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50: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初來乍盜
  4. 第二章 端倪

第二章 端倪

更新于:2018-03-16 21:37:39 字數:12876

字體: 字號:
  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聽了張曉龍的推理,張應龍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曉龍如果按你說的話,吳嗔那老狐貍是在試探其他幾位當家人。那你為什么還要出言不遜當面反對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穩妥么?”

  “雖然我判斷出了吳嗔身后新出現侍衛的身份,但父親大人你要知道他畢竟是賊。所說的并不是朝廷讓他說的,還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聲。如果日后戰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頭,曾經反對過的人下場可以知道的。”張曉龍笑著看向自己的父親,狡黠的眼睛在框內亂轉。

  心思不甚活泛的張應龍反應了半天終于繞過了彎兒,“說來說去總是要清理干凈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難過嘍!好在是父子二人,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張應龍平復了心情,叫上張曉龍趕緊歇息,明日還要隨吳嗔去請下隊伍的封號。

  翌日清晨吃罷早飯,簡易的中軍帳內只坐了五個當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兩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默契地在座幾人都沒多問,吳嗔身后的侍衛很滿意眾人的表現,卻也不在人前顯露出仍舊板著冷酷的表情。吳嗔早起精神不濟,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叫上了眾位兄弟列隊出營,迎接上使的到來。

  王朝江河日下絲毫不影響宮內宦官的權柄,所謂的上使就是一個肥碩的老太監。粗線條撐起華貴的美服,白凈的臉上不陰不陽地笑著,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穩。兩側正立八個壯漢,挺胸疊肚不怒自威。

  吳嗔從營內一直笑到了營外,簡直把蒞臨營地的太監當成長輩對待。老太監威風擺完展開圣旨朗聲誦讀,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們,戰后如何封賞等等微末細節。最后老太監把圣旨推放到了吳嗔的手中,問他可曾想好了營號,身后的侍從適時地太過一面空白的錦旗。

  吳嗔見此叫來張應天拿住了東西,忙請上使入營休息。老太監辦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陰沉只拿了吳嗔的孝敬立馬領隊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礙于身后監視的二位朝廷鷹犬,他沒有當面發出牢騷。

  畢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盜首腦,不能動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來手下眾人對著空白的錦旗冥思起來,都是草莽論奸邪狡詐還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張曉龍大約猜出了吳嗔的心思,耳語其父半天。張應龍聽完強忍笑意張口對上垂首的吳嗔道:“吳當家,某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吳嗔正攪動腦筋忽聞張應龍應聲很是詫異,“是么?還請張兄弟細細道來。”

  張應龍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兒子張曉龍的提點,照搬原意說道:“都說越精煉越好,我就拖個大給咱隊伍起個箭垛的‘垛’字。感謝朝廷赦免眾位兄弟的罪過,我等勢要以身報國戍邊拒敵,謀出官軍不曾做下的偉業,甘愿頂住蠻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們認為張應龍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為了朝廷出賣尊嚴,說出的話墜了綠林豪杰的名頭。

  吳嗔起初也有同感,細細想來嘿嘿樂了起來,“張兄弟的話最是能體現吾等心胸,就這么定了。錦旗帶下去找個文書官題上‘垛’字,記得要用上等朱砂。”嘍啰領命拿著錦旗跑了出去。

  按著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發,吳嗔早早散了眾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張氏父子道別回到自家宿地。營里兵丁來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聰慧如張曉龍都不認為這樣的散漫隊伍能夠做出什么逆轉局勢的作用,只是給外族炙烤的邊關送去新柴。

  就在出發前的一天,朝廷終于送來了不堪入目的劣質兵器。營里的彌漫怨氣,就連老資格的前輩都壓制不住。張曉龍看在眼里,暗暗合計外逃的計策。轉天,誓師后吳嗔為首乘馬帶著營里的嘍啰出發了。賊營的馬五遙相呼應,同吳嗔并駕齊驅。

  前排的人還有個趕赴戰場的樣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隨的官軍只好動用騎兵來回呼喝,或用馬鞭追打總算制住了崩潰的趨勢。

  北地荒涼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勞力隨軍,只好用流民沖人數三千人的隊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關。不懂軍事的盜賊們看去都有些膽寒,越發的沒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聲嘆氣,大部分恣意妄為漸漸脫離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綿延山脈,距離邊關要陣很近了。后方的官軍派出精銳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隊取得聯系,但所有的嘗試都是徒勞,主力部隊的行蹤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繼續前進希望蒼天眷顧。

  當張曉龍意識到自己處于危險境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兩側山嶺上閃耀著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覺,他本能地嗅出了一絲不詳的味道。緊緊拉住父親,叫他注意兩側的詭異情況。張應天剛要撥馬轉身,被張曉龍拉住了,“慢慢來!”他指著身后尾隨的官軍道。

  張應天手下管著三百多個‘士卒’,他的滯后連帶手底下的兵也漸漸拖后,很快同監督的官軍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進違令者斬!”一個披甲老將頤指氣使,呵斥張應天隊伍的怠慢。這支部隊現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處,兩側灰白色的閃避向中央傾斜擠壓,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長長的縱隊。就在老將譴責聲中,張氏父子聽到頭頂傳來了一聲蹩嘴的呼號,二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不好...”

  張曉龍阿嬌,在下一個瞬間幾百支弩箭自谷頂破空而發,發出尖銳的嘯聲。毫無心理準備的新軍和官軍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死亡巨浪嚇懵了,許多人來不及做出即使的規避動作就被攢射成了刺猬,他們到底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震懾臨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軍的騎兵甚至被連人帶馬釘在了山壁上,手腳小幅度的抽搐著。山谷內的人情況更是糟糕,死神展開雙翼瘋狂地收割鮮活的生命。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