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22:1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盛國
  4. 第二章 將軍卸甲 老翁溫酒

第二章 將軍卸甲 老翁溫酒

更新于:2018-03-17 13:54:35 字數:3257

字體: 字號:
盛國目錄
共58章
  見此,三國諸將莫不膽寒,胯下寶馬被蘇惑淡淡掃了一眼,駭然后退。

  “果非凡力可敵!”韓山虎深吸一口雪氣,頓時寒徹心脾。堆滿雪花的長眉一抖,緩緩從口中迸出兩字,“列陣!”

  眾將相顧一眼,神色凝重反身奔回陣中。令旗揮舞間,萬馬奔騰,戰車滾滾碾壓雪地,戰馬嘶吼如獸。韓山虎手中鐵槊緊緊握住,忽的想起征討蘇國前夜,吳主那張在燭火照耀下忽明忽暗堅毅的臉,“蘇惑此子不死,凡國永無寧日!大吳傳自寡人之手,已有三百余年。若在寡人手中顛覆,雖萬死難以見先父!此番,全仰仗元帥了!”話未說完,吳主已向韓山虎躬身一拜……

  思及至此,韓山虎虎目之中滿是悲情,凝神看去,但見漫天雪花之中,蘇惑罩滿飛雪的身子巋然未動,重槍再次抬起,指向眾人方向。

  “顏雪,待我再為你馳騁一番天下!”蘇惑心底低喃,下一刻,轟然身動,宛如奔雷般,直射入萬鈞之中。“擋我者,死!”玄重槍縱橫捭闔間,人馬紛飛,在蘇惑之前,無一合之將。轉瞬沖入百丈,身后橫尸遍地。

  正奔沖之間,一將飛馬而來,手里七尺長槍驀然刺出,直取蘇惑咽喉。蘇惑斷喝一聲,恍如平底驚雷,震得那將倉皇后退。蘇惑揮槍拍在戰馬身上,立時馬骨斷裂,連人帶馬橫飛十丈,砸到士兵數十人。

  戰車咆哮沖來,蘇惑軒眉微挑,雙手持槍悍然挑出,數百斤青銅戰車仿佛碎石般被拋向遠處。此等蓋世神力,視者無不驚懼倒退。蘇惑長槍到處,眾人無不如潮退去。蘇惑縱橫馳騁,無人敢當。擋者!莫不是如同車刑,四分五裂。滿地碎尸斷臂,滾燙熱血染紅雪地。片刻過后,蘇惑身周十丈之內,再無人跡。十丈之外,三國兵馬圍困,眼神驚恐不敢上前。這風也緊、這雪也稠,蘇惑沒來由的一陣煩躁,心底生出反感來。

  一將功成萬骨枯!尸山血海背后,是多少深閨幽閣低聲的哭泣?多少老父慈母深紅的眼眶?己身如今亡國未亡人,浩浩蘇國,怕是今日只有自己一人了!再看天地間蒼蒼涼涼,一股悲憤驀地淤積在心。

  “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誰訴?”蘇惑仰天長嘆,霍的轉身,目光炯炯射向眾人,被蘇惑這猶如神火灼灼的眼神盯著,四周之人渾身不由一顫。

  “莫要阻我!”蘇惑信馬而前,立時人潮之中閃出一條道路來。韓山虎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堅毅,“蘇子休走!”雖年近七旬,仍無龍鐘之態。這一聲,如山崩海嘯。震的心底血氣膨脹。

  蘇惑回首看去,韓山虎持著一方大槊疾奔而來,蒼眉如雪,卻氣勢如虹,一人仿佛千軍。“蘇子不死,洛河之南凡國難安!”

  “世人都想除掉我么?蘇某在世一日,眾生不安么?”蘇惑低喃著,無人看見蘇惑唇邊的苦澀。“只因仙途傳言,我是萬世不出的凡妖!就要逼得我父子二人在仙荒無寸土可立,家破國亡?老父兵解,母囚天門?便連顏雪也慘遭毒手,身死傾雪亭?”一句句滔天之恨輕聲出口,未察覺體內一股熱氣滾滾而起,如魔如妖,一絲紅芒悄無聲息爬上了蘇惑漆黑的眼瞳。

  “世人傳說蘇子身有項王仙力,少年出征屠的疆場稱雄,八載江湖春秋博得凡俗第一。今日老朽便以身問道,縱是仙力也可敵!”韓山虎怒喝之聲響徹大地,聽著無不動容。

  “殺!”

  馬槊笨重凝滯,多為臂力過人,疆場悍將所用。而此時韓山虎知曉蘇惑蓋世之力,不敢硬碰。以輕巧飄零之法,攻于蘇惑肋下。蘇惑神色不動,技擊之法,世人成為凡俗第一,已是宗師氣象。

  槍身急撩而回,蕩起一片幽光,錚!韓山虎直覺虎口一震,已然撕裂。整條右臂顫抖不止。心中頓時大驚,“左師之言,當真天命?”更是警惕,再不敢與蘇惑槍身接觸,二人來往數十招,卻是但聽風聲,一絲金鐵之聲未響。

  忽的,蘇惑停槍后退,端坐馬上,緩緩道:“懂了么?”韓山虎老臉紅的發紫,默然不語。

  “三十七招,九大破綻!雖一處便是死局。”蘇惑說話間,以長槍替代馬槊,一一演練起來。武之一道,達者為先。此時蘇惑卻是傳法授道,萬軍肅穆,不知其意。而韓山虎的臉色羞紅難當,但更多為激動。

