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49:1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永劫之血
  4. 第一章 從頭到尾的失敗者

第一章 從頭到尾的失敗者

更新于:2018-03-17 13:18:15 字數:3551

字體: 字號:
  作為黑暗之中的探索者,我們是否卑微與軟弱?作為光明之下的追隨者,我們是否高貴而勇敢?作為大地之上的主宰者,我們是否能夠將虛無的未來抗在肩上,抑或是遵循心中的信仰,去堅持正義與真理的延續?

  當命運之神用她的權杖和圣羽驅逐了黑暗,將鋪滿安寧與美好的光明之路展現在人們眼前時,這個問題似乎一時之間有了正確的解答——我們是神的子民,接受神的意愿而降生,完成神的意旨而死去,遵循命運與信仰的安排,無時無刻不感恩與懺悔,從未迷茫。

  然后,下邊應該怎么寫……

  亞維牙咬著筆桿,雙腿掰成絞索般的詭異形狀,心力交瘁地挖掘著腦海中的每一個詞藻。他每寫一個字,都要花上三十倍的時間去斟酌和思考,以至于從前一天夜里開始,他的進展就如同蝸牛爬路一般,直到第二天天亮都沒能有所收獲。于是,他只好將沾了墨水的筆尖點在紙面上,渴求著偉大的命運之神主動扳一扳他的筆桿,賜予他一點他所急需的靈感。

  然而,靈感沒有等來,等來的卻是頭頂上一陣霸王撲街般的巨響。

  “轟!……咔!……嘩啦啦啦啦啦……”

  亞維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以為樓上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趕緊四下張望起來。不過他又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時間,發現眼下已經是早晨,于是又心平氣和地釋然了。這個時間通常是樓上那個災星起床的時候,她大概每個星期都會來上這么一回,沒什么大驚小怪的。而那個所謂的命運之神,果然在亞維困窘交加的危難關頭,真的幫他去扳了扳筆桿。只不過其留下的痕跡并不是那些亞維所需要的文字,而是一道因為意外受驚而留下的劃痕,大約有半截手指大小。

  亞維輕嘆了一聲,在指尖輕輕蘸上一滴鱷魚油脂,然后在錯誤的筆跡處小心涂抹了一番。之后,他又在指尖處凝聚起輕微而細膩的魔力,小心地在紙面上刮蹭了一下,就將原本錯誤的墨痕和油脂一同清除了下來。最終,他將手上的墨跡和油污抹在了一張廢紙上,端坐下來繼續動筆。

  “啊!!!……”

  忽然,一陣刺耳的尖叫又從樓上傳了過來,聲音尖利到讓人不由自主地抽了下肩膀。那是女仆收到驚嚇時一貫的報警信號,顯然那個家伙不知道又在樓上搞了什么鬼,居然攪得全家人心神不寧。亞維忿忿地咬了咬下嘴唇,筆尖的部分不小心又劃了一道——一根手指的距離,還算不錯。于是,亞維不得不再次停筆,又重復了一遍前面的步驟。

  “天吶,我還能不能安心地做點事情了?”他心想著。

  當亞維再次擺好姿勢準備動筆時,他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究竟要寫什么。于是,重讀前文,重新構思,重新下筆,費了好大力氣之后,他才終于回到正軌,而更大的聲響卻也如期而至,第三次令他腦中的字符灰飛煙滅。

  這一次,整個房間居然都跟著顫抖起來。破舊的燭臺搖搖晃晃地差點躺倒,瓶裝的墨水也從書桌上的一邊滑到了另一邊。他那支沾了墨水的筆,由于挪動得不及時,在大片空白的紙張上留下了十幾個痕跡清晰的點點,而這最終不得不讓亞維重新動用他的技能,去收拾這些難纏的墨跡收拾,以便給自己一個繼續下去的機會。

  然而,當他再次將手指點向成打的紙張時,手上了魔力卻因為凝聚得太厲害,直接在那上面留下了一個帶著黑邊的透明窟窿。

  亞維終于忍無可忍,對著天花板大聲叫嚷起來:“妹啊!大清早的不能消停一點嗎!”

  亞澤維爾·諾薩特·奧爾奇亞斯,貝爾滕森第九騎士家族的長子,在為他的魔法學老師阿德里安起草論文的中途,因為妹妹麗貝卡·奧爾奇亞斯的攪擾,迎來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千一百二十七次的失敗。如果不是他的才華從一出生就被門擠了一下,他原本不用去做這些費力而又惡心的事情的。

  亞維出生于帝國歷1219年秋,父親是個上過戰場的平凡騎士,母親則是平民出身的普通女人。由于當時家族已經處于沒落的邊緣,他們沒有得到半塊可以支配的領地,只是在逐漸倒空家產之后,空留了一個貴族的虛名而已。

  亞維的父親艾伯特不想就這樣落魄下去,于是開始經營一些生意,雖然規模不大,卻也賺到了錢,所以亞維才不至于連讀書的機會都失去了。后來他又通過幾次成功的投資,將原本微薄的財產翻了十倍,一下子成為了貝爾滕森少有的暴富者。此時,他才有了培養下一代的想法和資本,開始為家族的未來謀求出路。為了讓唯一的兒子能夠成才,艾伯特將他送去貴族學校,后來又用重金賄賂騎士學院的官員,以便讓他得到與貴族后裔一樣步入上流社會的機會。然而,這個倒霉的孩子卻沒能如他所愿。

