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29:5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魔俠影
  4. 第二章 百日筑基,揚眉吐氣

第二章 百日筑基,揚眉吐氣

更新于:2018-03-16 16:15:23 字數:2331

  光陰荏苒,一轉眼就過去了三個多月。

  自從那天醒來后,林弘毅就成了武國元山城,城主府里的一名雜役,白天默默完成大量的粗重體力活,受盡管事門的白眼和呵斥。

  晚上,等城主府的人都入睡后,偷偷開始打坐修煉。

  林弘毅本就根骨絕佳,沒有了國師的橫加阻撓,再加上他堅定的信念和刻苦的努力,修為進展自然一日千里。

  這天,林弘毅開始沖擊筑基,只見在一個雜役居住的陋室里,他盤膝坐在一個稻草墊上,不停吐納著天地靈氣,隨著他手上的道訣不停變幻,周圍靈氣不停被林弘毅所吸收。

  運行一個周天后,進入林弘毅體內的靈氣被歸入丹田。

  隨著伐毛洗髓的進行,體內的污垢和汗水慢慢被排出體外,林弘毅閉目內視,只見靈氣在丹田穿梭翻轉,似乎在追逐著什么。

  林弘毅體會著氣息在體內的運行,漸漸的融入到了其中,一風一沙,自然界的萬物好似都成為了他的眼睛,耳朵,他好像體會到了城主府內無數人的微微鼾聲,遠方蟋蟀的啾啾聲,甚至是郊外水流拍打在河灘上的洶涌澎湃。

  這一刻,林弘毅感覺自己已經融入到了天地萬物之中,對世界萬物的理解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就在這時,丹田中的靈氣越轉越快,片刻之后,只見丹田中突然金光大盛,一個散發著淡淡金光的蓮子出現在丹田里。

  林弘毅頓時大喜,靈氣凝聚成發光的蓮子也代表著筑基的成功!

  筑基期是修行起步階段,同時也是大道之基,對未來的成就有著巨大的影響,筑基有好有差,區別只是對于大道的理解,對天地萬物的理解程度不同造就了不同的筑基。

  正因為筑基是今后修行的基礎,林弘毅不敢怠慢,足足積累了百日才正式完成筑基。

  他早已聽師父說過,修真可分為筑基、開光、融合、心動、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洞虛、大乘、渡劫十二大境界,渡劫期后渡過天劫才能成就天仙!

  仙路幾多坎坷,林弘毅從現在開始才剛剛起步!

  成功完成筑基,林弘毅感到全身充滿了力量,忍不住沖出房門,來到后院里來試一試現在的功力。

  按照氣機周天運行的路線,林弘毅運氣提神全力催動起來,很快靈氣便聚集到了雙手上。

  “開!”林弘毅大喝一聲,一記手刀狠狠砸在院子里一顆碗口粗的柳樹上,只聽咔擦一聲,楊柳樹堅硬的樹干竟應聲而斷。

  林弘毅也是吃了一驚,他也沒想到自己這一擊威力竟然如此之大,震驚過后,他臉上帶著興奮,趕緊溜回了房間。

  因為他已經聽到遠處傳來稀稀疏疏的聲音了,恐怕是剛才自己發出的聲響太大,驚動了一些睡得淺的人。

  小心的關上房門,林弘毅摸了摸有些麻木的手掌,心中苦笑。

  修士在丹田中修煉靈氣,隨著靈氣的增長,神通法力自然越發精深,然而除了極少數煉體修士以外,其他修士的肉身相比凡人來說并沒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依然是十分脆弱的。

  當然,一般修士都是有師門傳承的,斗法時都會運用法寶,法術,符箓之類的強大手段,不會像林弘毅一樣,窮的連一把飛劍都沒有,只能徒手。

  第二天,林弘毅照常去挑水,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初剛來的時候那個弱不禁風的少年了,裝上滿滿兩大桶水,輕松就提了起來。

  四周的雜役們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了,從起初嘲笑林弘毅連半桶水都跌跌撞撞的,到發現他天天增加重量,最后提的比他們誰都多。

  雜役們自顧自地踉踉蹌蹌提著水,心里都對林弘毅這個堅韌自強的少年佩服不已。

  林弘毅客氣的和眾人打過招呼后,漫不經心的往前走著,心里卻在思考今后的打算,現在已經避過了被人追殺的風頭,元山城的環境也暗中打聽的差不多了。

  最重要的是,當初師父只來得及傳授自己最基本的修煉法門,今后要繼續修煉必須得到新的功法,還要得到法術,符箓,法寶之類的自保手段,以及一個傳道授業解惑的師父。

  俗話說名師出高徒,一個好的師父傳承了一個門派歷代修行的經驗,這些寶貴的經驗能讓后來的修士少走不少彎路。

  看來是時候離開元山城了!

  就在這時,一個黑臉管事一臉諂媚的跟在金管家身后,對迎面走來的林弘毅喝道:“小子,過來!”

  林弘毅正想著心事,并沒有注意到眼前的兩人,提著兩大桶水,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速度,依舊快步往前走著。

  “嘿,反了你了,連老子的話也不聽了,看老子不打死你!”

  黑臉管事見一個雜役竟敢無視自己,頓時大怒,擼起袖子就朝林弘毅大踏步而來。

  “我讓你目中無人!”

  黑臉管事罵罵咧咧地一拳直取林弘毅的面門。

  這一拳是黑臉管事含怒而發,凌厲的拳勢帶著破空聲由遠及近,直往林弘毅的頭部砸去。

  可想而知這一記老拳要是砸實了,林弘毅一張清秀的俊臉怕是都要毀容了,雜役們紛紛轉過頭去不忍再看,同時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兔死狗烹的悲涼感。

  他們何嘗不痛恨這些管事,又何嘗不想幫助林弘毅。

  可是他們不敢!

  因為身處這個等級森嚴的社會,他們都是社會的最底層,在這些管事眼里,他們的生命如同草戒一般,他們知道反抗毫無意義,只會招致更猛烈的報復!

  當黑臉管事的重拳帶起的一絲勁風吹起林弘毅腮邊的一縷長發之時,在雜役們的驚呼聲中,林弘毅終于動了。

  林弘毅在電光火石間,一連把手里的兩大桶水甩了出去,隨即身影一晃就到了三丈遠的位置。

  砰地一聲,正當雜役們覺得林弘毅此刻一定鼻青臉腫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震驚了眾人,只見黑臉管事勢大力沉的一記重拳,不知怎么的一下子砸在了半空中兩個裝滿水的木桶上。

  兩個大木桶應聲而爆,木屑紛飛,滿滿的兩桶水瞬間把黑臉管事從頭到腳澆了一個透心涼。

  黑臉管事不知是被氣得背過了氣,還是被木桶給砸暈了,一下在倒在水泊中昏了過去,一只拳頭腫的跟熊掌似的。

  再看林弘毅,全身一絲水汽也沒有沾染,臉色淡然地立在十米開外的地方。

  “好樣的!”

  也不知是誰喊了第一聲,雜役們轟然叫好。

  這一刻,苦大仇深的表情從他們粗糙的臉頰上煙消云散,他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揚眉吐氣的暢快!