  殊不知百丈之外,一東趙年輕武將冷眼望來,“這等不世之功,便由我取來!”聲音冷冽,張弓搭箭,手中正悍然握著四尺趙城弩。尋常趙城弩三尺,每多一尺,勁力倍增。

  “多謝蘇項王授道留手之情!”韓山虎喟嘆一聲,在馬上遙遙一拜。

  “蘇某只是不想因我之過,洛河南國,再無……”話音未落,噗!只見蘇惑左肩一支鐵箭悍然貫穿,雖重甲亦不能當。旋即,一道嗡然弓弦響聲才從遠處傳來。

  “蘇子已中我一箭,戰力倍漸,此時不殺,更待何時?”那年輕武將,見此大喜,立時出聲怒吼,滿是喜意。

  卻不知此時蘇惑眼瞳深處那抹赤紅猛然大漲,一雙漆黑眼眸,瞬間殷紅如血,手中玄重槍瞬間向那員年輕武將而去,急速如奔雷,風雪中只見一道黑黝黝的烏光。

  轟!

  那年輕武將臉上喜色瞬息猛變,一股驚駭奔上,抬槍之時,卻是晚矣。被蘇惑一槍悍然貫穿,余勢不減,再次連貫十數人,猛然插在地上。地方白雪一震,方圓三丈,再無積雪。

  “本不想我走后,凡國再無大將。既如此……”蘇惑伸手向著肩頭一抓,狠狠一掰。“蘇某不再留情!”話音方落,猛然沖出,眼中赤紅之光濃郁無比。韓山虎羞愧難當,先前蘇惑傳道授法之時,受此一箭,韓山虎實在羞與爭鋒。打馬倒退,沒于陣中。

  蘇惑長嘯一聲,縱馬而來,手中雖無寸鐵,但氣勢如龍。眾將以為有機可趁,連忙而來。一將奔至,端槍刺來。蘇惑一閃避過,大手向著槍身一抓,一扯。立時那將騰空而起。單掌一吐,頓時將那人打的口中吐血,飛出數丈。

  此時,蘇惑長槍在手,氣勢更是一往無前。碧血橫飛,蘇惑眼中赤紅更盛。僅僅百丈之地,蘇惑身后伏尸數百,奪槍數十條,鮮血染紅大地。

  蘇惑直覺越殺心中戾氣越盛,一股悲憤淤積心中無處宣泄。神智也不清明,不斷沖殺著,半晌之后,心中戾氣邵減,卻見身后已然伏尸萬余人。戰陣四分五裂,倉皇逃竄。不由苦澀一笑,“莫怪世人不容于我,魔種在身,戾氣難以自抑,枉添殺戮!”

  言罷,向著洛河方向而去,擋者披靡,一時無人敢前,空望蘇惑遠去。雖千萬人不敢擋!

  韓山虎、裴元化等人收整殘兵,相顧慘然。“蘇子項王之勇,我等凡人何苦枉送性命?”

  ……

  洛河橫亙仙荒大地,南方東趙、吳、蘇、蠻囚諸國,岸北燕、韓、帝照多國,河中多猛獸,凡人難渡。世人傳言洛河有神,可號令萬千海獸,上古之前,秋至百川灌河之時,有人駕萬獸遠赴蓬萊仙海。此等凡言,多不可信。

  此時,蘇惑孤身一人,立于洛河之畔霜陵渡口,望著茫茫洛河,洛水蕭蕭,心中凄楚。蘇國覆滅,父死母囚。摯愛之人玉隕,偌大凡土無立身之地。種種之恨迸發而出,蘇惑忍不住長嘯一聲,山鳴谷應,風起云涌。

  “我之七恨,多為仙門所致!洛河之南,仙山雖眾,皆為仇敵。燕地莽莽,才是我蘇惑龍騰之處!”

  “我戎馬十載,多造殺戮。洛河南國江湖廟堂,已無天元高手,某之過錯!”說話間,卸甲放于地上,白衣白發,持槍而立。“這甲內有我十年修槍之得,有緣得之,天元之境可期,也算是了我心安!”

  “洛河茫茫,海獸橫行。我也未必可過,你也去吧!”聽到蘇惑之話,身邊駿馬滿是不舍,但蘇惑意態堅決,轉身而去,三步一回頭。最終悲鳴一聲,轉身沒于山野間。縱是蘇惑堅毅,也是虎目微紅。

  恰此時,一葉孤舟泛于洛河之上,舟上一老翁,蓑衣斗笠。舟中炭爐燒的正旺,溫著一壺酒。

  “小子,可是要渡河?”那老翁見蘇惑持槍而立,身后盔甲在地,也不奇怪,出口問道。

  蘇惑奇之,轉念一笑,“只恐老伯舟小,未到中流,小子我已葬于海獸腹中。”

  “老朽見你貌相非凡,必定非俗人。竟比老朽膽量還小?這天寒氣冷,可敢于老朽到洛河中流,共飲一杯?”那老翁笑聲說道。

  蘇惑心中更奇,但生平無懼,“有何不敢?”邁步進入舟中,聞這酒香,馥郁醇厚,顯然非凡品。心中更是好奇。

  “前輩在此,恐怕不渡凡人吧?”蘇惑眼神明亮,直視老翁緩緩開口。

  那老翁哈哈一笑,也不見其如何操縱,小舟瞬息奔著洛河深處而去。

  “仙凡又有何區別?等我所等之人,凡也是仙!”

  Ps:本想寫些古代陣列之法,但終究是仙俠。篇幅不宜過多,雖和設定有些出入,但不礙事。還望各位看官收藏,新書不易,蘇拭如此寫法,必定更難。謝謝支持!必定以精彩故事回饋大家。

字體: 字號:
盛國目錄
共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