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4:40: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亂世塵起
  4. 第二章 過往云盡

第二章 過往云盡

更新于:2018-03-16 14:40:18 字數:2782

  公元二零一零年,夏。

  熾熱的烈陽在天際,呼應腳下滾燙的大地。幾棵綠樹孤零零地守在鐵門旁,憐憫地望著光暈扭曲的藍白建筑。知了的嘶鳴刺耳地響徹在校園里。

  稍感涼意的教學樓里,寂靜被打破。不緊不慢的腳步聲悠悠然地隨著樓梯飄上,平緩的呼吸帶著韻律。影子最終邁上最后一步階梯,清秀的男孩出現在這層樓的走廊上,隨意看了看兩旁看不見盡頭的教室,微微蹙眉。沉吟了一下,他雙手抱著后腦勺,悠閑地朝著一間教室走去。敏銳的洞察力告訴他這里面有人。

  剛邁入教室,他便愣住了。

  炫酷、優雅、暴動、平靜······一切元素相互融合,化為一片鳥語花香的世界,隱藏在黝黑的粉筆板之后。所有或輕或重的線條最終匯聚黑板正中央,勾勒成四個大字——開學萬歲!

  一道靈動的嬌小身影正站在木制的教師講臺椅上,踮起腳,認真而細致地處理著一些細致末節。微風吹過女孩烏黑的馬尾,幾縷發絲粘在了她隱現汗水的小臉上。她忽然側頭看向窗外,似是在觀賞那窗外的風景,與天地相融。男孩悄悄走了進來,安靜地坐在后排的一個座位上,難得的,好奇而認真地打量著講臺后的繪畫,以及那點綴出一個世界的女孩。

  教室、板報、少女,還有歪著頭靜坐的男孩。世界仿佛靜止,風也停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女孩點下最后一筆,輕靈躍下椅子,抬起頭時,一聲清脆的驚叫回蕩在整座教學樓。

  平復了一下跳動的心臟,女孩看著被自己嚇了一跳的男孩,有點不好意思,問道:“抱歉,剛剛太專注了。你是新來的轉校生嗎?”

  “嗯,是啊。”

  “嘿嘿。我叫楚密夏,你呢?”

  “錐瀾。”雖然不明白女孩為什么突然一臉熱情,他還是接了話頭。

  “你剛剛到的?”

  “不是。我坐很久了,你一直在畫畫。畫的不錯。”他仰頭隨便地說道,頗有一副總裁評價屬下辦事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從哪學來的。

  ······

  “嗚啊!你干什么!”男孩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翻臉,抓起支粉筆就扔過來的女孩,剛剛建立的文藝少女形象有崩塌跡象。

  “你這人真懶!看著柔弱的女生在大熱天里累死累活地畫板報,你居然在一傍悠閑觀看而不上來幫忙?你是不是男生啊!”女孩單手叉腰,氣鼓鼓地說,絲毫沒有書法繪畫時所表現出來的文靜典雅。

  “我······我不擅長畫畫。注意形象,同學。”

  “形象又不能吃。我不管,反正今天放學后擦黑板的工作就交給你了!”

  “你其實是想抓苦力吧······好、好,我去!請先放下那可憐的抹布。”

  “這還差不多。話說起來你為什么這么早就過來?”

  “被老媽推出來的······另外請問一下,五年級(四)班的教室在哪?”

  “你、你不會看門口班牌嗎!還是說你是懶得找所以進來想問我路的,這里就是五(四)班的教室!”

  女孩滿臉鄙夷,男孩一臉尷尬。

  “真的要擦?畫得那么好,很可惜的。”

  “別找借口脫身!所有的美好都有毀滅的那一天。”

  美好終將破滅······

  青年抬首,冰涼的月光下少女那般動人,只是相比以前,少了些什么。她的眼底再也沒有了活力,有的只是冰寒。

  “真沒想到會見到你。更沒想到,你居然自愿成了星佑族的走狗!”陰森暴怒涌上青年臉龐,嘶啞的聲音飄蕩。

  死一般的寂靜。

  在青年此語脫出后,周圍的溫度仿佛一下子下降到了零下二十五度。少女原本噙著的俏皮笑容僵硬片刻,悄然融入皮膚之下,消散殆盡。眼眸深處如刀鋒般的冷冽攀升上來,她面無表情的語言寒得刺骨。

