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25:02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偷星九月天之異界休
  4. 第二章 被困空間

第二章 被困空間

更新于:2018-03-17 18:54:46 字數:2057

  雖然度過了第八道雷霆,但是我也不好受,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條條細細的割痕,這些痕跡割破了我的皮膚,鮮血滲透出現,隨著我倒退的身子,竟然在半空拉出了條條筆直的血線。激蕩而出的能量割破了我的皮膚,鮮血就順著傷口流下去,在半空形成一條細細的血線。更嚴重的是血火軒轅劍上也有了裂痕,不敢放松,我將劍收起,之后還得好好養劍,現在,至少面對第九道也是最后一道雷霆,是用不上他了,我低吟:“我自心中有殺意,狂引豪情上九霄。”“殺!殺!殺!”三個殺字吐出,那激蕩的殺氣,直接沖天而起,貫穿天地日月。激蕩的整個天地都劇烈的顫動起來。這竟然帶動了整個天地的律動,產生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變化。而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個璀璨的金色烈焰戰神,戰意沸騰到了極點,如神鐵澆筑的身軀上都是金光,勇冠天下。整個人也涌起一股沖天的豪氣,“哈哈……放眼天下,舍我其誰?……再來!”此時我雖然身受重創,神兵無法動用,還要面對最強的據說威力比前八雷都要大的第九雷,卻是自有一番灑脫,這時,雷云動了,整個朝內一縮,又是一凸,忽地變成一條張牙舞爪的雷龍,呼嘯著俯沖而來。“呵!”我輕輕一笑,似是想到了很久以前的過往,那一個女孩。怎能忘卻,當初許下的強者諾言,怎能忘卻,夜里百折千回的容顏,怎能忘卻心中的愛。我閉眼,俄而睜開,眼珠漆黑如墨,射出寒光,秘法,十字夜!百里家世代相傳一種秘法,天地合,可以讓自己迅速進入傳說中的天人合一之境,而且還能借助天地偉力。可是現在,不說天地合是修練秘法而非戰斗,就說現在天雷滾滾,天地間能量混亂也不能使用,否則輕則重傷,重則死無葬身之地。而十字夜這也是一種秘術,還是一種戰斗秘術,可以讓人進入心魔狀態,心魔狀態下不僅可以最大程度上分配自己的體力,戰力,使出最適合的戰斗技能,還會讓自己擁有一種可以稱之為毀滅的力量,一種無敵的力量,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十字夜雖然逆天但是最多只可以維護十五分鐘,而且用過之后會全身脫力一個小時且三天只能用一次,全身脫力時可是連嬰兒都不如,可以說是任人宰割,最關鍵的是使用這種力量讓我有一種自己不是自己的錯覺,太冷酷了,像是另外一個人在主宰我的身體,而我本人,只是一個旁觀者,因而我平時也基本沒有用過,但是現在生死攸關,也不得不用了。隨著心神的沉入,我整個人忽地冷靜下來,心中也有了自信,我嘴角勾起一抹自己都未曾察覺的邪笑,大手隨意一揮“毀流!”只見一道黑色的河流從手中涌出,迎向了雷龍。只見雷龍接觸到黑色河流的部分,竟然在逐漸消失,湮滅,好像被生生抹去一般,這,就是“十字夜”的強大。成功了,我一時陷入了魔怔,我笑,輕笑,大笑,狂笑,發泄著心中的喜悅,絲毫不顧使用十字夜的后遺癥。就在這一個瞬間,天空的劫云一縮化為一道灰色的雷霆擊向正在大笑的我,雖然眼睛勉強看見,可是十字夜的后遺癥已經出現,身體跟不上反應,完了,我命休矣。可是,為什么會有第十道雷霆,不是應該只有九道嗎,只是這時又有誰來解答我的疑問呢。第十道雷霆落下時我頭腦一片空白,閉上了眼,身體也隨著灰飛煙滅,奇怪,為什么感覺到身體灰飛煙滅,我緩緩睜開眼,入眼是正在化為飛灰的身體。看起來頗為驚悚,那么,我現在的狀態是?我低頭,看見了透明的身體,果然,是靈魂體啊!不,與其說是靈魂體,不如說是孤魂野鬼一樣的存在吧。正在我感慨間,我忽然感覺到身體在逐漸往上飄,莫非?我要去天堂嗎,哈哈,我就說我這么好的人品一定上天堂的,天使姐姐們,等我啊!這時血火軒轅劍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劍氣四溢,空間都裂開了,空間形成了黑洞,發出莫大的吸力將我空中吸向其中,不,我慘叫,萬萬沒想到,最后我的愛劍卻成為了阻礙我的物品。我不甘,我怒吼,可是身為靈魂體的我毫無反抗之力。就這樣,我被吸入了黑洞。黑洞中卻不是什么荒蕪之地,而是一道道光閃爍的空間,每一道光,都是一個異次元緯度的空間,我試著進入,可惜我只是一個靈魂體,壓根就無法撕裂空間,而血火軒轅劍也不知被卷到何處,現在的我,深刻的感覺到一種有心而生的孤獨,為了避免孤獨,我想修煉武功,可是靈魂體哪來的真氣脈絡,哪來的內力流轉啊。我苦笑,還是習慣的進入了天地合的狀態,這時我驚愕的發現沒一道光,不,是每一個世界周圍都有著無數的細小光點浮動,懷著饒有興趣的心情,我試著收攏這些光點,而他們也是很給面子的進入了靈魂體,讓靈魂涌上一層神秘的淡淡金光。我不停的吸著,同時也在空間內流浪,尋找一個出口。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浮空光門悄然出現,從門中走出一個叼著香煙的渾身充滿一種不羈氣息的紫發男子和一個年紀幼小的黑發男子,紫發男子嘴里抱怨著“瀟灑,你怎么這么不小心,被文曲發現了,害的武曲追殺我們,現在還得躲在這個空間中轉站里。”小男孩憤憤不平的說:“還不是破軍你這個笨蛋,看她們洗澡時流口水,你又不是不知道文曲的異能就是操控水,不暴露才怪,幸好我有從艾米博士哪里用神之手拓印來了時空之門,不然跑都沒地方跑。”隨著他們的話語,我睜開了沉寂多時的眼睛,命運的齒輪在這一刻開始了轉動,一切的未來將是怎樣也迷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