  或許是由于最初的放任自流,亞維從剛滿十歲的時候起,就已經展露出一些他在貴族特質方面的嚴重缺陷:劍術糟糕,思想奇特,性格怪異,品味低劣,而且對神明和君主毫無敬意可言。那些貴族的子弟和絕大多數授課的教師,都將他當成生來低賤的另類,幾乎沒有誰愿意與他為伍。艾伯特想盡辦法讓他改邪歸正,經過數年的努力,最后仍以失敗告終。所以直到畢業,他都沒能謀得任何一個可以謀生的位置,僅能給又損又摳的老魔法師阿德里安打打下手。那是個常年與藥物和尸體為伍的怪癖家伙,雖然掛著學者的名號,卻總是去做一些職責之外的惡劣研究,而將原本一些重要的事情丟給學生去做。

  于是,亞維才淪落到如今這一尷尬的境地,不得不為那個可惡的老混蛋去寫東寫西。而事實上,這依然是他最為厭惡的事情之一。

  “好像鉆進牛角尖里去了,我是不是應該想想別的辦法?”亞維打著哈欠嘀咕道。

  天色已經完全亮起,高懸的太陽預示著整個白晝的炎熱。對于身處盛夏的人們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值得欣慰的消息,尤其是對于一個瑣事纏身的人。亞維要在今天下午去見他的老師,然后一同去給一批尸體做檢驗。僅僅想想就令人作嘔的事情,簡直糟得不能再糟。不過,這似乎并不是眼前唯一的問題,也不會是眼前最重要的問題。

  當亞維拉開房門,想要到外面去找塊點心填填肚子時,一個長發披肩的美人正衣裝華麗地站在門口,用氣惱和不屑的表情面對著他,眉頭緊鎖。

  “早啊,麗貝卡。我以為你還要繼續一會兒呢,剛才又發火了?”亞維耷拉著眼皮,用平淡之極的語氣問候道。

  麗貝卡抱著肩膀,閉上眼睛,眉頭皺得更緊了。

  于是,亞維后退了一步,又把房門關上了。

  “出來吧,我有事情找你。”麗貝卡在門外等了一會兒,見亞維不開門,也沒有特別氣憤,只是平靜地說道。

  于是亞維掂量了片刻,從房間里探出一個頭,總算開始了正常的交流。“你需要用到我的事情好像不多呢,可以讓我猜猜是什么嗎?”他說道。

  “不了,沒那個心情。”麗貝卡說,“遇到點小麻煩,想找你幫個忙。”

  亞維撓了撓頭,心想事情一定不小,這個要強的家伙很少用這種態度對他。

  麗貝卡·奧爾奇亞斯與亞維不同,從小就以佼佼者的形象出現在外人面前。她與亞維曾在同一所貴族學校上學,雖然年紀比亞維小一歲,但實際能力卻被認為已經遠遠超過哥哥,一直是學校中的熱門人物。不過,正因如此,她才有著一些亞維不曾經歷過的煩惱,有時甚至不得不求助于這個外界所評價出來的弱者。

  “丘莫斯家的婚事,我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才能推掉,可不可以幫我想想主意?”麗貝卡繼續說道。

  “丘莫斯?怎么又一家啊?之前的你不是都推掉了么?”亞維皺著眉頭說。

  作為才華和容貌都異常出眾的美人,麗貝卡可謂是難得的搶手。然而更重要的是,她的實際出身并不高,以至于任何一個有權有勢的家族都能用足夠的籌碼前來**。一旦艾伯特哪一天沒抗住,女兒就會像出手的寶物一樣被人直接帶走。而這一次,情況似乎正是如此。

  據亞維所知,丘莫斯家是伯倫貝爾帝國頗具地位的家族之一,不但在圣都以西擁有大片領地,而且在皇家騎士團中也有相當可觀的支配權。艾伯特一直希望亞維有一天能以騎士的身份重振家族的榮耀,也很可能就是出于這個考慮才把麗貝卡賣了。亞維大概能夠猜出父親的心思,他一直放不下那個過去夢想。

  “這一次由不得我,爸爸不知道打錯了哪一根弦。”麗貝卡攤了攤手說,“這里面說不定有你的份,雖說與你本意無關。”

  亞維撇了撇嘴,心想這次是推不掉了,不過眼下有個問題必須解決。“我在他心里的份量你也知道,我說的話似乎不管用啊。”亞維為難說。

  麗貝卡瞇起眼睛,盯著亞維的臉看了看,說:“就是因為這個才找你的。其實我這里有一個辦法,只要你幫個忙就行。”

  亞維輕嘆了一聲,知道一定沒好事。

  “只要你在爸爸面前收拾掉克萊恩·丘莫斯。雖說他這次糊涂了點,但還不至于把我嫁給一個比你還廢柴的人。”麗貝卡自信滿滿地說,“他已經在客廳等你了。”

  “啊?”亞維愣了一下,驚呼道:“你這是把我往死路上推啊,我連你都打不過!”

  麗貝卡立刻冷下臉來,顯出一副不屑的樣子。“不要拿我來做標尺好嗎?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把我當成麻煩,我可以考慮換一種解決方式。”她壓了壓手指說。

  “呃,不!就按你說的辦好了。”亞維立刻改變主意,答應了下來,然后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過,我知道你不愿意欠人情給我,不如我們做個交換如何?那個,寫文章的事情你很擅長吧?”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