  “識時務者為俊杰。這個世界的局勢你還看不清嗎?人類已是任人宰割的螻蟻,我們這些幸運的上天眷顧者,萬幸得到了偉大的星佑圣族栽培,有了生存的權利,已是應感恩戴德。如果你也加入我們,賦使族的追殺你也就不用擔心了。”

  “‘神圣’的星佑一族要招攬我?你當我傻的嗎。兩勢力早就定下約定——凡叛逃者,皆殺之。”

  “果然,認真起來你就變了呢。還是以前的你順眼,傻傻的可愛多了!”少女突然有抿嘴調笑道。

  “我才不······”下意識地,青年跟著那種熟悉的調子開口,可話到一半猛然回醒,臉色劇變地向后倒退。與此同時,一閃而逝的利芒斜劃而過,在其脖頸處留下一條血線。

  雙腳猛地跺地,漆黑的漩渦在身下成形,無數墨蛇張牙舞爪地飛騰起來,四面八方地卷纏,卻出乎意料的飛竄著貫穿了自少女出現后便一動不動的幾具賦尸。黑霧升騰纏繞,巨大的墨蛇一口吞下一具賦尸!灰暗的蛇眼被點點猩紅充斥,墨蛇仰天嘶鳴。與此同時,立在漩渦上的青年口中發出尖利的嘯聲,深不見底的漩渦中可怕的黑影浮現,瞬間后突破地面的束縛,帶著興奮和嗜血降臨世界。

  那是一只體型瘦長、脊部長著短刺,全身羽毛宛如水般柔順的巨鷹。鷹頭被藍紫色的鐵罩包裹,身體上被大大小小的深紫鐵鏈束縛。鐵鏈上紫氣翻騰,似是想把它扯回漩渦之底。此刻,其頭部的鐵罩裂開了一條細小的裂縫,充斥著威嚴與戾氣的血紅光芒從中射出,狂傲地望著對面靜靜站立的少女。

  “‘墮落鷹皇’。這就是賦侍殿如此重視你的原因嗎?傳說中來歷最神秘的賦皇,你竟然與他的輪回碎片共鳴,真是難得。”

  “不過······”少女譏諷地看著青年,冷聲響徹天地——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可以吸收能量來激活輪回碎片嗎?你,已經輸了。”

  話音剛落,那原本飛舞著的數十條墨蛇驟然凝滯,瞬息后猛的炸開,化為無數碎片消散于空中。就在此時,雪白的身影閃掠而出,手握鋒利匕首直刺向震驚的青年。

  “可惡!可家伙還是有些沒變的嘛。”青年嘀咕了一聲,只是最后那句話細微到他自己都聽不到。

  就在青年打算調動體內能量時,臉色突然大變。他突然發現,身體內的經脈已經被星星點點的金光附上,原本調動自如的能量被阻斷,沒有一會兒是沖不破的!此刻,他不能移動半分!

  緩緩側過頭,他看著自己右肩上那血肉模糊的傷口。其中正有絲絲的光明能量交錯閃爍,致命地美麗。

  苦澀地輕笑了一聲,他低下了頭,無力地緩緩閉上了雙眼,等待死亡的到來。他已經能感受到冰寒的刀氣襲向身體!抵抗只是徒勞,他能吸收能量,卻對冷兵器無可奈何。

  只是在眼皮即將完全耷下時,他的眼底偷偷地掠過釋然與無奈,以及什么得逞的欣慰。

  “呵,這次就當是還了你跳下水救我的恩情吧。雖然是你害我掉下去的······”

  “真是個死局啊!唉,就算打敗了你,我也逃不掉的。旁邊那個真是······”

  “既然活不久了,還不如讓你活下去。我生命中的羈絆,真的寥寥無幾了。”

  “對不起了,大家,我辜負了你們的心愿。延晨,我真的從來,都不是一個擅長堅持的人啊!”

  “好累,終于能睡個覺了······”

  撲哧。匕首沒入左胸處,貫穿整個胸部,溫熱的鮮血狂噴,染紅大地。

  風吹過,銀白的人影浮現她身后,漠然而望,不帶絲毫感情,如同俯視塵土。

  刀赤清滴,滴血濺淚,淚亦天水,孰知孰曉。寂夜風起,墨穹暗月,悲歌無言恨亂世。

  下雨了。你,不在了。

  {塵石溫馨提醒一聲,此小說未完結,請耐心看下去,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