是狼王啊。”荒土一邊說著,一邊身體緊緊跟著狼王躲避的方向,狼王眼看著荒土又跟著自己過來,剛一站穩,迅速的跳起,躍向半空,荒土眼疾手快,將自己的錘子狠狠地向半空扔去,重重的砸在了狼王的身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